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幻想 >

暗月之下小说

暗月之下

暗月之下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北溟有鱼

作者:秦雨天

时间:2020-07-30 19:21:13

月是那么的暗,月光是那么的冰凉。  暗月之下,仅有少年在孤独的的行走。 暗月之下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走在这条熟悉的小路上,绕过公园,夜晚的凉风轻拂,感到了一丝凉意后,韩丝裹紧了自己的衣裳。走进一幢小楼,迈上熟悉的阶梯。轻叩眼前的门,只听传出来一女声:“谁呀!”“我。”听到韩丝的回答,门轻轻地开了,迎面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身穿一袭黑色连衣裙,过肩长发,头上戴着一个黑色蝴蝶结,一米四几的个子,皮肤很白,手中拿着的是一包薯片。“你回来了。”看着韩丝,小女孩低声说道。“嗯,我回来了。”韩丝答道。这段对话好像经过了千百遍,然而却又那般和谐。看到女孩手中的薯片,韩丝眉头微皱,问道:“没吃饭?”小女孩点点头。于是韩丝走进房间,轻轻将房门带上。打开冰箱,拿出两个鸡蛋,一把葱,以及一包挂面。从厨房门后取出围裙,上面的粉色涂鸦显得如此可爱。将氢气灶打开,放上锅,倒进一碗清水,放下面,倒上一勺油,撒下葱花,再撒上一勺盐,便将鸡蛋打了进去。五分钟后,一锅鸡蛋面便做成了。从橱柜中拿出两只碗,一只大碗,一只小碗。盛上面后,韩丝将所有的鸡蛋放入了小碗,再用勺子向两只碗中倒入汤。一切完毕之后,将两碗面放在了客厅的餐桌上,小女孩见状坐下。韩丝把小碗的面推到小女孩面前,放下大碗,转身走进厨房拿了两双筷子。小女孩看着碗中的鸡蛋,从韩丝手中拿下筷子,夹了一大半放入大碗中:“我吃不了那么多。”说罢,开吃了起来。韩丝也没多说什么,坐在小女孩的对面,也吃了起来。两人吃完后,韩丝将碗放入水槽中,泡上两壶茶,回到了原先的位置上。“看你气色不好,昨天写的论文被樊宇驳回了?”小女孩在沉默了许久后开口说道。韩丝点头。小女孩看到韩丝这个样子,心中不禁有些恼火:“真想不明白,你可以为了一个同学在学校里用木刀放倒十几个歹徒,事后在医院呆了两个月,怎么见到樊宇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叫老师。”韩丝开口,沉默了一会说道:“他有点像爷爷。”听到了“爷爷”这个词,小女孩沉默了下来。“那你的梦想怎么办。”小女孩很快恢复了情绪。“我不会放弃的,但现在只有进了普罗米修斯学院才行。”“真想不明白,世上还真又为了研究放弃潜能觉醒的人。在这个世道上,你该怎么活啊”“PTS研究员的地位并不低,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吗?”韩丝笑着说道。