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竞技游戏 >

诛神哀翼小说

诛神哀翼

诛神哀翼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长青诗

作者:命星天元

时间:2020-06-19 16:04:26

发来很奇怪短信,进而与校草大小姐不会产生瓜葛的“路人甲”学生季岸,“啪叽”一声,掉入了很奇怪的世界。  “像是真的会死诶?”  “喂,这也不是我想的平凡普通的人生啊…”  “真相,究竟什么才是真相?”  “肯定,肯定不能够放过我他们”  是脱变,但是寻回自坚守在原本城市中的人数已经不多,但就是这七八个人,却在阻挡近似无穷无尽的身穿银色鳞甲的士兵。如在水中的游鱼一样穿梭在一个个布满机关大楼的一个少女约莫着14、5岁。穿着一套几句科幻色彩的紧身衣。背后却伸出六翼羽翼,有着与身上黑色紧身衣相同的颜色及质感,随着她背后羽翼的挥动,一道道透明的半弧形利刃飞出,一道利刃便是一片死伤的银甲士兵。。

点评: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

  “这里是?陌生的天花板…”再次睁开眼睛时,季岸看得到就是黑色金属质感的天花板以及周围围着他的一群人,有十个人左右。“你醒了么?这里的人不是自己醒过来,好像是没法叫醒的。”说话的人叫做陆昂芷虽然名字有些女性化,但是确实是男生,与季岸同届,是学生会长。仔细想来在翼翔能够压大小姐—叶林夕一头坐在会长位置上的人更加闪耀,虽然身高一米八不到,乱糟糟的头发,面部线条略显阴柔。戴一副倒半框的眼镜。关于学习或是生活方面,大概他都可以算作“完人”。他考试能得多少分,不是看他会扣几分,而是看试卷有几分。曾在高二运动会时包揽了从100米到3000米所有的冠军。

  就在那一瞬间,原本静止的时空一下子开始崩坏大地开始裂开,天空变成一块块的往下坠。霎时间整个布满了战斗痕迹的世界就消散在无尽虚空中。巨人和高大健壮男人一起坠落破碎面位之下的无尽虚空之中,并慢慢真正的变成虚无消失。

  随着一声怒吼,一条黑色流光向着巨大人形物冲去,好像有什么被破开。这是一处战场,也是一个将要死去的面位。随着黑色流光这个面位好似被从中间划开,无尽的光华抹去了大片食物存在的痕迹。随着炫目的光华最终消散,本来残酷的战场变得寂静。

  “既然大家都醒过来了,那么我们来分析一下现在的处境。”陆昂芷立刻取得了领导权。“在这里的10个人都是当时在社团大楼里的人。”“是的,当时我一个人在社团室正在准备练习用球。”足球社的潘仁杰答话说。“我们在准备艺术节的服装,对吧靖妍?”话剧社的张玲玲也是答话。“确实是这样,”比起张玲玲的声音,孙靖妍的声音多了一丝英气,“但是为什么我们在这里?”

  健硕男子语毕,原本望着苍蓝天空的眼睛已没有了神采。“可是叶秋呢,苍穹旅者的荣耀呢,他们难道还能回来么,还有你。”少年已经哽咽沙哑的声音中,埋藏了不知多少的风沙。而少年的身躯竟然开始缓缓消失,从脚到头慢慢变得虚化被吞噬般消失。

  无尽的战歌响彻这片战场,或是这个小型面位。高唱战歌的是正在进攻城市废墟的银甲士兵。天空依旧苍兰,就如它无数年来的样子,大地却不再是原有的水泥色,原有城市的建筑已经变成了一个个陷阱与血肉磨坊。

  无比巨大的人形物如同将军指挥士兵进攻。在其右后方,一名约莫30岁的高大健壮男子,穿着无袖紧身衣握着巨型战刀正向着巨大人形物冲锋。明明只有独自一人,形成的却是如同千万人跟随冲锋的架势。身后随着高大男子产生的红色气场,一个身穿便服的少年半浮空地紧紧跟随高大男子。

  季岸在学校属于与叶林夕完全没有接触点的阶级,普通与平常是季岸的标签。唯一与周围同学不同的大概只有因为父母总是出差而养成的淡定平和的性格。

  揉着额头走进翼翔综合学校的季岸脸色很差,任何一个人,尤其是高三学生,在学习到凌晨一点又在凌晨四点被一通电话吵醒都不会感到愉悦。基于打电话来的人是叶林夕。

  “虽然说有点浮夸,但是理论上没有人可以在不惊动我家人的情况下劫持我。”许久不说话的大小姐说到。“而且我的卫星电话在地球绝大多数地点都会有信号,但是现在……”“确实”一旁的陆昂芷也认可叶林夕的观点。“一般来说,绑架也不会一次性有这么多人同时受害。”

