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玄幻 >

昭和女皇小说

昭和女皇

昭和女皇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山川湖海

作者:阅读王

时间:2020-01-10 01:01:26



点评:文章剧情紧凑,跌宕起伏,发展曲折,吸引人阅读

钱希文离坐,向我拱手而拜,才道,“明日万岁至奉先殿谒祖,此礼当由六部尚书观礼,只是……依礼房大人应与万岁同在奉先殿谒祖才是。所以臣请万岁示下,明日究竟当如何安排呢?”

然而大臣之中有一个年轻人,他不卑不亢地跪下,然后这样说:“批红之事,公主能代劳圣躬,实属仁孝之举。然从古至今,纵母后临朝亦有宫殿旁置,垂帘听政。今国之大朝,奉天门上廷议之时,女子居御台宝座国之重器,无外唐时高宗二圣齐天之事。”

钱希文是我的老师钱之孝之子,他虽然不善权谋机断,但为人正直妥帖,做事细道。他上来行了大礼,我便赐座予他,令清荷上驱寒茶。

我想过谢缙的无耻,也想过终有一天会收服谢缙。但未曾想是这样的一种方式。作为方其咼的同党、女婿,谢缙是第一个揭发他谋反的人。

“无妨。你们平日向房卿知事吗?”

以前礼部之事并不冗杂,不过此番父亲丧仪、新帝登基大典作在一起,其重要性才陡然突兀起来。所以我此前并不十分地关心礼部之事,只知房选为政虽无魄力,但并未出差错,想来是臣下辅佐得当所致。然而今日听钱希文一言,方知房选虽然以驸马都尉入礼部,资历少而居高位,但实际上他并未被架空,反而在臣僚中拥有一定威望。

鹅毛大雪中,天宇晦暝莫辩。天色渐亮,近处屋脊沉沉的轮廓渐渐明晰起来。脊兽为积雪覆盖,留下一个个近似的圆状。连绵的雪白屋脊如同奔腾的江河湖海,叫嚣着踊跃而出。远处城墙隐没在一脉烟幕中,神秘且遥远。

这次廷杖,杖死十四人,重伤二十三人。使柴纬书案中岿然不动的谏台为之一焕。

然而,我后来才知道,廷杖也分很多种。比如“用心打”、“着实打”……受刑者生,受刑者死,全在施刑者手中。而施刑者听命于天子。

父亲这样说:“朕无子,幸而有女宁棠,慧且美。柴纬书一案牵涉甚大,早晚文书不绝,朕夙兴夜寐不能独决,渐令主笔录旨意,朕口述而已。十岁小儿,日誊万言,朕每有问之,必答如群臣之书,不差只字。”

群臣哗然。

这个位置是留给我的。

房选抬眸时,我一身单薄的斩衰服正入他的眼帘。雪白的脸上惊讶的神色一闪而过,继而露出疑惑的容色来,房选解下自己的裘衣交予韦夫人:“雪日天寒,万岁若不弃,先披上这裘衣?”

当时仅存的户部侍郎被允许到御台之下考量我的记忆力。他问何年月日某大臣所上之折,我将折子大意、行文思路复述一遍,对于我笔录的朱批则要求全部背诵。司礼监掌印太监取折校对,竟果真只字不差。

房选小说名字叫做《昭和女皇》,这里提供房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昭和女皇小说精选:房选抬眸时,我一身单薄的斩衰服正入他的眼帘。雪白的脸上惊讶的神色一闪而过,继而露出疑惑的容色来,房选解下自己的裘衣交予韦夫人:“雪日天寒,万岁若不弃,先披上这裘衣?”韦夫人自然接过,而看我的脸色,这一对视之间房选忙补充道:“这裘衣是大行皇帝陛下赐下的,臣也是第一次穿……”我看着房选身上的素服极其单薄,便道:“不必了,我并不冷。这也要回养心殿去了。”房选一愣,似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尔后小心翼翼地问我:“您不赏雪了?”我淡淡一笑,叹…

鲜血洗去了深冬的萧瑟与死寂。靖宁二十七年的上元节没有龙灯花船,没有夜市连宵,有的只是大雪满京华。

我淡淡一笑,叹了口气,“雪景极美,叫你上来不过是想让你也一观。你看过便去乾清宫致祭,尔后再过养心殿。我先走一步。”

展开内容+
  • 的眼帘&先披上

    房选抬眸时,我一身单薄的斩衰服正入他的眼帘。雪白的脸上惊讶的神色一闪而过,继而露出疑惑的容色来,房选解下自己的裘衣交予韦夫人:“雪日天寒,万岁若不弃,先披上这裘衣?”

    2020-01-27 10:34:38详情点赞(0)回复(0)
  • “雪景&极美,

    我淡淡一笑,叹了口气,“雪景极美,叫你上来不过是想让你也一观。你看过便去乾清宫致祭,尔后再过养心殿。我先走一步。”

    2020-01-29 12:10:20详情点赞(0)回复(0)
  • &

    他身着青素服、黑角带,体格厚重,不似我见房选那般单薄。不过此刻他的脸上却露出为难的神色,他饮了茶,便向我道:“万岁,明日就是登基大典,可是房大人不在京中……”

    2020-01-29 05:37:36详情点赞(0)回复(0)
  • 而看我&是大行

    韦夫人自然接过,而看我的脸色,这一对视之间房选忙补充道:“这裘衣是大行皇帝陛下赐下的,臣也是第一次穿……”

    2020-01-29 08:53:17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

    我一面说着这些话,一面向城楼内走去,末了我回过头,房选站在漫天雪色之中微微躬身,说:“是。”

    2020-01-30 08:21:42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恩师&所用,

    钱希文脸上更有难色,想来是碍于我的面子不愿对房选之事开口。我便笑道,“令堂钱之孝大人是我的恩师,国之肱骨。钱卿是我所信所用,有何不能说的呢?”

    2020-01-28 04:07:30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令

    钱希文是我的老师钱之孝之子,他虽然不善权谋机断,但为人正直妥帖,做事细道。他上来行了大礼,我便赐座予他,令清荷上驱寒茶。

    2020-01-29 04:38:3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