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章 客串媒婆小说

第七十章 客串媒婆小说

发表时间:2022-01-20 16:54:36 作者:禾早

范文棠看见苏子扬,且不理睬他的话,眯着眼问着:“这是你徒儿?”苏子扬笑道:“恰恰!”放心怒道:“你管是与也不是,先将我放下去!”一面说着,一面拿脚去踢那范文棠。范文棠顺手点了放心穴道,一把将她向着苏子扬抛去道:“扔来了,摔下来了可不干老夫的事!范文棠随手点了安心穴道,一把将她向着苏子扬抛去道:“接住了,摔死了可不干老夫的事!”。

>>>《胭脂大宋》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客串媒婆》精选

范文棠见到苏子扬,且不理会他的话,眯着眼问道:“这是你徒儿?”

苏子扬笑道:“正是!”

安心怒道:“你管是与不是,先将我放下来!”一面说着,一面拿脚去踢那范文棠。

范文棠随手点了安心穴道,一把将她向着苏子扬抛去道:“接住了,摔死了可不干老夫的事!”

苏子扬知道范文棠这一手定是有意试探,当下凝神以对想要接住安心,谁知他这一抛,眼见安心到得苏子扬身前一米之处却突然直沉往下跌去。苏子扬原见范文棠抛掷安心的手势沉重,以为定是要以功力抵挡化解这一掷之力,哪里曾想到会有这般变化。眼见安心这一跌极快,想要抢上却已来不及了。当下皱眉不语,明知摔不死安心,但起码也得让她疼上几天走不了路。

安心正在心里暗自咒骂,闭着眼等着可怜的屁股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范文棠身边一直未曾开口的刘凤鸣却抢上前去一把接起了即将落地的安心,随手解了她的穴道放下地笑道:“你真是越老越成孩子了,与这女娃娃赌什么气?跌疼了她,人家师傅岂不是心疼?”

范文棠冷哼一声道:“他心疼他的,与老夫有什么关系?你这老儿偏又来从中作梗!”

刘凤鸣道:“别人若是如此对待江傲这小子,难道你也不在意?”

范文棠呵呵笑道:“谁有这个本事?谁有这个胆子?不是老夫夸口,这世上能将江傲这小混蛋如此摆布的,只怕除了老夫之外还没有几人!”说着,只拿眼望着苏子扬冷笑,明显是在讥讽苏子扬武艺低微。

苏子扬生性恬淡,倒也不以为意。安心在一旁瞧不过眼了,心里怀着怨气怒道:“江傲有什么了不起?你这老头更没什么了不起!迟早我要让你吃些苦头!”

范文棠明知安心武艺低微,见她这般空口威胁却也甚是气恼,开口道:“只要你有那个本事,老夫我站在这里,你倒是来试试!”他却不知这番话当真惹恼了安心。她向来吃软不吃硬,谁要是对她恶声恶气,哪怕明知自己打不过,也要想些法子来折腾报仇。是以范文棠日后深受安心“荼毒”,一见到安心就要躲着走,不敢与她在同一桌吃饭,时刻提心吊胆不知她又想出什么鬼名堂来捉弄自己也是因为今日之事!

安心冷笑几声道:“你羞也不羞?明知道我现下打不过你,却又故作大方。有本事你等我活到你这把年纪,我们两个再来打打看!”

范文棠见她语言越来越是不敬,但被她这话一堵,却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她现下压根打不过自己这是事实,自己比她多活了几十年这也是事实,但若是说让他等安心活到自己这把年纪再来比试武艺,那就是无稽之谈了。除了神仙,哪个人也活不到那么长,就算活了那么长,到时恐怕连吃饭都要人喂了,又何来比武之说。当下只是站在那里瞪眼生闷气。

刘凤鸣见两人僵持不下,又充了回和事佬,劝解道:“大家都少说一句。小娃娃,我们是来找江傲的,你可知晓他在哪?”

安心因刘凤鸣方才出手救了自己,心内对他还有几分好感,却又不愿就此告诉范文棠,便道:“这天下哪有找不见自己徒儿的师傅!他不是假冒的吧?”

范文棠正要开口就听得远处一个声音道:“胖师傅,你找我?”

众人闻言转头一看,那边树下立着一个青衫少年,唇边带着一抹含义莫名的浅笑,看来悠然而又带着点邪气,正是江傲。

安心嘟了嘟嘴,真没劲,还想好好逗逗这老儿的,没想到江傲居然这么快出现了。范文棠却是又喜又怒,喜的是江傲好端端没什么损伤,怒的是这小子既然没有什么事却不回去华山找自己,于是冷哼道:“师傅就师傅,什么胖师傅?难道老夫很胖?你再这般无礼,当心老夫教训你!”范文棠也倒不是假意威胁,从小到大,他就没少教训江傲,不过多半都是踢他的屁股,拧他的脸蛋,倒也没有真的狠狠凑过他。

江傲早就对范文棠的“威胁”习以为常,目光在安心身上淡淡扫过,见她今日倒没有穿那袒露肌肤的“奇装异服”心下颇为舒坦,笑道:“师傅你虽不太胖,却也不能算瘦了,还是刘伯伯的身材比较标准些。”

刘凤鸣点头微笑,心下颇为受用,范文棠却拿眼一瞟刘凤鸣,心内不以为然——就他那瘦竹竿风也吹得倒的的体形也能叫身材标准?

