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校园小说 >

抗战游侠小说

抗战游侠

抗战游侠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惊起绿窗眠

作者:锋利的柴刀

时间:2020-03-19 11:06:47

“我愿永远不会违反计划生育,换得日本人下地狱,的话老天不帮我,那我就亲自动手杀的他们下地狱。”----------陆姚慧兰在这支骡队正中间的一架大车上,头发蓬松的挽着一个发髻放在脑后,她这幅打扮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其他人,这是一个已婚妇人。和姚慧兰同样做已婚妇人打扮的还有她的几个女同学,离开北平之后,这些年轻的学生们就全都做了乔装。。

点评: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端坐在马背上的马铁收回自己的心思,随意挥手说,“这骡队现在你是管事,咱们早就说好了的,这一路上都听你的!”马铁知道孙文财选择的这条路虽说路途并不算遥远,但沿途山路崎岖难行,好在对于驮马来说最艰难的路已经过去了,但对于孙文财而言,危险的路途才刚刚开始,就好比是前面就快到的野鸡岭。自古骡马山道就没有太平过,从来没有缺少过盗匪马贼打沿途商旅的主意,野鸡岭便是其中之一。

    孙文财用手中马鞭轻敲了一下李福的脑袋,笑着解释道,“你看,这路上一个商队也没碰见,往年的这个时候,这条山道正是一年中最忙碌的时节。”

    骡队里仅剩下的几个游击队员还在跟敌人激烈的缴获,没有人留意到冲过公路的年轻人,只有合身趴伏在路基下的姚慧兰在不由自主的留意那个背影。少顷之后,在姚慧兰极力搜寻的目光中,那个一直猫着腰奔行的背影终于再次出现,看他此时的方向,应该是打算冲向距离公路右侧数十米外的那个小土岗。

    姚慧兰在这支骡队正中间的一架大车上,头发蓬松的挽着一个发髻放在脑后,她这幅打扮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其他人,这是一个已婚妇人。和姚慧兰同样做已婚妇人打扮的还有她的几个女同学,离开北平之后,这些年轻的学生们就全都做了乔装。

    对方一共有两挺轻机枪,在这样的地形中,这两挺轻机枪便是压制一切的战场之王,所以如果想要活命,就必须先对方对方的这两挺轻机枪才行。“哒哒哒 哒哒哒”敌人的轻机枪不停喷吐弹火,交火双方隔着公路下的开阔地开始疯狂对射,纷飞的子弹打在泥土上发出恐怖的声响。不时有人中枪倒地,或是当场死亡,或是惨叫哀嚎,生命在这一刻显得异常公平。

    四野旷怡的山林间,一支骡马队正在山道间盘折而行,这支骡队的规模并不是很大,拉货的骡马也只有三十几匹,期间还混着几架车辕上坐着人的大车。骡队的后方紧跟着十几个骑着马的护卫,护卫们腰跨短刀肩背长枪,一个个看上气势十足。

    “有埋伏,隐蔽。”马铁那撕心裂肺的尾音还未散去,因为脚上打了泡而光脚坐在大车里的姚慧兰就看到前路左侧河道便的草木间突然出现了十数团闪动的枪焰。“哒哒哒 哒哒哒”伴随着响亮而急促的机枪射击声,二道火链从姚慧兰目视着的方向飚射而来,在周围苍翠的映衬下,喷射出机枪枪管的火链显得异常的明亮。

    急促而激烈的枪声和爆炸声充斥着整段公路,停留在公路上的大车中已经有半数以上成为熊熊燃烧着的火炬,更有拉扯的骡马不顾一切拖拽着大车蹿下路基冲入路边的野地里,总之,一切都乱套了。躲在路基下的姚慧兰已经恐惧到了极点,她的脑袋里现在只剩下嗡嗡的声音,捂着耳朵的双手也抖个不停,眼前看到的一切已经颠覆了她对于战争的理解。

    温热的血浆从年轻的护卫队员胸前飚出,血淋淋的场面令姚慧兰骇的大叫起来,尤其是喷溅到自己鞋面上的那些血迹,刺眼的令姚慧兰浑身抖个不停。“闭嘴”一声低喝打断了姚慧兰撕心裂肺般的尖叫,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双满是冷意的眼眸,只见一个衣衫褴褛脑袋上还裹缠着纱布的年轻人猫腰冲到姚慧兰身边,先低喝打断了姚慧兰的尖叫,然后伸手从旁边那具尸体上把步枪抓了起来。