小女孩听到这些话,脸变得微红,暗啐了一句:“我还这么小。”“你可别多想,你只是我的妹妹。”韩丝看到小女孩这样,笑得更欢了,仿佛白天的怨气全部消失不见了。小女孩看到他这个样子,脸更加红了。张牙舞爪得就向韩丝扑过来。韩丝轻轻弹了小女孩的额,用力揉了一下她的头,转身向卧室走去:“我睡了。”这剩下这一句话回荡在客厅。小女孩不满的撇了一下嘴,然后露出了让月亮暗淡的笑容。躺在床上的韩丝全然不像刚才那般开心,脸上带着的忧愁又有谁能看懂。窗外的月亮依旧亮着,窗帘被微风吹起。夜晚是能力者的天堂,肮脏的勾当也从月亮升起的一刻开始。世上还有无数的罪恶,PTS的世界绝不是世外桃源,只是地狱门前通道偶尔存在的光明,而那光明是血红的,犹如曼陀罗花,终会凋谢,落入泥土,从此不复存在,即使再度盛开,也不再是原来的那朵,而即便是新开的这一朵,也会重新开始上一朵的命运。这些年的努力学习所期待的便是离真理更进一步,想要接近那朵曼陀罗花,如一只蜜蜂一般的穷追不舍,却屡遭狂风的肆虐。看着当年的同学潜能觉醒后拥有的能力,自己完全无法说出“不羡慕”。为了那朵花,为了逃出这条不归路,为了找寻自己的路,自己所能做的只有强颜欢笑。面对世间所赞同的理,一个人的力量是那么的渺小,而纵有千番苦涩,更与何人说。银还小,即便拥有那般强大的能力,即便能助自己一臂之力,却是不忍心将她带进自己的路。在韩丝感叹人生之时,韩丝的房门被轻轻打开,那么轻,以至于韩丝根本没有注意到。那道身影只有一米四左右,脸上得逞的笑容显得十分俏皮,正是小女孩——银。只见银蹑手蹑脚的爬到韩丝床上,却在整个人压在床上的时候,使床发出了轻微的响声。而这时,韩丝才发现银跑到了他的床上。“你怎么来了?”韩丝的身子向墙靠了一下,与银保持一定距离。“我为什么不能来,明明我小时候你还替我洗过澡呢。”银说出了这句话后,感到有点害羞,脸红的像曼陀罗花一般,只是在这灰暗的夜色下,韩丝没有发现。“那……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再说,还不是爷爷说什么你只是个小孩,不用管那么多。我其实是不愿意的。”韩丝强作镇定,语气中却透露出了一丝迟疑。“我不管,反正今天在学校里有人欺负我了,我心情不好。你必须陪我睡,来安慰我。”银听到韩丝这番话,显得有些生气。韩丝看着银,心中有了戏耍她的意思,笑着说道:“学校还有人会欺负你?”“怎么没有,罗刹那蠢女人今天就惹我了。”银狡辩道。“罗刹似乎前两天才被你打怕了,你也不用解释了,你果然还是……”韩丝不怀好意的笑着。“放屁,我……我才不是……才不是那样呢。”银似乎被看破了心中所想,有些心虚,眼中依稀有泪打转,甚至爆出了粗口。而韩丝这时则没再说什么,轻轻向前靠了靠,抱住了银。银的脸有些微红,呼吸却是十分平缓。将头靠在了韩丝的胸口,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如此熟悉,一如当年。月光下,两人相拥,广场公园的曼陀罗伴随着两人呼吸的节奏,随风飘舞。依稀间,只听到了细微的一句“谢谢”……。

