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回到大唐要饭去小说

回到大唐要饭去

回到大唐要饭去

10.0

手机阅读

编辑:素笺

作者:令狐小生

时间:2020-07-05 12:40:51

一个名牌大学的学生会会长,计算机协会会长,一个擅长于于Code而生活自理强力比较差的程序员,偶然的事故醒过来却附身在隋朝末年的瘦弱身体虚弱的小乞丐身上,他将如何去生存?简言之乱世出英雄,只可惜英雄得要有健壮的身体!英雄需谋臣,只可惜谋臣需机遇和随事应变之才!“我操!”坐在依凡身边的那个身材微胖并稍微秃顶的四十岁男人忽然张口骂了声,“第一次坐东方航空公司的飞机,没想到竟会这样的颠簸!”话毕,他便匆匆地俯下身去,作出了此时正垫着杯底的乘客手册里记载的标准姿势。。

点评: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接受了。

  此次从北京飞重庆的目的,其实就是同方电子在重庆大学新一度的校园巡演。赵副总经理是此次巡演的主角,依凡只是一个喽罗兵,只是依凡作为同方电子校园业务这块的幕后军师,由于某些活动的原因,与重庆大学计算机协会的相关负责人熟识,从而能有利地帮助同方电子打开重庆大学的口。其实你会说同方电子业务那么大,为什么还要靠一个大三学生去打开口子啊,这你就不了解啦,一个公司企业要想在学校里做活动,不管你打的旗号多好,都得由校团委书记批准,学校党委领导签字,而校团委书记批准的一个条件就是能为学校文化建设、学生能力培养带来贡献,坦白说,学生能力培养不重要,毕竟铁打的学校,流水的学生,最重要的就是能带来钱!这钱是什么?这钱是外块,私人可控空间极高,所以一层一层刮下来,最后结果难免是狮子大开口。

  依凡的东家叫作华清同方!2006年6月华清同方正式更名为同方股份,经营硬件、软件、教育、物业、环境工程、不动产等业务,05年净利润达100亿RMB,是国内有名的公司企业之一,公司陆董年近六十岁,在04年仿古收下依凡作关门弟子,并嘱意要指导依凡商务交际能力,并安排依凡在公司任一小小挂名模块经理,名头虽小,但公司所有中高层都把依凡当作公司的空降兵——将来是要接手同方业务滴,毕竟陆董年轻时忙于创业,中年才生出一位娇滴滴的姐儿。

  随着窗外陆地上的灯光越来越清淅,重庆这座不夜城也慢慢浮现眼前,重庆这城市原本并不大,但是由于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加上早些年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建设、西部大开发使重庆在几年之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当依凡舒适得要放弃坚守并决定闭上眼睛好好睡上一会的时候,只听到赵副总惊若天人般的“操……”,依凡就这样带着这个“操”字睡了过去……

  可惜未等他骂完,“呯”地一身巨响便从机底传来,依凡惊诧转头往窗外看去,只是还未等他看到什么,身体急剧便侧向一倒,急速撞向飞机窗户。

  所以慢慢地企业发现与学校的社团合作,换个口号说是由社团主办,自己受邀请,不仅容易通过,而且容易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得到校内一流的场馆和先进的设备,你别不信,同样一个场馆,学生拿学校证明可以半价甚至免费租用,而外校资源得花全价甚至二倍去抢租,跟校园社团合作,公司企业每年不仅可以省下大笔的资金也可以省下大量的人力物力。依凡是靠做活动生存的人,他当然知道跟谁谁谁去交涉会一步到位,同时依凡的身份特殊,能在大多数高校内说上点话,毕竟依凡手上掌握的不仅仅是华清大学校学生会,而且掌握着学术含量极高的计算机协会,光是技术文章的分享都能使一所普通大学的学术水平上升一大截,从而使整个学校排名上升,更别说校学生会年年假期有的社会实践与交流啦!所以赵副总也知道有一个依凡比养着一帮子行政人员有用多了,所以整个同方电子的校园业务这块除了三到十个杂工,靠的就是依凡一个人了。

