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深宫美人心妃颦天下小说

深宫美人心妃颦天下

深宫美人心妃颦天下

10.0

手机阅读

编辑:眉目不知秋

作者:云雨瑶

时间:2019-09-06 12:40:28

他,一个貌倾天下的绝世红颜。母仪天下,命带桃花。 他是他的老公,处在明朝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他,是楚玄国被抛弃的孤儿,历经重生,几经波折。他,堂堂一国之君却深陷泥沼沦为阶下囚。 一个倾世红颜...[更多] 书介绍:他,一个貌倾天下的绝世红颜。母仪天下,命带桃花。 他是他的老公,处在明朝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他,是楚玄国被抛弃的孤儿,历经重生,几经波折。他,堂堂一国之君却深陷泥沼沦为阶下囚。 一个倾世红颜,乱世之纷争。明争暗斗,步步为赢,争霸天下,谁是最后的赢家?倾尽所有,到最后只为搏美人一笑

点评:文章剧情经凑,曲折离奇,吸引读者

001楔子“娘,快看,快看。满街都是花灯呢?”一声女孩兴奋的叫唤引来了街道上路人的侧目。只见长安城繁华的街道上一个美丽的妇人牵着一个小女孩。女孩穿着一身锦色的衣衫,头上扎着两只小小的髻,样子非常的可爱。精致的脸蛋上两只圆圆的眼睛异常地灵动,小巧玲珑的鼻子微微地翘起。她一脸兴奋地四处张望,看到人多的地方更是好奇地多看了几眼。“哇,糖葫芦,糖葫芦。娘,我好想吃哦。”她扯着妇人的衣服眼睛带着期盼的光亮。美丽的妇人摇头轻笑了声,无奈地从小贩手里买了一串糖葫芦给她。女孩迅速地把它抢在手里,一脸的笑。“谢谢娘。”“娘,咱们现在还有多久才能到观音庙啊!我现在都累死了。”女孩嘟着小嘴,可怜兮兮地揉着自己的小腿。“就快了,娘都叫你别跟来你偏不听。”妇人无奈的叹声到。“我也想要拜观音嘛!人家都没见过,我听安夕说这里的观音很灵,有什么愿望都能跟她说。”女孩眯着眼笑了起来。“哦?小雪儿也有愿望?是什么?能跟娘说说吗?”“不能。安夕说愿望说了就不灵了。我要偷偷地告诉观音菩萨。”妇人抿着唇笑了声,牵着她的手往拥挤的人群挤了过去。此时来观音庙拜观音的人很多,一般来这边上香的都是一些妇人和少女,目的一般也就是求子或者祈求得到一门好的亲事。上了香,妇人跪在观音神像面前拜了三拜。女孩眯着眼学着母亲的样子,心里想着娘现在一定是跟菩萨许愿。可是娘不说话菩萨又怎么知道娘许什么愿呢?她有些郁闷地嘟了嘟唇。突然,她心生一念。见娘亲还没睁开眼,她轻声地站起身偷偷地往后门溜了出去。见四处无人,她得赶紧把愿望告诉菩萨,离得不远,菩萨应该能听到她说话吧?她清了清嗓子,学着娘刚才的样子,闭着眼双手合了起来。“漂亮的观世音菩萨我有很多愿望,你能帮我实现吗?”“说。”“咦?!”小雪儿四处张望了几眼,确定身边没有任何人。难道真的是观音菩萨听到了她的话?她有些紧张地握紧了手指又说:“我想要嫁给一个比爹还要好看的男人。”“……”“我还要娶比爹还要多的小妾。”她又继续说到。“噗。”一声响动从头顶上传来。小雪儿疑惑抬头看了看。一个长得漂亮的少年双手支着头颅躺在一刻树干上,神情慵懒地看着她。“你是谁?”她不解的问。“我?菩萨。”他勾起那好看的嘴角对她扬了扬眉。“胡说。”小雪儿嘟起嘴不高兴地怒瞪着他。“你又知道?”少年哼了哼。“观音菩萨明明是女的,你是个男的。”“谁说的?观音是女的,可菩萨是男的。这都不懂。”他朝她不屑地斜睨了一眼。小雪儿咬着手指想了想,安夕没有跟她说菩萨和观音其实是两个不一样的人,不,是神仙。“那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少年一脸白痴地看着她。“我是用飞的。”“哦。”