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耽美同人 >

满级小祖宗下凡后被大佬们宠野了小说

满级小祖宗下凡后被大佬们宠野了

满级小祖宗下凡后被大佬们宠野了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作者:糕仁先森

时间:2022-06-18 08:59:42

活了五千年的仙门最美老祖宗屡破仙规,遭天道惩罚。一睁眼,成了夏家从小被拐进山村的真千金。本以为会历尽人间苦劫,谁知醒来直接14年后,被救回的当天——本想尽情撒野、独自美丽的她,被全家爆宠上天!想搞科研,三个哥哥捐研究所。头疼感冒,大佬爸妈连夜召集权威专家从癌症查起。京都谣言不止:夏家千金,是个恃宠而骄的废物!夏家揭竿而起,夏夜却笑了:我亲自来。华国经典乐器之首,是她500年前随便做着玩的。学生背到头秃的高考必考古文,是她700年前醉酒写的。世界第七大未解之谜——直径七千三百米的遗迹天坑,是她1000年前跟耳山山间升腾起朦胧雾气。金庭玉柱,飞檐在浓郁的翠色中显现,宛若仙人所居的仙山。。

点评:文章感情丰富,剧情合理,富有感染力

“罚!必须罚!”

初春,细雨绵绵、清寒沾衣。

耳山山间升腾起朦胧雾气。金庭玉柱,飞檐在浓郁的翠色中显现,宛若仙人所居的仙山。

众人对向诛仙台上一只浑身披银、天生异瞳、长相绝美的毛绒绒‘肥’狐狸笔诛口伐。

“老祖屡屡下山破戒!从古至今五千余年!世界各地都是她的‘杰作’!”

“这样下去可还得了?”

“天道!必须罚她历尽人间苦劫!否则还有何规矩可言?!”

“罚!必须罚!”

老祖被天道强大的灵气禁锢,无法逃脱。

面对众仙家的震天呼声,她将下巴搭在诛仙台上,懒懒摇着蓬松雪银的狐尾,面无表情地打了个哈欠,视线松散落向大殿之上。

要说天道这老东西跟她作对也有五千年了。

仗着比她大个几百岁,各种规矩管着她,动不动就罚她,还不许她跟道友双修!

这次惩戒不用猜也知,定是投胎一个凄惨人家,生老病死、怨憎会苦全来一遍。

可问题是——她会怕?

人间她也不是第一次去了,这五千年来,隔三差五的去玩过几次。

等这一世结束,她非要烧了耳山、送这老东西当5999岁的寿礼。

大殿之上,她口中的‘老东西’……长相俊美如神祗,一身玄衣、肩宽腿长、雅正矜贵。

他瞧着那只冷俏银狐,微微眯了眯眼。

右手食指在左手关节上摩挲片刻,缓缓起身、不苟言笑:“会罚,不过……”

男人走至仙台前,揪起狐狸后脖颈蓬松松的毛发……

另一手掀开衣襟,当众人面,直接将它——

揣进怀里!

老祖:“……”

众人:“???”

男人漫不经心地回身,清冷的嗓音回荡于众人耳畔:“我亲自罚。”

……

前方一道亮光越来越强,投胎转世前,男人给了老祖一记很护短、会放水的眼神。

老祖迟疑片刻,闭上眼,任一片光芒将其吞没……

————吾乃人生分界线————

“付队,那边来消息说没拦截到人,罪犯怕是已经出境了……”

“付队,这可怎么办啊?黄线绿线确定不了剪哪根,定时器可就剩最后一小时了!”

周围声音嘈杂、人影纷乱。

再次醒来,老祖被绑在一间破败不堪的农家仓库内。

周围几个身穿防爆服的刑警神色匆匆。

她阖了阖眼,渐渐回想起来。

她名为夏夜。

京市豪门之一的夏家生了三个儿子,终于盼来宝贝小千金夏夜,谁知三岁就被人贩子拐进山村,囚禁了14年,成了众人眼中疯癫痴傻的野丫头。

今天,警方终于找到被绑在仓库的她。

明明是胎穿,可她脑海里却只有三岁以前很模糊的记忆,意识再次回到这副身子就是14年后,中间不知发生了什么。

灵气也所剩无几。

夏夜垂眸,看着捆绑在身上的粗制麻绳,唇角勾起一抹笑。

正要暴力破绳,一声惊呼从头顶降下:“小妹妹你千万别冲动!你身后绑着定时炸弹,如果强行挣脱,很有可能提前引爆!”

