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五侠女之琴小说

五侠女之琴

五侠女之琴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来路生云烟

作者:亦为无名

时间:2019-09-08 12:40:30

雪沂山生活着5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女子,它们并无血缘之亲,但却亲如闺蜜,曾誓言共患难同生死。不人见过它们的真面目,但它们却被世人传颂,称之为雪沂5侠。分别为琴,棋,书,画,剑。这篇写的是琴侠……机智敏锐,可以从人的眼神中洞悉别人内心所想,一次意外的合作市,把俩人联系在了一起……

点评:男主角典型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第1章下山云风国十六年,秋雪沂山五个妙龄女子围坐桌旁谈笑风生,没错这五位就是被百姓称之为雪沂五侠的琴,棋,书,画,剑。她们都是孤儿被鹰夜收留后带到这深山绿林,鹰夜将自己的五项绝学传授给他们每人,并用其给她们命名,她们各个身怀绝技。今天是琴侠的生日,其实也算不上生日,因为就连琴自己也不知道她是哪一天出生的,只不过今天是鹰夜十九年前收养她的日子,所以她就索性定为自己的生辰。这是两年来她们最高兴的一天了,因为自从两年前鹰夜去世后,就没有怎么开心过。“大姐,今天是你十九岁的生辰,妹妹们在此祝你万事如意,青春永驻。”四姐妹齐声道。“姐妹们客气了,只要你们好,我就一切都好”琴柔和的说。“大姐,今天是高兴的日子我们不醉不归如何?”说话的正是老三书,她可是五姐妹里的千杯不醉。“是啊,大姐难得今天姐妹们有兴致,就放纵一回吧。”棋又迫不及待的说道。“既然姐妹们想喝,那我今天就奉陪到底。”说话间琴已经举起酒杯。不过一个时辰左右只见三个已然醉倒在桌上,剩下的就只有琴和书。“大姐,现在就动身吗?为何不过了今夜再走也不迟呀!”书劝解的说道。“三妹,姐妹中你最沉稳,所以我才会提前告知于你,让你把她们灌醉,放心山下的生意总要有人处理,我办好事就会回来,明天等她们醒了,又怎会让我一人下山,你们还小,涉世未深,人心险恶,你们安心呆在山上,一定要照顾好她们。”琴叮嘱再三“嗯,大姐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们,这里是三颗流星花针,你若是有什么危险放出一个,姐妹们会下山帮你,速去速回,万事小心。”琴穿着一身黑色劲装,此时正值午时,火辣的太阳照的人心慌。琴大步流星的走向下山的路,她这次接到山下管事的飞鸽传书,说是辕天山庄有要事相商,想要见一见雪琴镖局的东家。雪琴镖局是师父在她十五岁生日时送她的礼物,这几年雪琴镖局在江湖上威望很高,已被称为天下第一镖局,不过素来与辕天山庄很少往来,辕天山庄是天下第一庄,与雪琴,龙棋,仙书,知画,灵剑,梦醉,共称天下七奇,同为第一。琴到山下买了一匹马,当她到雪琴镖局时,天际已经泛起了落日的红光,雪琴的镖师只要大镖头尹鹤见过琴的庐山真面目,其他镖师就连镖局东家是男是女也一无所知,此刻得知东家要来都在大厅交头接耳的猜测着,雪琴敲了敲镖局的们,开门的是一个年似十五六岁的小男孩,一身青色麻衣,却在那清秀的脸庞下显得有些文弱。男孩看门细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青年,(琴下山之时已经换成黑色男装,右肩斜跨着一个包袱是她的随身武器一把特制的长约一尺的寒玉琴,这就是当年鹰夜送与她的,同时也教了她武林绝学)许久男童问道“兄台来雪琴镖局是有物品要保送吗?”“我找尹鹤”“原来不是保镖,那不知你找我们大镖头所为何事”“你就说狼琴拜访,他一听便知”狼琴是她下山用的名字。