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清宫传泪妆小说

清宫传泪妆

清宫传泪妆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执伞青衣袖

作者:玉妆

时间:2019-09-11 12:40:17

曾承诺与您一片灿烂海花,您却走向她的江山市天下! 我只能为您寄上情话,烙下情画!记下您眉宇间那朵泪花! 小孩在一片花海中,倾心一笑后,说道:“这里好美,之后我需要葬在这里!” 小男孩顶着一把剑,无奈地点...[更多] 书籍简介:曾承诺与您一片灿烂海花,您却走向她的江山市天下! 我只能为您寄上情话,烙下情画!记下您眉宇间那朵泪花! 小孩在一片花海中,倾心一笑后,说道:“这里好美,之后我需要葬在这里!” 小男孩顶着一把剑,无奈地点头!回答道:“那您死了之后不就成了'死花痴'?” 小孩蓦地转头,瞪眼说着:“

点评: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第一章前言开文的时候提及过,本人懒得架空一个新朝代,所以借清朝为背景开展的小说,内容因情节需要,而改动较大!男主角女主角其实已经死去的。希望大家看文的时候,不要深究历史!谢谢!——“娘娘……发生大事了,皇后娘娘病危在坤宁宫,太医们都束手无策!”小连子带着骇人的消息急急忙忙地冲进了永和宫。德妃缓缓地站了起来,临窗远眺,双手并合在胸前,目光怜怜,似笑而非地说着:“你看到了么?她终于要死了,我们没有输!册封大典都没进行过,她连一天皇后梦也做不起…哈哈…”屋里的人望着德妃的样子,脸上并没有惊异之色,反而多了几分喜悦之意!从那天起,德妃今天的笑容是最真、最美,不渗杂一丝虚伪。这么多年的明争暗斗,终于让她在今天释怀!“听风、听雨本宫要去见见未来的皇后!顺便送上本宫准备的第二份贺礼。”德妃领着两名侍女,徐徐地来到坤宁宫,生活在深宫中已有十年多,这一刻,已不是如履薄冰的日子,德妃心中突然获得一分安稳。乾清宫里,玄烨得到了消息,却没有马上转驾到坤宁宫,只需几步的路程,玄烨却没有向前迈去的力量。此时,玄烨静静侧倚在龙椅上,眉宇深锁,那炯深无神的双眼,彷佛寒冬深夜般的黑寂,然,在黑寂的深处,依稀地闪烁着点点金光,那倒映在他眼幕里的是那温热在手心的金凤玉簪发出的亮光。“这就是你选择离开朕而想要的结果?可一定都如你所愿么?”轻轻地发问一直回响在空荡荡殿堂里,只是那该有回应已经永远地沉睡了。坤宁宫里,除了一群奴才守在里面,也没有其他人,德妃款步踏入殿了,退去了所有的人,她一步一步,稳重地前行,不时带着一种哀怨的眼神打量这个阔亮的殿堂,一见那躺在金丝棉被下的人儿,便扬笑道:“你就为了住在这个空虚寂寞的“牢笼”里,与本宫争了这么多年,值得么!”躺在床上的人闻声,蓦地睁开双眼,望着德妃的眼瞳里充满了恨,但这种恨里却不比另一种恨,是一个让她痛心疾首的恨,她吃力地张了张嘴,虚弱地问道:“皇上来了么?”“就如你所见,只有本宫一个人来看你,很失望么?还是很心痛?但是,这样的感觉你会有么?像你这么狠毒的人,也会有知觉么?”夙篱脑海里浮现过一个个画面,她所做的事,她永远不会忘记,永远不会!床上的人,当是没听到夙篱的话,一直不断自问:“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恨心,就算我将死去了,你也完全不在乎我么?”德妃看着那床上的可怜却不值得可怜的人,又走到床边,一字一句地咬得清清楚楚:“本宫今天来正想告诉你另一件事。就当这个做妹妹给你一点心意罢!其实当年,她并没有怀上龙种”此话一出,女子一直向上眼睛,睁得欲要爆裂,猛地转向德妃,凶杀的眼神,就如当天一样!一口红血从她口里迸出,洒了一地黯黑!她气得无法开口,只有迸出的血才显露她心中恨的程度!“算来算出,你却没算到这一着?你就带着悔恨与痛苦下地府吧!公主可一直哭着,在喊着额娘呢!”德妃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了,坦然地地离开坤宁宫。不久后,坤宁宫传出一声惊人的嘶叫声:“玄烨,我恨你……”康熙二十八年,新皇后娘娘在坤宁宫暴命!然而,玄烨始终没有踏进一步。那位皇后娘娘,带着无比的怨恨离开了人世!德妃离开后,一直站在紫禁城城墙上,听着与黄昏同落山下的钟声,自言自语道:“以后姐姐,就可以天天来这里陪你听钟声了……”四阿哥满头大汗地跑了上来,乖巧地说道:“额娘,你为什么经常在这个时候来这里呢?”德妃轻轻地为他擦去汗珠,慈祥地笑道:“那胤禛为什么喜欢跟着额娘来这里呢?”四阿哥看了看远方,兴奋回答道:“因为我喜欢临城而下的感觉!”