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校园小说 >

后宅那些事儿小说

后宅那些事儿

后宅那些事儿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愁蝶未知

作者:张鼎鼎

时间:2019-09-07 11:03:56

吃饭饭睡觉觉觉玩斗斗,穿成高二姑娘之后,高安琪所想的就是怎么把庶女之路走好,使自己的小日子爽些。至于白马王子梦中恋人,他感觉真心不适合此时的大环境,可他怎么就遇见朱抵这个逗比呢?
_直爽淡漠女>
_俺的完结文:
_俺的专栏 :
_本文周二,也就是七月十五日入V,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希望搬文的同学能晚几天,谢谢!

点评: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第二章这两天安姐躺在床上也不光在那里感怀身世了,事实上在确定这不是幻想不是恶作剧她就在想以后要怎么办了。因为资料太少,信息不足,她能做的打算也不多,现阶段她能想到的就是把他们这个小院给梳理梳理。说起来她们这个院子的人手倒也不多,她房里两个丫头,杨氏这里三个丫头,此外就是一个王妈子和一个负责洒扫做粗活的妈子,一共七个人,却能乱成一锅粥。杨氏性格懦弱,原身鲁莽简单,王妈子就经常摆出一幅老姿态的样子当家做主,而偏偏她又管不好,别看她天天说话仿佛稳重讲究,却是个短视爱财的,下面的丫头对她并不服气,原身就不止一次听到过她房里的丫头同其他丫头抱怨。所以在她躺在床上的时候就准备从她开始了,这眼见她不仅说道自己,连杨姨娘都被牵扯上了,哪还同她客气?“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杨姨娘还有些懵懂,王妈子已经杀猪似的叫了起来,“是说我不该劝诫姑娘吗?可怜我一片好心啊!姨娘,姨娘,你说我说的不对吗?咱们现在的日子是好过的吗?再不小心谨慎一些,在这家里,就要没立足之地了啊!”她一边说,一边就哭了下来,那叫一个声泪俱下,杨氏本就不觉得她有什么不对,此时听她这么一说更觉得女儿过分,当下就板起了脸:“向王妈妈道歉。”安姐没有动,只是看向王妈子,王妈子本也留意着这边的动静,此时一接触安姐的目光立刻道:“姨娘万万不要这样,我是什么身份,哪能让姑娘向我道歉?只要姨娘知道我的心就好了。”“我知道,自我来到高家,妈妈就一直帮扶我良多。安姐,还不向王妈妈道歉?”安姐在心里叹了口气:“我有几句要紧话想单独对姨娘说。”杨氏狐疑的看着她,她又道:“若我说完姨娘还觉得我要向王妈妈道歉,我绝对没有意见。”虽然想不出女儿能有什么要紧话,但她都这么说了,杨氏还是把屋里的人都打发了出去。而待屋里的人都出去后,安姐就开始脱衣服,杨氏本还不解,正要张口询问,就僵在了那儿,只见安姐白皙的身体上一块块青紫,特别是手臂内侧,腋窝下那一块最为严重,顿时,杨氏的心就揪了起来:“这、这是怎么搞的?是思烟?还是冰琴?我的儿,你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是舒姐。”“四姑娘?”杨氏一惊,手摸着安姐手臂,眼泪不由得涌了上来,“我的儿!我、我还不知道,我、我……走,告诉夫人去,夫人若处置不公,我们就去找老夫人,找老爷!”那天安姐晕倒虽然请了郎中,但连头皮都没磕破,谁也没想到她还受了外伤。而此时也没有天天洗澡的讲究,这冬天就是睡觉也还穿着里衣,所以就连安姐的两个丫头也不知道还有这回事,也就是安姐自己觉得身上疼痛,无人的时候解开衣服看了看。