  “不,不会是绑架吧。”一旁的韩燕颤颤巍巍地说到“这里值得绑架的可有许多呢。”确实如此。在这个黑色墙壁的立方体中,有绑架价值的不止一个人,无论是叶林夕,陆昂芷或是其他人,能进入翼翔学习,大多不是什么普通人。像季岸那样,父母都是研究员而由他们单位送季岸进翼翔的着实不多。除去成绩极好的一拨人,其它能进翼翔的人,家里银行账户没有个8位数,都不好意思提走个关系。

  大地上布满了裂纹,地面上尽是残垣断壁,其实这么说已经是“赞美”。如果真的有12级地震,那么地震后的景象应该也不过如此了罢。零星的火焰正如老战争片中的样子在废墟上燃着。一个巨大的身躯横卧在大片废墟中一片近似爆炸后留下的圆形空地中,只能说是身躯,因为双腿已经与消失。类似人类的头部有着三张不同表情的脸。巨人,姑且算作巨人,60米的高度接近15层楼。碎石与水泥零星的洒落于其上。不难看出,仰卧的巨人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伤痕累累的身躯却没有血流出从前胸贯穿了巨人的是一把巨大的西方双手重剑,对一般人类来说是巨剑,对巨人大概就像支铅笔。剑上留有的凶悍气息带着强烈的死气,也只有这种武器才能杀死巨人。

  那个与男孩差不多大,穿着紧身衣,背后伸出一副六翼与紧身衣一样质感羽翼的少女就是两个女子之一。她侧卧在地上,好似甜美地睡着,可不再有神的眸子却证实了她早已死去的事实。

  正当季岸准备推开学发中心门的时候,一道刺眼而闪耀的蓝白色光芒传来。季岸不由得闭上眼睛。

  清晨的微风正轻拂着尚未接受阳光照耀的街边绿化,天边虽已有了朝阳出现前的霞光,半片天空被染成温暖的橘色,仍不能改变初秋已有的点点寒意。在凌晨六点走在街头的人大多是些忙于生计的员工和早上出来晨练的人。季岸则不是。

  坚守在原本城市中的人数已经不多,但就是这七八个人,却在阻挡近似无穷无尽的身穿银色鳞甲的士兵。如在水中的游鱼一样穿梭在一个个布满机关大楼的一个少女约莫着14、5岁。穿着一套几句科幻色彩的紧身衣。背后却伸出六翼羽翼,有着与身上黑色紧身衣相同的颜色及质感,随着她背后羽翼的挥动,一道道透明的半弧形利刃飞出,一道利刃便是一片死伤的银甲士兵。

  记忆中完全没有的一张照片,基于照片上的主角是自己,大概初中的自己一只手抱着旁边一脸忍耐的叶林夕。在普通公立初中念书的自己完全没有理由能遇见在法国受贵族教育的叶林夕。“大小姐”这一称谓也是在说叶林夕的家族之富有。已经用到“家族”这个词,那么其财产的多寡也已经不那么重要。要是因为叶林夕也收到这张PS技术逆天的照片。找到自己也不是什么难事。为了维持自己平静安详的生活,季岸还是早起来到学校。

  随着名叫席德少年的消失。此地已经一片死绝,席德消失的土黄色大地上只留下了几滴泪水和席德紧握双拳,指甲划破掌心滴下的点点血迹。同样穿着常服的席德消失后,不知过了多久,好似极长时间,又好像只有一瞬似的。特一阵烟雾涌动,一道空间裂缝突然出现。裂缝的裂口处细小的裂缝不断继续扩散,一会儿,约两三人宽、三米左右长度时,一个随意又懒散的青年男子漫步从中跨出“喂,确定吗?我是没有记得那么多诶。”一条纤细而有力的穿高跟靴的腿揣在男子腰上,一脚将其彻底“送出”空间裂缝。“白痴吗你。不记得难道还不认识?”随着毫无温度的声音,一道倩影也从空间裂缝中出现。

  另一名身巨大人形物百米之前的少年,在敌阵中凭着黑色光华形成的半球形帷幕防御支承周围士兵的攻击,许多剑形物刺杀周围的士兵。少年面色狰狞,好似在蓄力一样。羽翼少女滑翔着帮助持剑少年解围,而持枪的女子也赶来少年立足之处。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 多大,&甜美地

      那个与男孩差不多大,穿着紧身衣,背后伸出一副六翼与紧身衣一样质感羽翼的少女就是两个女子之一。她侧卧在地上,好似甜美地睡着,可不再有神的眸子却证实了她早已死去的事实。

    2020-10-01 02:32:13详情点赞(0)回复(0)
  • 如它无&色,原

      无尽的战歌响彻这片战场,或是这个小型面位。高唱战歌的是正在进攻城市废墟的银甲士兵。天空依旧苍兰,就如它无数年来的样子,大地却不再是原有的水泥色,原有城市的建筑已经变成了一个个陷阱与血肉磨坊。

    2020-10-01 07:24:0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