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校园小说 >

情之所起,不知归路小说

情之所起,不知归路

情之所起,不知归路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岁月流歌

作者:李湮

时间:2020-07-26 11:04:43

●双虐-独宠-隐形司机开车●世上哪里都可能会有情爱,仅有,皇室之人不配拥用……周围都是豺狼虎豹,司玉衍仅有“古佛!”女子轻挑罩纱,露出一双含春杏眼,带着三分魅意,白了他一眼,“你姓古,名佛,只是国寺的挂名弟子,连代发修行都算不上,在这装什么和尚、念什么经?”她明白,他是好意!想让她分散些注意力,可是有些事情,如山一般,巍峨挺立、无法忽视、不能回避……。

点评:到后来才会知道自己爱的是谁!

    古佛看着素衣对着关闭的窗户久久不回身,窗外的悲伤比之她一个人身上散发出的悲恸,如同萤火对皓月。他情愿,她此刻嚎啕痛哭,也不愿她将所有情绪都关在自己心里。

    后来听说,好似发配到哪个犄角旮旯做父母官去了。虽然品阶上是比原来高,但毕竟是离开了政治中心,明升暗降。

    总之,先帝结束了混战的局面,成立了大龘国,让百姓都过上了安生日子,是个能征善战好皇帝!

    上清元年中秋,新帝在宫内开设家宴,文武百官携家眷入宫赴宴。

    “不……”素衣回身,指尖微抖的摘下了帷帽,“你确定,他记得所有人,却忘记了我,对吗?”

    “古佛!”女子轻挑罩纱,露出一双含春杏眼,带着三分魅意,白了他一眼,“你姓古,名佛,只是国寺的挂名弟子,连代发修行都算不上,在这装什么和尚、念什么经?”她明白,他是好意!想让她分散些注意力,可是有些事情,如山一般,巍峨挺立、无法忽视、不能回避……

    于是找到名医,讨价还价后,又要了一个人情,这篇儿也就算翻过去了。

    这看的时候非常不确定,可能早上、可能下午,而且挑选看病的人,也不按照排队顺序,也不看病情轻重,只看心情。

    老百姓看着黄土压实的路面,路两边成行遮阴的榆树、柳树,道旁边深深的排水沟,沟外是各坊坊墙,坊墙内有深宅大院、寺庙道馆的飞檐重楼……感觉自己的生活,也如同这拓宽的马路一般,宽阔、笔直、绿荫葱葱……

    “嗯!”

    奈何,天家生存艰难,夭折了三位皇子、两位公主。

    宰相带着儿女叩谢皇恩,一门出两戚,可谓风光无限。

    历史上,我们客观的去看,每届皇帝的更换,总会有些看得见的血腥和看不见的阴谋在浮动、造作、不安分……

    最后的结论就是:名字还是那个名字,可文武百官再上朝的时候,却看不见那名请奏的文官了。

    在皇家热热闹闹的举办公主婚礼的时候,名医悄然的在锦都住了下来,每日上门求诊的人能从坊内排队排到主街道去。

    迎着落日的余晖,走出锦都高高的城门,城门在他们身后缓缓的合闭……    大龘建国三十八年,睿智的老皇帝终于没有躲过阎王的邀请,蔫蔫的将皇位传给了嫡长子—司玉善,然后无精打采的去赴约了。

    与别人看到的不同,她看到他一双剑眉下刚毅的眼眸,没有带着新郎官的欢喜,似有淡淡的不耐。等她想看的仔细些,那份情绪似乎已然不见,只留下如水般的微笑和亲民般的点头示意。每每看向哪个方向点头,都会迎来一片尖叫和哭声。

    再听,年号叫“龘”,眉头紧接着打了个结。自此他们数年份都是“龘元年”、“龘二年”、“龘三年”……毫无风雅之意不说,念起来也忒难听了。

    新帝与护国大将军都是皇后所出、根正苗红,一个肖父,团团脸,看谁都带着笑;一个肖母,高冷如天山冰凌、万年不化……这一文一武、一热一冷,真真是把手中的权利攥的紧紧的,连蚂蚁能爬过的缝隙都没留一个。

    先帝思量了有一个时辰,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幽幽的说:天下……终究是年轻人的!缓慢的摆摆手,让名医尽快的去救自己儿子。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