届时——

粉身碎骨。

血肉模糊。

全体成员原地螺旋升天!

夏夜懒懒挑一下眉,白皙的小脸散着一种慵懒又迷人的美。

这特么叫会放水?

就知道天道那老东西压根不能信!

仓库前停了几辆警车,周围拉了黄色警戒线,方圆五百米内不允许人靠近。

一婆子挽着菜篮子站于警戒线前,掰了枚花生塞进嘴里:“李婶儿,就咱们村这穷乡僻壤的,有什么人值得被绑架呀?”

“好像是城里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哎,可惜啊,被绑了十几年,再矜贵的大小姐也糟蹋了,那些娶不起媳妇儿的把人囚起来,肯定是要……”

李婶儿意味颇深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一辆顶配黑色迈巴赫由远及近,一个漂移、正好停于她们身侧,甩她们一脸土。

婆子对着车子眨眨眼:“这么靓的车,得五六万呢吧?”

李婶儿摇摇头,觉得婆子太没见识,就这车,最少十万!

车上下来两个女人,年长一些的体态纤秾有度、脑后挽着个松松的发髻,温婉贤淑,只是身子羸弱,看起来弱不禁风。年轻的那个一身粉色高定小套装,一看就是豪门娇养的千金大小姐。

司机王大海从驾驶室探出头来:“大小姐,夏先生让您一有消息就赶紧通知他。”

夏有容乖乖巧巧地冲司机摆了下手:“王叔放心,你就在这儿等我们吧,付队那边去的人太多不方便。”

夏有容是夏家养女,当年夏夜失踪,令人羡慕的夏家一夜之间被阴霾笼罩,父亲夏禹政借酒消愁、母亲许禾郁郁寡欢、就连当时年纪尚浅的三个哥哥也思念成疾。

后来机缘巧合,夏禹政收养了妻妹未婚先孕的女儿——跟夏夜年纪相仿、长相也有三分相似的夏有容。

王大海连连点头,大小姐虽说是养女,但蕙质兰心、大方懂事,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

反倒是仓库里绑着的那个……

经过14年的折磨,也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

真是造化弄人……

王大海长叹一口气,缓缓升起车窗。

付队带着许禾、夏有容去了警方临时搭建的监控室。

他指了指屏幕里被绑在椅子上的少女,态度很客气:“夏夫人,就是她……”

屏幕中,少女身后被绑满炸药、一旁定时器‘嘀嘀’作响,却不露半分慌张之色,很难想象这个风轻云淡、若无其事的女孩,就是受害者本人。

她浑身虽脏兮兮的,但依旧辨认的出那清秀绝美的五官和白如凝脂的肌肤。

眸子里透着股冷艳又嚣张的邪魅之气,看得夏有容很不舒服。

细看才辨得出,少女天生异瞳,左眼在阳光下犹如盛着一盏琥珀,右眼则藏着蔚蓝深海。

许禾激动万分:“这双眼睛……是我的小甜糕没错!!”

夏有容陪在许禾身旁14年确实备受宠爱,但却从未在许禾脸上见过这种激动的神情,不自觉地咬了下唇,转而看向付队:“付队,您刚刚说拆弹专家也无法确定两条线该剪哪个?那就是说,她只有一半几率……”

她自己都没注意到,在说这话时,她表情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意。

如果夏夜能被炸死,那就太好了!

母亲就能永远断了这个念想。

付队遗憾地点了点头:“罪犯十分狡猾,我们还在搜捕中,可眼下这小女孩身后的炸弹……时间根本不够……”

许禾听到自己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女儿竟然只有一半的存活几率,眼泪再也绷不住:“付队,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对不对?只要能救我女儿,倾家荡产我也在所不惜!”

“妈!您胡说什么呢!”

听到‘倾家荡产’四字,夏有容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阻止,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又清了清嗓子:“妈,付队是依法办事,就算是贫民百姓也会拼尽全力,您这样说不好。”

为了一个从小被拐进穷山沟的野丫头倾家荡产,母亲怕不是疯了!

