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校园小说 >

云跃农门小说

云跃农门

云跃农门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旧梦拾遗

作者:竹篱清茶

时间:2020-05-17 11:05:07

云玥复活在祁澜国崇山峻岭环拥的小山村,村子无耕地,无水源,连课税的衙差都直接忽视他们这个村子,云玥得云玥的嘴里被强制塞了奶嘴,声音戛然而止,抗议地瞪着湿漉漉的大眼睛,手脚并用比划,却被美妇人轻而易举地镇压,最后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只能化悲愤为食欲,猛吸了起来。。

点评:女主和男主隔了这么久还能破镜重圆,真爱了

    梦里她又回到现代,还是自己那个清冷寂静的小房子,四十几平,两室一厅,标准的单身公寓,一个房间她住着,另一个房间堆满了一架子医学相关的书籍,旁边还有一张小桌子,上面堆满了瓶瓶罐罐,都是些化学用品或者药品,这是她偶尔做实验的地方,客厅不大,放了一张沙发和桌子几乎没有地方了,边上一块空出的空间本来是放置餐桌的,也被她拿来堆放一堆药物器材,旁边还有一架骷髅和和一具人体模型,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穴位标注。

    白氏的婆婆南氏是村长媳妇,云楚天这一辈都喊她伯娘,小辈全都喊一声燕奶奶,算是村子里身份最“尊贵”的女人,平日里没事总是板着一张脸,仿佛大家都欠她似的,村子里家家户户都穷,南氏却很讲究,穿着破布都像裹着锦衣,什么食不言寝不语还算好的,平日里吃饭一定要三菜一汤,连荤素搭配都是有说头的,整得她那几个儿媳妇苦不堪言,几个儿子都是成亲没两年就分家单过。

    村长和南氏也不拦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们去了,就是三不五时的总会上门“找事”,整得白氏常常一脸便秘的样子过来找柳明柔吐槽。

    “这是怎么了?哪个臭小子皮痒又欺负妹妹了?”白氏的声音刚落,人已经像一阵风似的闯进云玥家,一双眼睛瞪得圆溜,审视的看着云康泽几个。

    晨曦第一缕暖阳撒进桃源村,村子中央的广场上响起一阵密集的敲锣声,云玥被这声音惊醒,小嘴一瘪,委屈地放声大哭,气急了便开始蹬腿,不多时,旁边赶过来一个美妇,没好气地拍了拍睡死过去的男人,迷迷糊糊嘟喃道:“我就出去小解一下,孩子都哭成这样了还能睡得这么踏实,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猪投胎的?”

    云玥看她这样子,眼中迸出一道精光,兴奋地开始蹬腿,摇篮被她踹得开始微微摇摆了起来。

    村子里没有什么平缓的耕地,最多就是家家户户周围有些小块的碎地种点东西,村长让他们把这些碎地利用起来种药材却不让他们种粮食,这点白氏几个一直想不明白,平时也不会多说什么,就是到了这个农耕的季节心里就会忍不住焦躁起来,凑在一起小声嘀咕几句。

    白氏一屁股坐下,看了看饭桌上空空如也的锅碗毫不在意地摆摆手,“别提了,今天一早锣声还没敲呢我婆婆就上我们家去了,说她身体不舒服,让我家男人上山采药,后面又说人难受,嘴巴淡,想吃点荤腥,这不,两个小的也跟着上山给她打野味吃,我看这一家子大大小小都出门忙活了,要是我继续躺着还指不定要怎么被数落呢,不出门吧,待在家里跟她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更难受,最后寻思着我也跟着上山摘野菜了,顺便给你家送一点。”

    白氏被逗得哈哈大笑,一扫郁气,一只手搂着云珍心肝宝贝一直叫,越发想要生个贴心小棉袄了。

    云珍对云康泽的做派早就习以为常,翻了个身从床上坐了起来,见云玥睁开眼睛,下意识地摸了摸她的尿布,尔后闷不吭声地迈着小短腿跑出房间,边跑边喊:“娘,小妹又尿裤子了!”

    云玥:“……”

    柳明柔静静地听着,南氏是长辈,她也不好过多评论,只能劝白氏想开一些,白氏倒也不指望柳明柔能说出什么有用的话,纯粹没事找事跟柳明柔发发牢骚。

    柳明柔眉头微蹙,说起这个事情她也担心,那些给村民运送粮食的带头人正是她家小叔子,每年为了村子的生存,她家小叔子都要在外奔波,一年到头也就送粮食回来的时候能待几天,好几次她家男人都想把小叔子留下来换自己出去,只是村长和公爹不答应,这才没能如愿。

    云玥四处张望,不由得苦笑连连,就她这屋子,只怕来一个异性吓跑一个,她还记得曾经好闺蜜从南方特地坐动车过来找她玩耍,进来参观了她家之后默默地把自己的行李箱搬去旁边的酒店,理由是她怕住在这房子里会做噩梦。

    柳明柔见她们闹疯了,无奈地笑着摇头,随手把堂屋给收拾了。

    柳明柔被云玥吓了一跳,赶紧将她竖着抱起来拍打小背,等她缓过来这才再次把注意力放到云楚天身上,见云楚天还傻愣愣地站在原地,右脚再次利索地出击。

    正吃着奶的云玥听到自家老爹这么狗腿的一句话猛地呛了一口,拼命咳了起来。

    桃源村之所以叫做桃源村就是因为外人压根进不来,或者说不愿意进来,村子在崇山峻岭之间,进出村子不仅要翻山越岭,还要过那些险峻的悬崖峭壁,虽然村民开凿了一条狭窄的栈道,可对于那些没走过这种山路的人来说绝对是敬谢不敏。

    白氏和云珍玩了一会儿,这才说起正经事,“现在也开春了,他们出去卖药材回来说外面都开始播种了,唉,要我说我们就该种点粮食,虽然没什么耕种的田地,但好歹给外出的村民减轻一些负担,每年看他们从村外运送粮食进村我都瘆得慌。”

    云楚天正做着美梦,梦里家中粮满仓,衣满柜,还有吃不完的大肥肉,猛地被美妇人这么一踹,吓得他一咕噜清醒过来,一脸慌张地四下张望,“怎么了?怎么了?”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