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三国智囊小说

三国智囊

三国智囊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山川赋

作者:热血苍鹰

时间:2020-02-26 12:40:17

《三国智囊》中修完成4,跟过去的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评论交流大家来深度阅读。  他是一名“海龟”经济管理学深入研究生,居然为了一支香烟殒命了黄泉!  他是薛氏家族近百年未遇的天才,年仅十二岁编撰了一部三国版的《国富论》,在三国时代首次正式先河经济学科目。  蹲在天台的台阶上,看了眼手中的香烟,薛彻有些无奈,记得上次戒烟是第80次,再来一次自己应该就凑足九九八十一难,可以终成正果了吧。为了戒烟这事,自己没少跟父母还有未婚妻争吵。不过薛彻有一个巨大的优点,每次争吵都会主动服软,积极主动承认错误,并保证以后少吸,甚至不吸。不过这些都是他的缓兵之策罢了,往往没过两天,薛彻便原形毕露,烟雾再度缭绕。。

点评: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谁知荀氏却对此不以为然,多次回应道:“我和你老爹还有大汉的所有俊杰从小都是这么读书的,也没有搞什么素质教育,素质不都挺高的!你啊别想偷懒,老老实实把今天功课给我搞掂!”说完,又是一堆古文背诵,时不时还会出些题目,让他写些文章。对此薛彻腹诽不已,心道:这老娘到底会不会教学生?哪有让学前班小孩去写作文的幼儿教师?这文章就算不放水那也写不出来啊!你让我写个白话小说没问题,写申论也可以!但是文言文作文这辈子连看都没看过几篇,更别说写了!没办法,老娘的命令总是得听的,只得白话加之乎者也往上应套,什么“春天已至,花开矣,鸟归矣,彻与二姐游于园内,观一小花甚是美丽,欲摘之与姐,却忽闻‘噗通’声来,回眸一看却是二姐伏倒在地、四脚朝天,原是二姐摔倒也。见状彻大乐,姐遂怒,顷刻之间化作母大虫起身追逐。怎奈彻年小力微,战之不敌,只得俯首讨饶,呜呼哀哉……”随手交上去充数了事。

  年龄比薛彻大两岁,性格泼辣的二姐薛娆拍着小手,撅着嘴说:“不对得很呐!姐姐去岁花了一个多月才熟记这《学而篇》,你却一天就记下了!”低头沉思一会,她问道:“可是彻儿,娘亲还未告诉你句中的意思,你是怎样记下来的呢?”

  薛彻装可爱的说:“孩儿差不多记下了。”心道:就背这两句《论语》还有什么费劲的嘛!

  荀氏惊想:“难道这孩子有过目不忘之才吗?虽说不是太长但合起来起码也有千余字,一个五岁的孩子……算了不想了,这孩子却是聪慧,以后还当继续加强教育才是!”想完这一切,温柔的抚摸了下薛彻的头,和蔼的说道:“彻儿背的真好!为娘现在便向你解释一下这几句的意思。你要记牢,明日娘亲检验。”拿起几上书卷,她那温婉美妙的声音再度传出:“‘学而时习之’是说‘应当在适当的时机将学到的知识用以实践……”话音刚落便听薛彻口中传出“恩?”的一声,连忙回头问道:“彻儿,有何疑问?”

  因为收入拮据,请不起先生,所以家里孩子们的启蒙教育都是由母亲荀氏亲自负责的。从开始她教授薛彻识字时,就发现小儿子从小就比一般孩子聪明,每个字读个两三遍这孩子就能熟记下来。于是以后陈氏便对薛彻的教导便更加用心。

  一听这话薛媛不乐意了,又狠狠掐了薛彻一把,瞪着眼说:“彻儿骗人,姐姐是淑女,吃饭从来都是小口小口的,怎会做那种事?”

  “那就是熟记《论语》为政、八佾、里仁、公冶长四篇,明日为娘要检查!”

