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南城北镇小说

南城北镇

南城北镇

10.0

手机阅读

编辑:花前月下

作者:霍晗

时间:2020-02-06 12:40:18

人在矛盾中的自我救赎 南城北镇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那年月,杨川家的日子的日子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家里实在是揭不开锅了,便跑到东家借点西家凑点。这不杨川爹刚出去串了一天回来,也没借到半点口粮。眼看下顿饭就要饿肚子。娘便开口了,要不明天咱去娘娘庙求求。杨川爹反过脸瞪了一眼没说话就进屋了。杨川知道父亲最不信这个,可是没办法也只好去试试,第二天杨川和娘便去了庙里磕了头、取了香灰。回来的半路上杨川饿的实在走不动了,一肚子怨气没出撒,便把一坛子香灰狠狠摔到了地上,川娘这脾气算上来了,训斥个没完没了。杨川实在听不下去了半路上就跑了。四天后才回家,才知道家里出事了。。

点评:女主和男主隔了这么久还能破镜重圆,真爱了

  娘娘庙距离南城大概有五六十里地,早些也只有时候因为村子上穷,一赶上灾年连吃饭都成了问题,这时候人们想活命也只有去求老天爷,于是四邻八村的人们一窝蜂的涌到娘娘庙来,香火嘛自然也就差不到那里去,光秃秃的一片荒地上独生出这一般活气的光景来,好吃好喝的自然的先紧着神仙们吃,人们嘛到底还是不饿,忙赶着从五六十里外到这为了磕两个头,取一道灰,便缺力少气的回去了。

  半路上跑了之后,杨川打算到北镇上找孙婷,走了一道之后才觉得不对,上次见面记得在半月之前,孙婷直接了当的提出希望他尽快到她家里去提亲。可是一想到家里连口饭都吃不上拿什么提亲呢。杨川看她态度挺坚决,自己便只好答应了,半个月来自己也一直忙着家里糊口的事情,也没跟家里提这事。想到这杨川就想往回走。可是天都快黑了,除了孙婷哪里哪里还能收留自己呢,这才提起劲往北镇赶。

  那帮人散了之后,杨川强忍着身上的伤没走多久,迷迷糊糊的就不知道昏倒在哪了,醒来之后,却发现一不知听到了什么个熟悉的身影,哦是孙婷!可自己怎么会在孙婷这呢,后来才知道是孙婷学校门卫大爷告诉孙婷的,而门卫大爷就住在周河。孙婷转过身来说杨川哥你都昏迷两天了,肯定是饿的差不多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过来,听了这话!杨川心里一阵难受,孙婷你先别忙了,我,我,想跟你说两句话。你先坐下,孙婷我,我杨川发誓这辈子一定会娶你,一定只会对你一个人我也会好。请你相信我,听了这话,孙婷心里算是有点底了,认识他这么久也没听他说过这孙可自己父亲那自己该怎么交代呢,孙婷坐在床边边愣了好一会,幸好杨川提醒了一她句,她才反应过来,哦!川哥,我,我信你,可是我怕我终究扛不过我父亲那一关,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让我等太久,嗯,我知道,杨川连连应了两句,调侃说你放心我怎么会让你这么漂亮的新媳妇等太久呢,放外边不还真不放心呢,杨川紧紧攥住孙婷的手,打算慢慢靠拢上去,那怡人的清香让他感到一股浓烈爱的味道,孙婷这才反应过来,一张羞涩透红的小脸扭过头去,我去给你弄点饭吃,匆匆的躲进了厨房关合好门,哇哇哭起来,眼泪打着旋想喷放的水龙头压不住,但是她不敢出声。杨川似乎感觉到刚才有点不合适,于是忍着痛下床走到厨房门边跟孙婷道歉。哪知道门咣当一下开了,什么对不起对不起的,没米了我出去买米。你好好呆着吧。

  俨然这一切都晚了,杨川站在院子门口。中间停放着父亲。上面盖着一件破旧的黑色夹克,显微能看见父亲平时穿的那双布鞋,很有特点。虽说父亲个子有点矮,踏但脚却大的很。镇上买不到鞋。索性父亲就把那种布鞋踏成平跟的,有时如果不舒服也割开。院里院外挤满了人。杨川慢慢走过去,他的手一直在抖,他希望这是假的。然而他看到了父亲的脸,已经发紫了。眼夹处有明显的瘀伤,嘴角噙着血。杨川此时心里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脸上的青筋崩的如同要炸了的**,你们都给我滚蛋!滚。你们都是凶手。幸亏有人上去制止了他,把他扶进了屋里,母亲在床上躺着,看着杨川进来了不禁大哭起来,一看到娘这个样子,杨川就跪下了,直至爬到娘的身边,娘俩抱在一起,似乎有更多话要说,有更多委屈要诉。哭声不绝于耳。老太太嘴里一直说着报应啊!报应。院里的事就交给了管事的。也时不时过来问该添置什么不该添置什么。老太太总是一句话,你们看着办。

