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惊悚 >

鬼妻速写日记小说

鬼妻速写日记

鬼妻速写日记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山川湖海

作者:勒森布拉

时间:2020-07-29 09:20:40

一个美术生所写的回忆录,女友家开寿衣店,我去当寿衣设计师!  准备考研一次失败的我回去相亲对象,父亲给详细介绍的对象家里竟然是开寿衣店的,对方家很奇怪的符文竟和手中印记像,是怪异陷阱?但是命运个性使然?准岳父只开出的可怕条件是否可以能完成4?  每章自绘两张插画,因这枯燥的生活让人想自杀,是的,我从小受到诅咒,因此脾气不太好,抑郁或者说暴躁,时间太久远,只记得有关于诅咒的是一个深红色的眼眸。十几岁的时候,我厌学,自残,带着一帮小崽为了把妹去砍架,差点丢了性命,按理说教师家庭出了我这号人物挺奇葩的,出院以后爸妈终于意识到该找个阴阳先生为我看病,说是请,倒不如说那人预知了我爸有这个想法以后不请自来,一个胡子拉碴看不出年岁的老道,那天问了我八字后,就和我爸在里屋讨论了一下午,既说我命犯太岁,又说被法术阴了,身体里封有邪物,还问我爸有仇家没有,之后说我活到现在简直命硬,比劫成群,还说我要熬过这劫必成大器什么的,简直口若莲花,太套路了。一开始我爸妈难免一副不信的样子,后来那老哥要了我之前去医院拍的胸片,喷了一口水,对着阳光下面一放,原本属于心脏那块白色的一团居然没了!只剩下一块空空的骷髅架子,我父母大汗淋漓,不寒而栗,赶紧请那道爷给我做了一场法,摆了各种药罐,用针淬了在我左手心纹了个符印,据说还给我结了一桩娃娃亲什么的,我当时浑浑噩噩,只是觉得好玩也没反抗。完事之后那人居然没收我们家钱,只搓了一顿饭就走了。。

点评: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接受了。

  我爸说:“憋着,要么你大喊一下,释放下压力也行。”又顿了一下,他说,“等会该叫叔了阿姨了就叫,麻利点礼貌点,别给你爹我丢人。”

  去的那天天气还不错,不过我一想到要去的地方就鸡皮疙瘩直泛起来,我不是无神论者但对鬼神也没什么害怕的地方,贱命一条而已。这世界对于我来说有太多的失望,只要别让我死的太难受就行。棺材铺寿衣店什么的,咬咬牙就上了,倒要看看那妹子有多漂亮。

  开车去她们家的路上(其实我家到她家走路也不过15分钟),我在副驾座上对我爸说:“很紧张啊,怎么办?”

  我叫杜冷凉,父名杜广博,母亲王金霞。我生于太行山下一座安宁的小县城。像大部分普通的90后一样的生活轨迹,高中毕业,二本大学,**的艺术设计专业,考研失败以后错过了最佳的实习机会,本人也不想去公司当牛做马每天累得跟狗一样,于是回到家里托关系找了份摄影店的实习工作,打算6月份搞完毕设拿到本科文凭后再做打算。每日上班下班,生活中除了看到年轻时代暗恋的某个某个女生挺着肚子带着各种表情挽着她们的各种老公来相馆拍照时的细微尴尬以外,一成不变,枯燥无味。

  ……

  我想我快要死了。

  可是一想又不对。

  我说,“七分就要。”父亲奇怪道:“啥是七分?”我调皮道:“就是客观的根据长相打分,满分十分的话有七分我就见。”

  我心想哎呦我操这就把大闺女送给我了?在学校是挺用功都快上钻一了,正好我也不想在这待,于是就上了三楼。想着要见妹子,心情挺轻松的,可没想到三楼找不到灯开关,黑呼呼的,只见黑暗中有两片烛光,似乎是个供台供奉着什么东西。正准备看个仔细突然耳边扑腾腾感觉飞过一个东西。我操这什么玩意儿,我掏出打火机马上点亮。只见整个正屋倒挂了好多U型架子,密密麻麻的架子上全是黑色的乌鸦,感情是养鸟的啊。我吐了口气。

