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谁的悲伤若梦小说

谁的悲伤若梦

谁的悲伤若梦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来路生云烟

作者:白堇年

时间:2019-09-02 12:40:25

什么女人最让人头痛?当然是美人。什么女人比美人更让人头痛?答案是聪敏的美人。那年,他下山。师傅与他说,千黎,你太聪敏了,为师怕你聪敏反被聪敏误,陷在一些事情里面不能自拔。一语成谶。纵是美貌倾城,纵...[更多] 书介绍:什么女人最让人头痛?当然是美人。什么女人比美人更让人头痛?答案是聪敏的美人。那年,他下山。师傅与他说,千黎,你太聪敏了,为师怕你聪敏反被聪敏误,陷在一些事情里面不能自拔。一语成谶。纵是美貌倾城,纵是聪敏无双。却原来,逃不过,那一劫……男主之一很白很呆,反应总是比别人慢半拍。性格温柔,较

点评:文章剧情紧凑,跌宕起伏,发展曲折,吸引人阅读

02传奇的女孩那是一个女孩,是剩下的八人中唯一的女孩。小女孩就像是粉妆玉琢的瓷娃娃,玲珑剔透的,十分惹人怜爱。女孩没有站起来,只是看了看空空荡荡的大厅,问道,“这里的空位子这么多。为什么偏要我让?”“老人家,我让你吧。”先前将钱袋给他的孩子站起来。老乞丐却不领情,只看着那女孩,振振有词,“今个儿老乞儿出门算了一卦,必要坐在东向的位子,否则便要洒了酒葫芦。老乞儿嗜酒如命,断断不能洒了酒葫芦。”屋里又开始喧闹了,有孩子冷言相讽。那女孩却一笑,“你是沈辽。”老乞丐怔了一怔。又听那女孩说,“太平盛世,无灾无荒,乞丐本就十分稀少。偏偏在帝师选徒之时,偏偏出现在聚贤堂里面。”“哈哈。”老乞丐笑了两声,站直了身子,再不复方才的邋遢。“那你又怎知我是沈辽?”“方才有人丢了你一锭银子,用了些力道,也并不是正对着你的方向,想是要给你些难堪,你却接的十分巧妙。还有,我听说,沈辽善卦。”女孩不慌不忙地站起身,“这连出门喝酒都要算上一卦的,也只有沈辽了吧。”“说得不错。”沈辽点点头,“不想今天竟被一个女娃子识了出来。”他倒也不甚在意,“既是被识了出来,就择徒吧。”所有的孩子都屏住呼吸,十六只眼睛盯在他的身上。他点了那布衣的孩子,“就你吧。”有孩子的叹气声,那女娃却问,“为什么?”沈辽掠掠长须,“枯坐两个时辰,考的是耐性。让人在外卖糖葫芦考的是定力。你们过了这两关,着实不易。这第三关,考的是善心。沈某之徒,当心系天下苍生,万不可只为一己私利。怎样,你们服气吗?”有几个孩子点点头,那女孩却一仰头,倔强道,“我不服。”“我进门时,你未曾施舍。指你让座时,你也没有相让。有何不服?”“我认出你来了,再给你银子,未免太过做作。况且,我能舍你几日的饭钱,能舍你一世的饭钱?一锭银子能救你一人,又怎能救天下黎民苍生?俗话说,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国之根本为民,百姓不过为了一个‘生’字,轻徭薄赋,仁政爱民,国方能长久。反之则国将不国,有前朝赵氏为例。”沈辽长叹一口气,“的确是可惜了。”他拍拍女娃的肩头,“不是我不想收你,实在是女子太难有所作为,不如平平静静一世。”女娃扬脸一笑,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人人都说沈辽收徒不问门第,不问出生,只看可塑之质。却原来重男轻女吗?”“也罢。我且问你三个问题,你若都答得令我满意,我便收了你又何妨。”沈辽看着女娃,终是不舍。“请问。”女娃自信满满地看着他。沈辽开口问道,“时年大旱,田中无水浇灌,汝为万民之一,将何为?”“等。”女孩想都没想,便答道。“何为等?”女孩的眸子透亮,“等天公作美,降下一场甘霖。等朝廷开仓赈灾,分得几石口粮。如果两者都没有,那么,就只能——等死。”