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姜王剑小说

姜王剑

姜王剑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惊起绿窗眠

作者:龙之武.QD

时间:2019-11-07 12:40:17

事迹开头篇,也就是第一章,主人公司马孤辰意料之外碰上怪人,上演一部穿越事迹。主人公穿越至了春秋时期,和生生姜国公主的浪漫情缘以及和生生姜国王子的恩怨情仇。 生生姜王剑最新章阅读下载-爱阅小说网站回过神的司马孤辰颤抖的身体缓缓向前移动,冰冷的石床上躺着一位面色苍白的女子——灵莉。卜天师看到司马孤辰如此伤心,便跟他说:“年轻人,不用太伤心,其实她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司马孤辰转过头来看着他说:“不可能,不久前她给我算过命呢。”卜天师回答说:“那你的白玉葫芦呢?是不是变成空气了?”司马孤辰诧异地望着他,说:“你说的倒是没错,当时我也奇怪,无论什么东西都不可能因为摔坏而变成空气。那不久前我所遇到的到底是什么?”卜天师说:“你跟我过来吧,与其听我告诉你,倒不如你亲眼所见。”司马孤辰并没说什么,跟着卜天师走向一条通道。。

点评: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互宠的甜文

  “灵莉,你怎么在这?”呆站着的孤辰说。灵莉:“这位大哥,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我并不认识你。再说了,你觉得现在这情况适合聊天吗?”孤辰:“对,对,要想办法离开,对了,小姐,你们不是在拍戏吗?怎么会动真格的?”灵莉:“拍戏?什么是拍戏?不知道你说什么,他们是来抓我的。”孤辰:“你那边有多少士兵围着?”“大概几十人吧。”

  “那里有声音,我们快过去看看”。孤辰听见有人说话,便找个草丛躲了起来。一转眼,一位身穿古装的美女出现在孤辰的视线,孤辰仔细地一看,眨了眨眼睛再看一遍,那真是灵莉。不久便出现一大群身穿盔甲的人追了出来,“咦,原来这里有人在拍古装戏,还是不要跑出去打搅他们。”孤辰自言自语道。“队长,那边有个人。”一名士兵看到了孤辰躲在草丛里,于是大喊了一声。紧接着,这队士兵分成两队,大部分士兵继续追那女子,一小部分往孤辰那追。孤辰连忙大叫起来:“喂,大哥,你们找错人啦,我不是你们剧组的,我只是打酱油的。”他边说边往后跑,士兵举着刀枪,在后面穷追不舍,他们挥舞着刀枪,把周围的草木砍得满地都是。孤辰边跑边喊:“喂,你们在干什么?拍戏也不能这样破坏环境啊,有没有公德心啊?”“队长,那家伙在说什么呢?一直都在说胡话。”一名士兵说。队长:“别管那么多,宁杀错不放过,继续追。”

  孤辰:“那么,要突破就得往我这边冲出去。”孤辰左手托着下巴,来回踱步沉思。心想:“哈,还好我比你们晚了三千年出生,不然还真没办法出去了。”孤辰:“我这边至少几百人人,看来只能从从你那边冲出去了。”灵莉:“这么多人,怎么冲。”“这样吧,我先出去,几十人勉强还能应付,起码全身而退不是问题,等一下场面混乱的时候,你就冲出去。”孤辰得意地竖起大拇指,恍惚牙齿绽放光芒。灵莉:“慢着,先生,我们素未谋面,你为何要帮我?”孤辰:“别婆婆妈妈的,这些等冲出去之后,有缘再说吧。”说着便拿出随身所带的火机,捡起身旁的一堆点燃的枯枝往有数百人堵住的洞口一放,黑烟不断往洞口飘去,外面传来一阵阵的议论声,“里面怎么起火了呢。”“对啊,真是奇怪。”“要不冲进去。”“不行,万一有埋伏怎么办。”同一时间,孤辰再点燃数根树枝,使劲地往几十人的洞口外扔。突如其来的黑洞鬼火,受惊吓的士兵立马做出了戒备的神情。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经过小月的细心照顾,孤辰的伤势康复的很快,已经可以练武了。孤辰心想:“都那么多天了,还没有什么现代的气息,如果是在二十一世纪,起码也得有飞机划过天空的声音吧,看来真的在古代了。”“铛”的一声,小月拿着锅铲敲了一下孤辰的脑袋。小月:“你这家伙,说练武却在这发呆。”孤辰:“额,我是在想一些事情啦,不过也不是很重要。放心,我一定会练好武功,他日可以保护你。”小月:“记住你说过的话。”

  当时成千上万的士兵追杀司马孤辰,逼得他不得不拔出古剑抵挡,被追杀的途中双方打斗了数次。孤辰不忍杀人,只抵挡攻击,所以留下数道刀伤。当追赶到山崖边上,双方对峙。士兵队长:“没路可逃了,说吧,给你最后一个愿望,想要怎么死。”孤辰:“额,这么人性化,那……我能选择不死吗?”士兵队长:“可以,要不给你一个天意条款?你自己跳下去,一切听天由命。”孤辰:“这……”士兵队长:“这,你都信,弓箭手准备。”孤辰举起古剑,准备御敌。士兵队长:“放箭。”几十支箭飞向孤辰,他用两根手指抵住剑柄旋转,箭雨接二连三的发出,抵挡三阵后,孤辰似乎发现漏洞,缓缓移动数米,准备突围。突然“咻”的一声,一支急速飞行的银箭,穿过旋转中的剑摆,射中了孤辰的左手,感觉有一股旋风把他卷下了悬崖。

