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十六 奉旨进宫逃宫记小说

十六 奉旨进宫逃宫记小说

发表时间:2019-09-17 11:03:39 作者:琴女

十六奉旨进宫这两日时候如同两年,思凡独自做在庭院中,望着树梢间撒下册的阳光,心目中挂念起远在京城的父母。紫烟远远站在思凡身后,焦急的来回踱步。书纸拿在手中,被点点汗水沁湿。这一封书是八百里加急密函,书上大致内容是让思凡尽快回京,说是有要事商谈。

>>>《逃宫记》章节目录<<<


《十六 奉旨进宫逃宫记》精选

十六奉旨进宫这两日时间好比两年,思凡独自坐在庭院中,望着树梢间洒下的阳光,心中牵挂起远在京城的父母。紫烟远远站在思凡身后,焦急的来回踱步。信纸拿在手中,被点点汗水沁湿。这一封信是八百里加急密函,信上大致内容是让思凡尽快回京,说是有要事商谈。可是,自从前日紫琰神神秘秘的样子去了趟苏州,至今竟连个音信也无。如果她现在将京中来信拿给小姐,即刻启程回京的话,紫琰该怎么办呢。心好烦,紫烟开始像热锅上的蚂蚁般焦躁不安。片刻后,一只纸风筝飘摇着飞到庭院里。凑巧的是,正好落到思凡身前一步远的距离。思凡一怔,刚想探身将纸风筝拾起。却不料一阵风起,那纸风筝又连连在地上翻了个身,脱离开思凡的掌控范围。这时,身后的紫烟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小姐,京中有来信。”思凡身形一顿,蓦地回头看向紫烟手中的信封。那一刻,她可以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涌向脑海,气息一窒。不知为何,那少年绝美无双的俊颜浮现在眼前。来回反复的,挥之不去。于是书信一封后,匆匆踏上回京的漫漫长路。阳光中,那不知何故掉落在庭院中的纸风筝动也不动的呆在那里,仿佛沉默。一路上,心情颇为沉重。为什么,眼角会悄悄流露出闪闪烁烁的不舍与难过。一路上骑马随行的紫烟也同样郁闷,毕竟当初是三人一同来江南,却怎耐走的时候只剩下主仆二人。于是策马扬尘,紫烟狠狠一抽马鞭,第一次如小孩子般任性妄为。半月后。——京城。“启禀恭郡王,西城外有一辆马车不顾阻拦而欲强行进城,该如何处置。”双手抱拳在胸前的黄衫士兵低垂着头,用小心谨慎的音调禀告道。静默中,时间分秒度过。厅堂一角,此刻正静静端坐着一名俊美少年。如画的长眉不动声色的轻蹙,片刻后神情淡漠的回道:“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这种小事不要屡次来烦我。”借着身旁紫檀木几上的些许烛光,书页被用极快的速度翻动。少年目不转睛的看书,丝毫没留意到那士兵似乎面有难色。良久,始终沉默的士兵见王爷并无回应,于是强忍住内心的不知所措。然而他起身刚欲退下。不料才转身没走出几步远,却又被身后的少年出声喊住:“等等,先将人带到我这来,待我询问清楚再发落不迟。”少年眼睑微垂,柔和的光线照应着他的侧脸,勾勒出淡淡柔和的线条。士兵领命,恭敬退下。厅堂一角的书桌旁,一分一秒的等待中,那青年心无旁骛的专注于自己手中的书。直到殿下女子微微抬起头来,用谦卑的声音道:“当朝吏部尚书之女纪思凡,给恭郡王请安。”那座上少年的目光骤然一亮,从书中蓦地抬起头来,目光直视着殿下侧跪的女子细细打量。良久,他浓烈的目光渐渐恢复平静,用一贯柔和的语调道:“请起。”那目光灼灼,亮如闪电。只是向来迟钝如思凡,却没听出对方语气中流露出的丝丝温柔。思凡赢赢起身,小心掩住脸上一闪而过的些许不安。静默中,两人一时语塞。“听闻纪小姐前些日子在江南散心,难道此次匆忙回京是受父母之命?”良久,温如常神情淡雅的问道。他状似不经意的目光看向思凡,言谈举止间都有种亲切又疏远的奇特气质。思凡神色淡然,心知此人是明知顾问。然而这恭郡王高高在上的地位,使得她态度恭敬的回答道;“正是。”淡淡的两个字,思凡回答得有些敷衍。温如常目光中闪过一抹失落,他抿了抿唇,手指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只是突然回想起自己前些日子途经杭州时,遇到的那名避雨少年,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说来也许是巧合,前些日子我因有公务在身去杭州办差,途经郊外一处凉亭时曾遇到一名避雨少年。