点评:不要被表面的现象给欺骗了,一点都没错。

  走在这条熟悉的小路上,绕过公园,夜晚的凉风轻拂,感到了一丝凉意后,韩丝裹紧了自己的衣裳。走进一幢小楼,迈上熟悉的阶梯。轻叩眼前的门,只听传出来一女声:“谁呀!”“我。”听到韩丝的回答,门轻轻地开了,迎面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身穿一袭黑色连衣裙,过肩长发,头上戴着一个黑色蝴蝶结,一米四几的个子,皮肤很白,手中拿着的是一包薯片。“你回来了。”看着韩丝,小女孩低声说道。“嗯,我回来了。”韩丝答道。这段对话好像经过了千百遍,然而却又那般和谐。看到女孩手中的薯片,韩丝眉头微皱,问道:“没吃饭?”小女孩点点头。于是韩丝走进房间,轻轻将房门带上。打开冰箱,拿出两个鸡蛋,一把葱,以及一包挂面。从厨房门后取出围裙,上面的粉色涂鸦显得如此可爱。将氢气灶打开,放上锅,倒进一碗清水,放下面,倒上一勺油,撒下葱花,再撒上一勺盐,便将鸡蛋打了进去。五分钟后,一锅鸡蛋面便做成了。从橱柜中拿出两只碗,一只大碗,一只小碗。盛上面后,韩丝将所有的鸡蛋放入了小碗,再用勺子向两只碗中倒入汤。一切完毕之后,将两碗面放在了客厅的餐桌上,小女孩见状坐下。韩丝把小碗的面推到小女孩面前,放下大碗,转身走进厨房拿了两双筷子。小女孩看着碗中的鸡蛋,从韩丝手中拿下筷子,夹了一大半放入大碗中:“我吃不了那么多。”说罢,开吃了起来。韩丝也没多说什么,坐在小女孩的对面,也吃了起来。两人吃完后,韩丝将碗放入水槽中,泡上两壶茶,回到了原先的位置上。“看你气色不好,昨天写的论文被樊宇驳回了?”小女孩在沉默了许久后开口说道。韩丝点头。小女孩看到韩丝这个样子,心中不禁有些恼火:“真想不明白,你可以为了一个同学在学校里用木刀放倒十几个歹徒,事后在医院呆了两个月,怎么见到樊宇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叫老师。”韩丝开口,沉默了一会说道:“他有点像爷爷。”听到了“爷爷”这个词,小女孩沉默了下来。“那你的梦想怎么办。”小女孩很快恢复了情绪。“我不会放弃的,但现在只有进了普罗米修斯学院才行。”“真想不明白,世上还真又为了研究放弃潜能觉醒的人。在这个世道上,你该怎么活啊”“PTS研究员的地位并不低,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吗?”韩丝笑着说道。小女孩听到这些话,脸变得微红,暗啐了一句:“我还这么小。”“你可别多想,你只是我的妹妹。”韩丝看到小女孩这样,笑得更欢了,仿佛白天的怨气全部消失不见了。小女孩看到他这个样子,脸更加红了。张牙舞爪得就向韩丝扑过来。韩丝轻轻弹了小女孩的额,用力揉了一下她的头,转身向卧室走去:“我睡了。”这剩下这一句话回荡在客厅。小女孩不满的撇了一下嘴,然后露出了让月亮暗淡的笑容。躺在床上的韩丝全然不像刚才那般开心,脸上带着的忧愁又有谁能看懂。窗外的月亮依旧亮着,窗帘被微风吹起。夜晚是能力者的天堂,肮脏的勾当也从月亮升起的一刻开始。世上还有无数的罪恶,PTS的世界绝不是世外桃源,只是地狱门前通道偶尔存在的光明,而那光明是血红的,犹如曼陀罗花,终会凋谢,落入泥土,从此不复存在,即使再度盛开,也不再是原来的那朵,而即便是新开的这一朵,也会重新开始上一朵的命运。这些年的努力学习所期待的便是离真理更进一步,想要接近那朵曼陀罗花,如一只蜜蜂一般的穷追不舍,却屡遭狂风的肆虐。看着当年的同学潜能觉醒后拥有的能力,自己完全无法说出“不羡慕”。为了那朵花,为了逃出这条不归路,为了找寻自己的路,自己所能做的只有强颜欢笑。面对世间所赞同的理,一个人的力量是那么的渺小,而纵有千番苦涩,更与何人说。银还小,即便拥有那般强大的能力,即便能助自己一臂之力,却是不忍心将她带进自己的路。在韩丝感叹人生之时,韩丝的房门被轻轻打开,那么轻,以至于韩丝根本没有注意到。那道身影只有一米四左右,脸上得逞的笑容显得十分俏皮,正是小女孩——银。只见银蹑手蹑脚的爬到韩丝床上,却在整个人压在床上的时候,使床发出了轻微的响声。而这时,韩丝才发现银跑到了他的床上。“你怎么来了?”韩丝的身子向墙靠了一下,与银保持一定距离。“我为什么不能来,明明我小时候你还替我洗过澡呢。”银说出了这句话后,感到有点害羞,脸红的像曼陀罗花一般,只是在这灰暗的夜色下,韩丝没有发现。“那……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再说,还不是爷爷说什么你只是个小孩,不用管那么多。我其实是不愿意的。”韩丝强作镇定,语气中却透露出了一丝迟疑。“我不管,反正今天在学校里有人欺负我了,我心情不好。你必须陪我睡,来安慰我。”银听到韩丝这番话,显得有些生气。韩丝看着银,心中有了戏耍她的意思,笑着说道:“学校还有人会欺负你?”“怎么没有,罗刹那蠢女人今天就惹我了。”银狡辩道。“罗刹似乎前两天才被你打怕了,你也不用解释了,你果然还是……”韩丝不怀好意的笑着。“放屁,我……我才不是……才不是那样呢。”银似乎被看破了心中所想,有些心虚,眼中依稀有泪打转,甚至爆出了粗口。而韩丝这时则没再说什么,轻轻向前靠了靠,抱住了银。银的脸有些微红,呼吸却是十分平缓。将头靠在了韩丝的胸口,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如此熟悉,一如当年。月光下,两人相拥,广场公园的曼陀罗伴随着两人呼吸的节奏,随风飘舞。依稀间,只听到了细微的一句“谢谢”……