  回过神的司马孤辰颤抖的身体缓缓向前移动,冰冷的石床上躺着一位面色苍白的女子——灵莉。卜天师看到司马孤辰如此伤心,便跟他说:“年轻人,不用太伤心,其实她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司马孤辰转过头来看着他说:“不可能,不久前她给我算过命呢。”卜天师回答说:“那你的白玉葫芦呢?是不是变成空气了?”司马孤辰诧异地望着他,说:“你说的倒是没错,当时我也奇怪,无论什么东西都不可能因为摔坏而变成空气。那不久前我所遇到的到底是什么?”卜天师说:“你跟我过来吧,与其听我告诉你,倒不如你亲眼所见。”司马孤辰并没说什么,跟着卜天师走向一条通道。

  “这个通道怎么那么漂亮,五光十色的,像是印满流动的彩虹河图案。”司马孤辰随口一问,卜天师并没有回答,只顾着一直往前走。大概过了十分钟,通道另一头是一个巨大的洞穴,中央有一个六角平台,平台六角都连着铁链,就像是古老的祭坛,正中间插着一把古剑。剑柄上雕刻着一条龙,与其它古剑不一样的是,同样是青铜制造的剑,色彩十分暗黑,却是光滑如镜,而剑身上留有一条细小的缝。司马孤辰问卜天师:“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剑冢”,卜天师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随后说:“年轻人,如果你想知道问题的答案,那就自己去寻找吧。”司马孤辰疑惑地问着:“怎么寻找呢?”“从楼梯走上去,双手握着那把剑,一切就可以清清楚楚地展现给你知道。”卜天师回答。

  明亮的烛光照亮了如古墓般幽暗的地道,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突然,一道强烈的白光直刺双眼,司马孤辰侧偏着头以回避白光带来的不适感,当他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让他顿时呆住了。

  “我的剑呢?”孤辰突然大惊看了看周围,翻了翻被子、枕头,自言自语道。他刚想爬下床的时候,门外传来一句:“喂,你干什么?”原来那是小月回来了。小月:“司马公子,你怎么坐起来了?要找什么呢?”孤辰:“不好意思,我把你的东西翻乱了,我在找一把剑。请问你有看见吗。”小月:“哦?那把剑?我把它带回姜国了。”“什么?”孤辰迅速弹了起来。小月:“你不必惊讶,那本来就是姜国太子的佩剑。只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遗失了,你能给个解释吗?”“姜国?萧姑娘,你要撒谎也多念念书,姜国存在与否都没有明确的答案,你……”孤辰错愕地说着,却被小月打断说话。“谁说不存在,我就是姜国的……”小月用言语打断孤辰说话,却发现说漏了嘴而停了下来。孤辰:“好吧,不过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也懒得解释,我只说一句,不是我干的。”小月:“没事,我也只是随便问问,既然剑已经找回了,那就不必追究什么了。”孤辰:“那还真谢谢你的好意了。”小月笑笑说:“不客气。”

  司马孤辰回头看着那把剑,纠结的心情久久无法平复。卜天师看见他如此纠结便跟他说了一句:“上去吧,没事的。”“谢谢你,老人家。”孤辰说。他大步地走向古剑……

  孤辰点燃两米长的树枝往外冲,刚冲出来,一大群士兵向着孤辰冲杀过去。“我去,那位姑娘是故意耍我,还是陷害啊,这成千上万啊。”孤辰当机立断,运用起三十六计之走为上,丢掉树枝。这么多人,哪怕不用制造混乱都会灰尘满天。不一会儿,士兵队长一刀劈向孤辰,孤辰往前一跳,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这时候,正如孤辰所料,伴随着阵阵箭雨划破空气的声音,灵莉往相反方向逃离。

  “咦,这是什么地方,我不是在洞穴里吗?”孤辰搔着头自言自语道。

  潺潺的流水冲刷着光滑的石头,荒芜的石滩沾满了鲜红的血迹,一名男子倒在岸边,左手中了一箭,鲜血染红了衣服。一位年轻的女子提着衣服往河里洗涤,刚蹲下来就看到石滩上有个人倒在那里。于是,她走过去看了看,他衣服破烂,除了左手中箭之外,还有多处伤口,右手还拿着一把剑。她探了探鼻息,发现人还活着,就把他救了回去,为他包扎伤口,日夜照料。经过七个昼夜,男子摇摇晃晃地醒来,忍着疼痛,慢慢支撑起身体。“你醒啦,小心点,别把伤口弄破了。”年轻女子说。“姑娘,你是谁?这是哪里?我这么会在这?”男子问。女子:“这是我家,几天前,我在河边带你回来的。至于发生什么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我叫萧月,你可以叫我小月。你呢?怎么称呼?”男子:“我叫司马孤辰,谢谢你。”小月:“不客气,你还记得,那天发生什么事情吗?”

  杨家枪、太极剑、泰拳等等都让小月拍手叫好,直到开始练咏春的时候,小月捂着肚子笑得花枝乱颤的。孤辰露出尴尬的神情说道:“额,这是我故乡的一种拳法,是女人创的,威力非同一般。”小月:“真的?那不如教我吧,我打的肯定比你好看。”孤辰想了想说:“也好,起码你自己可以防身。”孤辰认真的传授小月咏春拳法,时而纠正动作,时而背诵口诀。

  一分钟前,孤辰握着古剑,身上的衣服慢慢变成3000年前的服饰,并且渐渐的消失。

  队长:“先不要进去,这山洞里的情况不大清楚,小心有诈。”被追得狂喘大气的孤辰,值得往山洞里跑,“啊”的一声,有两人撞到了一起同时叫了出来,并摔倒在地。“哇,好痛啊。”一把清晰悦耳的女声说。孤辰:“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说着伸出手去把她拉了起来,并说:“这位小姐,你没事吧。”“没事”。抬起头来的小姐说。孤辰站在那呆呆的看着她。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