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白宁城小说

白宁城

白宁城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作者:以寂为名

时间:2020-01-30 12:40:29



点评:帅气多金还专情,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爱。

  “....兹胡人屡犯我疆土,白宁城马贼横行,特委任骁骑将军翟云为骠骑将军并为白宁城主以镇守白云,立即上任,不得有误....”“臣翟云领旨,谢过王总管。”

  “住手!”两个声音同时传过来,一个是从西城门赶来的常德,一个却是听到风声赶来的赵威,常德赶来就像包庇这王贵一样对王贵问道:“到底怎么回事?”王贵还没回话却看到赵威直接对着年轻人下拜:“属下来迟一步,请城主降罪。”王贵这时候脑袋犹如雷击一般晕了:“城…城主?”莫说是王贵,周围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的年轻人就是新任城主,毕竟太过于年轻,常德看到赵威下拜也赶忙下拜,这下周围百姓都下拜了。常德眼睛一转:“下官白宁城千夫长常德拜见翟将军,请将军治罪。”年轻人也就是翟云似乎明白了什么似得扶起地上的赵威。一句话也没说,走到王贵面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王贵又是一身冷汗:“下…官…王贵,白宁…城百夫…长。”翟云像是不记得之前的事似的:“都起来吧!我也只是一个城主而已,不用各位如此拘束自己。大家继续各司其职先不用管我。”说完就拉着白马走了。王贵也松了一口气,只有常德咬着牙:“这个可恶的小子…….”赵威也松了口气似得继续到处闲逛去了。

  一群人围在西城门看着新帖的告示。几个百姓说着话“看这意思,咱白宁城是要来新的城主了?”“可不是吗,看告示上说的还是个将军呢。”“就是不知道这个‘将军’能受得了咱白宁城这苦不?”“哈哈…..”

  “好一个白宁城主,陛下这一道明升实降的旨意,不知是现在哪一位相国的意思。自从父亲过世以后就开始不得安宁呀。”坐在马上的人看起来不是很壮实,年纪不大长相也很普通,却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压抑感。或许是感到身上之人的落寞白马打了一个响鼻,马上的人注意到了白马似得,“是啊!至少还有你们陪在我身边。”白马听完这句话像是不高兴一样又打了一个响鼻,马上的人笑了笑一边安抚着白马,一边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人马,然后策马扬鞭飞奔了出去。这一行八马三车的队伍看着前方冲出去的人笑了笑,前面的一人穿着白袍,一人穿着蓝袍,两人相视一笑:“大人的心情这次应该会好一点吧。”从马车里探出一个丫鬟打扮的人:“少爷应该没事的吧!”在最后的马车上,一个穿着暗红色铁衣,抱着用布条裹住戟尖长戟的人暗自冷哼了一声.....

  西城门的小茶摊里,几个士兵喝着茶讨论:“头儿,看上面的阵势是要派个忍下来分您的权啊!”另一个士兵:“就是就是,头儿,我们哥儿几个可只愿跟着您干哈!”那个被叫做头儿的士兵倒是长得一副憨厚模样,就是脸上不知怎的有一条疤:“别多话,这位新城主咱也摸不清脾气现在,也不知道这位将军是不是被排挤下来的。到时候在见机行事吧!反正也没人敢在这白宁城和我常德叫板。还有让你们给我盯住前天来的那个赵威你们给我盯住了没?”一个士兵悄声说:“头儿,已经盯住了,那小子整天啥也不做,就在城里闲逛,也不知道想干啥。”常德皱皱眉头喝了口茶:“三儿,你现在去东城门给我叮嘱一下王贵,让他给我收敛一点儿,注意一下来往的人,别见钱眼开地把新城主给拦住了。”众士兵都大笑起来,三儿一口气喝完碗里的茶就跑了出去。结果没两盏茶的时间就跑了回来:“头儿,不好了,王哥在那边和一个骑着白马的年轻人争起来了。”常德暗叫不好起身就向东城门跑去……

