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惊悚 >

大漠迷情小说

大漠迷情

大漠迷情

10.0

手机阅读

编辑:眉目不知秋

作者:昔忘

时间:2021-02-07 09:33:05

10231大漠迷情之白雪回归  大漠迷情俘虏公主讲什么  大漠迷情:我的老公是将军  大漠迷情电影  大漠迷情舞蹈  大漠迷情:俘虏公主  

一段被尘封已久的历史,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导引着一群年亲人,回到大漠,与恶魔全面展开博斗,他们的去路又是何方,这是他们的末路..... 大漠迷情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一千两百多年之,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已近发展成了一个小型的城邦,在这千年中这里的生活总是千篇一律,人们开始试图反抗,试图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可是那些都只是徒劳,没有一个人成功过,人们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可是事情又总是出人意料。。

点评:男主的浪漫,只给了女主一人

  阿嘎木正在睡梦中时,被三声破水声吵醒了,他看见了进来的三人,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你们是来干什么的。”“我们是来捉你的,你还是跟我们走吧,别浪费我们力气了,反正你也跑不了了,阿丘~这该死的老巫婆,真该把她献给玍貘。”“我母亲和我妹怎么样了?”阿嘎木急切地问道,“你母亲还好,不过,你妹都是被你害的。”“什么意思?”“还能有什么意思,你妹和你都只能当祭品,不过,如果你若是现在就跟我们走我可以答应你,帮你求求情什么的。”阿嘎木犹豫了一下道“好,我相信你,我跟你们走。”并不是阿嘎木不想反抗,只是现在他又冷又饿,已经没有力气去反抗了,反抗反而会使自己遭受一顿皮肉之苦,而且他还想将自己那渺茫的希望寄托在这几个人身上。

  在族长的带领下,人们来到了湖岸边,“你们三个,下去。”族长指了指身边的三个族人说道,“族长,这么冷的天行不行我们等到...”这人话还没说完,族长就用她的权杖敲了过去,“嗯!”说话那人缩了缩头,“好好。”那三人走到湖边,“扑通~扑通~扑通~”三声扑通跳了下去。

  在梦中,他看到自己带着葛施玛和小琪一起准备离开这个峡谷,还有几个看不清面孔的人,他们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他们在山下集合,戛蠹也如期而至,他们一起来到了峡谷谷口,风越来越猛,太阳也渐渐地升到了天空正中,前方那弥漫着的黄沙在渐渐的消散,每个人看到这些都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可是正在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这幸福的画面。“万能的玍貘请您原谅,这些叛徒将受到无尽惩罚,西姆这就是你调教的好儿女啊,快给我抓住他们。”阿嘎木一群人身后族长正用她那把祖传的权杖指着他们,从她身旁扩散开来的其他族人迅速包围了他们,他知道自己一定完蛋了,他们被抓住了,被捆绑着带到了神坛,他们周围被堆上了干柴,火把点燃了这些干柴,火苗渐渐变为了漫天大火,火焰一点点的靠近他们,温度已经到了不堪忍受的地步,火蔓延到了每个人身上,他看自己的妹妹在火焰中的痛苦,他感到了害怕,与后悔,火焰最后将他们所有人都烧为了灰烬。

  一千两百多年之,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已近发展成了一个小型的城邦,在这千年中这里的生活总是千篇一律,人们开始试图反抗,试图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可是那些都只是徒劳,没有一个人成功过,人们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可是事情又总是出人意料。

  葛施玛说完这些离开了,阿嘎木若有所思地回到了家中。

  两千多年前,没有人知道,在这茫茫大漠之中生活着这样一群人,他们不属于三十六国中的任何一国,也许更早以前是可现在不是了,他们是被小宛,戎卢,纡弥,渠勒等等遗弃了的人,他们都是被诅咒了的‘恶魔之子’,被世人当做一切灾难的传播者,受到世人的排斥,离开了他们原本赖以生存的和田河,因为他们都受到‘玍貘’(gamo)的诅咒,并因此信奉着‘玍貘’,因而受到非人般的待遇,这是他们生下来就注定好的一切,他们没有选择权,在‘玍貘’的召唤之中他们走在了一起,并一起生活在‘魔之谷’,繁衍生息。那是一个被裸露在地表光秃的陡峭岩石包围着的峡谷,峡谷周围被漫天的沙尘笼罩着,看不清道路与方向,且龙卷风常常在那里肆虐,一般人没有‘玍貘’的引导不可能进得去,也不可能出得去,在那里时间只有正午与午夜,没有人会希望自己生活在这里,这里是被‘玍貘’诅咒了的土地,他们进去了就再也不可能逃离那里,他们的生活让人胆寒,不会有人想到他们是怎样坚持着存活下来的,起初那里没有水源,没有食物,是‘玍貘’赐予了他们这一切,就这样他们在‘魔之谷’生活了千百年。时间冲刷了一切,后来北魏占领了三十六国,汉人的拥入,文化也就混杂了模糊了,人们开始遗忘那些传说,渐渐的忘了那一群人,忘了‘玍貘’。