“怪不得我儿当时要破口大骂,怪不得你这几日不理我,可笑那日四姑娘还一副委屈可怜的样子,这次我必让吴氏给个说法!”眉宇间一片坚毅,安姐也在心中松了口气,若见她这个样子杨氏还一位委曲求全,那下面的话她也没必要说了。“我要对姨娘说的,并不是这件事。”“现在还有什么比这事更重要?”“这事当然重要,但现在就算找到夫人、老夫人那里也没有用了,谁能证明这是舒姐做的?若到时候吴姨娘反咬一口,我们这边更是麻烦。”杨氏一怔:“那就这么算了?”“自然是不能就这么算了,不过现在我要同姨娘说的还不是这个。”说到这里她停了停,斟酌了一下用词才道,“这次,我是真受了教训……”一听她这么说,杨氏的眼泪就又想往下掉:“我的儿……”“这两天我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到舒姐,然后不知怎么的,又会想到王妈妈。姨娘知道,我本就不喜王妈妈。”“王妈妈是絮叨了点,但心是好的,你身上的伤她也不知道,一会儿我同她说了,她也必不会再同你计较了。”杨氏以为安姐是恼她们不知道她受了委屈,才会甩那么一巴掌的,安姐则有些郁闷,听听这口气,不与她计较?再怎么说她也是高家的二姑娘,正经的主子,她一个妈子还不与她计较了!但她知道此时不能在这个问题上耽搁,就只做没听到,“姨娘,我记得早先还有一个刘妈妈的是吧?”“怎么会提到她?”“我记得这刘妈妈还是姨娘的乳娘,是从安县一直跟着姨娘过来的,要不是偷了姨娘的东西,她本应该是姨娘身边最得用的。”听到这里杨氏叹了口气,杨家虽只是经营丝绸生意的,却只是小门小户。虽然想让女儿的日子好过些,可也只能送来一个丫头一个乳娘,这两人本都是同她感情深厚的,但那丫头却在路上水土不服,没能坚持到京城就去世了。留下的刘妈妈身体倒好,却被这富贵迷住了眼,不知怎么想的,竟偷了杨氏的一个镶发蓝白玉华胜,杨氏虽不忍罚她,还帮她向高夫人求了请,却也没办法再留她了,只有把她送回杨家。“我对刘妈妈的印象不深,本来也该全忘了的,可不知怎么,这次就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这事。我问姨娘一句,若刘妈妈开口向姨娘索取那个姨娘,姨娘会如何做?”“那物件是你爹送的,我是不好给她的,可她若真喜欢,我也可以用私房买个差不多的给她。”“既然如此,那刘妈妈为何还要偷?”杨氏一怔,安姐又道:“我当时年龄虽小,却也还有些印象,这两天不知怎么的,印象还越发深刻了,当然,也许这是我瞎想的,姨娘听听我说的对不对。”杨氏此时已经一头雾水了,下意识的就点点头。“姨娘过来后,王妈妈就跟着姨娘不错,但因为有刘妈妈在,王妈妈就是一个粗使妈子是不是?”杨氏点点头。“后来刘妈妈出了事,王妈妈这才被提上来。”“的确是这样的,当时院里也没别的人,那时候咱们还不是住在这里的,家里条件也不如现在,我身边只有一个丫头,刘妈妈走后夫人本说再给我补个妈子的,我想也用不了那些人,就没有要,安儿……”“姨娘听我说完,不说大姐三妹,就连舒姐身边也还有个赵妈子,而我屋里却只有两个丫头,那赵妈子是舒姐的乳娘,我过去也是有乳娘的吧?”“怎么没有?过去有一个柳妈子,是专门奶你的,不过她手脚不干……”说到这里,杨氏自己就停了下来,呆呆的愣住了,她虽然性格软弱又没有主见,却并不愚钝,否则那天也不会一见形势不对就立刻打了安姐,这些事过去没人提,她也就没往这方面想,可此时她又怎么会不联系到一起?她用手扶着桌子,慢慢的坐了下来。安姐不再言语,这些都是她这两天回忆原身的记忆整理出来的,她不知道这些是不是都是王妈子做的,在她看来王妈子不像是有太高手段的人,但有些事不需要你有多少手段。不过是不是王妈子都没有关系,是,那正好清理门户;不是,她也不需要一个妈子天天在自己身边指手画脚,让整个院里的人都听她摆布。