  东城门,一个熊腰虎背的士兵拦住一位牵着白马的年轻人:“小子,站住,把这入城费交了先!”年轻人开口说:“这入城费早就交了,现在给我让开路。”王贵大笑:“你交了入城费?我怎么没看见?你们几个看到他交了入城费没?”几个士兵连连摇头:“没看见没看见。”王贵又大笑道:“看吧,都说你没交,识相点就把入城费交了,否则就把你这马给我留下,免去一顿毒打呀。”年轻人听到这一句有些暗怒:“你们一直是这样的?”王贵回答说:“哪样?在这白宁城当兵的都这样!”年轻人不怒反笑:“很好很好,我一直以为白宁城是怎样一个地方,现在我大致了解了。”说完就走到王贵面前拔出了剑。王贵看着冷冽的剑锋,骂道:“小子你还敢砍了我们不成?看清楚我们是守城兵,你要是砍了我们就是与朝廷……”王贵的话还没说完,年轻人竟然一剑劈开了城门口的石桩:“就是这样而已!”王贵和周围的人惊出一身冷汗。

  白宁城,坐落在悬崖上的一个孤城,一个军事要地却破败不堪,明明荒草不生却偏偏是行商要道。城的西城门外有一座吊桥,吊桥下面是一个数丈高的悬崖,站在吊桥上往下看可以看到湍急的河流,吊桥对面却是一片黄沙。

  翟云用剑封住了这些攻击,而白先生又瞄准这些空隙正准备拉弦,却感到背后仿佛有重物落下一般,连忙一个滚身躲了过去,只见一对马蹄落下砸出两个脚印来。白先生眼角一阵抽搐:“这畜生。”翟云乘着刺客讶异的时候荡开所有刺客,身体像蛇一样滑了过去斩掉最近的两人,然后迅速靠近自己的白马,白马的眼睛像血一样通红,鼻子一阵粗气。白先生拉弓又是一箭射向翟云,剩下的六人也再次扑了上来,翟云挥剑将白先生的箭荡了回去,射中其中一名刺客的眉心,白先生仿佛见状不妙似得开始一边拉弓一边后退,翟云一人独斗四人,白马也缠住了一人,这名刺客使着两个圆环,似乎想把白马劈开一般,可是白马运用两个铁蹄灵活的把自己缠住的人踢倒,最后犹如泰山一般的气势踏在其胸口上,这名刺客竟被白马活生生踏死。白马刚要上前,翟云在四人之间犹如舞蹈一般舞剑:“千里雪,这些人是我的。”白马停下在一边观望。只见翟云那像舞蹈一般的剑法首先便对准了一开始用刀的刺客,一剑挑出然后右脚滑步一般滑出在回转剑锋挑飞刀手手中的刀,再转身割破刺客的腹部,再转就是喉部,然后第二名,第三名,三名刺客依次倒下,最后一名刺客想逃走,翟云将手中佩剑掷出,刺客被刺中后背地身亡。再看白先生,早就跑的没影了。翟云暗自想了想:“如果是白先生的话也就意味着是右相国吧!”冷哼一声:“千里雪,我们继续走吧。”笃笃的马蹄再次回响起来,翟云仿佛又陷入那种催眠一般的状态。这位白先生躲在远处看着离开的翟云自言自语道:“这翟云果然强得离谱,居然这么快就把几名好手解决了,不过相国大人交给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吧。”