  谁知道里面有装有什么没有。

  很快到他们家,下午6,7点的样子,还是夏天,天色还大亮。我永远都忘不了那天见到他们家店面的样子。大幅的“秋香寿衣店”招牌横挂着。没有一点设计感,门是安全防盗玻璃门,能透过看到里面的老式黑色柜台,和各种眼色俗艳成卷的布匹。一看就像是祖传开寿衣店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气场。差点没吓尿。

  我脑袋嗡的一声响,头皮发麻一阵眩晕。心想趁着还能控制自己的手脚赶紧离开这下楼,可又一想这样回去可丢人啊,焦叔不是来让我叫人么。就朝里面走,谁知道那妹子的闺房在几把哪?我低着头走,拧开楼梯口正对的那个门,开了灯一看,惊了一身冷汗,屋中间是一张平面大桌,上面铺了布,放着各种寿衣布,尺子剪刀等剪裁工具,旁边还有寿衣的未完成品。光是这些也没太可怕,可是四面的书架上,全是成排成排类似骨灰盒的东西。极其恐怖的事情,吓木我了。

  “几天不见瘦了啊?在学校用功学习了吧?快毕业回来了,现在可轻松了,小阳在楼上了,正好你去叫她下来吃饭。”

  他们寒暄完总算意识到我的存在,我看到百万哥眼神开始打量我,便站起来说:“叔,我就是小冷,嘿嘿……。”

  [[[CP|W:450|H:350|A:L|U:http://file2.qidian.com/chapters/201411/17/3336120635518434172806250261855.jpg]]]我打听了下这个妹子,有个认识的地头蛇倒是知道,这哥们叫陈东,子承父业当铁路司机,为人说话很稳,他说:“这个妹子,不好说,人是漂亮的一比,你没毕业回家前,找媒人去他们家撮合的也不少,都是不怕死的,可惜这妞太倔,甭管你条件多好,都看不上,我看你啊,也甭白废气了,留俩闲钱咱哥们喝酒去?”

  忍住尿意推门进去,看到柜台上一个比较脸熟的中年妇女,应该就是女方她妈了,我说:“阿姨,我们到了。”

  吃饭,排泄,吃饭,排泄……

  后来我爸听那人吩咐,教我学习绘画与射箭,据说这两样东西养心养正气,长期修行可保正气护体,邪祟不侵。绘画我是从小跟着家人学的,无奈根本坐不住,作品都是抽象野兽派,别说,自打那次事之后我还真的坐住了,后来考了艺术生,也没出过啥大乱子。

  父亲恍然大悟:“那你放心没问题,给俺孩儿介绍的,能pǎ(河南方言,不好的意思)了?闺女长的那是可漂亮,独生女,家里也特有钱,几百万,她爸是我牌友,一直说让我上心她闺女的事,我这一看你不是也不小了么,将来说不定也在外混不了啥样,不如给你说个媳妇得了。”

  [[[CP|W:450|H:350|A:L|U:http://file1.qidian.com/chapters/201411/18/3336120635519261999368750325045.jpg]]]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 功学习&回来了

      “几天不见瘦了啊?在学校用功学习了吧?快毕业回来了,现在可轻松了,小阳在楼上了,正好你去叫她下来吃饭。”

    2020-07-31 11:48:52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样静&静的淡

      我本以为在我下定决心之前,时间会这样静静的淡淡流逝,直到有一天晚上在家吃完晚饭父亲很严肃的把我拉到一边跟我低声跟我说:“跟你说个事。”

    2020-08-01 05:25:05详情点赞(0)回复(0)
  • 钟),&啊,怎

      开车去她们家的路上(其实我家到她家走路也不过15分钟),我在副驾座上对我爸说:“很紧张啊,怎么办?”

    2020-07-30 10:48:20详情点赞(0)回复(0)
  •   父&一句:

      父亲看我不吱声,加了一句:“就是有一点不好,不知道你在意不在意。”我说:“啥?”

    2020-07-31 08:27:4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