一个等字,道尽玄机。沈辽的脸色开始变得郑重,他看着这个女孩,女孩亦看着他。“鞑驽进犯,烧杀抢掠无度。将何为?”米南宫的目光直盯着女孩。女孩缓缓从嘴中吐出一个字,“征。”不等他问,又说道,“征,首先是征兵征粮,其次是征打平叛,最后是征服安抚。”一个字,从开始到结束,全部概括进去。沈辽愣了愣,随即大笑不止。女孩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沈辽止了笑,问道,“你是谁家的孩子?”“我是穆千黎,穆远萧的孩子。”女孩笑得灿烂,一对明亮的眸子对上了沈辽,声音清亮无比,“师父,已经三个问题了。”“原来是远萧的孩子,我一生收的徒弟,也就属他最聪明了,难怪生出你这么个丫头。罢了罢了,这也是缘分。”沈辽最后一次收徒,却是收了两个徒弟。一个叫白墨辰,一个叫穆千黎。这两个孩子,同样是一个时代的传奇。03重男轻女的老头四年后,停云山。穆千黎从桂花树下刨出一个坛子,打开却没有本该有的清香。她伸手指沾了舔了一下。果然,是一坛清水。她咬咬牙,又刨了十几个坛子出来,沈辽只听见外面一阵瓦片破碎的声音,随后就看见穆千黎一脚踹开房门,抱着仅存的酒坛子,“说,这是怎么回事?”沈辽委屈的看看手中的酒葫芦。“我靠,师父你又偷喝我酿的酒!”“千黎,为师真是伤心啊。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不过喝了你几坛酒,你就跑来找师父要命。”沈辽说着还不忘吮一口酒葫芦里的酒。穆千黎额上的青筋跳了跳,“师父,你好歹也给我留一坛。”“谁叫你酿的比师父酿得还要好喝。果然当初教你酿酒是对的啊。”沈辽心满意足地捧着酒葫芦,一脸我善于发现人才的神情。不说还好,一说穆千黎就更气,“凭什么小白能学兵法能学八卦五行能学奇门遁甲,我就偏偏要学弹琴下棋酿酒制药?”“因为你是女孩子么……”沈辽小声说道。“你个死老头,我叫你重男轻女,你给我把刚刚喝的酒给吐出来!”穆千黎吼道,把手中的酒坛往沈辽砸去。哐当,哗啦——酒坛子砸在墙上,应声而碎。沈辽抱着酒葫芦完好无损地站着,“千黎,为师挣钱不容易啊。这又要花钱去买酒坛子了。”“好你个老头,敢情你不教我武功就是怕偷喝酒被我打了。”穆千黎气得发抖。“女孩子么,要文文静静的。成天打打杀杀像是什么样子么。当初远萧把你交到我手上来的时候,不也是希望你成为一个淑女。你说是吧,千黎……”沈辽絮絮叨叨。每次都拿她爹压她!穆千黎忍无可忍,摔门出来。白墨辰正在院子里收拾她刚砸的那一地陶片。“小白别收,就放那。给那死老头看着,我今年要是再给他酿酒,我就不姓穆。”沈辽从房间里探出头,“千黎啊,你不姓穆,难道想和为师姓沈?这改姓是大事,不晓得你爹答不答应,他就你这一个宝贝女儿。”“我当初,怎么就想要拜你为师?!”穆千黎咬牙切齿,“我爹把你夸得跟神似的,其实你就一根葱。”“我当初也不想收你来着。”沈辽点明了事实。“即然如此,咱们一拍两散。”穆千黎一抱手,倚在了院子里唯一的一棵桂花树上。“那可不行。你上了贼船,哪有给你下的道理,这事儿没得商量。”沈辽说完不待她答话就把支窗的木棍一抽,只听“嘭”的一声,窗子合得连一丝缝儿都没有。穆千黎撇撇嘴,“小白我生气了。”一秒的寂静。两秒的寂静。三秒的寂静。穆千黎终于听见白墨辰温声说,“千黎你不要生气。”“小白你每次帮我收拾烂摊子,累不累。”穆千黎抬头看着天空,有阳光从树缝中漏下,洒在她的身上。她长长的黑发没有束起,披散在肩上,衬着她雪白的肌肤胜雪。她处在那样的光亮中。有一瞬间,白墨辰甚至以为她会消失。“小白你真是个烂好人。”穆千黎叹了一口气,转身回房。白墨辰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呆愣。然后默默地将归在一起的陶片埋在了院角。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