何况这事八成和王妈子脱不了关系,否则一个两个的都手脚不干净?还都是和她身份地位有冲突的?而此时王妈子正眼巴巴的站在窗外,看着里面。虽然思烟、卷秋这些丫头被她打发了下去,可她知道这些不安分的小蹄子们一定在屋里偷看,所以她也不好趴在窗户上偷听,只有支着耳朵希望能听到个一言片语。可此时天冷,屋里的门窗都封的死死的,杨氏母女的声音又不大,她听了半天,除了一开始杨氏的一两声惊呼,再没有别的了。安姐会对杨姨娘说什么呢?在她想来,安姐一个小丫头片子,又没什么心眼,说不出什么对她不利的话,可不知为何,她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正抓耳挠腮,里面就传来了传唤声,她连忙进屋,一走进去,就见杨氏坐在软榻上,安姐却还在那边吃包子,十来个包子已经吃了三四个,眼见她又要再夹,她下意识的就道:“姑娘少吃些吧,虽说这是姨娘特意为你要来的,姑娘也不能全吃了啊,总要给姨娘留几个。”安姐没有理她,继续吃自己的包子,王妈子还要再说话,杨氏已经开口了:“王妈妈,你去把卷秋她们叫来吧。”王妈子一怔,杨氏看着窗外,仿佛是对她解释,又仿佛是自言自语:“时辰也不早了,该去向老夫人请安了。”王妈子一肚子郁闷,想要问问道歉的事怎么说,但此时杨氏气场诡异,她这嘴边的话也就说不出来了。卷秋等人进来,收拾一番,一行人就向高老夫人的住处走去,刚走到花榭处,远远的就又见到一行人,当先是一个二十四五左右的妇人,眉眼细长,皮肤白皙,穿了件桃红色的大花棉褙子,披了件玄色狐狸毛大氅,走起路来如弱柳行风,别有一种姿态,见到杨氏,她微微一怔,立刻道:“没想到在这里遇上姐姐,这可真是巧了,刚才舒姐还说一会儿要去看看二姑娘呢。”“二姐姐,你好了吗?”她身边的一个小姑娘开口,只见她穿了件大红色的撒花棉袄,梳了个坠马髻,看起来弱弱小小的,虽然不过六七岁的样子,往那里一站,却已经有了股楚楚可怜的姿态,“我本来昨天就说去看二姐姐的,但前天也病了,今天才好些。”她说着,又咳嗽了两声,她本就长的瘦小,这一咳嗽就更显得可怜柔弱,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虽然是第一次见,但原身对她的印象可不是一般的深刻,这就是高家的四姑娘,舒姐,髙舒琪!第三章别看高安琪今年不过九岁,但人生里已经有了个刻苦铭心的仇人,那就是髙舒琪,这种仇恨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结下的,反正就是这个舒姐夺走了她的一切,每次矛盾都是这个舒姐挑起来的,而到最后受罚的总是她。在原身的记忆里,没有舒姐的日子她是幸福的、快乐的,和大姑娘心姐,三姑娘静姐相处也是愉快的,而一牵扯到舒姐,生活就变成了噩梦。在翻阅了原身的记忆后,安姐也不得不感叹这个舒姐了不得,在她的感觉里,那些小伎俩本应该是上了初中、高中甚至大学才能使出来的,而人家舒姐硬是在五六岁的时候就用了出来,还手段老练,花式多样,也不怪原身每每吃亏。想到这里安姐点点头:“是吗?那妹妹可要好好保重了。”她态度不冷不热,舒姐不由得一怔,过去她每次这么说,安姐都会借机嘲讽一番,大多时候还会吵嚷出来,怎么这一次这么平静?她正要再说些什么,那边安姐已经抬步向老夫人房里走去,顿时她眼圈一红,看向杨氏:“杨姨娘,二姐姐是不是还生我的气?我那天真不是故意把二姐姐的裙子弄脏的。”杨氏看着她,虽然她过去也觉得这个四姑娘不简单,可过去她也就是想想,毕竟舒姐的年龄在这里放着呢,而且舒姐的长相也实在太具有迷惑性,总让她觉得这个想法是自己偏心所致,可这一次来看她还真没有多想,这个四姑娘何止是不简单啊,简直是都要成精了。见她面色不豫,吴姨娘道:“哎呀,姐姐,小孩子磨两句嘴,你还当成事了?