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那你的武功一定也很厉害。”少年得意的扬了扬唇。“那当然,皇……我爹都说我的武功是最厉害的。”“那你一定没有楚哥哥的武功厉害,楚哥哥的武功乃是天下第一。”她听爹说楚哥哥是个练武奇才,将来一定会是天下第一高人。“切。骗谁啊?”少年不屑地哼了声。“我没有骗你,是我听我爹这样说的。”她扁了扁唇,不服气地争辩道。“你爹?你爹是谁?”少年又问。“我……我爹是……”她还没说完,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叫唤。“雪儿,雪儿。”是娘亲的声音。她心里一急,忙说到。“不跟你瞎扯了。”说完匆匆地往回跑了进去。少年看着那个匆匆离去的身影,勾了勾唇到:“有意思。”妇人看到她的时候,忙松了口气。“一个人跑哪去了,让娘好找。下次再不带你出来了。”“娘,我是去跟菩萨许愿了。”她咧嘴笑了笑。“跑到外面许什么愿,赶紧回去吧!”“嗯。”她应了声,又往回看了一眼才跟着离去。那一年她八岁,她知道她跟菩萨许了两个愿望,其实她还有一个愿望,那个愿望是希望长大了能跟她的楚哥哥结婚,只是还没有说出来。她还记得那时他才刚入倾雪山庄,被父亲带了进来。他站在梅园树下,两只手紧张的缩在后面。见到她的时候,对她恭敬的叫了一声:“小姐。”那时候父亲亲昵地抱起她,握着她小小的手说:“爹给你找了个哥哥,小雪儿高兴不?”她小小的眉头微微皱起,嘟起嘴凶凶地撇开脸去。她不喜欢他,虽然他长的好好看,可是他要和她争宠她就是不高兴。男孩见她不悦,对她搔了搔首傻傻的笑了。好看的眼睛如星辰一般闪亮闪亮的。“星星。”她双眼发亮,突然伸出手去抓。“啊!!!!”只听那男孩捂着眼睛发出一声惨叫。那时候她捂着嘴‘咯咯’地笑,笑的很开心很得意,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想到这里,她不由轻声地笑了。002待嫁儿女情这天,早晨的阳光出现。苏御雪独自坐在房中,一身素白轻衣,挽起一丝轻柔的发丝在指间顺梳着。眉宇间有些许的淡淡的忧伤,紧抿的唇角却带着几分漠然的气息。这时木制的雕花大门被人推开,一位打扮美艳的贵妇掩着唇巧笑涟涟的出现在门口。“哎哟,我的大小姐。你怎么还在这啊!”苏御雪听到她进来,眉头轻皱了下。眼睛有意无意地轻扫了她一眼。“三姨娘你那么急做什么?要嫁的又不是你女儿。”贵妇的脸上的笑意僵硬的挂着,她吱吱的笑了声。“哎呀,怎么不是?我怎么说也是你爹明媒正娶的,还为苏家生了一子。再怎么说也为咱们苏家留住了唯一的血脉啊!你说是不是?”苏御雪看着她得意的笑脸。她嘴角轻扬,冷冷的讽笑了声。她要出嫁了,她是巴不得要把她赶出去吧!虽然她表面上对自己好,但是心里怎么想她还会不清楚?!苏御雪拈起一支发簪,轻巧地插在发间。似有若无的动作却有种迷惑人心的蛊然。贵妇看着她抬手的动作,心里有些莫名的不舒坦。她僵硬地扯开嘴角,脸上堆满的脂粉似乎要抖落下来。轻轻的笑了声说:“我们大小姐真是貌可倾城,能得皇上赐婚也实在福气啊!”“是吗?”她淡淡的问,眼睛却不看她。“当然啊!九王爷怎么说也是权倾天下,除了当今圣上谁不知道他最有力量能和你爹抗衡。你嫁给他,怎么说也是门当户对啊!”苏御雪突然站起身,在木桌上摆放着的精致的木盒里挑了一条鹅黄色的披肩披上。没有理会站在她身后的三姨娘,径自开门率先走了出去。来到大厅,便看到满室堆满了聘礼,一箱箱整齐的摆放着。她有些厌烦的瞥开眼,看到端坐在首位上的中年男子。他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就像小时候,他经常会叫她过去然后宠溺地把她抱在怀里。可是自娘死了之后他再也没有抱过她了,就连见他一面也是极难。苏御雪拉了拉裙摆慢慢地向他走去。