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校园小说 >

孽宠妖后魔帝,晚上战!小说

孽宠妖后魔帝,晚上战!

孽宠妖后魔帝,晚上战!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岁月流歌

作者:赵莫凉

时间:2020-05-14 11:02:54

魂穿成妖也就算了,为什么是只狠毒的妖呢?她余蒙蒙没别的,是天性善良真诚很聪明可爱的,做不了坏妖怎么办呢?急余蒙蒙坐在公交上看着前方堵成一条长龙的车辆心急如焚,眼看着去公司就快要迟到了,可面前的车辆没有一点要前进的意思。早知道堵车这么严重,就死也应该追上这辆公交车前一辆的,说不定早就到了公司了。万般无奈下她一咬牙,下了车就开始跑。与其死等,不如自己辛苦一点,说不定还有希望不会迟到。。

点评: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是真的哟!”背后有个动听得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起。阴影里的那个神秘的身影一直在读取她的想法,开口回答她心里的疑问,语气带着危险的诱惑一般自言自语着令人听不懂的话,仿佛叹息一般的轻柔语气:“也差不多到时候了。”

    “打住!”余蒙蒙忍不住低声嘀咕了一句,清醒后被自己的脑洞开的面红耳赤,对自己的行为无比唾弃。看着电梯镜子里的自己在心里暗骂:余蒙蒙啊余蒙蒙,你再不控制自己这种胡思乱想的毛病,迟早被人家当傻子!

    一大片黑色的焦土,天空明明很暗,却有足够的光线让人看清楚这里的一切。看不出这里究竟有多大,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黑色的枝桠和荆棘。那些荆棘触手在空气里乱扑腾着,抽打着,上面的小刺不知道反着哪里的光,随时待命一般根根矗立着。空气里淡淡的青灰色薄雾在那些枝桠和荆棘中飘着,让整个氛围看起来更为诡异恐怖。

    “只是什么?”白华眯起狭长的凤眸,对侍者这副欲言又止的吞吐模样颇为不耐烦。

    白华用法力开启镜石,只见一条不足半米长的小青蛇紧紧地缠在一面尺余大的铜镜手柄上,跟蛇身比略显大的蛇脑袋小心翼翼地探向镜子,待看清自己的模样后脑袋和脖子一下子像一根直线一样蹦得直直的,然后有飞快地把脑袋缩回去,两只黑曜石般透亮的蛇眼睛泪汪汪的,模样看上去又委屈又可怜。尔后,不甘心地又探出脑袋照镜子,然后又伸直了脖子,又不敢看自己似的将脑袋缩回去……如此往复,简直——

    这仿佛置身于梦境之中的景象让余蒙蒙周身的汗毛瞬间炸立起来,浑身冰冷。她狠掐了自己一把,痛感沿着神经末梢传递到脑中提醒她这似乎是真的。余蒙蒙努力说服自己镇定下来,双手颤抖地按上电梯上的关门键,却怎么也不见电梯门关上。心里越是害怕,便越是发狠地按着关门键,久久不见响应,最后在所有的键上都狂按一通,直到气喘吁吁,冷汗直流。

    然而即使是在这样的地方,仍然有大片大片好看的花朵和植物点缀着。比方那熊熊燃烧的火焰中开放的金色凤凰花,还有菏泽中的迷兰和幽芝草……

    白华接了信,看毕。将信纸放在榻上的小几上,问旁边站着的一个侍女:“王后可曾醒来?”

    而魔宫就不是这样的景色了。普通人间春季一般的气候和从各大洲各山川上移植来的珍贵树木花卉,还有各种果树各蔬菜,将魔宫打造成一个不亚于仙境的地方。

    她从来都没有这么恐惧过。她能预感到面前这片黑色的区域里隐藏着不可见的危险。然而她却没办法从这里逃离开。焦急到无力,甚至于绝望地哭起来了,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做梦还是在现实当中了。

    不等那个侍女回答,那侍者便兀自站起来答:“王妃昨夜被送回西殿寝宫后半个时辰内就醒过来了,只是——”似有不好出口之言,那侍者便停下来,一双桃花眼却带着三分难忍的笑意。

    按下十六层的数字以后,她彻底安心,总算是没有迟到。如果刚来就不好好表现,恐怕会影响到她的年底考评的。更何况,她家上司长得那么帅,万一她迟到的话,被他知道了影响自己在他心里的形象怎么办?万一他因此可能不喜欢自己了怎么办?那他怎么和自己结婚生孩子呢……哎,他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此时的魔宫内,魔君白华在行宫东殿内侧卧着,怀里躺着一只浑身洁白的兔子。他不时地用手指抚摸一下兔子柔软的皮毛,脸上一片清冽,目光幽远明灭,深不可测。有一侍者低头匆匆进来,跪在塌前道:“陛下,王后之父蛇君有信。”说完,起身上前,将手里的一封信呈上去。

    整个过程飞速地发生着,余蒙蒙甚至没有来得及尖叫一声就被迅速地吞没了。

    千荣立马跟上去,腹诽:不愧是陛下,不要脸得光明正大,让人无话可说。

    “蠢不可耐!”白华正要一个用力将镜石捏碎,顿了一下,却是将千荣的镜石袖了,然后对一旁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千荣说:“走,去西殿。”气势自是帝王威严模样,无人能出其右的潇洒俊逸。

    不过也幸好这里离公司只有三站了,余蒙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拿出百米冲刺的气势撒开丫子拼命地向前跑。因为穿着职业装和高跟鞋,使她的跑姿看起来像一只摇晃不定的鸭子一样笨重可笑。本来堵车堵到心焦的人看到她一阵风似的跑过兼以滑稽的跑姿,都心照不宣地笑着。

    余蒙蒙这姑娘心大神经粗,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心下觉得公司今天这电梯里冷气开得十足。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的有一团不同寻常的阴影,散发着森森寒气。

    在魔界,不管从哪个方向看,魔宫的建筑都是一眼明了的。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