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美文 >

联联珍珠贯长丝小说

联联珍珠贯长丝

联联珍珠贯长丝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忘川情

作者:绉浮觞

时间:2021-09-25 13:24:18

410

美色误人啊,她这个穿越而来小丫鬟,最终还是栽在了魏家大少的美人计里。(书名很正经,文是轻松的沙雕文,如果很抓逻辑的读者,可能不太适合入坑)她真的不太喜欢赏月,九年里摆脱了曾经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她唯一的一项娱乐就是看那黄橙橙的月亮,从新月变满月从满月变新月。而一件事连续做了九年原有的意境也会因为腻烦大打折扣。。

点评: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珍珠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翘着二郎腿,配着刚炒好的香脆花生米入口,林中树木从生,百草丰茂,抬头看,一轮新月悬于天上,星子稀稀落落,画面显几分冷清孤寂。

她真的不太喜欢赏月,九年里摆脱了曾经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她唯一的一项娱乐就是看那黄橙橙的月亮,从新月变满月从满月变新月。而一件事连续做了九年原有的意境也会因为腻烦大打折扣。

可悲的是,她没得选。

她对面的男子道:“珍珠,九年前我在华水之畔将你救起,费尽心力如今终于将你身上的毒除尽,此后你不必再担心你身上的寒症了。而今我有件事交托于你,你帮我办好,便当是还了我这份恩情了。”

珍珠瞥了他一眼,九年来山中岁月悠长,如涓涓细流十分缓慢的淌过,枯燥而乏味,只有眼前这个男子与她作伴,还能说说话解解闷。她心里对他是有几分感激的,所以给了他一次重新说话的机会。

“老头,这些年是谁给你洗衣做饭,谁给你打扫屋子,谁在你无聊的时候还要给你唱歌跳舞,衣服破的时候还要给你……”

男子抬起手制止了她的话,他不过才三十几,却被这没大没小的丫头老头老头的喊:“我这有件事托付于你,请你务必要答应。”

珍珠点点头,这话还算是中听,九年里她以一当十给他做仆人,可是一文钱的报酬都没有的,与他的诊费药费早就两两抵消了:“说吧。”

男子从袖中取出一枚琉璃珠子,恋恋不舍道:“帮我把这个交到晋城魏府夫人南宫瑶手上,告诉她望她此后一切安好,珍重。”

珍珠看着男子神情,她从未问过他的身份,未问过他为何离群索居住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现在看来他或许也有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过往。

这世间男男女女爱恨情仇多流传的唱本无非就是痴心女子负心汉,他又是一番愧疚的模样。

“你上次说给我找药,离开了九日,回来就怪怪的,我还说你怎么总一副便秘的模样,原来是想起故人了,你负了人家?”

男子苦笑:“有时我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只有十来岁。”十来岁的丫头说话怎么会这般老成,“我发现你时你颈上挂着一枚玉锁,身穿绸缎,应该是大户人家的丫头。你起初不识字,可学习能力超乎一般的孩童,画技书法厨艺音律已有功底,虽说你唱的那些我闻所未闻。”

珍珠哈哈笑,补了一句:“你若是听过,那才见鬼呢。”那是流行乐,可不是这时代的产物,“还是话归正题吧,你是不是辜负了人家?”

男子低头:“算是吧。”

珍珠又抓了几颗花生米扔嘴里嚼:“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算是。你看看你,生得也算俊美,依你谈吐言行出身应该也是不凡,年轻时应该也是个高富帅,可偏偏这个岁数却孤家寡人的窝在这伤春悲秋,这算什么事啊。”

男子叹:“你一个不识情滋味的丫头能懂什么。”

珍珠抬起左手来抓了抓脖子,草木茂盛的地方最不好的就是蚊虫之多,多到超乎想象:“我怎么不懂了,我前世看过的爱恨情仇生离死别多得很,一番感慨比你还要深刻。哪怕是以专家的身份出本书那也是够资格的。你若爱,就该轰轰烈烈,若想忘,就该洒脱放手相忘于江湖。”

