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校园小说 >

帝国的晨辉小说

帝国的晨辉

帝国的晨辉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捱过春秋

作者:硕鼠

时间:2019-12-05 11:03:15

异位面,异世界。东方日不落帝国的第一缕晨辉刚洒向大地。一个(地球的平凡普通青年欣慰的全身沐浴在这帝国的晨政治面貌:共青团员。。

点评: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家里,劾赫里的婆娘已经生火熬好了半锅稀粥,这种用野菜、草籽、野果、橡子面加上少量粟米煮成的粥是他们家平时常吃的食物。而杂粮饼子是只有早上出去干活的时候,他这种壮丁才有的加餐,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岭西路安西镇第8甲,甲长。”欧扬仔细读着今天刚刚发下来的小铁牌上的文字——这东西起着军官证的作用,拿到这个东西,在这个与地球截然不同的位面里,一个叫做华夏帝国的国家就算多了一个小军官了。

    不过,既然哨子吹响,就不能当没听到。劾赫里赶忙掏出藏在草铺底下的斧子和猎弓,这些东西既是生产工具也是武器,再穷的丁壮,借也要借到一套,否则就没法在这边荒生存。

    然则很遗憾,他穿越到了一个极为陌生的位面中。一年以来,他在这个世界上见到过不少能直立行走、口吐人言的狗、猫和牛,还有一些长着动物器官——比如猫耳朵的半兽人。

    “咱们甲今年开春才建,但现在快一年了也没派个牌甲下来。”乌克善也不敢继续骂那管农吏,只好无奈的道:“咱们这里不比其他地方,出门不远就是化外生地,没有牌甲同意,如何敢私自行猎。”

    跟劾赫里走的最近的奴丁乌克善是鞑靼人。虽说只是一个奴隶,但大家都一起挨饿,一起受冻,劾赫里也就没觉得自己比他高一级。何况乌克善也是个勇士,射箭极准,劾赫里曾经亲眼见过他将一支粗制滥造的骨箭射入一只狐狸的眼睛,那张完美的银狐皮给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乌克善换了足够吃半年的粮食。对于他们这些戍屯边荒的庶民、奴隶而言,一个勇士总是比一个懦夫更值得信赖。

    劝说自己的父母耗费了欧扬不少的口舌和时间。欧家的二老倒不是对军人有什么歧视,只是觉得这个小儿子刚刚拿到秀才资格,不去试试考取举人实在太可惜。

    夷人不善种地,特别是劾赫里和乌克善这种辽东和鞑靼来的,放牧打猎倒是好手,叫他们照顾田地似乎比拿弓刀拼命还难。

    政治面貌:共青团员。

    欧扬,男,18岁。

    出了葱岭,越往西,下雪就越早。这才堪堪九月,雪就已经铺满了大地,而且隔几天就下一次,越下越大。

    于是因为有个汉女婆娘,劾赫里的衣裳针脚比别人密实、里面填的茅草比别人的细密,而且他是庶民,以六税一。所以即使没有牌甲主子带着出去行猎,他连同婆娘崽子四口人,这一年也半饥半饱的过来了。还有什么可不满的呢?没有了。只要再有个喜欢行猎的好主子,劾赫里就认为自己什么都不缺了。

    安西镇第8甲的庶民劾赫里扛着一大捆柴,艰难地走在村里的道路上。他身上穿着小块皮子和不知道哪里找来的破布缝合成的衣裳帽子,里面细密地塞满了茅草,腰间用一根细麻绳绑好,上面还挂着一柄长斧子。

    劾赫里随便用袖子擦了擦鼻涕,瓮声瓮气的回道:“你一个人,多砍些柴,打些小兽卖给管农老头,总是能活下去的。我家里还有婆娘崽子,又不像你射箭准,今冬要是还不出去行猎,日子就真的难熬了。”

    这就是欧扬此时的心声。    共和30年9月初6

    所以劾赫里对乌克善的抱怨并没有太多认同感。他是女真人,就算当初鞑靼人的黄金汗国还在的时候,女真人也是鞑靼人的奴才,劾赫里并不觉得当汉人的奴隶和当鞑靼人的奴才有多少不同。

    偶尔还能听到关于施法者之类的奇葩消息。在某天亲眼看到一个穿着道袍的怪胎施法放出了一发冰锥之后,欧扬不得不承认,“时间漩涡”之类的科幻说法,解释不了他现在的这个世界。

    帝国派往边疆充当村庄基层管理者的甲长在私下里被称为牌甲,既有军队里老兵出身的武人,也有考学无望的读书人。乌克善他们最喜欢前者,因

    “只盼上面赶紧给咱们派个牌甲主子来。”劾赫里叹了口气,木然回道:“只要有牌甲主子领着出去行猎,凭借你我的本事,掏个熊窝子明年就能好过了。”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