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锦医小说

锦医

锦医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山川赋

作者:天然宅

时间:2022-07-17 14:57:46

意外回到中国古代,成了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的乡下柴禾妞。幸好她有制药技术,摇着铃铛穿行于大唐乡野,靠着自己,她也能养得起的了弟弟和养母,勤劳致富之路。从乡下铃医到大唐国手,一路坚辛却有着无尽精彩的。好好的好好珍惜爱她的人,好好的被践踏恨她的人。这是一个草根女孩的奋斗史。---------新书《改嫁》,求筒子们再次需要支持!悬浮在她面前的青年一身合体的白西装,金丝眼镜,手里还拿着最新版的IPAD,一副气急败坏,抓耳挠腮的样子,“你死了?不可能啊!生死薄里明明写着你不是这会儿死的啊!”一点都不符合他斯文的形象。。

点评:这本书人物感情和语言都拿捏的很好,

朱老货扬着鼻子喷着气,他还没发话,他身后的大儿子朱能不乐意了,叉着腰嚷道:“凭,凭啥不让,不让计较,占了我家,我家的地就是我家的,当,当我们家人好,好欺负啊!他们又,又不姓朱,谁,谁跟,跟他们乡里乡亲的?”朱能是个结巴,一急结巴的更厉害。

栓子婶拉着锦卿边走边解释,锦卿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现在的灶房,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前几日,刘嬷嬷不得已在屋里堆了两块砖支起家里唯一的铁锅,弄了个简单的灶算是凑合做了这两日的饭。

“好,我们这就把房子拆了,占你多少就退多少。”锦卿盯着朱老货说道。

朱家村家家户户都忙着麦收前的准备工作,今年不趁巧,前些日子麦子灌浆前几天下了场大雨,人人心里都揪着,头顶上罩着块乌云,生怕忙了大半年,收的麦子都是干瘪瞎壳的,白忙活一场。

等朱老货带着朱能走了,栓子婶才从自己家里把锦知带过来了,抱歉的笑道:“刚才我怕朱老货那两个东西来横的,会动手伤到孩子,就把锦知先带到我家里了。”

栓子叔叹口气,指着南北相隔七八十米的两棵歪脖子枣树,说道:“这两棵树往东就是他家的宅基地了。”

可就这么被逼着强拆了,锦卿心里始终一口恶气咽不下去。

锦卿眯着眼睛看了看那两棵有锦知小腿粗的枣树,要没人说,鬼知道那是宅基地的分界线啊。农村人分地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标志,一棵树、一块石头,都有可能成为分界线。

朱老货心里对锦卿始终有些拿不定,总觉得这丫头透着一股邪乎劲,朱老货咳了一声,说道:“我们家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只是你们不能这么平白的占了我们家的地,得把占了的地给退回来!”

“我真的已经死了。”锦卿好心的回答他,别随便怀疑别人的职业水平,锦卿七年的药学不是白学的,那东西是锦卿一手弄出来的,吃了必死无疑。

朱能反而是吓了一跳,没想到锦卿这么爽快就答应了,朱老货怀疑的盯着锦卿,锦卿冷着脸说道:“怎么?拆了房子你们都不满意?”

通体透明的锦卿漂浮在半空中,身下是壮烈的车祸现场以及……自己中毒身亡的尸体。

锦卿盘算着,过几日就要收麦子,这个年代都是用镰刀割麦,到时候受皮外伤的人肯定不少,趁机卖些外伤药,多攒点钱,把灶房垒成土坯的。

锦卿拉过锦知,笑道:“还得谢谢婶子呢!”

“算了,算了,按说你是不应该这会死的,不过你运气好,碰到本大人大发慈悲,开恩科让你重新活一遭。”白西装说罢,也不管锦卿同意与否,拉着魂魄状态的锦卿嗖的一声钻进了混沌之中。

锦卿大吃一惊,脚下不停,匆忙问道:“我们跟他们又不熟,来我家闹什么事?”朱老货是村子里开杂货店的,大家都管他叫“老货”,一来二去,他的本名竟然没人叫了,算是村子里最有钱的“大户”,平日里和锦卿家里并没有什么来往。

朱家村的规矩是,只要村民有男丁出生,便会分给这个男丁一块宅基地。朱老货一共有三个儿子,最小的那个儿子只活到了六岁,夏天贪玩偷跑到坑里游水扎猛子,一同去玩的小孩等了半天也不见他上来,等叫来大人把他捞上来时,早就淹死了。

当年锦卿的母亲带着锦卿和刘嬷嬷逃难来到朱家村的时候,给了族长几根银钗子,族长可怜她们便帮着找了一块荒地,正好位于栓子叔家的房子和朱老货小儿子的宅基地中间,帮着锦卿一家起了两小间土坯房子,所有权算族长的,居住权算锦卿一家的。

锦卿摸了摸锦知的脑袋,对锦知说道:“现在姐姐交给你一个任务,去族长爷爷家,就说朱老货要逼着我们拆房子,理由是占了他小儿子的宅基地,这房子说起来也是族长伯伯的,我们家孤儿寡母的没个人手,请朱荀伯伯来帮个忙拆房子。”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 平,锦&是锦卿

    “我真的已经死了。”锦卿好心的回答他,别随便怀疑别人的职业水平,锦卿七年的药学不是白学的,那东西是锦卿一手弄出来的,吃了必死无疑。

    2022-07-23 09:50:22详情点赞(0)回复(0)
  • 意与否&,拉着

    “算了,算了,按说你是不应该这会死的,不过你运气好,碰到本大人大发慈悲,开恩科让你重新活一遭。”白西装说罢,也不管锦卿同意与否,拉着魂魄状态的锦卿嗖的一声钻进了混沌之中。

    2022-07-23 05:57:00详情点赞(0)回复(0)
  • 啊!生&啊!”

    悬浮在她面前的青年一身合体的白西装,金丝眼镜,手里还拿着最新版的IPAD,一副气急败坏,抓耳挠腮的样子,“你死了?不可能啊!生死薄里明明写着你不是这会儿死的啊!”一点都不符合他斯文的形象。

    2022-07-23 07:15:49详情点赞(0)回复(0)
  • 明的锦&亡的尸

    通体透明的锦卿漂浮在半空中,身下是壮烈的车祸现场以及……自己中毒身亡的尸体。

    2022-07-23 08:30:0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