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校园小说 >

庶门风华皇室小悍妻小说

庶门风华皇室小悍妻

庶门风华皇室小悍妻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青梅佐酒

作者:松竹素禾

时间:2020-01-01 11:04:20

生在庶房,不能够可以选择,如何生存下来不能够可以选择,就连死的方式,也捏在别人手里。做为庶房,爹娘指出族人一脉相承,天空仍然湛蓝,阳光依然灿烂,洁白的雪花自成一景,纷纷扬扬飘落。。

点评: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

    一个半大小子跳下枣红马,走过来推香芸:“让路,死一边去。”

    宁宝昕扶着土壁站起身,板着胖乎乎的小脸端端正正地行礼:“谢谢……公子爷,还没请问……”

    “生了,是个大胖小子,母子均安。”

    这是东华国有史以来最早、也是下得最大的初雪。

    蓦地想起姑娘还在坑里,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又往林子里跑:“姑娘,奴婢来救你。”

    唐斗去牵马,秦恪很自然地牵起宝昕的小胖手往林子外走,“你冷吗?”

    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香芸刚才在坑边听见了,激动不已,真是老天有眼。

    那人不食荤腥,身为替身就必须茹素,免得气味相悖。

    抬头望向土坑边缘,她想起来了。

    香芸为姑娘不平,抽泣着,小脸一抹,像只花猫:“奴婢吓坏了,悄悄离开车队,想了好久寻了好一阵,才找到。”

    秦恪取下披风给她披上,露出里面黑色的锦袍:“别看外面不显眼,这可是白狐毛的,暖和。”

    她的牺牲并没有换来亲人的平安,恍惚间,她看见哥哥被人以“莫须有”的罪名,判了腰斩之刑;

    临洛城沸腾了:见过太阳雨,可太阳雪?

    常年少见光,惟有一灯如豆偶尔在眼前闪烁。

    她不由想起死后看见的情景。

    宁宝昕脑子有些懵,傻傻地一边打嗝,一边仰头问话。

    姑娘比她聪明,也许把姑娘顶出来,姑娘能想办法救她上去。

    她还在那漆黑的屋子里,那双细腻温软的手隔几日就会抚在她的身上,她是替身,是禁脔,是替人诞育子嗣的工具。

    爹啊,娘啊,女儿苦啊!女儿委屈啊!女儿,不甘心!

    往右挪让宝昕踩着他的肩,贴着土壁送上去,唐斗、香芸趴下来把宝昕拽了出去。

展开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