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 张仪火烧义渠降胡奴小说

第九章 张仪火烧义渠降胡奴小说

发表时间:2019-11-10 12:40:27 作者:深冬之兰

诸国家无能。前些天自己们和之交战不到一个时辰,她就仓皇而逃,归还自己们留下大批粮草军械。自己们看张仪也只是徒有虚名罢了,此等文人有何惧哉!”  正说时,下人传报,秦国家派人送来战书。  义渠君打开来看,战书上这样写道:“小小夷国家,多次无缘无故犯自己们国家境,扰自己们边这日,义渠君坐堂,聚文武议事。。

>>>《一统秦两汉》章节目录<<<


《第九章 张仪火烧义渠降胡奴》精选

  张仪率军北上,一路锣鼓暄天而行,凡遇到小股守关义渠兵,无不将之赶尽杀绝,这让义渠君既惶恐又仇恨。

  这日,义渠君坐堂,聚文武议事。

  义渠君对众人说:“探马来报,言张仪亲率秦军北伐,欲将我义渠赶尽杀绝。看其来头,此言非虚啊!你等可有对策?”

  其中有见识者道:“传闻张仪乃鬼谷子高徒,用兵不减孙、庞,治国处事可比商鞅,曾不动一兵而得魏十余城。此次与之对敌,恐不妙啊!”

  也有武将道:“那都是中原诸国无能。前些天我与之交战不到一个时辰,他就仓皇而逃,还给我留下大批粮草军械。我看张仪也只是徒有虚名罢了,此等文人有何惧哉!”

  正说时,下人传报,秦国派人送来战书。

  义渠君打开来看,战书上这样写道:“小小夷国,多次无故犯我国境,扰我边民,实该天诛地灭。今我张仪亲至,欲以天兵与尔决战,以定南北。望尔等贼人引颈待戮,休要作野兽四散,以逃得一时,免使天下人笑。”

  义渠君看罢,拍案而起,大怒道:“张仪欺我不敢与之硬碰硬的打一仗!”

  有人谏道:“大王,这恐是张仪的激将法。我义渠这些年凭骑兵灵活作战,让秦国头疼,他们当然希望能好好的打一仗,我们千万不要上当啊!”义渠君听了,方息怒,只是心中横竖不自在。

  当下又有人附和道:“没错。张仪远来,休想在我北方寒地逞能。只要我们坚守以待,再以骑兵灵活突击,不出一月就可将张仪拖挎。”

  也有武将不快地说道:“眼见一大块肥肉送到嘴边,却不吃,这简直要让人活活气死。”

  这些少数民族向来自由惯了,又是由多个部落组成,有时只要有利,就是部落首领的话也不当一回事。

  那些不服的部落以及好战的军将,得知张仪兵到,都恨不得快些一战,好抢些粮草来过冬。于是,就聚了一处。

  听一首领号召道:“勇武的战士们,当下就有一大块肥肉摆在我们眼前,你们难道不心动吗?只要我们战败秦军,不仅有享用不尽的粮草,还可以趁机侵占秦国的土地。你们难道甘愿在这冰天雪地里苦一生吗?你们难道不想去过一过南方那温暖幸福的生活吗?你们难道想生生世世被中原人看不起吗?”

  这一说,让所有的战士都按捺不住了,都举起武器要战。首领道:“那好。那就让我们尽情地杀敌吧!等我们打败张仪,那时要什么就有什么。”

  张仪闻得义渠君不战,只有大半义渠兵前来。待两军相遇了,战不三合,张仪即下令后退,秦军丢盔弃甲遗下粮草辎重而逃。义渠兵哪肯罢休,硬是死追不舍。

  当义渠君得知义渠兵擅自出动并大败秦军,不仅没有怪罪之意,反欣喜有余。即召文武,意图举全国之兵追逐秦军,打过秦境去过冬。

  当下有人谏道:“大王不可,张仪此举定是想引蛇出洞,如果我没猜错,他早已布下天罗地网了。”

  也有人劝道:“如今天干物燥,若张仪用火攻,这天然草场一旦烧起来,我大军则无路可走了。”

  听了这话,当时有人讽笑道:“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此时只有西北风,他放火只会反烧秦军!”

  义渠君也深以为然,于是问众人,是否赞成出兵。等表决过后,义渠君见赞成者多,就毅然决定出兵,让那些不赞成出兵的人在国中守卫。

  义渠君率三军主力与先前大败秦军的义渠部队合在一处,继续追赶南逃的秦军。

  张仪闻得义渠君亲率主力出战,甚是狂喜,遂命三军加快逃跑,除随身作战器械外,把粮草辎重全都弃了。

  一追一跑,偶有交战,但战不三合,秦军又开跑,义渠兵喜得秦军丢下的战利品,也不多想。义渠君更是得意,他先前还担心怕是陷阱,现在亲自追着秦军跑,那种快感难以言表。

  张仪率军直跑过了秦境大营,才整军布阵。义渠君对阵而看,才觉得不妥,自忖道:“先前秦军人数不多,怎的越追越多,到了这里竟骤然倍增了,而且秦军个个斗志高昂,像是在以逸待劳。”

  张仪此时出阵而笑道:“义渠君,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要让你的大军全部葬身火海。”

  听到火,义渠君有些不安了,但想想又笑道:“火?你不见现在吹的是西北风吗?你放啊!来烧我啊!”

