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二章 夜盗大内小说

第七十二章 夜盗大内小说

发表时间:2022-01-20 16:54:36 作者:禾早

瑶瑟坐在她那间精致优雅而又情调旖ni的小屋内托腮凝想。也没想起在别了十几年后还能再遇上苏子扬。她还记得我青春年少时第几眼望到苏子扬——那是一种喜悦之情、惊讶、很好奇、不甘心参杂在一起纷至沓来的灵魂震撼。她不我相信一见钟情,从来不不信!从踏进这诡险江湖起的第一刻,没有想到在别了十几年后还能再遇到苏子扬。她还记得年少时第一眼望见苏子扬——那是一种喜悦、震惊、好奇、不甘夹杂在一起纷至沓来的灵魂震撼。她不相信一见钟情,从来不信!从踏入这诡险江湖起的第一刻,她就深深知道在这里,自己要想找寻到真爱那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天生的美貌使她在江湖中如鱼得水,却也给她带来了不少麻烦。身后自然是从来都没有缺少过追求者,但那些或英俊或粗犷丑陋的汉子们,没有一个是真正喜欢上她这个人的,拜倒在石榴裙下多半只是因为她的美貌,更有些一见到她便露出猥亵的表情,心里的龌蹉念头一望可知。。

>>>《胭脂大宋》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夜盗大内》精选

瑶瑟坐在她那间精致而又情调旖ni的小屋内托腮凝想。

没有想到在别了十几年后还能再遇到苏子扬。她还记得年少时第一眼望见苏子扬——那是一种喜悦、震惊、好奇、不甘夹杂在一起纷至沓来的灵魂震撼。她不相信一见钟情,从来不信!从踏入这诡险江湖起的第一刻,她就深深知道在这里,自己要想找寻到真爱那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天生的美貌使她在江湖中如鱼得水,却也给她带来了不少麻烦。身后自然是从来都没有缺少过追求者,但那些或英俊或粗犷丑陋的汉子们,没有一个是真正喜欢上她这个人的,拜倒在石榴裙下多半只是因为她的美貌,更有些一见到她便露出猥亵的表情,心里的龌蹉念头一望可知。

瑶瑟轻轻叹息一声,面上带着温和甜蜜的表情。

那是一个春日,野外。

瑶瑟策马而过。哦,她当时还只是叫辛芷欣,世界上没有瑶瑟这个人。她远远望见有一个人在前边低头采药。是上前去问路的,却为回过头来的这个男子眼睛里包含的沉静所动容,那不是一潭沉静的池水,而是一泓清泉,沉静而清新,时而有跳脱的光芒在那里闪动,望着她的时候,仿佛将她的灵魂都吸入那沉静之中。辛芷欣觉得自己瞬间就被打动了,微微露出了动人的笑颜。可是这个对江湖中人杀伤力极大的笑容,多少人不惜一切只为求她开颜一笑的笑容,却没有引起这个男子眼中一丝的涟漪。他只是冷漠地指点了她方向,尔后便又弯下腰去寻觅他的草药了,仿佛眼前这个倾国倾城的美人还比不上在泥地里疯狂生长的野草。

辛芷欣先是生气续而来了兴趣,要知道她此时虽年幼,却因天生的柔媚娇俏已得了那“玉面狐狸”的称号。玉面,自然是指她的容颜,狐狸,却是指她的媚态。江湖中从来没有一人能抵挡她那纯真而又诱惑的笑容。但接下来的百般刁难与纠缠无果,苏子扬的眼中仍是没有情欲和贪婪的光芒,仍是沉静,沉静如清晨草叶上的露水。那时辛芷欣才完完全全坠入了情网,为了这个看来对她不屑一顾的男子。

