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幻想 >

冲囍小说

冲囍

冲囍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愁蝶未知

作者:桂仁

时间:2022-06-21 13:43:14

新书《天下第一美》已开,评论交流围观群众!——————————————————你因为未来的相公是百年一遇的神童!您怎么再说他家除了个极品的婆婆?你因为未来的相公今后要中状元做大官!您怎么再说他除了病不怕撑将近那时候?只要你你们成了亲,管保他这病立刻就好!你说来说去,不外乎是想让我去——冲囍!娘家婆家一堆人,个个是极品,都不指望跟她过上好日子。这除了也没天理?她是章清亭,也不是章财神!

点评: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再远一点,还有两个光着脚的半大小子在幸灾乐祸的张望,眼前这两个大点的孩子,是被那干巴老头硬踹进来的。

章清亭听得愣了,秀才会死?他不是要中状元的么?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织女仙子在上,小女子为南康国京城人氏,章氏清亭,二九年华。家父官居从三品太仆寺卿,家母……”

眼前这个又黑又瘦的男孩是她二弟张金宝,十七。旁边这满头黄发的女孩是她二妹,张小蝶,十五。外面那两个嘻嘻哈哈,打作一团耍猴戏的是十三岁的四弟张银宝和十岁的五弟张元宝。

只不过是张三李四的张,天上飞的一只小蜻蜓。

他故意卖了个关子才道,“死而复生!”

挽一个如意蝴蝶结,章清亭再看了周遭一眼,银牙一咬,心一横,“质本洁来宁洁去!不教终淖污泥中!”

“说!我是谁?这个家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五一十全给我说清楚!”

她只得继续歪在炕上,用手指在磨得滑溜溜的炕席上打着圈,把脸板得死紧,半晌才斜睨着缩在墙角的两个大孩子,冷冷的开了口。

狱吏瞪了他一眼,厉声教训道,“能有什么事?咱们地府办事一向公正严明,滴水不漏,什么岔子都不会出!”

这卖家越是积极,买家就越是笃定。无论贫富,爱杀价那是女人天性。

“唉!此事说来话长。”见鱼儿上钩,章清亭心中窃喜,她自幼在深宅大院长大,父亲妻妾众多,家里兄弟姐妹也不少,镇日里勾心斗角,磕磕绊绊,这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便如吃饭睡觉一般,那是信手拈来,做得纯熟无比,“母亲为我定了一门亲事,说起来还是我们家高攀了,乃是从一品九门提督之子,文武全才,在京中还颇有侠名。”她故意停住不说,等着人追问。

一下。

一失足竟成千古恨!

好不容易唱念做打全套演完了,章清亭这才满意的搬了个绣墩到房梁下,检查周身并无不妥,这才拿着早已准备一束长白绸往房梁上抛去。

哦?章清亭闻言心中一动,这种寒门学子想来定是发愤图强之人,保不定日后当真飞黄腾达,若是此时做了他的糟糠之妻,日后夫荣妻贵,自己可不是那上不得台面的愚妇蠢女。

***

“多谢二位深明大义!”狱吏转头吩咐二位鬼差,“麻烦二位辛苦一下,再把二位姑娘送回去吧!”

果然是傻头傻脑的乡下丫头,还真好哄骗,章清亭当然不相信她真会去寻死,恐怕进了自己家门就舍不得出来了。她不无轻蔑的讥笑着,还要拿乔作势一番,“只不知,姐姐既然如此好命,却为何也要自寻短见?”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 些不耐&释了句

    章清亭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勉强解释了句,“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2022-06-19 11:12:26详情点赞(0)回复(0)
  • 想撂挑&养活他

    张金宝和张小蝶面面相觑,心里都是同一个想法,大姐该不会想撂挑子,不养活他们了吧?

    2022-06-22 01:42:28详情点赞(0)回复(0)
  • 普通农&,简直

    原本以为只是普通农家,可瞧瞧这家穷得,简直是家徒四壁,不!连四壁都不全乎!

    2022-06-20 12:10:14详情点赞(0)回复(0)
  • 就是杀&猪界的

    人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她张蜻蜓就是杀猪界的女状元!

    2022-06-20 07:47:33详情点赞(0)回复(0)
  • 后来就&输,家

    开始还是小打小闹,后来就越发的没了个节制,十赌九输,家里的东西一样一样的往外卖,连田地都卖了。现如今,除了这四面漏风的破房子,和后边那一小块菜地,家里就只剩下这七张嘴了。

    2022-06-21 10:13:59详情点赞(0)回复(0)
  • 己身下&铺着稻

    炕席烂得只剩二尺来长的一条,正铺在唯一的一床黑棉絮上,垫在自己身下。其余地方只铺着稻草,连床被单都没有。

    2022-06-21 02:59:10详情点赞(0)回复(0)
  • 救得活&他们可

    “大姐……你……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张金宝的舌头又开始打结了,万一大姐再闹一出上吊,那可真不好说救不救得活了!大姐要是死了,他们可怎么活哟!

    2022-06-20 07:29:36详情点赞(0)回复(0)
  • 墙角被&了个洞

    墙角被老鼠掏了个洞,索性就着那眼又掏大了些,据说以前是养过鸡,给鸡留的门。现在鸡早没了,眼还留着,却连老鼠都不屑于再来光顾这个穷得一毛不拔的家。

    2022-06-20 06:09:0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