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琅琊记小说

琅琊记

琅琊记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南风北海

作者:碎墨残笔

时间:2019-11-09 12:40:18

无论年龄大小,还是男人女人差异,都有自己独有的责任,这个是每一个人都没得没去面对的,本书讲的是一个宁静平平淡淡生活的人没得没去面对的责任,升级没稳,但没会进宫。新手写作,勿喷 琅琊纪最新章节阅“沐儿,你从小便灵慧过人,这次你父亲就要回家了”柳絮瑶用她那娇小的手掌摸着云沐,语气里充满了说不出的期待与喜悦,只是其中夹杂着丝缕的哀愁,顿了顿,“听说他受了伤,不知道重不重?沐儿,你说他会不会不顾伤势连夜赶路?还有,当他看到你和我现在这般模样时,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呢?我想,那一定会很好玩吧,嘻嘻嘻”说到最后,柳絮瑶忍不住低笑了起来,她的脸好像绽开的白兰花,笑意写在她的脸上,溢着满足的愉悦。她的嘴角上扬的美丽的弧度,使人看上去,就会感觉这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点评:爱一个人就和他在一起吧,不论在哪里...

  “娘亲,你怎么了?”着急的言语在柳絮瑶的耳旁回荡,“呃,”强忍着那痛入骨髓的疼痛,柳絮瑶勉强回了句“我……没……事。”

  “嗯,哼”随着柳絮瑶的拍打轻抚,云沐的心慢慢地静了下来发出一阵舒服的**。“呃,怎么感觉有点凉?”随着时间的推移,云沐感到自己的背有些许的凉意,“难道……”云沐突然想起他晕倒前看到的那一幕,“娘亲,你没事吧?”转身云沐用手紧紧握住柳絮瑶的双手,担心地问道。

  “请小公子和这位大爷跟老夫出去吧,看样子王妃是要生了。”老者摸着柳絮瑶的手腕,又仔细看了一下柳絮瑶的面容,随即对着云沐说道。

  说了这么多,其实也只是一瞬间的功夫,目光再次转到现在,云沐慢慢地掰开牵着自己的小手的那双让他感到温暖的手,转了个身,对着眼前这个精灵般的娘亲再次说道,“再何况,父亲假若连夜赶路,是为了谁?嘻嘻,还不是为了我眼前这位温柔,可爱,慈祥,和蔼……美丽的娘亲”虽然嗲声嗲气的声音让云沐自己都感到有些羞赧,但他并没觉得自己有错,因为眼前的年轻娘亲的确值得他这样赞美,他还记得自己两岁时发高烧,虽然自己的意识很是模糊,但是环绕在身边那熟悉的令人感到平和,清宁的气味是无法欺骗的,当自己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因疲劳过度而昏倒的她,可尽管这样她依然紧紧握住自己的手,口中还喃喃低语着“沐儿,别怕,娘亲在这”,从那时起,云沐就发下了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终生而神圣的誓言——守护!往事说到这,转回视角。

  京都郊外,一个约摸二十二岁的年轻女子挺着大肚子右手还牵着一个三岁左右模样的小男孩,女子有着一头清爽而黑墨般的头发,清秀的脸庞,清澈灵动却充满了慈爱及浓浓思愁的眼眸,给人一种极其满足却又伤感的矛盾,还有那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清新自然的气息,跟牵着手的那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一同绘成了一幅清美的母子郊游图。仔细一看,那小男孩似乎很是熟悉,两颗像黑宝石似的大眼珠镶嵌在他那白里透红的脸上,显得无比的可爱,不论是那鼓鼓的腮帮,还是那薄薄的嘴唇,或者那微微翘起的小鼻尖,抑或是那淡淡细长的剑眉都像极了一个人——云羽,这简直就是小孩版本的云羽,无疑,这小孩就是云羽的孩子——云沐,而那清灵女子不出所料则是云羽的妻子——柳絮瑶。

