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9章 愧疚小说

第19章 愧疚小说

发表时间:2021-01-14 21:02:58 作者:棉花唐

“雪柔,关于我们婚约的事情,我否认是我的错,现在的我能承若的也只此而已。你切记再执拗一直这样了。对你对我都也没好处。”“秦大总裁,现在的的问题也不是我固不执拗,不是你沈“沈大总裁,现在的问题不是我固不固执,而是你沈泽昊把我唐雪柔当个猴子耍,很开心是嘛。”。

>>>《总裁独宠契约妻》章节目录<<<


《第19章 愧疚》精选

“雪柔,关于我们婚约的事情,我承认是我的错,现在我能够承诺的也仅此而已。你不要再固执下去了。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

“沈大总裁,现在的问题不是我固不固执,而是你沈泽昊把我唐雪柔当个猴子耍,很开心是嘛。”

“是你给我的承诺失守了,不是嘛。”女人的声音温温柔柔,淡淡的很好听,问的话却寒到了沈泽昊的心里。

……

当年唐雪柔在高中毕业之后,几经考虑还是选择了回到英国读书,临行前,她特意把沈泽昊给约了出来。听了他们十几年生命交集中的第一场演唱会。

彼时还留着长发,性格不那么张望的唐雪柔看着身旁一丝不苟的听着古典钢琴演奏的沈泽昊。

还尚显稚嫩的面庞已经透出了几分日后的冷峻。是一种介于青年过度到成年人的感觉。

听完演奏会后,沈泽昊保持着一贯的绅士作风,将唐雪柔送回唐家。

一路上,唐雪柔一直望着窗外,那时的江城还是一座带着几分江南柔情的城市,没有像现在一般,高楼林立,像是被钢筋和水泥给包裹了起来,让人困在这小小的一方世界,窒息压抑的透不过气。

没有任何的交谈,只有放着的音乐旋律哀伤,透着一股离别的疏离。

在唐家大宅的门口,替唐雪柔打开车门,到了句晚安的沈泽昊正准备看着唐雪柔进入唐家大宅,然后在回去。

没想到以往的那个小丫头拉住了他的袖子,低着头,散落的长发有一部分扫到了他的手,痒痒的,有着少女独有的羞怯心事。

“泽昊,我要……”声音停下。“要去英国了。”

在接到音乐会邀请后一直思考为什么的沈泽昊在此刻得到了答案,所以是害怕自己会忘了她嘛,还真是没有长大的孩子。

伸出手停在了半空,除了母亲很少和女孩子有接触的沈泽昊想了想,还是顺从了自己的本心,把面前的这个因要离去而变得小心翼翼的女孩拉入了怀中。

“没关系的,雪柔,现在交通很方便,要是想我……我们了,做飞机回来就好。”及时的把我改成了我们,就算现在他搂着唐雪柔,这样的话说出口也终究是太暧昧了。

被沈泽昊理解错了自己的意思的唐雪柔离开了沈泽昊的怀抱,鼓足了勇气,仰起头目光坚定的看着沈泽昊的眼睛。

“沈泽昊,你能不能等我七年,就七年,我妈和伯母的话我都记得,我们两个的婚约我也不反感,你呢。”

明明是个十八岁大的女孩子,但是说出来话却没由来的坚定,不反感嘛,自己也是同样的感觉呢。

摸上了自己觊觎已久的柔顺的长发,唐雪柔的眼眶已经渐渐发红了,似乎沈泽昊敢有一个否认的意思就会不顾形象的大哭起来。

还真是可爱呢。

“好,我等你。”一个我等你彻底的安下了唐雪柔的心也稳住了她极度发达的泪腺。

“那说好了,这七年里面我是你的未婚妻,你不可以和其她的女人眉来眼去,一定要每天都很想我啊。”

他们这种豪门世家的继承人,对于口头上的承诺也一样很重视。

时间慢慢的推移,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忘记唐雪柔的一颦一笑的呢,沈泽昊已经记不清楚了,七年的时间里他们没有经常联系,每年也就是她回来的那几天见个面。

后来,后来好像是遇到了郁宁,自己就不知不觉间把这个一直是自己未婚妻的女孩子给忘了。

回忆清晰,可是当年的感情却再也回不去了,变得像一杯平静的白开水,无色无味。

唐雪柔的声音打断了沈泽昊的回忆,几乎没怎么变的容颜,除了剪短了头发,整个人五官显得更加的深邃外,唐雪柔的眉眼如初,高贵精致。

可是再也不会有以前的那种夹杂着软糯的甜美声音笑嘻嘻的叫着自己泽昊了。

沈泽昊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渣男,深受父亲影响的他认定了一个人心里就再也空不出来一个角落给其他的人了。

如今他选择了郁宁,那么即使他对唐雪柔有再多的愧疚,也只能是愧疚,转变不成感情,否则不管是对唐雪柔还是对郁宁都是一种伤害。

“雪柔,还是那句话,我会竭尽全力给你想要的,只要我有。”

“别说这样的话了,沈泽昊,我想要沈家主母的位置你给嘛,我想要沈氏集团的股份你给嘛,我想要你沈泽昊的一纸结婚证明你给嘛。”

一连三问,一问比一问狠,他沈泽昊是真的给不起,也给不了。

“沈泽昊,你知道嘛,当初我去英国的时候我想的是什么嘛。”