    埋伏在此地的土匪们大约有50多人,最先开口说话的那个胡茬壮汉明显是这伙土匪的头目,但在那年轻土匪开口说话之后,原本已经出现明显骚动的土匪们却立马安静下来。年轻土匪似乎已经意识到他刚才的话说的有些不妥,便小心的挪动身体,凑到那胡茬壮汉身边低声道,“大哥,你先别着急啊,这次的情报可是日本人提供的,而且日本人这次还给咱们派来了帮手,不管事情成不成,咱们可都是有钱拿的。”

    孙文财等人远远跟着前面那支骡队赶路,却不知道就在距离他们前方几里地外的河岸边,先前在野鸡岭超过他们的那支骡队此刻已经停了下来。在距离公路左侧数十米之外清澈河流边的荒草从中,隐约可见有一条长长的壕沟,看壕沟旁草枝下被覆盖着的泥土,就知道这些泥土是新近才挖掘出来的。

    紧跟在孙文财身后的李福问道,“掌柜的,这是为啥啊?”

    身侧不停有爆炸声响起,也有带着尾音的子弹嗖嗖飞过,姚慧兰的脑袋里此时一片空白,早已经无法正常思考。这就是战争,这就是能令人生死难测的战场,可是这一切似乎都跟姚慧兰想象中的不一样,因为这里的每一颗子弹都是无情的,是能随时要了人性命的。一个同样缩躲在路基下的护卫队员注意到了姚慧兰,快速冲到姚慧兰身边,年轻的护卫队员侧身蹲了下来。

    那座土岗看着并不是很高,车队刚刚经过那土岗的时候,带队的游击队长早已经命人搜索过那里,所以姚慧兰知道那土岗上绝对是安全的。快速奔行中的年轻人根本不知道身后正有

    被他问及的是一个明显才20几岁的年轻人,年轻人此刻正默默的注视着自己的正前方,嘴里还在嚼着肉干。和身侧有些紧张的其他人相比,这名年轻人显得更加镇定,敦厚的身形显得有力而健壮,明亮的眼神之中流露出的自信,到是令其他人觉得心安。“急什么?这里就一条道,难不成他们还能掉头退回去不成?”

    两人低声说话的时候,在两人身侧的壕沟里,几个身形健壮的家伙,正把两挺日式轻机枪架起来,离着他们不远,还有两人在准备一具日式掷弹筒。“老六,你是个见过世面的,你跟我说说,这日本人这次为啥要找咱们帮他们做事。”摩挲这怀里的金条,土匪头目向身边的年轻土匪低声问问道。土匪老六只是斜眼看了对方一眼,并没有出言回答对方的问题,因为距离他们数十米之外的公路上已经出现了一支大车队。

    山路从来都不会太过舒适,某些路段更是崎岖不平,不过在周围景色的映衬下,这条似乎没有尽头的山路倒是不会令人心头觉得沉重。接连三天的连续赶路,早已经令紧随大车的年轻学子们没有了刚开始的那股子朝气,即使是强壮的男学生,到了此时,也早就已经沉默不语。

    野鸡岭是这条路上的一道坎,但如果要绕过野鸡岭,就要多走上百里山路,对于着急赶到目的地的马铁来说,是绝对不能允许的在路上多耗费时间的。马铁嘴里说着要孙文财自己拿主意,实际却是要孙文财按照事先决定的路线走,所以明知野鸡岭有危险,孙文财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赶路。

    “那家伙……不会是逃了吧?”趴伏在路基下的姚慧兰这样猜测到,可她一时间却无法放弃搜索那人的踪迹,心中更是期盼着那人的再次出现,先前那双冰冷的眼眸已经深深印刻在了姚慧兰的脑海里。或许是老天爷真的是听到了姚慧兰的祈求,消失不见的背影很快便再次出现,在姚慧兰欣喜的注视中,那道一路疾奔的背影仍旧向远处的土岗奔进。

    姚慧兰他们这些学生坐乘的骡车一直被骡队的护卫们隐隐护在骡队的中后段,如果不是知根知底的人,或许会以为骡马背上的那些货物才是马铁他们护卫的重心。实际上,姚慧兰他们才是马铁他们护卫的重点,骡马背上的那些货物不过是转移视线的障眼法。

展开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