  等空姐收起了两人面前的饮料,依凡已经把笔记本放进了包里,那名空姐呆立片刻见无人搭理她,便径直向商务舱走去。

  依凡是位于北京的名牌高校——华清大学的大三学生,依凡这个人名字虽然叫依凡,但他却偏偏不平凡,这个人在高中时便定下自己目标,就是要成为大学校园里的“四长”——校学生会会长、院学生会会长、班长、计算机协会会长,经过三年的努力,依凡已经从最开始的四处抢贴海报、策划活动安排的小干事发展到为一个协会甚至整个校园规则规划其发展方向的主席团核心,在校园内,他的头衔也很多,校学生会会长、院团委副书记、班班长,校级明星社团——计算机协会会长,别的几个组织自然不用说,那在校园内都算是吃皇粮的,学校定额给钱,一年多达十几万,一年到头就想着怎么去花这钱。计算机协会作为一个官方承认的民间组织,不可能享受到学校一年拨十万的待遇,一句话:自负盈亏。你可别小瞧了这个民间组织,这个协会目前已经就有着上千名的会员,遍布华清的各大校区,甚至校外都有他们的秘密集会地点。也许这时你已经开始联想到你所待过学校的一些社团——号称会员成百上千,其实都是骗会费的组织,每年就招新的时候活跃,收完钱就没影——如果你把依凡在的这个社团也想成那样,那你就错了,依凡不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带的社团也不是这样一个社团!光拿微软ImagineCup来说吧,每年被微软中国推荐去参加全球总决赛的人员里面必有他们团队,而且每年到最后总要拿前三,甚至经常是两支队伍同时挤进前三,只可惜往往有时候因为英语口语的差距,而离冠军差之毫厘,但这成绩在国内走到哪都是镇校之宝。再说机器人大战吧,除了位于合肥的中科大能让他们稍微上眼外,其他学校的技术对于他们来说基本上属于入门级别。其他方面,比如依凡同学亲自创建的刊物《Code》,也曾多次作为学校学术获得社会认可与嘉奖。单就依凡这个人来说,在华清校内是首屈一指的传奇人物,在校外也名声不减,依凡这人非常重视与社会的交流,平时拉赞助搞活动也积累了不少人际关系,凭着多次活动组织,一些名企也对他这个人非常欣赏,有些名企反过来偷偷地讨好他以便让更多的人才流往自己怀抱——21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所以有的企业早早就开出高价码吸引依凡,但依凡每每都以未毕业为由打发,但其实依凡早就有着自己的东家。

  之后依凡耳边便传来一阵惊震,依凡意识越来越弱,只是感觉有什么东西正从自己脑袋里面缓缓爬出,暖暖的很舒适。

  就当依凡还沉浸在对未来的意淫当中时,飞机前轮已经着地了,之后便感觉到身体随着机身一阵急抖。

  说实话,依凡并不喜欢坐飞机,尤其是不太喜欢飞机起降,压强的突增突降往往使他的脑袋极不舒适。奇怪的是不同的飞机,感觉强烈程度不同,似乎与飞行员的驾驶水平有着极大的联系。但没有办法,坐得次数多了,他发现上升下降时嚼着东西,会缓解脑袋的不适。于是他从口袋里拿出一片益达,慢慢地嚼了起来。

  

  “先生您好,我们的飞机马上就要到达山城重庆了,请您收好您的随身物品,并系好安全带,飞机着地时有轻微颤抖,请选择您舒适的姿势,谢谢。”又是一句甜美却又死板的女声打断了依凡的思考,依凡抬头一看,只见一名身材高挑的空姐站在他们面前。

