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此情天注定小说

此情天注定

此情天注定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山川赋

作者:寒月伊人

时间:2019-09-03 12:40:26

传说,每一个人都有一份天定的情缘。 他说:我的情谊早在七年之前已经结束。他说:穷一生之力,只为换您一颦一笑。他说:无论我在哪里,只要您需要,我就会赶来。他说:我会慢慢救活您,您的心死了,我便把我的分给您。 究竟哪个才是他注定的情缘…… 又或者,他,注定,只是绝爱的人……

点评: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第2章“风哥哥,我在这里呀!你快来呀!”一身淡粉的小丫头在繁花丛中调皮的笑着。“希儿!希儿!看风哥哥怎么捉到你!”身着青色长袍的清秀男孩脸上满溢着欢乐。嘴角上扬,让小丫头忍不住便陷入那温暖的笑靥中。眼睛被蒙着,便凭着摸索向那调皮的声音处走去。“风哥哥小心!”眼看着那男孩就要撞上一盆娇艳的牡丹了,小丫头紧张的从花丛中跑出来,扶住了他的手臂。“哈哈!捉到你了,希儿!”一手反握住女孩的手臂,一手潇洒的取下蒙于双眼的锦缎,一双明亮的眸子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她。“这次不算啦!是我扶住风哥哥的!”小女孩轻轻撇着红润的小嘴,歪着头,假装不看他,余光却还忍不住留恋着。“好好,不算不算。”男孩看着女孩撒娇的样子,宠溺的抚摸着她的青丝,嘴角是掩不住的笑意。远处浓密的林荫下,两位衣着华贵的夫人正笑着饮茶攀谈,不时幸福的看着这两个玩的正高兴的孩子。“风儿,希儿,来,喝些水歇会。”其中一位身着浅紫色绣有粉色桃花的衣裙的女子笑着朝玩闹的两个小孩挥手。“哦!”活泼的小女孩应着,便拉着她的风哥哥向那边跑去。待跑到那招手的女子身前时,便娇柔的窝进她的怀里,甜甜的喊了一声,“娘。”幸福的看着怀中一脸兴奋之色的小丫头,紫衣女子微笑着抚着她的头。男孩则是站在另一位着淡金色绣花长裙的女子身旁,女子轻轻用手帕擦着男孩额上的细汗,举手投足间洋溢着满满的疼爱,“风儿,有没有欺负若希呀,你若欺负了她,娘可不让哦。”“娘,孩儿怎么会舍得欺负希儿。孩儿是要一辈子保护若希,一辈子守护若希的!”叫风的男孩信誓旦旦的说着,眼神坚定的看着希儿。听闻此言的若希,白净的小脸上染上一抹嫣红,纤柔中更添了几分娇羞。抬眸,正对上男孩深情坚定的眼神,便觉双颊微烫,羞涩的垂下了头。而这一切,一旁的两位夫人全然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彼此默契相视,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希儿,来。”黄衣女子笑着拉过若希,从怀中拿出了一块红色锦缎。仔细的将锦缎摊开,一块润泽通透的圆形羊脂白玉映入眼帘。“当年诞下风儿时,险些出事,幸得一仙人相助,否则,我与风儿恐怕……仙人念我们是有缘之人,便赠予风儿一块白玉,此玉颇有灵性,我曾想将它雕刻成佛坠,可总有波折,终不能如愿,我也就只能作罢。后来见你二人如此要好,我便想着将它一分为二,刻成玉佩,长伴你们身边,这次它倒是乐意的很。现在就将它送与你们,希望你二人能情谊长存,福祸共担,如这灵玉一般,分则相吸,合则相融。”稍用力一掰,那玉佩便分成了两块,女子分别递到两人手中。“谢谢娘!”男孩高兴的拿了自己的那半边玉佩。若希小心的捧在手里,细细的看着。那两块半月形的玉佩上精细的刻着一龙一凤,龙形矫健,凤姿婀娜。若是对在一起,则相互融合,完全看不出中间的缝隙。若希看看玉佩,又回头小眼睛眨巴眨巴的望向娘亲,似乎在问,我可以要吗?紫衣女子疼爱的看着女儿,欣慰的笑着轻点头。