瑶瑟又笑了笑,这回的笑容里却带了些悲伤。

辛芷欣有时也想问问自己是不是有自虐的倾向,江湖中那么多人追求她,她却追在一个对她没有感情的男子身后不放。可是内心里,她又知道自己不是。因为美貌,很早便体会了红颜易老,恩情短暂的道理,假以时日,当自己青春不再,鸡皮鹤发之时,此时追在她身后的这些口口声声可以为她做任何事,可以为她去死的少年都会一点留恋都没有的就弃她如敝履。但是这个男人,若是能够得到他的心,便是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瑶瑟的笑容又有了些痛苦绝决之意。

那里知道会冒出个沈天放呢!他比自己还要疯狂地追在苏子扬身后。辛芷欣动容了,不但是因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令人觉得厌恶恐怖的男人,更是因为没有见过对同性如此疯狂爱恋的男人。这个恶魔以武力对她的家人下手,逼得自己放弃苏子扬。辛芷欣不明白,他那么高的武功为什么不杀了自己而只是要求自己主动离开苏子扬。她的确是不明白的,因为沈天放已然在苏子扬眼中见到了他对辛芷欣的一抹柔情,若是杀了辛芷欣,只会让苏子扬对自己更疏离。何况,他也需要一个情敌,一个如辛芷欣一般美貌绝俗的情敌来见证自己的胜利,见证自己虏获苏子扬所有感情的胜利。当然,他没有成功。

瑶瑟面上的笑容又有了怨苦之意。

为了报复沈天放,辛芷欣竟一手创办了十二楼,楼中的绝色女子都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形下被她救回来的。情殇,是世界最难治愈的伤痛,只能以复仇的火焰来燃烧自己减淡疼痛。但对于沈天放这样的人,十二楼唯一的凭借——绝色女子,对他显然没有什么引吸力,那么辛芷欣就只能转而去控制江湖中的教派,以期得到更多的力量来对抗沈天放。自然还是怨的,怨苏子扬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沈天放将自己从他身边赶走,眼睁睁看着他那一如既往的沉静面容,清瞿儒雅却绝情的面容。

瑶瑟想着却又露出了一抹淡然笑意。

现下自然知道苏子扬当时是不愿连累自己,因为他们两人都斗不过沈天放,不愿意这个疯狂的男人就此将辛芷欣毁灭。在辛芷欣走后,苏子扬以死亡来要挟沈天放给自己十年的时间,也答应这十年,绝对不会去找辛芷欣。沈天放无奈之下只得同意,他要得到的是苏子扬的心,用强是没有法子的,不同意又能如何,毁了他么?轻而易举却不忍心。于是这段纠缠的恩怨情仇,延续到了今日。这十几年的努力与愁怨因为沈天放的死,苏子扬的归来而烟消云散。十二楼对她再没有什么意义了,昊天教灭不灭亡更是没半点放在她的心上,若不是因为不忍丢下这十几年来相依为命的苦命姐妹,她也许该选择归隐。

“女娃娃,想什么这么入神?老夫在这里站了半天你居然都没瞧见!”一个声音打断了瑶瑟的回忆。

瑶瑟回过神来见到三个站在她身旁的男子,惊得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但随即又镇定了下来,因为她看见了江傲。

“你们——”瑶瑟还是不明白这三个男人怎会无声无息的进来而自己却一点也没有觉察,再想到上回在蘅芫苑中勾引江傲的事,不禁面上飞起了一朵红云。看来这个男人还是隐藏了自己的实力,否则自己当时就在他的手下讨不了好去。

江傲微微一笑道:“我们来是想问你至阴至阳珠在哪。”

瑶瑟闻言笑了,道:“在太后那里。怎么?要自己去取?十二楼的便宜不想占了?若是再等等,过上几个月我会派青龙、白虎两人去盗出来。”

范文棠不悦道:“哪个有空闲等你去取!老夫出马还有不手到擒来的道理?”

刘凤鸣沉默不语,只是望着范文棠微笑,这个老儿这么多年了,一直如此焦躁。

江傲皱了皱眉道:“朝廷要那东西做什么?”