许禾满是歉意地朝付队点了下头,心情沉重到无以复加。

现在距离爆炸只剩10分钟,拆弹专家已经悉数从仓库撤回监控室,夏夜身旁,只剩工作人员提前安装好的机械剪线手臂。

炸弹是罪犯自制的,经过专家排除,最后只剩黄绿两条线无法辨别,哪一条都有可能。

唯一知道剪哪条安全的,只有罪犯本人。

付队语气很是抱歉:“夏夫人,如果您没意见的话,定时器结束前,会让受害人自己选择一条剪断,至少还有一半的几率……”

许禾悲恸地抿着唇。

小甜糕是她去耳山老祖庙虔诚求来的女儿。

一直以来,她都相信女儿是上天送给夏家的礼物。

当年,年仅3岁的小甜糕看哥哥们打球,看着看着,忽然晃着小揪揪淘气跑走,结果哥哥们前脚离开球场去找她,后脚高处的大型广告牌就掉了下来,正好砸在刚刚他们打球的地方。

后来全家去海岛度假,临出发前,小甜糕又哭闹不止,一家人为了哄她只能取消航班,结果当晚新闻播报,他们原本要搭乘的那架飞机失事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许禾睫羽颤抖,艰难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就让我的小甜糕自己选吧。”

所有人都心情沉重地看向监视屏,可里面的受害者本人却没有一丝痛楚。

一双清冷桀骜的眸子睨着屏幕,唇角浅浅勾起一抹极好看的弧度。

那笑、能惑死个人。

她开口,语气轻松:“我喜欢黄色,那就、剪黄线吧~♡”

ꔛꕤ

夏有容瞳仁微敛,面上浮起一抹不屑的笑。

死到临头了还装什么?

周围不少人都闭着眼不敢看,唯有她,幸灾乐祸地盯着屏幕,连眼睛都舍不得眨。

就等那美妙的‘砰!’一声,永远解决那个祸害。

只剩最后1分钟的紧要关头,机械手臂按照夏夜的意愿剪断黄线。

监控室里,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最终结果。

一秒、两秒……

没有‘砰’的声音,没有花火四射,更没有发生爆炸。

定时器完美解除。

黄线是对的。

夏夜、得救了!

众人大大地松一口气,直说老天有眼,竟然真被小女孩猜对了。

许禾不可置信地盯着显示屏里完好无损的女儿,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

反观身旁夏有容,则是气到把牙都咬碎了!

付队朝身后招一下手,防爆队便跟着他往捆绑夏夜的仓库去,虽然定时器已经解除,但拆除炸弹的工作还是要交给警方处理。

“小姑娘,你运气真是太好了,”看着椅子上正在被松绑的夏夜,付队也忍不住感叹一句。

夏夜瞧着他的表情,唇角勾起一抹高深的笑。

好在还尚存一丝灵气。

不然真就原地螺旋升天了。

毕竟相比黄色,其实她更喜欢绿色。

就青青草原那种绿,她最喜欢。

她还曾问过天道考不考虑换个那样的发色,后来……

哎,不提那狗了,晦气。

绳索被剪断,女警注意到夏夜手腕、脚踝处都有挺深的伤口。

是常年捆绑造成的。

女孩本就瘦弱,看着十分可怜。

女警一手从夏夜腿弯伸进去,另一手扶住她后背,一脸正气:“小姑娘,你脚伤了,我抱你出去。”

夏夜挑一下眉:“谢谢,你抱不动,我自己走就行。”

女警一听这话直接笑出了声,眼前这小姑娘虽然个子高挑,但看着顶多90斤的样子,她怎么可能抱不动?

想罢,直接两手同时发力。

半分钟过去……

女警还保持着蹲着马步、两手往起抬的姿势。

夏夜纹丝未动,她却满头大汗。

有些下不来台了。

90斤的小姑娘她抱不动?

难道最近疏于锻炼?

夏夜朝她礼貌一笑,拍拍身上的土,轻盈起身。

老祖看起来瘦弱娇软、如弱风扶柳惹人怜爱,但其实……

全是诱惑人的假象。

她身体机能非同寻常,别说是女人,一般男人也不一定能抱动。

最优秀的猎人,往往是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小甜糕!妈妈终于——”

门口许禾的声音刚刚冒头,就倏地被另一道嘈杂声代替。

“妈!你怎么了?”

“夏夫人?”

“快来人!夏夫人晕倒了!”