你不知道那天四姑娘好伤心了,说都是自己的错才让二姑娘挨罚,她前天生病也和这有关,这两天一直吵嚷着要去看二姑娘,也是我怕她身体弱,万一再有个好歹这才拦着。”“小孩子拌嘴?小孩子拌嘴你还收我那套头面做什么?”杨氏在心中暗道,不过此时面对吴氏笑颜如花的面孔,也不好说什么,只有点点头,也向前走去。她没有像往日那样顺着应承几句,吴氏也是一愣,看着她的背影,不由得沉思了起来,今天这对母女,都有些奇怪。“姨娘?”舒姐抬头看向她,她回过神给女儿擦了一下眼角,“没事,咱们也去给老夫人请安吧。”高老夫人娘家姓李,家中原是开杂货铺的,成为老夫人后,最爱的就是看人给自己请安。奈何她只有两个儿子,二儿子还在外经商不说,还把妻女儿子也一并带了出去,剩下的这个儿子虽是她最骄傲的,可天天忙于政务,也只能晚上来问问好。正常的来说,像吴氏、杨氏这些姨娘是不用来给老夫人请安的,她们的身份还不够,不过谁让高老夫人爱这一口呢?所以高老夫人这里就天天挤了一屋子的人。安姐进去的时候,屋里还没有别人,高老太太一怔,待她规规矩矩的请了安才道:“你今儿可好了?”“回老夫人话,已经好了,前两日让老夫人担心了。”高老夫人并没有什么担心的,四个孙女中她对安姐并没什么好印象,长相不是最出挑的,嘴巴也不够甜,偏偏脾气暴躁,隔个几天就要惹出点事,不过她既然这么说了,高老夫人也不能说她没担心:“你好了也就好了,以后可不要再和四丫头淘气了。”“是。”见她这么乖巧,高老夫人也有些高兴:“听说你碰住了头,我这里有一些上好的沉香,一会儿让青竹给你包一些带回去,点了最是安神。”安姐应了是,又恭恭敬敬的道了谢,正要再说些什么。吴氏和舒姐就到了,吴氏一到就快步上前,一边行礼一边高声笑道:“给老夫人请安,老夫人吉祥!”“吉祥,吉祥!”高老夫人的声音里也带出了笑意,吴氏的做派令她非常舒服,让她有一种自己真的是大家夫人的感觉。“老夫人觉睡的好不好,饭用的香不香。”“好好好,香香香。”高老夫人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一边端了被子喝茶一边就道,“还有什么要问的?”吴氏眼珠一转:“那就要看老夫人给的红包厚不厚了?”高老夫人一口茶喷了出去,指着她笑骂:“你这个猴儿,一大早就来打秋风,你当我这里是干什么的?发银子的吗?”那吴氏也不在意,反而上前两步:“老夫人这里怎么不是发银子的?我以前的薪水可不是都是从老夫人这里领吗?”“看看你说这话,你过去虽是我这里的,现在也是当姨娘的了,还要来我这里讨银子,羞也不羞。”“若是还能回到老夫人身边,我当个小丫头又有什么?”这话说的高老夫人更是服帖,正要开口,那边就有小丫头来报,说夫人来了,顿时,屋里轻松的气氛一窒,高老夫人直了下身体,把茶杯放到了旁边。很快,帘子掀开,一个穿了青色贡缎镶银边撒花裙的妇人走了进来,只见她生了一张鹅蛋脸,眉眼虽不怎么出挑,却极为和谐,头上插了一根红宝石蝴蝶坠金钗,一步步走来上身丝毫不动却又不见僵硬,安姐在旁边见了,脑中只出现四个字:大家闺秀。这高夫人张氏是北定侯的女儿,虽然只是庶女,可也是正经姑娘,在过去原身的记忆中就只有一个严厉的概念,此时安姐见了却觉得这更像一种入木三分的气派,这种从小养出来的感觉,别说杨氏、吴氏,就是高老夫人仗着辈分也压不住。她身边还跟了两个一大一小的女孩,大的那个和她现在差不多,也就是*岁的样子,小的那个则和舒姐差不多,不过比起舒姐看起来更为健康,脸上也没有那种悲悲戚戚的神色。两人都穿了一样的宝蓝色小花棉袄,只是大的那个只用了个镶发蓝的簪子,手上也不过只戴了一个小金镯,而小的那个则不仅戴着金钗挂着耳坠,脖子上还戴了一个璎珞,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珠光宝气。