  在湖泊旁,阿噶木正在洗着什么,这时葛施玛悄悄来到他身后,手一下子拍在阿噶木的肩头,“嘿,阿噶木洗什么呢?”“这身衣服都穿了两个月了,是该洗洗了,你来找我不会就问我这个吧?”“当然不是了,这里说话不方便,我等你洗完了再说吧?”“行!什么事,还这么神神秘秘的。”

  阿嘎木在三人的押制下出了水面,看着人群,寻找着自己母亲和小琪,在人群后他看清了小琪,大喊道“小琪,你还好吗?母亲和你没有什么事吧?”葛姆挤出人群,指着阿嘎木呵斥道“阿嘎木,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你这是在为我们家族蒙羞,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你自己作孽也就罢了,竟还牵扯上小琪,我早该看情你的真面目,和你父亲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啪!”说着就是一个耳光扇在阿嘎木的脸上。“母亲,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阿嘎木说着羞愧地低下了头。“就别在这矫情了,来人办他们两给我绑起来。”“等等,族长大人,我看小琪确实可怜,她是无辜的,主要的错都在这小子身上,不如。”押着阿嘎木的一个人指着阿嘎木突然开口说道,阿嘎木转过头对那人说道“想想。”族长用权杖打在那人的腿上,那人疼得直嗷嗷,“你!”“你什么你,来人把他也给我绑了,都给我带走。”“上来两人将那人也给绑了。

  临近正午时,葛施玛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阿嘎木有些生气的说道。“怎么会呢,我去联系了几个朋友让他们跟我们一起,人多力量大嘛。”“什么!你还喊了其他人,他们可靠吗?”阿嘎木听了之后更生气了。“别激动,你不是也叫上你妹妹了吗?再说你真以为就以为只凭我们两个人能逃出去?”“你怎么知道我给我妹妹说了。”“今天早上遇见她了,他告诉我她有个计划,我猜就是你说的。”“她会告诉你?你跟我妹妹是什么关系。”阿嘎木握了握拳,愤愤地问到,“你说呢,放心我一定不会伤害她的,呵呵。”“算了,反正以后就只有我们几个人了,他喜欢你也不是什么坏事,我想好了,我跟你干。”“小琪告诉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只是来通知你,后天东边山头泛白光时(太阳从东方升起)我们还在这集合,听清楚了吗?”“行,就这么定了。”

  阿噶木洗完衣服后葛施玛带着阿噶木,到了一处偏僻的山脚,葛施玛正准备登上这只有石头的山峰,“你在干什么啊?葛施玛,族长知道了我们就死定了,快下来。”“怕什么,这里又没人,况且被发现就发现了呗,反正过几天就不一定看得见她了。”“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上来就知道了,别拖拖拉拉的,是不是兄弟,是就上来。”阿噶木咬了咬牙跟了上去,根据族规,任何族人不得攀登周围的山峰,否则将会当真祭品,献给玍貘认罪,因为这是对‘玍貘’的不敬,虽然年轻一辈不怎么相信有‘玍貘’的存在,但族规还是存在的。

  “对不起。”阿嘎木对着帮他的那人说道,“没关系,我早就看他不爽了,而且我也厌倦了这你的生活,我也很想出去,但我没有你的勇气,我很佩服你,我叫砂琦史你呢?”“你都追了我这么久了,连我名字都还不知道?我叫阿嘎木,刚才真的谢谢你。”这时小琪也被押了上来,“对不起,小琪。”阿嘎木羞愧的说道。“不,哥哥,该说对不起的是我,都是我害了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给我说说吗?”阿嘎木疑惑的问道。“嗯,其实是这样的.....”