男子笑道:“又来了,这些年你总说些叫人听不懂的话,什么前世今生,我看我不该只治你身上的毒,还该给你看看你的头,是不是当初被重物撞到,不止是失了忆,还得了癔症。”

珍珠也不指望他会信,反正她穿越过来,从她有记忆开始就是被他抱回这间草庐医治,一治就治了九年,而被救之前的事断片了,她也算是个没有来历没有身份没有记忆的丫头,不过那些对她来说也不是很重要。

重要的是她活着,且她要让自己在现实条件允许的范围内,活的舒适度要最大值。

珍珠接过琉璃珠,她大学时是服装设计专业的,虽然兴趣广泛书法国画也有涉猎,但都是粗浅的懂得一些,不曾正经八百的学过,是来这里后他认真的教她,她也认真的学。

珍珠起身,走去抱住他,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而他是她来这里后第一个认识的人,亦师亦友,也像她父亲:“我其实早就想离开这鬼地方了,太闷了,可我唯独舍不得你。”

男子慈爱的摸摸她的头,这也算是他养大的孩子了,她不记得自己过去,珍珠的名字还是他起的:“不是告诉过你男女授受不亲么,这个习惯记得要改。只可惜你虽聪明,唯独武功和医术方面没有什么天分,我房中的药你也一并带走,必要时能派的上用场。”

珍珠问:“你不会留在这了是么?”

男子轻声道:“会四处去走走看看吧,你也说了,这不是人待的鬼地方,不是么。”

知他定是有难言之隐才让她去办这件事的,可她还是抱希冀的问:“不能和我一块去晋城么?”

男子道:“天地之大唯那是我不能再踏足的,除了南宫瑶,不要和其他人提及我,这是为了你好。若是有缘,日后我和你还是会再见。”

珍珠抱着他,不再说话了。

魏研奉皇命到洛州办理贪渎案,此行还带上了儿子魏子规,一走就是四个月,今日回来却发现府中好似不一样了。

踏进大门的一刻,魏子规听到从他母亲南宫瑶的别院里飘来乐声,他微微讶异的看了父亲魏研一眼,魏研同样也是吃惊,他听得出这样安详平和的琴音必是南宫瑶所弹奏,可自那人死后,南宫瑶已不再碰她的凤尾琴了。

“爹,哥哥!”魏府的二小姐魏子意看到父兄归来,惊喜万分的跑上前来迎接。

魏子规问:“是娘在弹奏么?”

魏子意点头,带了两分抱怨道:“珍珠太坏了,也不等我到了才开始。”

魏子规对这个名字十分陌生,他母亲深居简出,不喜和外人往来,而府中下人,他记得好似没有一个叫珍珠的:“珍珠?”

魏子意想着父兄离开数月自然不知府中变化:“娘身边原先服侍的菊香回乡成亲了,珍珠是新进府的顶了菊香的位置。”

魏研若有所思,这一路风尘仆仆,他原是想换了衣服再去见南宫瑶,但想了想,只是把子意之前撒娇托他在洛州买的砚台交给女儿后就往南宫瑶的院子赋棠居去了。

珍珠甩动水袖伴着琴音于落英缤纷中起舞,她来到魏府因为得南宫瑶的庇护,日子过得还算逍遥惬意,虽挂了个丫鬟的名号,但住的是独立套间,伙食是小姐等级,重活累活脏活完全不用沾,专职任务就是陪着南宫瑶弹琴跳舞聊聊天说说话。

直到她见到魏氏父子。

珍珠停下了动作,这魏府一家子都是高颜值,南宫瑶年轻时是出了名的美人,容貌自不必多说。

而魏研也是侧帽风流的人物,听闻他科举时惹得考场内的学子心神不定,考官不得已只好用四扇屏风将他隔开这才维护了考场秩序。

至于魏子规,珍珠目不转睛,真真是接了父母的好基因,集所有精华,她极为克制才没有垂涎三尺,这容貌甚是合她口味。

南宫瑶也停下了,看到魏研和魏子规略微意外:“信里不是说你们要下月初才回么。”

魏子规笑道:“赶回来自然是因为想娘了。”