  大概一炷香后,翟云的车队赶了上来,最前面的两人看着这些刺客的尸体摇了摇头:“看来大人这次发泄够了。”只有最后那抱着长戟的人看着这些尸体,不屑一顾的哼了一声。

  年轻人收剑牵马欲走。王贵才反应过来一声大喊:“反了你了,来人,此人袭击守城兵,大家一起上把他抓起来依法处置。”浑然忘了自己被吓出一身冷汗的样子。其他士兵也拥了过来把年轻人团团围住,年轻人皱皱眉:“白宁城的兵就只有欺负一下百姓吗?对付马贼和胡人怎么没有这种气魄?”这些士兵也只有把年轻人围住,可能是被他之前的一剑给吓住了,始终没有人敢上前。王贵见状大骂一声:“他奶奶的,一群饭桶,看老子的!”说完就撸起袖子上前,可是刚上前一两步就感到腹部一痛,就弯下腰去,抬头就看到一只鞋底在眼前慢慢的放大。年轻人一脚踏在王贵脸上,王贵一个趔趄被后面几个士兵接住,似乎感到脸上无光夺过一个士兵的长枪就大骂:“再来呀!小子,敢袭击守城官,不想活了!”用长枪挑出一个枪花来,就要上前,也不见年轻人有什么动作,仿佛只是拔剑再把剑收回去,然后又是一脚踹在王贵肚子上:“枪花倒是抖得还不错。”几个士兵再次把王贵接住,再看他手里的枪,竟然直接断成了三截,这一剑把王贵真真的给吓住了!王贵大吼一声:“大家一起上,我就不信他能同时对付我们这么多人。”

  马蹄笃笃地在路上响起,翟云仿佛陷入催眠一般。突然一道冷箭射过来,翟云将军身为长期战斗的直觉让他躲过了这支箭,环顾周围的道路拔出马鞍上的佩剑,飞身下马,竟然迅速的在第一时间找到了放冷箭的刺客并快速地掠到其面前,刺客的瞳孔在惊恐中瞬间放大,来不及逃走的他被翟云一剑割破了喉管毙命。冷冷的说:“只有九人了吗?你们的运气还真不好。”说完翟云就准备冲向第二个刺客,就在这时候,一名刺客一连射出三箭,三支箭呈品字一般封住了翟云的行动路线,翟云不得已将手中的佩剑往上一荡挡下两箭,最后一箭被他侧身躲了过去。“不愧是骁骑将军翟云大人。哦,不对,现在该改口叫骠骑将军了,身手果然不凡。”这名刺客的话让翟云皱了皱眉头,站定身子,将佩剑反背在手上看着这名刺客:“想不到会是箭无虚发的白先生,先生的箭果真犀利,只是用在翟某的身上不合适吧!”这位白先生仿佛笑了笑:“翟将军的话言重了,白某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至于想不到,将军还会有更多想不到的,凭白某一人可是不敢对将军这样的人杰下手的。”话没说完翟云已经被剩下的九人所围住。九人的武器各不相同,除了这位白先生,翟云似乎还看到了几位熟人:“确实想不到,难怪你们只有十人,不过还是那句话,你们的运气真不好。”话还没说完,就有一人挥刀砍了上来,翟云用剑卸下了这名刺客的攻击,刚想还手,白先生一箭自这名刺客肩头过来,翟云不得已收回长剑,一个铁板桥躲过这一箭,剩下的刺客又一拥而上,几种武器同时落下,仿佛要将翟云劈成几块。

  翟云牵着马走在街上,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儿走过来缠住他:“城主哥哥,你好厉害,刚才一剑就把那石柱劈开了,还把王贵那恶棍给震住了,真给大家解气。你能教我怎样才能和你一样厉害吗?”翟云没有理这小孩,只是继续牵着马走着。这小孩也不感到失落似得就一直跟着他:“城主哥哥…城主哥哥…”这时一个穿着奇怪拿着一把破弓的人走进城来,两眼看着翟云的方向闪过一阵精光,翟云回过头来却什么也没看到:“我感觉错了吗?”也没管就继续往前走。“城主哥哥,城主哥哥…”

展开内容+
  • 我疆土&过王总

      “....兹胡人屡犯我疆土,白宁城马贼横行,特委任骁骑将军翟云为骠骑将军并为白宁城主以镇守白云,立即上任,不得有误....”“臣翟云领旨,谢过王总管。”

    2020-02-23 04:08:50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上来&面的两

      大概一炷香后,翟云的车队赶了上来,最前面的两人看着这些刺客的尸体摇了摇头:“看来大人这次发泄够了。”只有最后那抱着长戟的人看着这些尸体,不屑一顾的哼了一声。

    2020-02-22 09:02:0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