“谁说是朝廷要了?是太后自己要。阴阳调和可以延年益寿且有美颜的功效呀。那东西就搁在她的寝宫里,可不是这么容易盗出来的。若是我派人去,可以假作宫女侍机盗取,但你们——”瑶瑟瞅了眼江傲道:“除非去找苏子扬或是安心帮你们易容,混进宫内,否则也不容易。”

“不用,皇宫算什么,人多却高手不多,我自然可以来去自如。”江傲拒绝了瑶瑟的提议。

“是啊!不就是进宫一回么?哪能难倒我老人家。”范文棠插口道,面上隐隐有自得之色。

瑶瑟现下多半也已猜到这两个老头的身份,天下又有什么物事能够逃脱盗圣的手掌心呢!当下微微一笑沉吟道:“太后不比皇上,宫内颇有几个高手日夜巡视,你们小心些从事。”

江傲点点头,拱手告辞。

江傲一身夜行衣,脸上蒙着黑巾伏身上大内屋脊之上,躲过一群巡探的侍卫,心内不由苦笑。师傅这个老混蛋越来越不讲理了!以前让他出门去盗宝历练却也还没定了时日,这回,明明他与刘凤鸣可以一起出手,在大内里行走自如,却硬要找个借口说是考验他,让他自己一人进宫盗宝。

江傲矫捷地低身在屋脊上走动,向着太后的寝宫奔去,脚下踏着琉璃碧瓦却没有发出一丝声息。

刘太后这个时辰早已入睡,寝宫内静寂无声,只有几个宫女守在太后榻旁低头打着瞌睡,几个侍卫高手也只在寝宫四周巡视。江傲轻轻揭开屋瓦向下望去,目光注视着床头那放射着柔和红、蓝之光的至阴至阳珠。他探手从怀里取出九爪探钩,慢慢地从用绳索吊了下去要将那至阴至阳珠盗了上来。

就在两颗珠子入怀之时,江傲突然感觉到头顶一阵凌厉之极的掌风拍了下来,连忙翻身避过。清冷的月光下清清楚楚看见了一张浓眉大眼的脸——展昭!

江傲正要出声示意,他们这一下过招却已惊动了四周的侍卫,顿时屋脊上又多了三四个人,更有太监直着嗓子在那里尖嚎——“有刺客!快抓刺客保护太后!”宫灯火把亮成一片,宫内顿时乱了起来。

江傲不惊不忙,冷静地面对着面前这几位隐然呈现合围之势的大内高手,脚下慢慢移动着步伐,脑子却在不停转动着考虑如何逃离。

太后已被惊醒,也不畏惧,见至阴至阳珠已被盗取,匆匆披衣走到屋外观战沉声道:“活捉这个刺客!”她对自己这几个忠心的侍卫很有信心,这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刺客绝对逃脱不了。

江傲嘿嘿一笑,从怀里掏出那两枚至阴至阳珠,手里顿时出现了两道柔和的光茫。

刘太后愤怒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将宝物夺下来,若是这两枚珠子有一点损伤,我要你们几个的脑袋!”对她来说,现下没有什么比延年驻颜更为重要的事情了!她对这几个侍卫只是围合住江傲感到愤怒,却不知这几人从江傲刻意散发出的气势感觉到这个对手并不那么容易就能逮住,现下正在找一个适当的机会可以一举将他擒下。听到刘太后这一吩咐,众人顿时都站不住了,当下就有一个侍卫手执宝刀向着江傲扑去。

江傲露出坏坏的笑容,可惜黑巾蒙着脸,众人瞧不见,只能看到他一双湛然的眸子里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光芒。江傲手一扬,两枚珠子飞快地向着刘太后掷去。一声惊呼,当下所有的侍卫都暂且顾不上江傲,向着下方珠子掉落的方向扑去——这么高的地方,这么用力的掷出,就算伤不了太后,这两枚珠子也未必保得住。只有展昭,仍是站立在那里,凝神戒备着江傲的一举一动,他心下感觉到这个对手十分难以对付,半点也不敢掉以轻心。

众人都是不遗余力的扑下,想要赶上那珠子掉落的速度,却没曾想到,那两枚散发着红、蓝光芒的珠子,竟然回旋了一下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又向着江傲飞去。这下这些侍卫都傻了眼,半空之中没有借力之处那里能够改变方向再跃回去呢?没想到江傲掷那珠子的时候,手里竟然用了回力!