沉默。

看着沈泽昊沉默的态度,唐雪柔也不愿意管他。自顾自的说起来。

“我当时想啊,你是沈家的继承人,不管是长相,家世还是个人能力都是一流的,我唐雪柔虽然占着个唐家大小姐的名号,但是说到底还是不能够给你分担压力。”

“那好吧,我就努努力,给自己七年的时间,让自己可以成为更好的。可以和你比肩的女人,可以有一天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告诉所有人,我,唐雪柔,不是一个靠着家世背景才硬生生攀上你沈泽昊的花瓶。”

“我当时真的很希望我学成归来以后,和你站在一块,别人都可以说是天生一对,而不是说又是一个被豪门世家联姻的怨侣。”

即使说到情绪最激动的时候,唐雪柔也没有放大音量,依旧是轻轻柔柔。所有的述说都像是在念一首诗,一句词。

“说到底,还是我太蠢了,忘记了凭什么要让一个毫无感情基础的人等我七年。”放松了自己的身体,让其随意的靠在椅子的背上。

“算了,沈泽昊,这七年的种种都权当是我唐雪柔有眼无珠买了个教训。我不计较了。”

嘴上这样说些,天知道唐雪柔是怎样忍下来的,这些话说给沈泽昊听的时候何尝不是对她自己的一种伤害。

她真的曾经天真的想过要和沈泽昊一起走下去,哪怕最后沈泽昊对他没有感情了,相敬如宾也是好的。

回国之前,她一再的做好心理准备,要用自己最好的状态来面对所有人,就算她成了上流社会的笑话,也绝对不可以露怯,这是属于唐雪柔,也是仅属于她的最后的尊严。

最重要的一点,她真的不希望唐家的人担心,哪怕是一点点,也不可以。

这样想着,手上的力气也放松了,叉子应声而落。

在说话的途中一直紧紧握着叉子的手上早已是血迹斑斑。

弯下腰去捡叉子,没想到手心是一阵刺痛。刚才情绪一直太激动,内心的悲哀反倒是让唐雪柔忽略了手上的伤。

一抹鲜红的血色出现在沈泽昊的视线下方,哪怕他对唐雪柔没有了什么男女感情,但是这么多年来的情义在前面的回忆里一点点的恢复了。

没有一丝的暧昧,沈泽昊抓住了唐雪柔打算缩回去的手,手腕脆弱的仿佛轻轻就可以折断,来不及细想,沈泽昊强迫的让唐雪柔张开手掌。

幸好,叉子只是微微的破开了皮肤,而没有进入到更深的地方。

唐雪柔想要从沈泽昊的手里挣脱开,但是跆拳道黑带证明的也是腿上的功夫了得。

实在没办法的唐雪柔狠狠的瞪了沈泽昊一眼:“沈泽昊,你松手,我不需要你的虚情假意。”

看自己说的话不管用,唐雪柔把桌上的叉子扔到沈泽昊的胳膊上,“沈泽昊,你要是在不放手,我就用咖啡泼你。”

丝毫不在意唐雪柔的威胁,沈泽昊用桌面上放着的餐巾纸小心的在不触碰到唐雪柔伤口的情况下把流出来的血给擦拭干净。

温柔的像是对待珍贵的古董花瓶。

“伤口不是很深,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去医院看看吧,要不然感染了就麻烦了。”

沈·医生·泽昊说道。

不承认自己被沈泽昊这个声音苏到的唐雪柔赶忙想要缩回自己被沈泽昊钳制住的手,没想到缩到了一抱,沈泽昊又反应过来。

觉得自己现在和沈泽昊的动作怪怪的唐雪柔不情不愿的说道:“放心好啦,这是我自己手,我自己会心疼,等下我就去医院。”

怀疑的看了眼叉子,又转回来和唐雪柔对视。

“我不信。”

自然知道沈泽昊为何不信,唐雪柔把沈泽昊越握越紧的手给抓住。

“前面只是不小心,沈泽昊虽然我是说了一丁点你不愿意承认的事实,但是你也没必要废我一只手吧。”

落地窗反射着太阳的光线,把耀眼的光撒在了沈泽昊和唐雪柔的脸上。

短发少女眉眼精致的让人觉得不真实,从来没有见到过沈泽昊主动拉着女孩子的手,而且当那个女孩去握住他的手的时候,沈泽昊也没有甩开。

那个就是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爬床的拜金女,从来看不到自己的真心的原因嘛。

总裁独宠契约妻

总裁独宠契约妻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耽美同人
  • 作者:棉花唐

他们是别人眼中的模范夫妻,恩爱有加入骨,实际上只但是是在当演员。沈先生有三不规则。一,不准碰触他。二,不准喊他老公。三,不准突然发生关系!那这个婚结个毛用?她不服气,每日专心致志郁宁正纠结着要不要将吊带拉下来一边,就突然瞥见了无声站在不远处盯着她的沈泽昊,她吓了一跳,但还是兀自淡定的打招呼,“嗨,泽昊。”。

我有一口大黑锅 | 诡秘之主 | 寒门帝尊 | 欠你的,终身分期 | 甜姐假正经 | 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 | 末世里再活一次 | 大家都要宰了我 | 武侠之武破九霄 | 请叫我坑神大人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