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眠于春风里小说

眠于春风里

眠于春风里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岁月流歌

作者:西弦南音

时间:2020-03-23 17:40:12

主角是与袅袅祁承的小说叫做《眠与春风里》,它的作者是西弦南音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与袅袅碰上祁承,就是火球撞冰山。初次相遇,她见她暴打渣男;再次相遇,她见她暴打渣男她妈妈,手法干脆,简单粗暴。“我与袅袅就算出家做尼姑,也绝不会喜欢祁承这种冰山男!”某女义愤填膺发完誓,回头看到一张帅气...只见沙发上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捏着拐杖面微笑地跟自家老父聊天,祁承恭恭敬敬地站在老者身边,纹丝不动像一尊精雕细琢的美男塑像。“不好意思啊祁老太爷,我们家袅袅起得有些晚。”孙丽云笑吟吟地把女儿按在旁边单人沙发上。老人看了眼被拾掇好的于袅袅,盘条理顺娇俏窈窕,露出一个无比欣然的微笑。“是我来得早了,忘了于小姐昨晚休息得晚。祁承,过来跟于小姐赔个不是。”祁承走上前,面无表情地道了个歉,跟昨晚醉酒乱啃人的流氓判若两人。于袅袅只得干巴巴地应下来,他是根正苗红世家贵公子,她却是个名不副实的暴发户之女,装了两分钟淑女就觉得骨头都在发痒。“我今天上门,就是专程带着祁承来道歉的,是我祁家教导无妨,才会让他如此逾矩,损了于小姐名声。”祁老太爷说得一本正经,于袅袅听得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一个劲地说没关系。“年轻人可以一笑而过,我们这些当长辈的不能让媒体乱写。我这孙儿今年也二十四了,从来没有公开表示过中意一个女孩子。人年纪大了,总盼着享天伦之乐,既然两个小辈情投意合,那我们当长辈的自然得成其之美。我祁家尚古循祖制,正好于小姐的父母都在,这是祁承的庚帖,希望诸位不要嫌我老头子太心急。”祁老太爷挥了挥手,随从的老管家拿出一个红色的信封,递到于袅袅的父亲于泽手中。信封上手写的小楷工工整整:天作之合。其他人瞬间愣住。“恕我冒昧,提前让人算了两个小辈的生辰八字。祁承与袅袅二人男水女金,是为绝配。金水夫妻富高强,钱财积聚百岁长。婚姻和合前程辉,禾仓田宅福寿长。”这下子就算于袅袅再迟钝也明白了,这祁老太爷居然是来提亲的!这也太夸张了吧!“祁承和袅袅,已经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于泽皱着眉头,一脸狐疑地看向自己女儿,“我怎么一点都不知情?”于袅袅一脸绝望,但又不能当着老太爷面说他孙子喝多了乱亲人,“爸,祁爷爷,我们还没想到这一步。”她边说边朝祁承使眼色,却见他俊眉突然一蹙,显然也是不知情。“是我这个老头子心急了,这件事当然还是要听听女方的意愿,不论于小姐的选择如何,我们祁家都会给出十成的诚意。”祁老太爷笑得一脸慈祥,于袅袅看着祁承一副丝毫不准备解释的样子,急得从座位上蹿了起来。“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跟祁承说!”于袅袅抓着祁承的手腕就往外头跑,刚理好的长发没多会就被风吹乱了。“有没搞错,你不是答应过我会帮我澄清的吗,为啥那张照片还登了报,你爷爷还来提亲?”“我没答应。”男人眉目清冷,语气淡淡。他本欲让他付出点代价,但绝对不想娶她。“那也犯不着提亲啊!这又不是古代,亲一下就要成亲的!我才不要跟你结婚,你赶紧进去跟你爷爷解释清楚,别晚一点他们连咱娃上什么小学都想好了。”“……”祁承一时无言,这女人是不知道“害臊”两个字怎么写吗?他平日极为自制,昨天是突闻白筱然要走,一时犯浑喝了点酒又受了于袅袅的撺掇,他酒醒之后就后悔了,醒来想平息舆论,结果老爷子一大早就把他安排了个明明白白。“首先,提亲的事情爷爷并没有告诉我,其次,我也并不想跟你结婚。”“那你昨天晚上还亲我!赌气有你这么赌的吗,你们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见色起意!”“见色起意?你是不是对自己的认知有什么误区?”他却是不喜欢她这一类的女人,明艳有余,端庄不足,牙尖嘴利还满脑子馊主意。“什么意思,祁承你强吻我还对我人身攻击?