  只有淡淡月光的天空是那么的灰暗,如果穿一套黑色劲装,戴上一副黑色墨镜,走在街道上,说不定可以达到隐身的效果。独自一人走在这么黑的道路上,韩丝完全开心不起来,书包简单的挂在肩上,微弯着腰,想到刚才在办公室里与樊老师的对话,十九岁的少年心中多了几分惆怅。……“为什么你上交的关于PTS大脑分析的看法除了批判就只有批判!”樊老师坐在皮椅上,身体气得发颤,以致于椅子也颤抖了起来。“我并不认为这种将人类分析得一干二净的机器有什么好处。”看着这位平时和蔼可亲的教授,韩丝的语气则略显平淡。“好处,在25世纪待了这么长时间,你竟然问我PTS有什么好处!你可知道,若不是因为PTS,这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活的如此轻松,若不是因为PTS,那些有生理缺陷的人怎么可能像正常人一样活着,若不是因为PTS,人的潜力怎么可能被挖掘得如此透彻!”樊老师几乎是狂吼道。“正是因为人的潜力被挖掘得如此透彻我才不喜欢这个系统的,我在报告里也说了,人的潜力被如此开发,甚至于出现了反科学的能力,这必然对某些我们不知道的事物有巨大的影响。”韩丝的语气还是那般平淡,却透露着属于一个少年的执拗。“李博士不是在50年前就证明过PTS对人体潜能的开发没有问题吗?”樊老师总算是平静了一些,抱着疑问的语气说道。“那并不能说明问题,毕竟当时世界政府对于PTS的需求是十分迫切的,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没人清楚。”韩丝的语气稍显急促。“如果说那不能说明问题,在五十年的实践中,可是出过什么问题。”“或许没有,但谁也不能保证未来没有,尤其是上周报道的新能力——空间转换,我并不认为这是仅凭人的潜能便可以产生的,如此强大的能力定然会有我们想不到的副作用。”“然而事实的真相是那个能力者双脚急速踏地产生了空间转换的效果,我并不认为这不可能。”“事实的真相在这个社会中是不会被揭露的。要知道,为了PTS世界政府花了多少工夫。”“这只是你的猜想,我相信实践后的答案,何况你只是个学生,现阶段你的任务便是了解PTS的构造原理,为其进一步发展做出贡献,我不想我们系最优秀的学生对PTS抱有怀疑。”樊老师的眼神变得柔和,满怀期望的看着韩丝。韩丝左手轻轻触碰了一下衣角,微微点头,脸上却满是苦涩的笑容。纵观世界历史:自23世纪世界各国拒绝战争后,世界开始了一统。由华夏国首先声明,其次是西方三巨头:以数学闻名于世的阿尔法国,以武力闻名与世的里瑟王朝,和以科技闻名于世的卡基国。然而正是由于世界过于和平,人们失去了防范之心,自2233年开始,世界各地出现了以集团形式存在的犯罪组织,而其领导人对于科技的研究超过了世界上的大多数科学家,若仅仅只是这样,凭借里瑟王朝的武力镇压尚可平定,然而在掠夺世界资源的同时,犯罪组织的领导人们开始了对人体大脑的研究,通过几代人的努力,人体大脑的各个组成全被勘破,以至于人的潜力不断的被开发,终于有一天,一台凝结了所有脑部研究的机器诞生了,起名为PTS。在经过了无数次的改良之后,PTS具有了几个令人震惊的功能:第一,它可以预测一个人未来的前途。第二,它可以将一个人部分的潜能开发,从而使一个人获得动漫角色才能拥有的超能力。于是,一批批能力者被制造了出来。在2300年的世界大战中,世界政府溃不成军。迫不得以答应了犯罪集团的联合声明,于是,一个不属于世界政府的国家出现了,其名为——月华。与此同时,月华国表示愿意与世界政府交流PTS,在初步使用的过程中,受到惊吓的世界政府人民表示决绝,谁知道这种东西大规模普及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而在2360年的时候,一个名为李玉的华夏博士证实了PTS的安全性,并与世界政府一起公布了名为《PTS法》的法律,限制了能力者的能力使用,于是乎PTS在世界政府受到了欢饮。在这时,月华国提出了第二条声明,每十年,世界最优秀的能力者集结在月华国,进行能力对决,胜利的一方将享有十年的世界管理权,迫于当年签署的协议,世界政府答应了这项条例。在近五十年的对决中,世界政府无一胜利,换句话说,月华国统治了世界五十年。在这五十年里,月华国倒也没有做出什么令人反感的决定。只是建立了两所学院,一所是能力者的天堂——雅典娜学园,另一所则是为发展能够改良PTS的人才而创立的——普罗米修斯学院。令人奇怪的是普罗米修斯学院的人除了未来预测之外,未曾进行过潜能开发。学院代表说法各异,主要是潜能开发后学生的大脑中富有创造力的一部分会减少,会影响研究。而这也恰恰成为了普罗米修斯学院学生稀少的原因,在这个社会中,又有谁不想成为能力者。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人,然而,有这么一类人,他们被称作是“罪人”,因犯了各种各样的罪,于是被取消了PTS使用权,若是已经潜能开发,便抹杀。而这一类人若还想生存下去,便只有进入普罗米修斯学院这一条道路。前面已经提到过,人的前途是可以被预测的,当然出生时的预测并不能决定一切,后天的变化会使PTS的预测发生改变。普罗米修斯学院便是如此,它将“罪人”收入学院,改变后天,从而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有一点不得不提,PTS机器的原料是十分稀有的,一个市也就三台左右,于是使用十分严格,一个人一生只有一次预测与开发潜能的机会,而不同时期的结果是不同的,所以能力者能力不同,个人未来预测不同。而多次使用大脑会超出负荷,使人瞬间死亡。……走出学校,在月光之下,韩丝抬脚,迈出,每一步他都是那么的艰难,在这个未来可以预测的世界,月光照在身上,是那么的冰凉……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