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逝瞳小说

逝瞳

逝瞳

10.0

手机阅读

编辑:素笺

作者:安安小乖

时间:2019-09-01 12:40:34

一个女生,一个有着紫瞳孔清初如水的女生,他能比宝宝更纯洁无邪,又能比妖魔更冷酷激烈。 一个男人,一个温暖儒雅笑容如阳光般的男人,他淡泊名利,却能为爱放弃一切。这样的俩人,它们的命运会有相连的那天吗?

点评:爱恨交加,只有悲伤。

引言弃婴正是腊月严寒,枯木交叠的狭窄树林小道上结了一层薄冰,一辆豪华马车小心翼翼地向前行进着。忽然被前面横放的物件挡了去路,车夫将车停下,向车里说“少主,前面有东西挡了路”。“去看看”,马车内男人的声音清傲且带着一丝慵懒。车夫不一会回来,手里抱着紫色小被裹着的小小婴儿,向车内道“少主,是个小娃娃”。车里走下一个高贵冷峻的男子,皱着眉头看着已经冷的哭声都变调的婴儿。车夫说“多好看的女娃儿,她父母也太狠心了,这么冷的天把她仍在荒郊野外。”被称作少主的人抱过了女婴,奇怪的是,刚被他接过来,小女娃儿便停止了哭泣,睁大眼睛看着他。他这才发现,这个小女婴有一双如此好看的眼睛,像葡萄珠儿一样透亮,大而深邃,眸子有一丝紫色的光芒,静静的看着他,好似能把他的心事看穿一般。他心内一动,对车夫说“把她带回去,赶路吧”。第一章君生江湖本由东方,西陵,南荣,北唐四大家族统治。十六年中,天禁城西陵家的势力越来越大,尤其十年前老城主过世,少主西陵圣渊继承家业,传说他身边有一位无事不知,能洞穿世间所有人事的军师,江湖传闻,在他面前,所有人都无处遁形,此人心机之深,手段之狠让人不寒而栗,更加奇怪的是,整个江湖中没有人知道他的年龄,身份,甚至不知道他是男是女。其他三大家族曾经千方百计派密探潜入西陵家打探消息,结果却都落得死无全尸。江湖人送此人一个名号“天煞”。西陵圣渊大肆排除异己,势力大增,使得其他三大家族不得不对他俯首称臣。一个春日的上午,西陵圣渊坐在庭院里饮茶,院子里种着大片花朵,天气明媚的让人沉醉,花香馥郁,引来大群蝴蝶。花丛中,一个身着紫裳的娇小俏丽的女孩打着网子扑蝴蝶,西陵圣渊含笑看着她,年少的无邪和美丽融入这花开的春色里。女孩随蝴蝶来回奔跑着,舞动手中的纱网,却没有扑到一只蝴蝶,她生气的把纱网一丢,自言自语道“哼,真以为我没你们快吗”,说着卷起了袖子,那边传来一声轻笑,她回头望过去,见圣渊悠闲地把转动手中的杯子。“你偷看我?”她不满地撅起嘴,朝他走过去“傻丫头,蝴蝶好好的,你抓它们干什么”,圣渊倒了一杯茶递到她跟前。女孩在他身边坐下“我无聊嘛,圣渊你答应陪我去踏青,到现在都没兑现”。“说过多少次了叫爹爹,紫遥”。女孩原来叫紫遥,她不满得回应“我又不是你女儿,只是你捡回来的嘛,干嘛叫你爹爹。”“放肆,我是你的长辈,谁教你这样没大没小的说话。”圣渊呵斥他,声音却是温柔,“我都老了,你叫我爹也是应该的。”“你才不老”,紫遥急急的说,她最不喜欢听圣渊说他老,他只不过三十六岁,身材依旧挺拔,眉目已经英俊,他是一个真正有气势的美男子。“傻丫头”,圣渊站起来走到紫遥身边,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腹部,宠溺的摸着她的长发。她是他的女儿,他的宝贝,没有任何人,任何东西可以交换。晚上,伴着皎洁明亮的月光,紫遥与丫鬟小环在亭子中下棋,她已经连赢了小环十几盘。“哎呀,怎么每次我都输,小姐好像都知道我要走哪步”,小环撅起嘴。“哈哈,是你笨嘛”这时,圣渊的心腹成玉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小姐,城主请你马上过去,有要事相商”紫遥起身就走,不小心撞到了正在打扫庭院的下人,他是不久前刚来西陵府的,紫遥之前没有见过他,只听说是个英俊的男子。她没空看他,只说了声对不起就匆匆走了。“发生什么事了?”,紫遥莽撞地推开房门。圣渊正在看书,悠悠地扫了一眼桌上的物件“看看喜不喜欢”。这是一件衣服,紫遥展开,惊喜得叫出声来,粉色的纱裙,轻柔宽松,粉色中泛着些微蓝,领口的左边绣着一只紫蓝色的蝴蝶。“送给我的,我现在可以试一下吗?”,紫遥捧着衣服迫不及待地看着圣渊。“回房间再试啊”,圣渊含笑看她。“不用”,紫遥推他一直到门边,“不要回头啊”。圣渊无奈地摇头,这个丫头不管干什么都这么心急火燎的。忽然,紫遥的手从后面抚过他的脸,感受到那双嫩滑如凝脂的手的碰触,他竟不自主地抖了一下,眼睛却被什么东西蒙上了,是紫遥的手绢捂上了他的眼。