付队他们这趟来得急,没带随行医务人员,见状赶紧疏散人群、叫了救护车。

夏夜目光在许禾面上打量了几圈,正要走近,夏有容将其拦下。

“都是因为你,我妈坐了5个多小时的车才到了这个破地方,刚刚又跟着你担惊受怕,要是我妈出了什么事,你个野丫头十条命都不够还的!”

一口一个‘我妈’、‘野丫头’,十分轻蔑。

夏夜斜睨她一眼,也不慌,直接说了一句让夏有容吐血的话。

“好像没有直系血缘的那个……才是‘野’丫头吧?”

夏有容足足反应了好几秒,脸色才猛然大变。

本想给夏夜个下马威,结果这野丫头竟然敢讽刺她!

正想着该用什么话帮自己扳回一城,夏夜直接抬手把她拨到一旁,单膝蹲下,干脆利索地撸起许禾的丝缎衣袖,拇指沿着桡骨,一路从少间穴逼至少海穴。

那速度快的让所有人眼前一花。

少女力道很足,下手精准无比。

许禾皮肤娇嫩,只一瞬,胳膊上就浮起来一道淤痕,简直比刮痧效果还明显。

“你在干什么?”夏有容大惊失色,声音又尖又细地呵斥。

夏夜那双平静含笑的清眸深处没什么温度,只染着莫挨老子的不羁与邪气:“我在救人。”

“疯了、疯了!”夏有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多么荒唐的话,直接对着付队一行人:“付队!她要对我妈行凶!快把她抓起来!”

付队神情复杂地朝女警使了个眼色。

被囚禁14年,间歇性精神失常也是常有的。

怪可怜的。

女警正要上前,却听地上一道声音。

表情痛苦的许禾忽然张开嘴,狠狠喘一口气,然后剧烈咳嗽起来。

所有人猛地睁大眼。

醒了?!

竟然真的醒了?!

夏有容张嘴看向夏夜,表情十分微妙。

不过很快她就想通了。

巧合,一定是巧合。

母亲身子弱,一激动就容易晕倒,但也随时都有可能苏醒。

这样想着,她心里就舒坦多了。

许禾醒后第一眼就看到夏夜,来不及想刚刚发生了什么,一把将夏夜拥入怀里。

紧紧抱着她,嘴里不停重复:“妈妈的小甜糕、终于回来了……”

许禾滚烫的眼泪不停落在夏夜肩头。

痒痒的。

夏夜活了五千年,早就不记得自己是从哪来的,冷不丁感受到亲人的关怀,还有些不适应。

几秒后,她微微抬了下手,在许禾后背安慰似地轻轻拍了拍。

想来许禾现在身体如此羸弱,跟自己三岁被拐走的事有直接关系。

身后,夏有容看着两个人母女情深的样子,指甲狠狠陷进掌心的肉里。

许禾凝着女儿的脸仔细瞧,欢喜得不行。

她抬手帮夏夜把额前发丝别到耳后,语气温柔且坚定:“当年是妈妈把你弄丢了,现在你回来了,妈妈绝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

夏夜点点头,没说什么。

但事实上,她不觉得当年自己是因许禾的疏忽才被人贩子拐走。

事情没那么简单。

许禾目光落向一旁夏有容:“小容啊,小甜糕找到的事,你告诉爸爸了么?”

夏有容立刻收敛了极其不善的表情,勉强挤出一丝乖巧的甜笑,歪头吐了吐舌头:“抱歉妈妈,我给忘了。”

许禾笑嗔她一眼:“你看你,算啦,我亲自告诉他们。”

许禾紧紧拉着夏夜的手坐到一旁,从包里翻出手机,调了前置摄像头,不忘招呼夏有容过来一起,一手搂着夏有容,一手搂着夏夜,很幸福地拍了张合照发到家庭群里。

并附上一条语音。

‘你们看,是谁回来了?’

夏有容笑容十分僵硬,因为也就几秒钟的功夫,家庭群里就炸锅了。

父亲夏禹政把集团接下来几天的工作全部推掉,大哥夏迢丢下秘书处的事务从国外返回,二哥夏行激动到直接在万众瞩目的电竞表演赛现场掏出私人手机回复,就连夏有容几年也见不到一面的三哥夏羡,也扔下边境上千万的军火生意,搭上‘狐朋狗友’的越野连夜往停机坪去。

他们的宝贝小甜糕、终于回来了!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