  张仪见他得意,即下令三军进攻。

  两军交战,杀声震天。

  庶长操在义渠君倾巢出动时,就悄悄的断了义渠军的后路。此时听得杀声起,就命军士点燃已摆好的引火之物。火才点着,那狂卷的北风就将火势助长了,风火卷着干枯的野草,一路铺天盖地向南境烧去。

  秦军东路军副将见火烧起,即率军向义渠内地城市发起猛攻。此时义渠内部空虚,守军只见漫天的烟火,早吓得半死,又见秦军攻来,已魂不附体了,哪还有心力战,大多军民都向北逃命。

  东路军向北一路追赶,所向披靡。

  这边,秦军与义渠军大战,由于力量和数量有差异,秦军渐渐不敌,死伤惨重。张仪命军士且战且退,一路退过已被烧荒的草地和挖下的壕沟之地。

  一道道壕沟既深又宽,如一条条巨龙挡在了义渠大军面前。其中倒插满了刀枪剑戟,马不能跃,人不能过。

  义渠的骑兵在这种地方作战,完全还不如步兵威力大。凡纵入壕沟的人马,或被秦兵捅死,或直接死在了机关陷阱上,竟无一个生还者。

  义渠君率兵猛攻,对军士大呼道:“打过秦境去,那里有温暖的太阳,有吃不完的粮草!……”

  话刚说罢,只见天空浓烟伴着火光滚滚从后袭来,军士见了都不知是怎么一回事。正当义渠君惊慌之时,大火已随风烧到了。

  后面的义渠军士已在烈火中挣扎哭喊,不一时就化为灰烬了。战马受到火烧,四处乱成一团,由此相碰相践踏而死者无数。后面的军士被大火追着跑,前面的军阵受到后面军队的冲击,止不住的都冲到了秦军为之挖好的壕沟中去了。

  壕沟中一层层的满是军士和战马的尸体。本来或许在最上面的还有些生还者,不过都被秦军乱箭射死了。

  北风扬起数十丈火焰,火速之快,入眼而过。义渠君见势,只得命军士趴地而卧,挖尘土来盖身躯。大火疯狂而来,地面的火势并不大,所以也不曾将义渠军烧得干净。

  张仪在安全地带隔岸观火,听着火里传出的乱七八糟的声音,也有些不忍了。待火势烧到隔火地带,渐渐的就小了下来。放眼望去,北方一带尽是黑漆漆的一片死亡之地。

  义渠君等一些军士弃马卧地,幸得免过一劫。大火过后,除去或被烧死或被杀死总之是死了的人马外,义渠军只剩下不过千人。张仪命人将火灭了,俘获义渠君和众多兵士。

  秦兵把义渠君押到张仪面前,只见满身火灰已熏得他不成人形了。张仪笑问道:“我想此时,我的另外两路大军早已把义渠灭了,你现在已是一个亡国之君了,你现在还有何话说?”

  义渠君被烟灰呛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半天才说道:“我无话可说。败给你,我心服口服。如果你肯放我一条生路,我保证献出义渠大半城土,并向大秦称臣,年年进贡,今生再不踏入秦境半步,与秦为敌。”

  张仪道:“你得给我一个放你的理由,我也好向我王交待。”义渠君道:“想必将军也知道,义渠是游牧民族,且由多个部落组成。就算你杀了我,全部占据了义渠土地,义渠军民也会北迁而居,而且很快又会推出一个首领来,如此,秦将世代永无宁日。”

  张仪深以为然,就答应了。并派文官随之割地谈和,在义渠设秦属机构,以防义渠骚扰。

  秦国在义渠设县,义渠称臣。

  至公元前327年,秦对义渠之战结束,秦伐取义渠二十五城,占有了西北地区大片的优良牧场,为秦国日后组建骑兵提供了大量的优良战马。

  从此,义渠十余年再难有作为,秦国北边的危害得以解除。

一统秦两汉

一统秦两汉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军事历史
  • 作者:深冬之兰

自己们打开史书,看见商鞅遭腰斩,看见秦朝始皇称帝,看见项羽乌江自刎,自己们当初就愤怒了,所以,自己们拿起笔写下了这段慷慨激昂的文字……    有问题请联系自己们:444543799 一统秦朝两汉最新章他就是战国纵横时代的开拓者——张仪。。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