安姐知道,那大的就是高家的大姑娘高心琪,比她只大两个月,在原身的记忆里,早先也是能在一起玩的,不过当高心琪满七岁开始识字读书,两人就渐渐没了话题。而那个小的就是高家的三姑娘,高静琪,比舒姐大四个月,和她那个嫡亲姐姐不一样,三姑娘性格更为活泼,喜欢一切华丽漂亮的东西,所以早先也和原身交好过一段时间,不过自从早先在房里养身体的舒姐加入到她们中之后,两人也慢慢疏远了。而且因为原身也是个喜欢张扬漂亮的,所以在一些事情上两人难免会有些冲突,在她穿来前两人差不多都算交恶了。跟在这两个姑娘身后的则是一个身材消瘦的女子,这女子穿了件青紫色的棉褙子,装扮朴素,手上也只有一个玉镯,安姐知道,这是孙姨娘,原本是张氏身边的丫头,在她第三次怀孕的时候,由她自己做主给开了脸,高老爷三个姨娘里她是唯一没有自己院子的。张氏带着心姐、静姐行了礼,又向高老夫人问了好,然后就退到了一边,孙氏把她刚才的动作重复了一遍,主仆俩一样动作规范讲究没有一丝错误,但就是和这个屋子有一种违和感,高老夫人也不太舒服,待孙氏行完礼后就道:“今天你们那儿是出了什么事吗,怎么来的这么晚?”“回老夫人,并没有什么事的,不过老爷早上是在我们屋里用的饭,故此耽搁了一点时间。”张氏起身回道,高老夫人冷笑一声,“这是什么理由,老爷不过在你们房里留了两天,你们就两天来晚。前段时间老爷都在吴姨娘那里,她还常常是第一个到的,你作为主母本该是做表率的,反而还不如一个做姨娘的,这是什么规矩?”张氏面孔通红,她本是低着头的,此时猛的抬起脸,目光似箭,高老夫人心中一惊,却又挺了下背:“怎么,我说的还不对吗?”张氏人没有说话,心姐在旁边扯了下她的袖子,她暗暗的吸了口气,勉强按耐住情绪:“老夫人说的,自然是对的,媳妇明日一定早早就来。”“那倒不用了,只要别迟了就好,你是侯府里出来的自然知道这晨昏定省的规矩是多少年流传下的,也是朝廷立国的根本。就算当今陛下,也是讲究孝道的。”她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张氏就算一肚子郁闷也不好说别的,只有再应了声是。难得能把这个媳妇压的死死的,高老夫人很是高兴,正要再说点什么,就听高夫人道:“那不知老夫人觉得我们什么时辰来好?”“什么时辰?”“是,老夫人不想我们来的太早,也不想我们来的太晚,我想还是问清了时辰比较好。”张氏说着抬起头,直直的看着高老夫人,“我们掐着时辰来,也不会让老夫人为难了。”“你什么意思?是说我现在在为难你吗?”高老夫人的脸色拉了下来,张氏道,“媳妇不敢,媳妇只是怕做错了令老夫人生气,届时媳妇挨罚事小,老夫人气坏了身体事大。”“还说不敢?你现在都敢诅咒起我来了!怎么着,我要气坏了身体你很高兴是不是?气死了我这个老不死的,高家就是你当家了?”“媳妇不是这个意思……”“你就是这个意思!”张氏看着高老夫人,表情不由得纠结了起来,静姐忍不住了:“老夫人,我娘不是那个意思,她……”“大人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你娘也是北定侯家的闺女,这点规矩都没教给你吗?还口口声声说什么大家闺秀,看看你这个样子,连你四妹妹都比不过!”静姐脸涨的通红,还想说什么,旁边的心姐就拉住了她:“妹妹,不要和老夫人顶嘴,而且长辈说话,我们本就不该插言。”一边说,一边对她使着眼色,静姐虽然满心不忿,也只能悻悻的咬了下下唇,不再出声。打发了这个小的,高老夫人的火力再次转向了张氏:“我让你早些来,你就应了,非给我说什么时辰,怎么,请安不该是心甘情愿的吗?怎么到了你这里就成了任务?这么说来,你心中也是没有一点我这个做婆母的!”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