  时间的流逝让云沐感到时间好像被放慢了千遍百遍,好不容易听到外头的脚步声,云沐才拉着喊着对柳絮瑶说道,“娘亲,娘亲,大夫来了,大夫来了。”,说完就立即冲了出去,迎着一个满头大汗,头发凌乱的老者和一个额头有些许磕碰的妇女及冷言和两个侍女走进了房间。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沐儿喜欢有个妹妹不行吗?”云沐眯着眼睛,嘴角微微一笑,两个小酒窝让人一看,只会感觉到一个字——萌,“放开我,不要揉了”原来是柳絮瑶看着云沐这般模样忍不住用手揉虐着云沐的小脸,“呵呵,好,好,沐儿喜欢妹妹,那娘亲就生个妹妹,沐儿当哥哥要好好照顾妹妹哦”柳絮瑶恋恋不舍地放开了自己儿子脸上的手,转摸着他的头,笑着对着云沐说道,“别摸头,会长不大的,”云沐实在忍不住别人摸着自己的头,因为那会显得自己像个小孩子,虽说现在他的确是个小孩子,但他却硬是不想承认,用小手握住头上那乱动的让自己感到温暖的手,慢慢地,紧紧地握住,“娘亲,为什么我们的身份那么尊贵,却没有对应的对待呢?像我们王府不是应该有个几百几千个下人?吃喝住行穿不是应该有专门侍候吗?为什么现实确是府中人数加起来就几十个,而且有些事情还要我们自己动手去做呢?还有没什么称呼之类的跟寻常百姓一样呢?”云沐对于自己转移话题的能力越来越熟练,再加上自己确实很感动迷糊,难道自家不受当今统治者的重视?不对呀,因为自己那个未曾谋面的父亲现在可是拥有实权的大将军,要知道拥有兵权意味着可以多少掌控自己的命运,掌控自己命运意味着什么?无异于是属于那些真正的人上人,既然这样,为何自家过得生活却是如此矛盾?“因为你父亲喜欢,”一句话让云沐呆掉,看着自己那从小让人觉得聪慧得不长孩子的儿子终于漏出一副孩子了模样,柳絮瑶不由得感到了些许安慰,“原来这孩子也有不懂得时候”,“难道就因为父亲喜欢?”云沐用自己的另一只手抚着额头,做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恩,”老者看着自己身前的小孩,以前就知道其聪慧,没想到还是低估了他,要知道云沐才三岁,就能懂看人面相来判断事情真相,这在老者看来,可不仅仅是天才二字所能承受的,这简直就是妖孽,怪物嘛!当然老者想归想说出来倒是不可能的,看了一眼站在云沐旁边的冷言,虽然没听他说话,但从其安静的一面也可以认为是默认的态度,老者摸了摸自己那花白的胡子,声音有所哀痛又夹着失落的滋味说道,“小公子果然人中之龙,的确王妃的身体另有蹊跷,看王妃的脉象和面容,明显是中了某种**,加之王妃要分娩,这简直是雪上加霜,老夫也尝试解毒,可无从下手,所以……哎!”

  “娘亲,您从昨天到现在都问过几十遍了,那个报信的大叔都说了父亲的伤势已经得到了治疗,只要不过于操劳,不做那些激烈的动作,就没什么大碍,再说了,父亲身为将军,更是大皇子,身份何其敏感,他自然懂得照顾好自己,也会受到特别的对待,您就别担心了”云沐看着眼前的母亲,心里自然理解眼前这个年轻的娘亲的心情,说起来,云沐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们没想错,云沐是一个来自一颗蔚蓝色星球——地球的来客,云沐的出身很简单,他是一个农村孩子,由于家庭并不是很富裕,因此从小都是一个挺懂事的孩子,不是有一句话“穷孩子早当家”麽?也许说的就是云沐这一类人吧?生活的无奈并没有让云沐放弃对于知识的追求,在他看来,知识多了,路也就宽了,也就好走了,也正如他的父亲所说的,“有知识虽然不一定改变人生轨迹,但却可以让你的人生不再单调枯燥”,也正是如此,从小好学的他的学习成绩总是受村里的大人们的赞美,什么这孩子很聪明,这孩子很懂事,这孩子以后一定会有出息之类的话语直到他读大学时依旧伴随着,上了大学,云沐便通过辅导员,向学校申请了勤工俭学,当一个图书馆管理员,对于这一份工作,云沐从内心里感到喜欢,本以为会这样度过自己的大学生活,却没想到在图书馆里看书看到睡着了,醒来就发现自己成了一个婴儿,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感到了无限的迷茫,感到了无穷的悲伤,感到了无尽的思念,穿越,对于那些整天幻想的人来说,是一个机遇,是一个梦想,是一个期待,但对于云沐来说,穿越,代表着是家人的分别。是家人的悲伤,是家人的痛苦,他不是小说里的孤儿,也不是那种没有朋友的孤僻人种,事实上,现实社会中不可能存在真正没有朋友,家人的人,要知道,人类社会本就是一个群体社会,个体的力量再大也大不过群体。更何况在云沐所处的国度中,关系的重要性远远高于其他国家,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其实大学就是一个建立关系网的场所。转回正题,云沐的朋友也有几个,穿越,意味着一切重新开始,但说的容易,做的呢?知心朋友,挚爱家人哪里是想要就能有的,云沐穿越过来第一件事想的不是自己所处的环境,而是家人,朋友的情况,在很多事上,自己的事在自己心里往往会比别人的事轻很多,至于会先想去做哪些事,只能看这个人的私心有多重,私心每个人都有,只是轻与重的问题罢了,云沐也有私心,这他不否认,但假若要他在自己与家人做选择时,他一定会选家人,这没有什么高大上的因素,只是每一个人都应该要有一颗感恩与责任心,而云沐只是其中一员。

