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1章 是不是自己做的太过分了小说

第21章 是不是自己做的太过分了小说

发表时间:2021-01-14 11:25:49 作者:诗酒年华

“嗯……希月,你怎么了?上次是什么声音?”陆谦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东西摔落的声音,不由得怕问着。自从狠心离开了秦希月,带着陆宁回到国外冶病后。陆谦的心里无时无刻不在自从狠心离开秦希月,带着陆宁来到国外治病之后。。

>>>《纸婚残情》章节目录<<<


《第21章 是不是自己做的太过分了》精选

“嗯……希月,你怎么了?刚才是什么声音?”

陆谦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东西摔落的声音,不由担心问道。

自从狠心离开秦希月,带着陆宁来到国外治病之后。

陆谦的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秦希月。

其实关于那件事情,他早就不怪她了。

只是终究放不下面子跟她说而已。

今天,趁着妹妹陆宁不在,他终于鼓起勇气打给了秦希月。

也正是这个电话,让他意识到了秦希月在自己心中的重要性。

秦希月这些日子以来一直紧绷着的心,在听到陆谦关心的话语时,瞬间得到了松懈。

可伴随而来的却是无限的委屈。

她拼命的捂着自己的嘴,压抑着哭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我没事,只是刚才不小心将手机摔在地上了而已。”

“哎,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莽撞。”即使相识这么久了,陆谦对秦希月的印象还是一直停留在两人上大学的那个时候。

“哪有,我现在成熟很多了。”秦希月下意识的反驳道。

“是啊,你现在已经长成大姑娘了。”陆谦笑道。

秦希月轻轻的将脸庞上的泪痕擦掉。

顺着冰冷的墙壁缓缓滑下,坐在地上,感受着四周传来的寒冷。

而电话那头,遥远的大洋彼岸。

陆谦的声音,是她唯一的温暖。

“不过阿谦,你今天怎么会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呢?”

许久,秦希月才问出了在心里想了很久的问题。

算起来,自陆谦去国外之后。

他们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联系了。

今天他怎么会突然打电话给他呢?

而且还那么默契的没有提起,那件让他们两人之间闹得不可开交的事情。

陆谦听出秦希月的声音有些许的不正常,像是哭过了一般。

他赶忙走到窗边,担心的问道:“希月,你先回答我,你最近过的怎么样?不许骗我。”

“我……还是老样子啦,吃得好、睡得好……”

秦希月沉默了一会,最后还是选择了对陆谦撒谎。

她不想让陆谦知道自己现在已经结婚了,而且婚后生活过的很不好。

她不想以此来获得他的同情和怜悯。

“如果你有不开心的事情,随时告诉我,我……我可以当你的倾听者。”陆谦温柔道。

这时,陆谦卧室的房门突然被人给推开了。

“哥,我有些东西用完了,你能陪我出去买么?”

原来是陆谦的妹妹陆宁,走了进来。

陆宁今天原本是要去医院复查的。

可是破天荒的,原来一向疼爱她的哥哥陆谦,今天竟然让她一个人去医院。

她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所以并没有走。

而是偷偷躲在陆谦的卧室外,听他和秦希月打电话。

那温柔的语气,令她嫉妒的快发疯了。

说实话,陆宁真的很讨厌秦希月。

因为这个女人分走了一半陆谦对她的爱。

而身为陆家养女、陆谦名义上的妹妹的身份。

更加让她嫉妒秦希月能肆无忌惮的爱陆谦的感情。

“嗯,小宁,你先去看会电视,我现在这里还有事情,等我解决完了,我再来找你。”

自己这好不容易才敢给秦希月打了这通电话,陆谦还不想就这样挂掉。

“哥,你有什么事情比我这个妹妹的事还重要的啊。”陆宁习惯性的上前去拉陆谦的手撒娇。

这是她惯用的伎俩,也是最好用的。

“我这不是……”陆谦皱着眉头,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因为电话那头的人,毕竟是曾经伤害过陆宁的秦希月。

他心疼陆宁,但也更爱秦希月。

现在的他,可真是左右为难啊!

“阿谦,如果你有急事的话,就先挂了吧,我这里也还有事情,我们有空再聊?”

秦希月听出陆谦的为难,她立马做了决定。

“希月,等下……”陆谦话还未说话,电话那头就只剩下一阵忙音了。

他也只好收起了手机,跟陆宁一起出去了。

而这边,当秦希月冷静下来的时候。

这才发现自己的脸颊早已被泪水打湿。

然而她呜咽的哭声,却都被站在她房门外的厉诤言给尽数听在耳里。

厉诤言无力的放下准备敲门的手。

他原本是来叫秦希月下来吃中餐的,可是却意外的听见她的哭泣。

难道是这段时间自己对她的态度实在是太恶劣了?

虽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但是厉诤言也不是个能低下头去道歉的人。

他只能静静地站在秦希月的房门外。

像一个毫无关系的旁观者,见证她所有的委屈。

曾几何时,他也曾像秦希月这样。

一个人偷偷的躲在厉家的某个角落哭泣。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再也不知道眼泪是什么滋味呢?

他的生活再也没有五彩的梦想。

如今的他,只剩下机械的生活。

再也不敢奢求一场美梦了……

只是,这一切,似乎都在秦希月这个女人的出现以后,被打破了……

秦希月,她于自己,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呢?

可是任凭厉诤言怎么想,也想不通。

随后,厉诤言还是转身,昏昏沉沉的下了楼。

一个人坐在餐桌前默不作声的吃着午餐,却总觉得身旁缺少点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喊道:“李晓!”

“少爷,有何吩咐?”李晓赶紧从厨房里走进来,毕恭毕敬的问道。

“你最近有没有做夫人的那份饭菜?”李晓冷冷的问道。

“没有。”李晓赶紧摇头。

其实啊,这几天她都有悄悄地给秦希月送过饭菜。

但这是她和她之间的秘密,绝对不敢让厉诤言知道。

厉诤言沉默了一下,想起刚才秦希月的哭声。

他在心底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也许,自己有些时候,真的是做的太过分了。

想到这里,他随即淡淡的吩咐道:“李晓,以后还是叫夫人下来吃饭吧!”

“嗯,好的!”李晓兴奋的应道。

“好了,没事了,你忙你的去吧!”

“是!”李晓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

天色渐暗,已经是快到吃晚餐的时间了。

因为哭过,加之已经一天没有吃饭的秦希月,现在已经快要饿瘪了。

但是厉诤言还在家,她又不好光明正大的下去叫李晓给她偷偷煮一顿饭菜。

她先去洗了把脸,把脸上哭过的痕迹都洗掉,才敢下楼。

纸婚残情

纸婚残情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短篇美文
  • 作者:诗酒年华

父亲说,只要你她结婚后能掌控厉家,便会放她去找那个不喜欢的人。好闺蜜说,只要你她嫁给厉诤言五年,帮她守得住总裁夫人的位置,她便帮她逃出父亲的魔爪。为了这些避无可避怎奈,却又迫不马上就是她和厉氏集团总裁厉诤言的婚礼了,可是她的脸上丝毫没有一个女孩子第一次做新娘时紧张、和幸福的表情。。

最新小说

更多

地球第一圣地 | 神级插班生 | 原界秘宝 | 王样花心男 | 快穿之被降级了怎么办 | 末世第七城 | 我的系统异能 | 我就是富豪 |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 神魔因果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