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玄幻 >

只是朱颜改小说

只是朱颜改

只是朱颜改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长歌陌路

作者:梧桐阅读

时间:2020-05-24 01:01:55

《而已朱颜改》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靖康帝,陆皇后,红棉,徐氏,安**,陆锦之,宁王,方丈,明月之间的故事。而已朱颜改约33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点评:文章剧情曲折,感情丰富,引人入胜

一众宫女遥遥相望,担心着自己的主子,却无人敢上前去。直至傅嬷嬷遣人来禀,说道二位尚宫等候已久,请凤仪公主回宫。

安**畅快地说完了心里话,长出了一口气,默默跪在地下,也不看宣和帝的脸色。殿内,两盏烛火静静地燃烧着,宣和帝的脸沉得能滴下水来,他伸出手重重指向安**,沉吟了半日,却又无力地摆了摆手说到:“你下去吧,我想静一静。”

揽月亭一行,贪着雨中兹意,红棉偶感风寒,微微咳嗽。傅嬷嬷本精于岐黄,也不惊动御医,亲手为红棉把脉,却有忧思内积之症。傅嬷嬷也不用药,只用黄芪煎汤,嘱众人好生服侍红棉服下,将茯苓等人狠狠教训了一番。

陆锦之远远听到,不由宛尔,想起昔年取乐,曾有如此玩法,众人于漪兰宫后,取海棠树上的叶子拿来吹奏。不意今夜红棉又忆及此,乃从头顶也取树叶一枚,鼓动唇舌,乐声悠扬而出。

盈盈月色如水,明月郡主回首看向来时宫中,但觉庭院深深,不知深有几许,高楼之上,处处不胜之寒。她坐在陆夫人身侧,只听得马蹄得得之声,心生沧桑,不由把身子往陆夫人身边靠去。

除太子外,其余王爷平日并不住宫内,不过旧日居住之殿尚在,并有专人打扫。看天色已晚,宁王也不回府,直接吩咐人扶陆锦之去了自己幼年时住的寝殿。

“你?”宣和帝被说到痛处,眼里的怒火一闪而逝,又渐渐平息。

安**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他微微弯腰施了一礼:“陛下,请恕奴才今日僭越了,奴才也想说几句心里话。”

宣和帝袍袖一甩,终是忍不住,重重哼了一声。

“陛下,六公主有此大义,乃是好事。当日六公主对陛下说那些话,奴才是暗暗佩服,多少男子都没有六公主的心胸,陛下您戎马一生,胸怀坦荡,才有六公主这样的气势。”

安**扑通跪在地下:“请陛下明查,奴才说的是不是个理儿。”

空灵的琴音顿起,舒缓如流泉轻泄,低回如呢喃细语,转瞬间跟上了绿萝的节奏。情深深,意切切,蓝郁的歌声也恍恍而起,宛如行水流水,又恰似百转千回。琴声、歌声、铃声交织在一起,多一分则做作,减一分则失色,仿佛演练了多年,也仿佛此情此景只为这一刻别离。

花香簌簌,落了三人满身。蓝郁的歌声由婉转渐渐沙哑,却仍旧未去看面前那杯香茶。红棉的指尖上状如针刺,跟琴弦一触是火辣辣的疼痛,可她的手却固执依旧,不曾离开琴弦。绿萝跳出惊鸿一舞,长袖飞出,轻轻一跃,形如飞天,翩跹逶迤间带着漫漫梨花飘落,转而伏倒在地,却又轻轻站起,明显的力气不济。

“你、你”,宣和帝的手指头点着安**的额头,“这宫里就没个敢这么跟朕说话的人。”

绿萝习舞多年,此次自编了一支声声慢,只为与红棉话别。只见素白毡毯之上,那淡绿的身影长发及地,身子柔若无骨,赤着的小脚莹白如玉,一时舞起,耳边银铃声声清脆。“飘然转旋回雪轻,嫣然纵送游龙惊,小垂手后柳无力,斜曳裙时云欲生”,红棉无端记起白居易的《霓裳羽衣歌》,却是微一摇头,扬起素手,轻轻按下。

宣和帝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望了望安**:“小安子,你说她知道我把棉儿嫁的这么远,会怪我么?”

红棉静静地望向陆锦之,心里的疼痛迅速蔓延开来,她不记得陆锦之于自己有任何的承诺,却只是觉得有些事该亲口告诉他:“锦之,我很高兴,我真得很高兴在我离开之时能再见到你。”

展开内容+
  • 边的陆&是。”

    宣和帝望向伏在案边的陆锦之,轻拍自己的额头:“这是朕的不是了,定南王父子一路车马劳累,应该早早安歇才是。”他挥挥手,众舞姬躬身退下去。

    2020-05-24 11:23:52详情点赞(0)回复(0)
  • 宫中,&寒。她

    盈盈月色如水,明月郡主回首看向来时宫中,但觉庭院深深,不知深有几许,高楼之上,处处不胜之寒。她坐在陆夫人身侧,只听得马蹄得得之声,心生沧桑,不由把身子往陆夫人身边靠去。

    2020-05-25 05:12:5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中,随&什么腔

    揽月亭中,红棉默默静坐,总觉心内万语千言,无法排解,恨不能狠狠大哭一场。身边苦无瑶琴,乃从头顶取树叶一枚,含在口中,随兴而吹,也不知吹出什么腔调。

    2020-05-24 07:18:18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只&分悦耳

    那锦盒被扔进草丛,半陷在泥土中。许久之后,一只青葱细滑的皓腕伸过,轻轻捡起,腕上两只银镯叮叮咚咚,十分悦耳。

    2020-05-25 12:06:1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