紫遥换好衣服,拽过圣渊的身体让他面对着自己,然后解开蒙在他眼睛上的手绢,那一瞬间,圣渊看见了一个美得如梦境中的紫遥。这件衣服如此合身,领口的蝴蝶正好在左边的锁骨位置,淡淡的月华照进屋里,映在紫遥身旁,像给她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薄纱。她解下束发的珠环,长发垂到腰际,对着圣渊嫣然一笑“我好不好看?”圣渊注视着她,认真的说“这世间,再也不会有比你更美的女子。”紫遥愣了一下,随即扑到他怀里,双手紧紧地缠绕住他的腰。自她是襁褓中的婴儿时,他便收养了她,这十六年来,他训练她,疼爱她;她依赖他,尊敬他,可是随着她的长大,她发现自己对圣渊的爱,已经不再是像对父亲的爱,她越来越迷恋这个冷傲的不可一世的男人。也只有面对她,圣渊那双冰冷如极地严寒的眼睛才会露出笑意,他是宠溺她的,可是他始终把她当做小孩子。他有时叫她小丫头,有时叫她乖女儿,只有这一次,他说她是这世间最美的女子。唯一的一次,这就够了。从圣渊的房里走出来,紫遥开心得眼睛都带着笑,刚才圣渊答应明天带她去郊外踏青,她要回去美美的睡一觉。耳边传来扫地的声音,她抬头一看,那个下人扫到这边来了。真是一个好看的男人啊,瘦削却刚毅的脸庞,棱角分明的唇,粗黑挺拔的浓眉。她朝他勾勾手指“你过来。”男人朝她走来,紫遥看着他,含笑注视他的眼“这么好看的男人,当下人可惜了啊。”这天早上,墨奕城南荣家异常安静紧张,恐怖的气氛使得空气仿佛都凝固了。天还未亮的时候,有人在城门外发现一具尸体,从他的死状可以看出凶手有多残忍。他的双目被剜出,舌头被割掉,致死原因是一剑穿喉。经人辨认他是南荣家的侍卫宇文浩,墨弈城少主南荣浩天的大师兄,他的武功极高,一个月前潜入天禁城西陵家做内应,没想到却落得不得善终。南荣浩天在后院疯狂地挥剑砍着院中的草木,宇文浩和他的弟弟宇文恺虽然只是他爹的侍卫,可是他们三个自小随师父一起习武,感情胜过亲兄弟。一个月前他父亲派宇文浩进西陵府,他就是坚决反对的,宇文浩的妻子已经身怀六甲,他知道这份任务的危险,可是宇文浩还是不顾他的阻拦去了。方才他的妻子一见那残缺的尸体就晕了过去,虽然大夫及时诊治,腹中的胎儿还是没有保住。他要疯了,压抑得抓狂了。他一跃而起挥剑把一株竹子从中间劈成两半,收剑时才看见他爹南荣赋站在一旁冷眼看着他。他把剑一丢,径直走过去直视着他“这是你想要的吗?赔上了我师兄和他未出世的孩子两条性命,你得到了什么?”“没有牺牲,怎么得成大业!”南荣赋的口吻还是冰冷不屑。“你还想继续下去吗?还想派人再入西陵家吗,怎么不让我去呢?我的武功不比我师兄差啊,让我去了,至少不会剩下一个女人年纪轻轻的失去了孩子还做寡妇!”“够了!”南荣赋气急,一个耳光扇给他。南荣浩天冷冷的看他一眼,捡起地上的剑走了出去。与此同时,天禁城西陵家的气氛也并不愉快,紫遥在跟西陵圣渊赌气。昨晚刚答应了她今天去郊外踏青,早上就冷冷的一句话“不去了”,紫遥追问为什么,圣渊看着公文头也不抬“有事要处理”。紫遥生气的抢过他手中的公文“不管你有什么事,我们说好了的,你西陵圣渊不是向来一诺千金吗?答应我的事就不重要吗?”圣渊起身“紫遥,你不要无理取闹,你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我无理取闹?你让我为你做这做那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无理取闹,你让我变成你利用的工具时怎么不说我无理取闹。我只不过让你兑现对我的承诺罢了,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值钱吗?”圣渊拿过她手里的竹简,“你实在想出去,就让小环陪你出城散心。”说完便低下头不再理会她。紫遥把颈上戴的夜明珠扯下来,这是她六岁时圣渊送给她的,是西域进贡的圣物,珍贵无比,她戴了十年,圣渊一直叮嘱无论如何都不能丢了它。这是她第一次摘下来,用力往他桌子上一拍,便怒气冲天的冲出门去。过了一会儿,侍卫来禀告圣渊,说紫遥打伤了守城门的人出城,大家拦不住她。圣渊说“随她去吧”,想了一下又说“派几个人跟着她,她没带钱,给她送些,到第十五天一定把她弄回来。”侍卫奉命走了。圣渊拿起紫遥的夜明珠端详着,深深叹了口气。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