夕阳渐渐地落下,所有的怨恨都清散在第一百零八响钟声中!第二章七夕康熙二十年间,经过八年兴军作战,终于平定了三藩。大清版图,顿时成了升平世界,一片安土。同年七月,康熙微服出巡江宁之时,不慎染上风寒。随从们为了龙体安恙,奏请尽快班师回朝,本欲多留几日,无奈之下,康熙也只得同意。回宫那日,正好赶上一年一度的七夕。抬眼望去,大街小巷人头攒动,繁花簇拥,车水马龙,一片涂歌邑诵。华灯初上,灯火在红笼里闪烁微映,万盏棚悬高朋满座,佳肴香味氤氲满城。此时,身穿墨绿长袍的玄烨在几名侍卫的保护下,缓缓地顺着拥挤的人潮前行。“少爷小心”,一名随从话音刚落。从天而下的玉杯便被他扫碎在地上,发出一阵脆响。慢涌的潮流也随之突然停了下来,一双双眼睛都盯在凤朝楼上。琼楼之上,一女子倚栏微倾,纤手捻着小酒杯,媚态尽现,娇声道:“那位穿墨绿色衣服的公子,本想与你分享这樽玉酱,咋奈公子这么不解风情,不赏脸就罢了,为何还要打翻小女子的酒杯呢?哎……”。几声叹息,夹杂着一丝妖艳与无奈。“普天之下,难道竟无一知音,孤寂芳心,谁与安抚?”玄烨闻言,收住刚打碎玉杯的手臂,放声大笑,“是在下的不是,不知楼上佳人赏光,坏了姑娘雅兴,还请姑娘原谅”。语毕,做了个双手抱拳以赔不是之状。“既然如此,公子何不赏脸上楼小酌几杯”,说话之时,女子深情款款的注视着玄烨的眼睛,仿佛一道闪电击穿瞳仁,等玄烨回过神时,却听身边的贴身侍卫窃声道:“请主子三思,唯恐有诈”。“大惊小怪,你们在楼下等着”说完便快步向凤朝楼行去。此时的玄烨眼里只有方才美人的一番谑言,哪里还会顾及其他的危险,不过玄烨倒也不是等闲之辈,八岁登基,大风大浪,早阅过无数,谅她眼前一个女子也不能把他怎样,遂大步往前行去。说来也怪,身为一国之君,坐拥天下之人,后宫佳丽三千,可谓阅女无数,些许悸动也是微乎其微,为何却对此女独感兴趣?与其说是男人的喜新厌旧,不如说是对新鲜事物的好奇之感,只是强度不同,话说回来,这种豪放而聪颖的个性对任何太多情的人都是致命的,特别是整天面对着一堆惟命是从的花瓶的玄烨。帝王之苦,凡夫俗子,实难以体味。“小二,把你们店最好的酒拿上来,我欲与这位公子煮酒岁月”,说罢又是暗送秋波,“小女子刚才有点唐突,还望公子多多海涵,我先罚三杯以赔不是”语音刚落,三杯酒已成肚中之物,玄烨看在眼里,不禁深为眼前佳人折服,眼光顿时温柔了许多,更多了几分赞赏。“姑娘的豪情实在让在下佩服,能与姑娘这样的佳人对饮是在下的荣幸”。玄烨早已忘了自己身体不适,不宜喝酒,拿起酒杯,也一饮而空。下面的侍卫也只能干着急,主子的命令谁敢违抗,也只能提高警惕,以防万一。“与公子对饮,同是小女之福。”女子柔媚地回敬了一杯,继续道:“方才在楼上欣赏霓红花海之时,远远就发现公子,这般的气宇不凡、与众不同。依小女看来,公子应该不是本地人。”女子突然凝眸,气氛骤然变得凝重。“哈哈,姑娘好眼力,在下自京城而来。”“砰!”的一声,把玄华将要说的话都堵了回去,与此同时,望向发出碎杯声的地方。与他同坐的那名女子先是惊讶地回望,但两手仍在平放在桌面上,而右手则牢牢地按着筷子。“让你回来做事,真是我瞎了老眼,一个月你就打烂几次碗碟,真不中用,滚一边去!”老板说着,便举起手来,向那小二打去。可怜的小二,委缩抱着身子,没有任何反抗,也许是早已习惯了这种惩罚方式,只是低低的抽泣着。玄烨看着,不禁怒火急升,敢在天子眼前虐待百姓,实在是胆大包天!然而,当他拍案而起时,老板已被一位穿着蓝紫长袍的男子一手摄住。“几个碗碟还比不上一个人?我看你连地上碎物也不如,这里一百两,就是我替这小二赔的。”说完便转身离去。男子瞬间的出现,众人对他的深刻印象也就只有那俊逸的脸孔和仗义的侠情罢了,但在玄烨眼里,还有他手上的蔷薇青剑。一位男子配花剑,倒是耐人寻味的!一切恢复了先前和协的热闹,女子悠悠开口:“公子,恰逢佳节日,我们去凑个热闹如何?”一般的男子面对妩媚的笑容与女人的眼泪同样是毫无招架力,何况是玄烨这各翩翩风流公子。“好,姑娘请!”二人同行向着楼梯走了下去。在楼下久候的随从们,看见自己的主子平安归来,如释重担。这次与皇帝一同微服出巡的领侍卫内大臣遏必隆尹浩,迎了上去,作揖道:“公子,时候不早,也该回去休息了!”说话的时候,还不时的看了那女子几眼,难怪书中常言,红颜祸水,果不其然啊!“公子,你看,放烟火了。”一束“流星”首先冲上天空,散落出一轮“明月”,慢慢地细化成柳丝,消失在银汉。刹那间,满空跳跃着斑斓星火。一丝丝火光闪烁而下,迷惑了众人的心。谁也没发现凰朝楼后,数名黑影竟慢慢逼近某人。当尖锐的杀气汇成一线之际,尹浩横眉一动,立即回防。只见几名蒙脸人,手持大刀,杀机甚重!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