拜托我肤白貌美胸大腰细好吗,你觉得我不好看就是你审美有问题,哦对了你喜的欢昨天那位白小姐那一型,她的对A,我要不起。”于袅袅挺了挺胸,正准备对着自己的傲人身材来个三百六十度全方位夸赞,余光突然一扫,突然看到门口冲进来一个人。“袅袅!”来人是陆子恒的妈,只见她身穿一件花衬衫,手提塑料袋满脸亲热地长驱直入。于袅袅顿时热血上涌,她跟陆子恒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跟其他人细说,所以小区门卫才放他妈进来,真是倒霉事都碰到一块去了。想到里头还有个祁老太爷,她这才用尽毕生修养让自己冷静下来。“陆阿姨。”“袅袅啊,听子恒说你昨天晚上不高兴了,阿姨今天特意一大早去买了两根苦瓜,来给你熬汤败败火。”陆母一副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样子,拉着于袅袅就要往屋里头走。“陆阿姨,”于袅袅抽手拦着不让她进门,“我跟陆子恒已经分手了,以后也不会再有来往,您还是回去吧。”“哎呀年轻人哪有不拌嘴的,我已经帮你说教他了。再说了昨天晚上你不也出气了嘛,我们子恒现在还在医院里,脑袋让医生包得跟个粽子似的,你消气了就去看看他,顺带跟他陪个不是。”“阿姨我没听错吧,他背着我乱搞还要我道歉?”“你整天没时间陪他,这个课那个课的,我们家子恒这不是闷得慌嘛!再说了男人哪有不犯错的,当媳妇的事事计较这日子就没法过了。”于袅袅简直要被陆母的厚颜**气笑了。“是啊我忙我安分守己,他闲他就可以搞七捻三了,您这通歪理说得我都没法反驳。敢情陆子恒就是受了您的熏陶,所以才连脸都不要了,拿我的钱去找小姐!”“嘿我说你这个丫头怎么说话呢!赶紧让开!”“让什么让,这是我家,我没找人把你赶出去算客气的了!拿着你的苦瓜给你儿子去补补脑吧,让他别整天用下半身思考!”“你这个没有教养的臭丫头,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陆母气得把一袋子苦瓜丢在地上,捋起袖子就直接上手,偏生于袅袅今天把一头卷发放了下来,刚好叫陆母抓了个正着,一把揪过去差点疼出泪花来。“你个颠倒是非的老太婆,居然敢抓我的头发!”原本隔岸观火的祁承见两人动起手来总算想要阻止,但女人打架他得怎么插手?重点是,他感觉凭于袅袅的战斗力,不会打不过一个年过半百的婆子。果不其然,于袅袅后发制人,高跟鞋一脚踩在陆母脚上,趁她吃痛夺回了自己的头发,随后俯身捡起了地上的一根苦瓜,抄起来就往陆母脑门上一敲——苦瓜当场惨烈地断成两截。陆母“哇”得一声哭了出来,**往门口的垫子上一坐。里面的人听到动静,纷纷到了外面来查看情况。孙丽云一看到陆母脸就垮了下来,“谁啊在这里闹腾,张姨去给物业打个电话,让保安过来。”陆母听到“保安”两个字立马就从地上蹦了起来。“好啊你们一家子欺负我一个老太婆是不是?当初你女儿赶趟子倒贴我儿子,这会你倒是装起不认识我来了,真是什么样的娘教出什么样的女儿!”孙丽云的脸黑成了锅底,要不是有祁家人在她什么难听的话都骂的出来。于泽拉着妻子的手示意她不要动怒,而祁老太爷被外头的风一吹,一手握拳咳嗽不止,祁承弯着身子在旁轻拍他佝偻的背,眼神闪烁不定。孙丽云缓了口气,转头朝着祁老太爷解释,“不好意思啊老太爷,让你看笑话了,这是我女儿前男友的妈,年轻人……”“我就说你们怎么一个个地翻脸比翻书还快,原来这是攀上了高枝哩!”陆母一看就明白了,转头打量了下祁承跟祁老太爷,“我跟你们讲啊,他们家这个女儿脸皮可是厚的很,以前三天两头往男生宿舍楼下跑……”于袅袅听着曾经的过往被当笑话拿出来讲,气得发抖,嚣张的气焰消失得一干二净。昨晚的怒火在酒精的助长下燎原,化作此刻悲哀的灰烬。她几乎能够想到陆子恒是怎样以炫耀的口吻向自己的母亲叙述,自己那种种“不值钱”的行径。陆母的话,像一记记狠辣的巴掌,打得她皮开肉绽。“住口。”祁承忽然冷冷出声,“我的未婚妻,轮不到外人评头论足。”。

点评:这年纪还做这种事情,真像是做梦一样。
展开内容+

猜你喜欢

种田文小说
种田文小说
种田文小说

一朝重来,别人都是深宫后院。唯有她们不一般,家中一贫如洗,还懦弱无能。重来一次怎么能还心酸的啃馒头,发家致富,带领全家一起奔小康才是她们的目标。别人重活为了权利和复仇,而她们,只想要暴富。种田文小说合集包括了穿越种田小说,经典种田文小说推荐,带你去感受努力赚钱,发家致富奔小康的幸福田园生活!

查看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