“多谢夫人!”第3章每每想到此,眼中的泪便再也忍不住的落下,一滴滴,滴在手上,滑落到地上。风哥哥,你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带希儿走,你怎么忍心让希儿如此伤心,希儿好想你!风哥哥!风哥哥!在心中不知喊了多少次,任凭悲伤一次次的填满,却始终,等不到。看到小姐哭了,小梦心疼的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七年里,除了想起与风少爷的过往,小姐几乎没有真心的笑过,原来活泼淘气的小姐在那件事之后,就再也没有了生气,变得冷漠少言,眼中浓浓的悲伤怎样都化不开。“小姐,您又想起风少爷了”,走上前去扶着希儿,轻轻的叹了口气,“别难过了,当时并没有找到风少爷的尸首,风少爷一定是被人救走了,他一定会回来找您的!”安慰了无数次的话,让小梦自己都开始动摇了。风少爷真的还活着吗?如果活着为什么不回来呢?当时皇上误信谗言,后来方知是错怪了风少爷一家,可大错已铸成,皇上悔恨不已,向天下认错,并派人四处寻找流落在外的风少爷,可已过了七年了,却还是杳无音讯,难道风少爷真的已经不在了吗?“小梦,风哥哥为什么不回来找我?如果他还活着,为什么不回来?难道他已经不记得我了吗?”是呀,风哥哥,你是不是已经忘记希儿了?已经忘记你对希儿的承诺了?风哥哥!真的忘记了吗?真的能忘记吗?想到此,希儿握著玉佩的手不禁緊了緊,凌厉的棱角划破了那如雪般的肌肤,鲜血静静的流淌,染红了白玉。“啊——!”万里外,南兴国的紫逸林深处,被痛苦的喊声惊吓到的鸟儿慌张的拍打着翅膀冲出林子。一个俊逸男子吃力的扶住身旁的树干,一只手用力的捂住胸口,口中喃喃的说着“希儿,希——儿”,便再也坚持不住,身子直直的向前坠去。“风!风!”在男子闭上眼之前,一抹鲜红焦急的向他跑来。“风!醒醒!又心痛了吗?”女子快速从怀中拿出一粒丹药送入男子嘴中,心疼的看着他,等着他醒来。风,到底怎样才能让你不痛,到底怎样才能让你忘记,你告诉我,无论如何我都会为你做到,好不好……为什么,为什么看不到我的存在,风!女子哽咽了。七年了,已经七年了,她总是陪在他身边。看着他一次次的痛昏过去,等着他一次次的苏醒过来,每次都仿佛有把刀子在狠狠的割着她的心,他痛,她也痛,可是她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帮他止痛。苦涩的笑容,忧伤的瞳眸。怀中的他慢慢的睁开了双眸,看了看她红着的眼眶,轻扬了扬唇角,调侃道“小师妹,这么早就给师兄我哭丧呀,我看呀,早晚我得让你哭死!”“呸!谁为你哭了!美死你了!我可是坚强无比流血不流泪的苏丽珊!刚才,不过是眼里进了沙子,我揉了揉,所以眼睛才红的!都怪你!哼!”说完,女子倔强的把头偏向一边,不再看他。“怪我?我又没有在你眼中放沙子。”他淡淡的看着她。“谁让你是风啊!笨!”说着便不舍的推开了他,起身去捡他遗落的剑。心中却说,怪你早将你的印记深深刻在我的心上,怪你总让我感到无力与脆弱,怪你……“好好,是师兄错了,师兄在这给师妹道歉啦!”边说边笑着拱手夸张的施了一礼,“快正午了,我们回去吧,师父该等着我们吃饭了。”顺手接过丽珊递过来的剑收于鞘中。“好呀!我还真饿了!不知道香怡做了什么好吃的!”想着想着似乎肚子更饿了,便拉着风蹦蹦跳跳的往山林更深的地方走着。“你呀!就不能跟香怡学学!看看人家香怡,琴棋书画,女红厨艺,样样精通,你呢,整天风风火火的,哪里像个女孩子!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好呀你!司马风!转眼就忘了谁救了你是吧!竟然这么恶毒的诅咒本姑娘!不可原谅!看鞭!”话未说完,已抽出绕于身上的软鞭,向他挥去。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