  他慢慢地来到了湖边,后面的人群早已经被他甩了很远,他跳进了湖里游到了水底,辩了辩方向,向更深处游去,那里是他无意之间发现的一处洞穴.到了洞穴里,他才将头露出水面,瑟瑟发抖地爬上了岸,躺在冰凉的石面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他从小就喜欢游泳,在这沙漠深处,白天的温度可是很高的,能有这么一处湖泊已经是玍貘的恩赐了,可是沙漠中的昼夜温差可是很大的,他走到洞穴的角落卷缩起来。“啊切!啊切!”阿嘎木着了风寒,这一夜一定是漫长的一夜。“呜呜呜呜......”阿嘎木竟开始哭泣,“我这是为了什么呀?难道就这么躲着吗?”阿嘎木在身心双重的痛苦之中睡了过去。

  阿噶木和葛施玛登到了山腰处,找了块岩石做为掩护。“你到底想干什么?”阿噶木疑惑愤愤地问道。“答应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就告诉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别拐弯抹角的,不说我就走了。”“好,拿你没办法。”葛施玛用手掩着嘴凑到阿噶木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阿噶木的表情马上变为了震惊,大声说到:“你要离开这里,你不想活了!这么多年来你见谁逃出去过,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我父亲就是最好的见证。”"你先听我说,我已经观察过了,正午的时候外面的黄沙是一天中最稀薄的时候,而且再过几天每二十年一遇的‘戛蠹(jiadu)’(随便起的一个沙漠风暴的名字,是玍貘的手下)就要来了,我们可以趁那时出去,只要一气呵成我们就能冲出去了,外面的世界正等着我们呢。”阿嘎木听了之后也开始犹豫了,他其实也早就厌倦了这里的生活,向往着外面的美好生活。“嗯,让我好好考虑一下。”“你好好考虑吧,不过快点,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们就永远困在这里了,给你一天时间,三天后‘戛蠹’就来了,一定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当你是兄弟才告诉你的。”“恩,我知道了。”

  “母亲,我回来了,母亲你在哪?”阿嘎木没看见母亲竟有些着急了,或许这是他见他母亲的最后一面。“哥,别喊了,母亲去族长那了。”“她去族长那干什么?”阿嘎木有些焦急害怕地问道。“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出来一身的汗。”“哦,没什么,只是这天越来越热了,能告诉我母亲去族长那干什么吗?”阿嘎木镇定下来轻轻的问道。“再有三天‘戛蠹’就来了,母亲去族长那准备祭祀的东西。”“哦,原来是这样,那我先进屋了。”

  收拾好一切已经是晚上了,其实并没有太多要收拾的东西,只是阿嘎木想得太多,以至于速度太慢了而已。阿嘎木来到门外看了看四周,一片漆黑,小琪在他收东西的时候说去看望母亲,怎么这个时候的还没有回来,难道出事了,阿嘎木又开始胡思乱想了,但这一次似乎他猜对了。阿嘎木走回了房间,躺着床上渐渐的进入了梦境。

  阿嘎木趟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思考着,他不想丢弃自己的母亲和妹妹,这是他在这世界上最亲近的两个人了,他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因为他父亲想逃离这里,可是在黄沙中莫名地死去,人们在谷口只看见他的身体被黄沙一点点地腐蚀,只剩下一副骨架,还好那时他没有带上他们。想着想着他渐渐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阿嘎木起来个大早,早早地来到了昨天那座山下等着葛施玛的到来。

  人们渐渐的押着阿嘎木他们到了神坛,将他们固定在木桩上,等待着‘戛蠹’的到来。

  醒来是已经是傍晚了,“哥,起来吃完饭了。”“母亲还没回来吗?”“恩,可能这几天都不会回来了。”阿嘎木点了点头,然后好像在斗争着什么,表情十分紧张。“哥,你会不会是生病了,我还是带你去见见医师吧。”阿嘎木好像做下了决定,一咬牙说“小琪,我有件事要跟你说。”“什么事你说吧。”阿嘎木到房门外探了探头,在确定没人后,轻轻关上房门。“小琪,我打算在戛蠹来那天离开这里,我想带上你一起。”小琪感到十分惊讶,瞪大了眼睛训斥道“你疯了吗?父亲的教训你不知道吗?哥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我会当作什么也没听到,我不会告诉母亲的。”“你听我说,我不会那么傻的......”阿嘎木将葛施玛的计划告诉了小琪,小琪听了之后十分犹豫最后说道“行我听你的,哥到哪我就到哪。”他们坐下来吃完饭,各自怀着各自的心思回了房间,没再说一句话,也没有人想去戳破这层隔纸。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 了神坛&待着‘

      人们渐渐的押着阿嘎木他们到了神坛,将他们固定在木桩上,等待着‘戛蠹’的到来。

    2021-04-11 05:12:45详情点赞(0)回复(0)
  • &安离去

      (明天解密为什么阿嘎木被抓,到底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们会平安离去吗?那请等待下一章,明天不见不散)

    2021-04-11 11:14:1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