  依凡将会在重庆呆上两天半,鉴于之后几天赵副总将对重庆分公司的业务情况进行相关考察及调整,所以依凡将一个人乘机返回北京继续上他的专业课。按理说,依凡这小子一个月离开北京飞几次,成绩应该会被拉下大一截,但意外的是他不光没拉下,竟然还是班上顶尖,专业课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从小打下的底子,让他觉得同班同学大喊难的《编译原理》也不过是初中水平课程,其实那些同学还在啃状态机时,他已经在一年前就为自己的游戏引擎添加完了脚本引擎,而且这引擎已经助他拿过一次ImagineCup全球第二了。其他的素质课,他几乎不去,当然他不是天才,他对有些选修课一窍不通,这对于依凡这个学生会主席来说也是很无奈的事情,再好的学校也有不如意的地方,强制你选课,外语得选一门,但英语不算外语(难道是母语),日、韩、德、法文比较热门,几乎选不到,所以他选了门泰语,某次兴趣高涨,跑去上课,呆坐半宿,听对方叽呱半天不但没听懂,反而兴趣全无,之后便再也没有去过,终连考试也没去成,成绩一出,竟得80+。想来也没什么大不了,毕竟某些老师也知依凡同学名声在外,挂他课校内影响不好,再说依凡出校可能极有大成就,等依凡功成名就之时,媒体不免会追问起挂课事件,这将会是不小麻烦,所以众老师能闭眼就闭眼,不闭眼就蒙上眼了。毕竟依凡也不是坏学生,众老师心里如是想。

  此时坐在依凡身边那个男人才是陆董的真学生——陆董在未创业之前曾在华清大学任教——他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当年却被分配到成都某机场当维修工人,后来自己创业搞了一家小公司,公司开了没几年,就因业绩不好,然后只得领公司投到同方的怀抱,同方当时也才刚刚开始,所以靠着老公司的本在同方zhan有一定份额,目前已经升任同方股份副总经理,分管同方电子,在依凡没进同方之前算是同方接班人的热门人选。但这个人野心不大,毕竟他与依凡年纪相差近两轮,论功劳论声望,加上近几年同方电子渐渐成为同方主力经济来源,董事长这个位置倒也不会离他太远,所以他并不担心依凡会抢他的位子。这个人农民出生,心地还算厚道,他心中只有一个小算盘:先照顾好依凡,等自己年纪大了,再让依凡照顾他儿子。毕竟,他儿子也已经六岁啦。鉴于这番打算加上同方电子校园内活动多,他才暗暗拉拢依凡并叫依凡幕后组织着同方电子的校园内招聘巡演等活动。而依凡虽然日常在同方时间不多,但每次去都感觉其他同事要不就避开他,要不就是讨好他,只有这位副总,没见过几次面,但对方一没有道理讨好他,二没有理由避开他,关键是同方电子在依凡看来有广阔天地,所以才愿意帮助他利用资源来处理一些校园事务。

  “操!这也叫轻微颤抖……”赵副总未等飞机抖完,又是一声脏话骂出来。

  “先生您好,我们的飞机飞遍全国各大小城市,从来都是最舒适最安全的!”那空姐脸上轻轻泛起了笑意,微晗着答道,似乎看多了像赵副总坐头等舱的有钱人,她知道一个人越有钱越在乎自己的安全。

  “我操!”坐在依凡身边的那个身材微胖并稍微秃顶的四十岁男人忽然张口骂了声,“第一次坐东方航空公司的飞机,没想到竟会这样的颠簸!”话毕,他便匆匆地俯下身去,作出了此时正垫着杯底的乘客手册里记载的标准姿势。

  “时间:2006年秋夜,地点:北京飞往重庆的东方航空班机上”依凡回过神来,轻轻地在Word里敲上这几个字,他有每天写日记的习惯,可惜今天大半时间都花在路程上,先是机场签证,然后又机场候机两个小时,实在是没什么东西好写,于是他随手盖上了笔记本,开始想他这几天正开发项目的核心算法。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 的位置&上并系

      “尊敬的乘客您好,由于受空气气流影响,飞机有点颠簸,请您坐在您的位置上并系好您的安全带,谢谢。”飞机的音响里传出一句甜美却又死板的女声。

    2020-08-09 10:34:15详情点赞(0)回复(0)
  • 睛从笔&记本的

      依凡把眼睛从笔记本的屏幕挪开一瞟,然后喉结一动轻轻哦了声,算是对那男人抱怨的回答。

    2020-08-08 09:57:4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