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玄幻 >

美姬妖且闲小说

美姬妖且闲

美姬妖且闲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惊起绿窗眠

作者:袖唐

时间:2022-06-25 11:29:09

袖子咳血新书《伪宋杀手日志》了传上,是一个女子的热血传奇,是毒舌与腹黑男的极致交锋!评论交流各种围观群众!!!!————————————————————————肩不能够挑,手不能够提——成了弱女一枚!幸亏满腹才华,虽不能够登得庙堂,但可凭此白手起家。一花一草、一砖一瓦累累相叠,孕育出她名动天下!看园艺大师善侍花草此外,不忘挑夫选婿,找寻顺心郎。喉咙间仿佛要断裂似的疼,疼的她泪流不止。白苏疯狂的挣扎,想抓住什么东西,耳边传来的声音是医生看惯生死的漠然,“呼吸停止,无心跳及脉搏,瞳孔放大并固定,对疼痛无运动反应……初步确定脑死亡,抢救无效。”。

点评:故事题材新颖,别出心裁,吸引读者

她知道父母是想让她短暂的生命里,能够享受到最好的一切物质,只是再好的物质,终究抵不上父爱母爱。

白苏用手拽住脖间的绳子,企图隔开绳子,让脖子喘口气,脚使劲的往旁边最粗的那根树干荡过去,想要勾住它,来支撑自己逃过这一劫。

白苏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

白苏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点点头,脸上的笑容大了几分,看上去平白的多了一丝傻气。

他们立在一侧,恭敬的对一位中年女人垂首。

每次白苏都是沉默,婆主事说的话也不多,白苏只知道她姓婆,是女夷族人。

茫然间,正在等待死亡的白苏感到脖子上的剧烈疼痛,一阵猛过一阵,那痛直教她每一根神经颤抖,恍惚间甚至听见自己颈椎骨节发住细微的咔咔声。比起以往任何一次的发病,都要令她喘不过气来。

白苏一惊,双眼猛睁,声音梗在喉咙里,咽喉的刺痛再次袭来。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这里荒凉无比,又有野兽出没,而珍女身后却没有一个婢女,这令白苏很是奇怪。

世界静谧了,白苏只觉得自己做了个无厘头的梦,梦里她被吊在一棵高大的桃花树上,周围是粉色的花海,极美,可是也极痛苦。

白苏随着他们不停的掉泪。她心中对父母是有埋怨的,因先天性心脏病,她早就被医生断定活不过二十五岁,可父母依旧少有陪她。

“把素女扶回成妆院,若再有差池,你们通通陪葬罢!”中年女人语气淡淡,简直是在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虽然她学书法时也认得一些,但要她把篆体当印刷体来看,委实很有难度。翻来覆去的看了半晌,最终也只好决定将这本书当做识字的工具来用。

成妆院其实就是在白府中用青石砖隔出来的一个小院子,院内光秃秃的,实在没什么可看,可是一米五宽的院门却是用一种蛋黄色的木料制成。两扇门,均是整料。白苏惊讶的摸了又摸,以她对植物的认识,自然一眼就看出来这是黄杨木。其实普通的黄杨木也不算贵重,可是它极难生长,有这么大的整料可就值老钱了!

白苏迷茫的被扶着躺在一处软榻上,她甚至都没有注意自己走了多久,经过哪些地方,就这么被带到一间闺房。她怔怔的躺在一处铺着兽皮的软榻上面许久,终于沉沉睡了过去。

白苏脑中一片空白,任由两名婢女扶着她,脚底如踩了棉花一般无力。

这山丘不高,可是植被茂盛,且丝毫没有人工的痕迹,明显只是山野而不是园林美景。

她睁开眼,微微转眼就看见了那个端坐在案几前的中年女人,她的脸涂得很白,微抿着的红唇显得有端庄而严肃。

所幸她现在发不出声音,因为她根本不知该怎样应对眼前的一切。装失忆吗?上吊的人应该不大可能失忆吧?

“有劳。”中年女人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 在中年&女人耳

    房间里一时陷入寂静,一名女侍踩着无声的小碎步进来,俯身在中年女人耳边轻声道,“婆主事,老爷回府了。”

    2022-06-27 05:44:51详情点赞(0)回复(0)
  • 上闪过&微启,

    她听见白苏醒来,脸上闪过一抹喜色,快步走上前,站在白苏面前看了几眼,红唇微启,飘出两个字,“来人。”

    2022-06-28 04:27:14详情点赞(0)回复(0)
  • 挂在两&名婢女

    还未曾走远的白苏,浑身被抽干力气一般,只能软软的挂在两名婢女的身上。

    2022-06-25 11:21:14详情点赞(0)回复(0)
  • 脖颈一&的认清

    白苏想侧头,脖颈一阵火辣辣的刺痛。自己刚才那个梦和真实的疼痛,让白苏彻底的认清现实,她怕是赶上了穿越大流了。

    2022-06-27 10:35:51详情点赞(0)回复(0)
  • 大巫.&任那些

    大巫......这个是个医学还刚刚起步的时代,人们更信任那些跳大神的巫。

    2022-06-26 06:26:10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多久&过去。

    白苏迷茫的被扶着躺在一处软榻上,她甚至都没有注意自己走了多久,经过哪些地方,就这么被带到一间闺房。她怔怔的躺在一处铺着兽皮的软榻上面许久,终于沉沉睡了过去。

    2022-06-27 01:18:18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停的&怨的,

    白苏随着他们不停的掉泪。她心中对父母是有埋怨的,因先天性心脏病,她早就被医生断定活不过二十五岁,可父母依旧少有陪她。

    2022-06-25 10:27:05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桃花&己的脖

    白苏睁大眼睛,惊愕的看着眼前大片灼灼的桃花,而自己的脖颈被绳子紧紧勒住,吊在一个横枝上。

    2022-06-26 02:29:5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