当众侍卫站立在地上的时候,江傲已然伸手将那两枚珠子收入了怀中。展昭借机攻了上来,哪怕他一人无力战胜江傲却也能阻他一阻,这一阻的时间便已足够那些侍卫们再次跃上屋脊了。

就在江傲侧身避过展昭掌风的时候,在他耳旁轻轻说了句什么。展昭一愣,手中仍是毫不停歇地向着江傲出招,但却只是不带内力的普通攻击了,别人却也瞧不出来。江傲仰天一笑,轻声道句“得罪”,当下将有意不抵抗的展昭点了穴道扬长而去。待那些侍卫们再跃上屋脊的时候,江傲已向前跃出了数十丈。

上回来找安心的时候,江傲早已将宫里的地形摸了个清楚,当下也不顾身后追赶的众侍卫,脚尖连点竟向着赵祯寝宫的方向跃去。身后众人一见,追赶得更急了。

赵祯正被外边的喧嚷之声惊醒,披衣坐起就要走出去瞧瞧。这时,一个身影飞快地从外面窜了进来。

“你——”赵祯一惊,急忙叫道:“抓刺——”

江傲已一把捂住了赵祯的嘴,将黑巾往下一揭道:“是我。”说着,放开赵祯,四下一望,向着赵祯的龙床上奔去。待他钻进被里的时候,才发现竟还有一名赤身的妃子睡在那里,连忙以手扼住了那妃子的脖子,轻声道:“不许嚷,否则杀了你。”妃子正在半睡半醒之间,此时更是被吓得愣了,除了浑身不停颤抖之外,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赵祯已从接连的惊慌中渐渐镇定下来。竟然是江傲!他又进宫来做什么?难道安心出了什么事?想到安心,他立时再忍不住,正要去盘问江傲,在后面追赶江傲的众侍卫已追到了寝宫门外。

为首的侍卫跪下禀道:“禀皇上!宫内来了刺客,臣等见他进了寝宫的范围,护驾来迟,罪该万死!不知刺客可惊了皇上?”

赵祯转眼一瞧,这几个都是太后的侍卫,当下压下心中犹疑沉声喝道:“朕见那刺客向着宫外的方向去了,你们还不快去追?一定要将那刺客给朕抓回来!”

江傲在被中听得暗暗好笑,没想到赵祯说谎说的如此流利。那些侍卫自然不会怀疑皇帝撒谎,当下领命向宫外的方向赶去。

胭脂大宋

胭脂大宋

  • 状态:完本
  • 类型:重生穿越
  • 作者:禾早

由于某种不推知的原因,安心跨过时空回到了千百年前的北宋,被千手毒医苏子扬收为弟子。那是一个与在现代截然不同的世界。平民生活、奸商之道、快意江湖、深宫内院……安心将怎样就她的中国古代之旅?她的爱情将又花落谁家?一千百年,可以用来耐心的等待太长。一千百年,可以用来相知相爱太短。有时候而已短短的一转身回眸间便已天上人间!---------------------------QQ群号:50850033(进群需验证起点ID)50827712(非常感谢蘋果提供更多)49922801(非常感谢海天一色提供更多)---------------------------《胭安。

恐怖片场 | 我的冰山女总裁 | 皇家有囍~公主逃夫 | 还有比你更废的系统吗 | 掌家有芳(下) | 王样温柔男 | 血帝神尊 | 蛮横的屠夫 | 重生之至尊天帝 | 农女致富带上某宝来穿越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