“那请你稍后,我这就去禀报”“劳烦”琴每句话都说的简洁且又冷漠,让人不禁在与她谈话间产生距离感。第2章现身不出一会,尹鹤疾步出来迎接,见到琴鞠躬抱拳“东家”男童顿时手足无措赶紧以礼相迎“小童不知是东家,失礼之处还望东家海涵”“无妨”琴依旧冷冷的说。“尹叔,召集大家去大堂商议辕天山庄一事”“东家,大家已在大厅等候”“走吧”大厅的镖师窃窃私语着“大家静一静,我来介绍,这是咱们雪琴镖局的东家狼琴”大厅顿时鸦雀无声,在座的镖师都没有想到四年前鹰夜将镖局赠与的人竟然是眼前这个也不过二十左右的年轻人,不过这个被大镖头称为东家的狼琴看上去虽然略显瘦弱了一些,可是身上隐约散发寒气让人心生敬畏,尤其那双明亮的眸子,仿似能看透人心,着实有些可怕。大家见尹鹤开口介绍都齐声道“见过东家”“大家无需客气,你们都是为镖局出生入死的人,多数都比我年长以后大家都以兄弟相称”琴从始至终面无表情让人猜不透她在想什么,“东家上座”“想必这位便是镖局二镖头南风谨南大哥吧”听到从未见过面的狼琴能够在众多镖师中准确无误的叫上自己的名字,南风谨用不解和好奇的眼神望向狼琴,“不知……”“南大哥不必奇怪我虽未见过你们可这几年你们为镖局立下的汗马功劳我可是一一尽知”南风谨的疑问句还未问出便被狼琴打断。众镖师见狼琴如此,心中暗生敬畏,想不到“他”如此年轻竟有如此的洞悉力。“我今天露面想必大家也知所为何事吧!”“东家我们镖局与辕天山庄素无生意上的往来,他们此次却点名要见你,还说有要事相商不知里面会不会有诈”尹鹤担心的说道。“对啊,东家,我们镖局近年来在江湖名声日益扩大,他们是不是想要借机对镖局意图不轨”南风谨也发表了一下心中的疑惑“是不是要对我们镖局不利,等见了辕天山庄的庄主一试便知”琴道。“东家你真的要与辕烨寒见面”“尹叔,你不必担心,我倒是很久以前就想会一会这辕烨寒了,我倒想看看他是何许人也”“东家,这……”“东家我愿意陪你一同会一会他”南风谨道。“不必了,尹叔你去安排一下地方,然后再通知他们”“是”南风谨还要张口说什么,琴却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诸位,我有些累了,就先去休息了,大家也散了吧”“是,东家”众人齐声道。狼琴走回那件尹鹤给她备的屋子,这间屋子只有她与尹鹤进来过,琴走至床边,顺着床沿斜身躺下,还不忘将寒玉琴放至身体内侧,合眸,稍一会均匀的呼吸声传来,她确实是累坏了,自小虽然练武,可她身体一向不好,容易疲惫师父说她气血不足,尤其还在半日之内赶了急路,身体有些负荷不了。不知过了多久琴从睡梦中醒来,不雅的伸了伸手臂,刚巧有人敲门,琴没说话走过去开门,因为他知道是尹鹤,这间屋子从来没有第三人会过来,四年前她接手镖局的时候就选中了这间屋子,留为己用原因是她不喜欢太过喧嚣,而刚刚好这间屋子又是单独的“隐藏”在这花园之中。没错屋子周围是一些紫色的勿忘草,很是清幽。“尹叔,约好什么时候见面了吗?”“嗯,东家你一人去,切记谨慎小心啊!”“尹叔你放心吧,认识我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吗?”琴与尹鹤说话的语调明显的放温和了很多,(尹鹤年轻的时候就已经跟着鹰夜了,在镖局也呆了十年之久,至今也未娶妻生子,五年前见到琴还是一个稚嫩的小孩子,如今越发的稳重,办事有条有理。他从心眼里把琴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来对待。尹鹤认识琴的时候他也是男装)“东家去吃饭吧,大家伙都侯着呢!”“嗯,顺便知会大家一声明天与辕烨寒见面的事”两人走向饭厅。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