  闻言荀氏惊讶的半晌说不出话来,意欲反驳可仔细一想这宝贝儿子说的却是有几分道理。正思虑间却听薛媛娇声大喝:“好啊!坏彻儿,你不是说不知道意思嘛!这会怎地娘亲未讲,你却解释出来了?”说完抬手在薛彻臂间狠狠扭了一把,疼的薛彻嗷嗷大叫,不停讨饶。

  薛彻的父亲薛治,今年37岁,一生只娶了薛彻母亲陈氏这一房妻子。二人十分恩爱,育有包括薛彻在内的2子3女,薛彻最小。

  这一世薛彻的名字并没有因为时代的变迁而改变,这使得他很是庆幸。毕竟这个名字是前世父母起的,代表着自己对于前生的记忆,并且对这个已经用了快30年的名字也有了感情。

  薛彻连忙点头称是。

  仰望蔚蓝的天空,薛彻不断回味着近段时间那富有传奇色彩的工作经历,不由笑出声来。

  第二日,A市新闻:“昨日某男子于我市XX大厦天台遭到晴天雷击,经抢救无效后死亡…………”

  嘿!这话问得好!我哪知道听谁说的,至少网络小说中经常出现,哼哧半天薛彻才编排着说:“自是听父亲说的!那日吃饭之时你向嘴中塞了一大块羊排,父亲怕你噎着,才向姐姐说的!你不记得了?”

  一看这俩有闹在一起,荀氏赶紧把二人分开,替薛彻轻揉着被扭的手臂,瞪着薛媛严肃的说:“不许欺负弟弟!”说完再度转头看向薛彻,慈爱的说:“彻儿啊!那贪多嚼不烂说的很有道理,只是为娘觉得那四篇论语以你的聪颖背下完全没有困难。”脸色瞬间一板,不由反抗的接着说:“所以作业照旧,明日为娘检查!”

  薛彻的新家,豫州颍川郡阳翟薛家是当地的名门望族,祖祖辈辈在朝为官,且为官清廉。薛彻的爷爷曾经做到了大司农,也就是东汉经济部长。二爷爷(爷爷的弟弟)也做过一郡郡首。但是到了父辈这一代,家道开始中落,薛家最大的官也就是个县丞了。

  “啊?”这老妈疯了?怎么一下子把作业量加了四倍多,想要累死我嘛!连忙说:“娘,这是不是太多了,彻常听人说‘贪多嚼不烂’,一下子学的太多定然难以消化融入自身。不如一步步来一篇一篇学,先打好扎实的基础再说。”

  薛彻也不私藏,负手说:“孩儿以为在这句话中,‘时’字应解释为时常、经常而不是‘在适当的时机’。另外,习也不应译为‘研习、实习’,而是温习的意思。这样一来圣人的意思应该是‘学到知识,应当时常去复习它!’这样整句的意思合起来才会通顺。彻以为整个句子译过来应是:‘学到知识,应当时常去复习它!不也是很愉快吗?’”

  出生以后,薛彻曾经费尽心机的掩饰自己成年人的智慧和接受了20年系统教育的成果。并且起初做得非常好。然而在他五岁开始正式学习读书识字之后,便发现再也堵不住那不断外泄的“才气”了。

展开内容+
  • :“孩&儿差不

      薛彻装可爱的说:“孩儿差不多记下了。”心道:就背这两句《论语》还有什么费劲的嘛!

    2020-05-27 07:27:10详情点赞(0)回复(0)
  • 纳闷:&”他疑

      薛彻心中纳闷:“不对啊!学而时习之,连小学生都知道是什么意思,怎么跟实践扯到一块去了!”他疑惑的问道:“母亲,孩儿觉得不对!”

    2020-05-26 10:03:18详情点赞(0)回复(0)
  • 在的发&汉代的

      虽然薛彻对于穿越毫不陌生,穿越小说自己也看了不少,但是意想不到的是这事竟然实实在在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并且还穿越到汉代的一个婴儿身上!

    2020-05-27 08:38:40详情点赞(0)回复(0)
  • 年在俄&司的市

      薛彻,2011年在俄罗斯取得组织管理学硕士学位后回国在一家小公司的市场部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在短短三个月的职场工作中,薛彻可谓顺风顺水。

    2020-05-27 12:45:04详情点赞(0)回复(0)
  • 男子于&天台遭

      第二日,A市新闻:“昨日某男子于我市XX大厦天台遭到晴天雷击,经抢救无效后死亡…………”

    2020-05-27 01:54:2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