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近,中年男子微微眯起的眼睛带着几许迷离的色彩。“爹。”她轻唤,只是抬眼淡淡的扫过并没有认真的看他一眼。他有四个妻子,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娘是二夫人,就生了她一个女儿。娘在庄里的地位虽然不高,但她的吃穿用度永远是这倾雪山庄中最好的一个。中年男子回过神来,高兴地对着左边位置上的一位年轻男子介绍道:“王爷,这就是小女御雪。”苏御雪转过头去看向他口中的那个王爷。只见他一身白色长衫,那纯白的颜色更衬得他翩然出尘,眉宇间带着几分温文尔雅和飘逸的气质。苏御雪脸上闪过一丝疑惑。难道他就是她要嫁的那个九王爷秦凌霄?那男子抬头,正好对上那双疑惑不解的眼瞳。看到那张漠然又带着几分冰冷气息的脸,他眼底闪过一丝惊艳的光彩。对,惊艳。这就是她给他的第一感觉。他敛眉,对她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又转头对着端坐在虎皮椅上的苏振天一脸惋惜的摇头叹道:“九弟今日不能来实在可惜啊!”原来不是他,他称九弟?那他是谁?苏御雪细细的看他。从他淡定从容的姿态,还有他身上佩戴着御龙雪翠。可以断定,这人定是八王爷秦疏了。那御龙雪翠是皇帝御赐,皇宫之中只有三个人有,一个是当今皇帝,一个是八王爷还有一个自然是九王爷。想必很多人会疑惑她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怎么会知道,但是她身上却有同样一件东西,那是娘在她小的时候送给她的。知道宫中几人有这玉佩,亦是娘告诉她的。苏御雪对他微微俯身:“御雪见过八王爷。”秦疏惊愕的看着她,似乎很惊讶她会知道自己的身份。尔后,他漾起一丝温和的笑。“御雪姑娘果真是冰雪聪明,这样也能猜出本王的身份。传闻中苏小姐才高八斗,能文能武、多才多艺。今日能够一堵苏小姐风采,也实在不枉本王走这一趟。”其实他也是被皇帝逼来提亲的,九弟虽说有要事在身,可是谁不知道他这个弟弟脾气倔的要死,怎么也不肯来。苏御雪抿唇淡笑,低头不再答话。“九弟有要事在身所以不能亲自前来,还请苏小姐千万别介意。”八王爷有些歉意的说。“谢谢王爷挂心,御雪明白。”苏御雪螓首。苏振天噙着笑,点了点头说:“真是劳烦了八王爷特地来跑一趟。”良久,苏御雪坐在一旁,听着他们说着一些客气的话。她也自觉无趣,便起身对他们福了福身,先行退下了。她一个人走到后门假山上,她从小就喜欢独来独往。不喜丫鬟们跟随,就连爹爹安排给她的那些护卫她都觉得碍眼。她来到在一处大石头旁抱膝蹲下。细白的手指无聊地拨弄着地上的青草,她拔起一根草,在上面细细的打了个死结。她的心就如这棵草,心死了,却永远留着一个结,不管怎么打也打不开。她咬唇,溢出一丝喟叹。再过几天,她就要出嫁了。嫁给那个九王爷秦凌霄,怎么听就觉得这名字怪。她从怀中掏出一只木头小人。那玩偶矮矮笨笨的样子,头上梳着两只流星头,两只小小的眼睛微微的眯起,含笑似的看着她。她突然轻笑了声,脸上的酒窝若隐若现,让她原本绝华的脸上更添了几分甜美之气。苏御雪轻轻的抚着。这个木头人是她五年前捡到的,那时候她去流云阁看到他在认真的雕刻着这个小人。他看到她来,急忙地把它塞进衣袖里,然后对她恭敬的喊了一声:“小姐。”看到他身上沾满了木屑,她不高兴的皱眉,对他淡淡的点了点头。之后,她在水池边无意间发现了这个木头小人。那时候,它躺在水池边上,被池里的水打湿了。她把它捡起,帮它擦干了身子。她一直都把它带在身上,无聊的时候就会把它拿出来。这个小人在它身边陪了她整整五年。时间还过得真快啊!五年的时间一晃眼就这样过去了。她有些遥遥地望着天边的云彩。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