  这边杨川在屋里憋闷了一天,实在无聊,本来打算出去走走。可一想,孙婷这已经快出去一天一天了,也该快回来了,于是就在屋里转悠起来,从镜子里看看自己的头上的纱布还有隐隐血丝。杨川知道这次自己上的不轻,怎么也得养上十天半个月的,总不能赖在孙婷这不走吧,想到这,门咣咣想了,哦!是孙婷回来了吧,急。着去开门。打看门一看原来是邻家小子彬子,“川哥,你家里出事了,该快跟我回去,杨川一看这样子楞了一下,快说,川哥,快跟我回去路上我跟你说。我们是花钱雇车来的,车还在外边等着呢。也没等孙婷回来,杨川就急匆匆往家赶了。车上彬子才一五一十的讲清楚,彬子哥我说了,你先别急。叔没了!啊!好像一下子杨川还没能反应过来,你再说一遍,叔死了。斌子说。这一下清楚了,清楚地如同针灸扎进每一个脉络,痛忍在心上。原来因为家里没粮食,父亲尽然大晚上的去娘娘里偷那些烧了的烂了的吃的,竟被活着埋在了娘娘庙里。现在人们都说这是报应。大娘现在也病倒了。什么?杨川听了一着急竟然把头上的纱布绷带给带了下来。伤口有往外沁血了。现在杨川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他只希望这车再快点,再快点。尽快见到父亲。

  那年月,杨川家的日子的日子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家里实在是揭不开锅了,便跑到东家借点西家凑点。这不杨川爹刚出去串了一天回来,也没借到半点口粮。眼看下顿饭就要饿肚子。娘便开口了,要不明天咱去娘娘庙求求。杨川爹反过脸瞪了一眼没说话就进屋了。杨川知道父亲最不信这个,可是没办法也只好去试试,第二天杨川和娘便去了庙里磕了头、取了香灰。回来的半路上杨川饿的实在走不动了,一肚子怨气没出撒,便把一坛子香灰狠狠摔到了地上,川娘这脾气算上来了,训斥个没完没了。杨川实在听不下去了半路上就跑了。四天后才回家,才知道家里出事了。

  孙婷出来后本来打算是去买米,后来突然想起学校什么事来,处理完学校的事已经是下午了,又被学校何镇长的儿子缠主了非要请她吃饭,一直以来他也一直在追求孙婷,可以说是死缠烂打型,这不一直从上午磨到了下午,虽说他人还算老实,不像有些顽固子弟整天无所事事的,可就是他这追求女孩子的方式实在令孙婷难以接受,弄得现在说不去都显得太有点不近人情了,也只好答应了。看他那样子显得格外兴奋,说要去镇上最好的地方请孙婷吃饭,可孙婷实在是没胃口,两个人点了一大桌子菜,孙婷也就动了两口,话也没多说几句,只有他在哪叽里呱啦说没完没了,孙婷一句也没听进去,本来嘛,她对他而言就没多大兴趣,了解得也知之甚少。一直在那听他讲,什么主义啊!理想啊!扯得很远很远。

  从孙婷那出来自己更是气不打一出来,想着就算是自己的错,你孙婷也不能打算说走就走吧,可是自己现在去哪呢?“回家”。天这么黑还要赶几十里路,算了明天再说,眼前就走到了周河。听说最近这边饿死了不少人,这村的人们是最穷的,当然也是最信庙里的那些事的,到了村子中央,那跟娘娘庙的情形没什么两样都是光秃秃的,边上却不是庙而是一座破棚子,看来今天晚上就得在这过夜了,往地上铺一把草。这一宿就过去了,第二天天还没亮就醒了,身体赶到不适可能是着凉了,强紧身子跑了两趟厕所,天大亮了,便开始在街上串。对面来了五六个凶神恶煞的小伙子,早就听说这村有这样一帮人,“哪来的孙子,到了爷的地面上怎么部跟爷打个招呼’其中一个领头的说。“**谁啊,跟你打招呼’去你妈的。“小子,够橫啊,给我修理修理这小子。说着那帮人拳打脚踢的上来了。杨川紧紧在地上紧紧团缩成一团。像一只憋了气的皮球毫无招架之力。

  现在赌气跑出来倒好,跟孙婷那闹得不欢而散,而就在刚才又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杨川心里这个不是滋味,火星子一下顶到了桑子眼,这亏不能就这么抹了把,那群孙子还没走远,追!一顿打自然又没能免了,毕竟那群人多势众,杨川像是未过满月就被早早切断奶的婴儿那样无助爬在地上,灰土沾满了一地带着滋滋血腥味道的和干烧灼烈的痛,强撑着身体想爬起来,望着那帮人远走的背影,杨川猛地窜起来拿起旁边的砖头跑过去狠狠照着那领头的脑袋一顿砸,旁边的人刚刚反应过来想上手,杨川手里攥着沾满鲜血的砖头站起来,舔了舔手上的血,还不够是吗?指着那帮人说,板砖一下子贴在了脑门上,鲜血霎时呼之欲出,喷散出节节不整齐的红色水银柱。怎么着?够了吧!那帮人一看这要出人命的阵势,立刻傻眼了这才散了。后来杨川才知道这领头叫陈飞,家里嘛不缺吃不缺穿,父亲又是镇上的领导,他吗自然就牛气冲天嘛,可是这家伙没头没脑后来竟然做了扒手,这南城北镇的地盘没有哪家他没去过的,所到之处比惨象寰生更甚,这样的人肯定到哪都是众矢之的,终究也抵不过人民群众的伟大力量,在一次进屋的过程中不知听到了什么动静,就躲到了主家的门柱上,还想做一回梁上君子,可哪知道主人已经在后边等着他呢,结果吗自然就不用说了。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