珍珠上前欠了欠身,她如今是魏府的下人,礼数规矩什么的,由于南宫瑶纵容,在南宫瑶这可以不守,可对魏研和魏子规那得做足了。

魏子意过去抱住珍珠的手臂道:“不是说等我来了才开始的么,说话不算,罚你给我做点心吃。”

南宫瑶温柔的道:“珍珠,你去厨房看看甜点好了么,若好了就端上来。”

珍珠道是,走了几步想回头偷偷再看一眼魏子规的盛世美颜,正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也是俗人一个,只是没想到回头一眼正正对上魏子规怀疑警惕的眼神。

她心一颤,第六感告诉她不太妙,她怕她的逍遥日子得中断了。

夜里,南宫瑶洗净脸上的脂粉,换上了寝衣,她把妆台上的匣子打开,盒中放着一枚琉璃珠和一块碎掉的玉阙。

珍珠端来一碗温过的牛奶,为了日日有新鲜牛奶供应,她可是让人在后院养了头奶牛。

珍珠在心里猜测着南宫瑶,魏研和她师父的故事,想着这是不是三角恋,魏研又知不知道老头子的存在:“夫人,喝一些吧,安神的。”

南宫瑶将牛奶喝完,珍珠递上干净的帕子,南宫瑶擦干净嘴,拉着珍珠的手怜爱的道:“你真是比子意还乖巧懂事,你知道么,联联珍珠贯长丝,这是我最喜欢的句子。没想到他没有忘。”

珍珠其实挺喜欢南宫瑶的,虽然她知道南宫瑶对她的好,完完全全是因为她的师父,爱屋及乌,但对于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她是除了师父给予她最多关爱的人,所以她想南宫瑶开心也是真的。

“夫人——”南宫瑶身边服侍的老仆慧姨推门进来道,“老奴方才经过静苔院,看到阿九跟在大人身后急匆匆的模样,拉过静苔院的小厮一问,才知道少爷用过晚膳后就一直不舒服,夜里吃的都吐出来了。”

南宫瑶闻言,换了衣裳着急的往静苔院去。

南宫瑶赶到时魏研也在,魏研见南宫瑶衣裳单薄将便将外衣脱下体贴的披到南宫瑶的身上,然后训斥了屋里的奴仆:“是谁惊动了夫人。”

南宫瑶道:“就别骂他们了,子规怎么样?”她生魏子规时是早产,这孩子差一点就保不住了,小时身体羸弱多病,后来学了武功,这才慢慢调理好了。

魏研道:“估计是吃了生冷食物,这阵子注意一些,修养一阵就好了。”

阿九跪下朝魏研南宫瑶磕了头:“都是我没有照顾好少爷。夫人,少爷院里都是男的,我们笨手笨脚心也粗,终归是比不上姑娘家心细,少爷这回生病,大人也说得好好调养一阵子,饮食上估计也得好好注意,我听说夫人身边的珍珠姑娘年纪虽轻做事稳妥周全,能不能请她先过来照顾少爷几日?”

珍珠讶异:“我?”

她和这个阿九算头一回见吧,他今日才随魏家父子回来,这么快就“听说”她做事稳妥了?她看了魏研一眼,魏研的目光只有看妻儿时是暖的,这一眼珍珠差点没有被冻得感冒伤风。

她又看了看床上的魏子规,她虽然医术不好,但按常理推一个病人也不可能会比她这个健康人的脸色好吧。

她当下就明了,这两父子估计是想把她从南宫瑶身边调走。

南宫瑶道:“府里还有其他女婢,不一定得珍珠。”

阿九道:“夫人不是不知少爷院里不留丫鬟的原因,她们若是调过来了,怕反而呱噪热少爷心烦。”

珍珠低着头,却可以感觉得到魏研在打量她,跟他儿子一般带着怀疑和警惕,这两父子可不止是样貌像啊,珍珠心里敲起了鸣钟,魏研不太好惹。

如果她不肯过来魏子规这,他们两下次会不会用别的方法。

珍珠道:“夫人,要不我先过来照顾少爷一阵子,等他身体恢复了,我再回赋棠居伺候。”

就这样,珍珠就搬进了静苔院。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