  “沐儿,呵呵呵,不说这些了,来,把手伸过来,我们去游湖。”很明显,即使性情平和如柳絮瑶这般精灵也喜欢被人称赞,尤其称赞的人还是自己的儿子,“嗯,娘亲,你要慢点,小心肚里的妹妹,”云沐看着眼前脸上浮着两坨红晕的娘亲,心里还是难免叹了一句,“果然还是长不大的孩子,经不起夸”,“沐儿,你怎么知道是妹妹,为什么不是弟弟呢?”柳絮瑶一只手轻轻地摸着自己那圆鼓鼓地肚子,眼神里透出的是浓郁的母爱,一只手牵着云沐的手,低着头对着云沐问道。

  “黄大夫,我娘亲怎么了?不用瞒我,普通的辩人之术我还是懂的,之前看你皱眉头我就知道娘亲不止要分娩那么简单,”云沐一出房外,立即挡住了老者,“黄大夫,你说吧,您之前也来过府中,自然知道我的事情。”

  “呃,我没事,别担心。”柳絮瑶看着那双充满担心的眼睛,哪里不知道自家儿子的想法,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已经感觉自己越来越无力了,可她不敢说实话,只能安慰着他。突然她感觉自己的肚子好痛,忍住疼痛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对着云沐说道,“沐儿,娘亲有事,先离开一下,你先睡一觉。”说完她的额头已经冒出了晶莹的汗滴,明显那疼痛已经快疼到极限了。

  “大哥!大哥!是王爷,是王爷回来了。”院子外传来了吴波激动的声音。在语音未落,吴波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此时的吴波丝毫不见他平时那有些冷漠的样子,反而像是一个看见了自己喜欢东西的孩子,脸上挂着激动兴奋的笑容。

  事后被一番安慰,说是温养经脉,调养气血,但被扎时那种毛骨悚然的滋味可不好受,现在他可不想再尝受那种感觉了,其实云沐不知道的是,几乎每天晚上,他身上就会多了几百根针,没办法谁叫他被下药了呢,也正是这两年来(从两岁开始扎针)的针疗,云沐的身体才会显得温润如玉以及自我感觉记忆力超人一等,他还以为这是穿越的福利,其实不然,这都是他眼前这个年轻娘亲的苦心,不知不觉中此时的所谓“惩罚”为以后的成就埋下了坚固的地基,不得不说,云沐真是应了那句“身在福中,不知福”。

  “公子,我们先出去吧,”冷言听完老者的话,伸出手拉着云沐跟老者一起走向了房门,“嗯,”云沐深深看了一眼柳絮瑶,跟着出了房门。

  “沐儿,你从小便灵慧过人,这次你父亲就要回家了”柳絮瑶用她那娇小的手掌摸着云沐,语气里充满了说不出的期待与喜悦,只是其中夹杂着丝缕的哀愁,顿了顿,“听说他受了伤,不知道重不重?沐儿,你说他会不会不顾伤势连夜赶路?还有,当他看到你和我现在这般模样时,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呢?我想,那一定会很好玩吧,嘻嘻嘻”说到最后,柳絮瑶忍不住低笑了起来,她的脸好像绽开的白兰花,笑意写在她的脸上,溢着满足的愉悦。她的嘴角上扬的美丽的弧度,使人看上去,就会感觉这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嗯”下意识地应了一声,随即柳絮瑶立刻睁开了眼睛,双手用力地抱紧了云沐,“沐儿,你醒了,有没有感到不舒服?”声音之中的喜悦与担忧令云沐心中一暖一痛,暖的是眼前这个娘亲的关怀,痛的是自己没法守护她,更让她为自己担忧。

  尽管柳絮瑶身体上痛不欲生,可奇怪的是她的意识却是非常清晰,她听到了自家儿子的安慰也听到了门外嘈杂的声音,她想告诉云沐,叫他不用担心,告诉他,这只是生孩子的前奏,只是比较痛而已,但好像有一堵墙隔着,令她无法表达自己的想法。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