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惊悚 >

冥吏诡事小说

冥吏诡事

冥吏诡事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饮了晚风

作者:阅读王

时间:2019-08-26 09:20:30

《冥吏诡事》写的一本诡异小说,主要讲牛大发,应该赌者,年人,房间里面,帅哥,王2很很少,王家2很很少,甲胃士兵,阴煞,胡车儿,巨人,赵峰,阳寿之间的事迹。冥吏诡事约320000字!

点评: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忽然一阵狂风掠过,几道金光刺破天际,在黑夜中仿佛明灯一般照亮了整个小院,六道穿着甲胃看不清楚容貌的身影从光柱中走了出来,虽然这光芒瞬间即逝,但是六位器宇不凡的神秘人物却让众人看到了希望。

那人继续说道:“小店酒水已尽,还请客官另觅他处”

蒙着脸的怪人,正是给牛大发开门的那人,也是此店唯一的伙计,牛大发第一次过来的时候被这个怪人惊了一跳,尔后再来时,就觉得没什么了,此人脸上似乎因为某种变故破相了,所以才用布遮住了半张脸,从遮面布的边缘上看似乎是烧伤。

“我看这赵道人绝对是老神仙一级别的人物,这召唤出来的都是天兵天将啊,小小的阴魂这下肯定是魂飞魄散了”

“可不是嘛,原来掌柜的叫做赵道人,一看就是道术高深的人,要不然也不敢开这样的酒馆吧”

一间空旷的房间里,零零散散的放了四五张桌子,凳子也散乱的放着,给人感觉很是邋遢,但不知为什么房间里的光每次似乎都很亮,无论有多少人依然如此,也许是老板怕黑吧,牛大发这样想着。

牛大发对着小酒馆的门急促的扣了四下,然后停顿一下又急促的扣了两下,过了不久“吱”一声,门缓缓的拉开的一道缝隙,此缝隙就两指来宽从外边完全看不清楚缝隙里边的人,只听见一个令人起鸡皮疙瘩声音从门缝中传来:“小店客满,如需打尖住店还需明日再来”

老人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鄙人就是这家店的店主,承蒙各位抬爱,每月七日、十五日、二十四日、二十五日,将在此地进行赌胆,赌胆的客官需要在子时前进入小店,如未进入,小店恕不接待,且每次进店需要对本店的暗语,如对不上小店亦不会开门迎客,所以下次需要来的客人要谨记,如需带他人前来亦可,但不予超过三人,其余时间小店规矩同上,但不开启赌胆活动,今日为十五,赌胆活动可行,在场人数为单者,出一人为赌胆的应赌者,双数则为两人同行,应赌者需缴纳纹银十两作为保证金一旦归来马上退还,单数一人者胜独拿赌金,双数者为平分,若双数其中一人出现意外则视为赌约失败,应赌者失败十两纹银只退一半,完成时间由提议者规定,但不能超过鸡鸣,超过鸡鸣者应赌者也为失败,规则就说到这里,伙计准备好笔墨纸砚,让提议者开始提议,对了今天是单数,唯一人应赌,应赌者之后决定应赌项目,最后决定由谁来应赌......”

众人知道事情大条了不敢怠慢,赶紧都跑到掌柜的身后,把随身的玉雕、护身符之类的东西都露了出来挂在脖子上,有些人身上的物件还不止一个,手里也握着一两件。

掌柜的对着牛大发有些嘲笑的说道:“就凭你也想把我留下,你还真以为我治不了你?”

房间里的牛大发在这个时候慢慢的走了出来,牛大发身体有些虚幻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而且面无表情看起来很呆涩,似乎被什么东西控制了一样。

掌柜的见状大喝道:“快离开那里,这小子被阴魂控制了,把你们的护身物件都拿出来,来我这里,千万别分开。”说完掌柜的先盘膝而坐双手放在膝盖上掐了一个法诀开始念念有词。

牛大发一楞心道:“今天怎么换台词了,平时不就这么几句吗?这咋回答啊?”

好了,咱们言归正传,我要说的是为冥界地府和死人办差的冥吏,冥吏也称作阴阳裁决者或者第二判官,冥吏其实不能称之为人,也不是阴魂,不属于三道六界,介于阴阳两界之间,为天地所不容,严格来说也就是活死人,编制方面...嗯...有点像临时工,为什么说是临时工呢?冥吏的身份不被冥界承认,不被天界认可,人界也没有正式户口,不经过六道轮回,亦不属于三界,存活在冥界与人界的夹缝中,想想冥吏其实也挺不容易的,为冥界办事还没有正式身份和编制,可不就是临时工吗。当然这个临时工可不是咱们现在某部门、某单位的临时工,冥吏这个临时工的待遇比咱们现在临时工的待遇好的多,而且对于冥吏,冥界的容错机制还是不错的,说的也是,如果待遇不好、没有权利的话也没人愿意干这个呀。

那么什么是赌胆呢?赌胆就是晚上打赌去一些平时人们不敢去的一些地方,并且取回那些地方的一件东西作为信物,亦或者在某些阴森恐怖之所待够规定的时间,酒馆的老板就理所当然的变成了评判者,也为自己的酒馆招揽一些生意,当然每次输赢都会给这个评判者一些“辛苦费”的。

牛大发的老爹叫做牛大壮,人长得名副其实,是一个卖肉的,但是胆子特别小,人家都是自己屠宰猪、羊来贩卖,他可好长得五大三粗的就是下不去手,原因就是胆子小不敢杀,每次都是去别的屠夫那里出钱让别人宰杀,他等别人把猪或者羊杀死后,自己在弄回去再剁成肉块进行兜售。

“老道你别得意,你以为你今天赢定了?”牛大发胸有成竹的说道,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掌柜的咬破手指在另一只手上不知道写画了些什么,对着空中的甲胃士兵挥了一掌喊了一声:“疾”,突然这些个甲胃士兵如同吃了兴奋剂一般,移动速度和攻击速度明显上升了一个档次,而空中廋弱的三尸阴煞冷不防被猛然加速的甲胃士兵一锤砸中,身体猛然一滞,被紧随其后的黄布追上裹了个严实,像一个特大号的粽子一般。

牛大发最近发现了一个赚银子的渠道,平时自己卖上好多天才能赚上二两银子,自己晚上无意中来到一家只有在晚上才开门的酒馆,晚上酒馆的人有一个娱乐活动叫做‘赌胆’,一次下来多则二三十两,少则也就七八两的收入,既刺激还能赚钱,这正是牛大发梦寐以求的事情。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