如今回想此事,我发觉纪小姐与那少年眉目间颇有几分相似。”温如常眼角眉梢有温润的笑意。这话他说得有口无心,也并没注意思凡刹那惊怔的表情。于是继续说道:“如果那人当时不是一身男子装扮,如今再看到纪小姐的模样,我都会怀疑自己看错了人呢。”温如常轻轻端起茶几上的杯盏,用杯盖反复摩挲着杯沿,垂眸间,用略有所思的口吻沉声道。厅堂内茶香四溢。座上两人都有些心不在焉。片刻,思凡状似惊奇道:“哦?如若真有此事,我到想见见那少年。瞧瞧究竟是我像他更多些,还是他更像我。”这话仿佛是开玩笑,然而思凡自己知道这话里掩藏的心虚。偷偷瞄了眼座上面色深沉的少年,思凡干笑了两声后立即明智的保持缄默。那日的相遇实属偶然,这温如常外表看上去一派温和淡泊的样子。而实际上这恭郡王的头衔朝中谁人不偷偷觊觎,单看此人在朝中不可小觊的势力,他温如常定然也不是简单人物。温如常听得此话,不禁有些发怔。然后从恍惚中回过神,沉吟片刻后才道:“不如这样,今日天色已晚,进京恐怕不行。如若纪小姐不嫌弃,就暂且住下。等明日天色大亮再进京不迟。”“……”思凡默许了温如常的提议,不禁有些忧虑起来。这沿途一路耽搁了不少时间,距离上次接到家书已然半月有余。不知京中是否有大变化,父母的身体是否康健。如此看来,只有耐心等到明日天亮在进京了。但愿,一切安好。——这一夜,窗外浮云缭绕着皎月。树林里有风声簌簌,不觉中搅了满室流淌的幽亮。温如常合衣侧卧在用上等丝绸铺就的睡塌上,身旁静静点着一根烛蜡。鼻端有书页中散发出的独特清香,引得人想就此沉沉睡去。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拂在身后,闪动着丝绸般的光泽。随着手中的书页轻轻翻动,看书的人却浑然不觉窗外有人走动。良久,门被轻轻从外扣响。温如常轻轻蹙眉,眼底依然一片温润。他最厌恶的事情之一,就是在看书正兴起的时候被人打扰。而此刻,不知又是哪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来自找没趣。起身,温如常不急于去开门。而是先仰头望了眼窗外的月色,半晌,才终于踱步到门前。问了句:“什么人?”门外一时无声,使得温如常失了耐性。然而当他刚一转身,却突然听见门外思凡弱弱的声音道:“是我,纪思凡。”脚步蓦地顿住,温如常脸色骤然一白。然而没有多加考虑,温如常还是回身打开房门。这一开门,窗外风声骤起,撩起两人的长发飞扬。身穿一袭素净的白衫,思凡的周身都仿佛被一层淡淡清幽的月光笼罩。“深夜打扰,实在过意不去。”思凡小心措辞,看到温如常询问的目光后,才继续忐忑的说道:“请问王爷这里可否能讨本书来看?”温如常明显怔了怔,显然没料到纪思凡深夜来扣门的目的竟是借书看。淡淡一笑,温如常回答道:“我这里书虽多,但恐怕没有适合女儿家看的。”思凡但笑不语,不由分说的步入内室,径自走到一排排落得很高的书架前,认真挑选起来。片刻,终于从书架上取下两本书,回身轻佻一笑道:“如果王爷不介意,可否将这本《战国策》暂时借给我,我明日一早进京前定然将此书还给王爷。不知王爷您意下如何?”温如常此刻怔怔愣住,呆呆良久无法回神。见温如常如此这般神情,思凡忍不住莞尔。她淡淡道了声谢,随即转身步出室外。沿着洒满月光的幽径一路走远,任由风将长发肆意的扬起,随风舞蹈的裙摆曼妙多姿。重新坐回到睡塔上,温如常此刻的心情竟难以平复。身旁火烛幽亮,手中的书页无声翻动。只是向来性情温润的温如常此刻却是心不在焉,最后终于还是将书远远一撇,双手枕在脑后陷入恍惚的迷思。然而当夜已深沉,窗外仍旧月凉如水。睡梦中的温如常,眼角眉梢仍存留着那抹掩不住的笑意。
逃宫记

逃宫记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校园小说
  • 作者:琴女

人家千金小姐都愿意找到如意郎君,这个辈子吃穿不愁。他却偏偏不愁饭票问题,个性独立。人家大家闺秀被选入宫都开心不已,想着怎么玩转后宫把持朝政,说不定也可以名垂史册遗芳百世。而他却费尽周折也要自力更生,还不惜上演1出逃宫计。 无可奈何恭郡王的深情款款,偏偏对他情难自抑。无可奈何当朝宰相之子对他用情极深,许他今生...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