师徒两人见面都有许多话要谈,江傲没什么顾忌,但范文棠与苏子扬几人不熟,是以绝不放心当着这几人的面与江傲互道别来。众人瞧他脸色也能看出几分,都纷纷借故离去。安心心内有气,一把拉过兰汀便与苏舜钦走到另一边小亭中去了。

苏舜钦方才已明了兰汀对自己有情,这会倒也结结巴巴满头大汗的将自己的心意与他父亲的打算一股脑儿吐露了出来。虽然安心在此旁听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但却也免了他与兰汀两人独对时的心魂俱乱,况且他深知安心鬼主意最多,想要与兰汀顺利成亲,只怕还少不了她在旁拿主意。

兰汀低着头,手里拧着帕子忽喜忽忧。安心扯着一朵花儿把玩,听到愤怒之处,忍不住将那花儿撕成了碎片,团作一团掷到脚下道:“你爹爹将兰汀看成是什么人了!哼!好一个门不当户不对!我就不信我这里出去的姑娘还辱没了他不成!”

这句话听得苏舜钦与兰汀两人暴汗,什么叫“我这里出去的姑娘!”,敢情安心最近与瑶瑟走的太近,怎么说话满腔的老鸨味儿。苏舜钦自然不能当着外人说自己爹爹的不是,兰汀也不好开口,一时之间三人都沉默了下来。

半晌,安心拍桌而起道:“来人!备桥!我要去苏府!”

苏舜钦两人面面相觑,安心这家伙到了此时还不忘了开玩笑,什么桥!随欲居里可没有备这玩意儿。苏舜钦喃喃道:“安心,我爹爹脾气不好,你当真要去找他?”他心里觉得虽然这也是个办法,但未免莽撞,安心也是没有耐性脾气不好之人,这样直愣愣找上门去,只怕爹爹更是要看低了兰汀,当下又道:“不如,你找个媒婆先上我家提亲如何?”

“什么!要我找媒婆上你家提亲?”安心怒哼一声道:“你想都别想!难道我们家兰汀嫁不出去?非要巴上你家门求亲不可?”她也未免强词夺理。

苏舜钦听她这么一说,心里直后悔将此事告诉了安心,她也是个火暴脾气,不但没想什么法子出来,反倒火上浇油。原本一个苏耆反对就已经够苏舜钦受的了,这回又添了一个安心在那里摆架子,看来自己与兰汀注定是好事多磨了。想着,不禁叹了口气,偷偷瞧了眼兰汀,见她虽是满面羞怯却也愁眉不展。

安心还是让了步,媒婆扭扭捏捏跨进了苏家的门。只不过这个媒婆,却是安心!

安心特特化了一个超级夸张的妆,浑身大红锦缎衣裳,脂粉抹了满脸满颊还嫌不够俗气夸张,愣是还在头发上插满了金银首饰,手腕手指上戴满了金镶玉嵌的镯子戒子。要不是因为脚趾头不可以露出来见人,她甚至还想在脚趾头上也戴上十个戒指。也难为她,那么怕冷怕热的人,居然在大夏天里如此打扮。

俗气自然也有俗气的好处,苏家老头苏耆这会正坐在厅堂上怔怔望着这个嘴角媒婆痔随着嘴唇的张合不住上下挪动的媒婆发愣,至于安心说了些什么,他压根就来不及反应。从这媒婆一上门,苏耆就没有说完一句完整的话,不是被安心打断便是插不上嘴,只得由着她在那里不停的唾沫横飞、天花乱坠。

“我说苏老爷!蘅芜苑虽说不上日进斗金却也是生意兴隆,门庭若市!您也不用亲自上门去瞧,只到大街上随便抓个人来一打听就知道了!连太后和皇后娘娘都用他们家的脂粉,说起来,蘅芜苑掌柜的见过皇帝的次数说不定可比你们这些做官儿的还要多呢!”安心一边说着,一边在心底暗想,废话!我和赵祯一块泡水里喂鲨鱼那会,你还不知道在哪花天酒地呢!不过虽然明知是废话但安心还是要不住口的往下说,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要的就是废话不断,把这老头侃晕了,看他又能如何!

苏耆:“……”

安心又接着道:“我一说您就明白了是吧!蘅芜苑那么大的店面,可全靠着兰汀姑娘一个人打理着,掌柜的完全甩手不干活!要说那兰汀姑娘,那可真是天上少有地上无双的!既能上得厅堂,又能下得厨房!什么事一交给她,您就放着心儿高乐吧,准出不了岔子!更难得的是兰汀姑娘不但贤慧能干,那模样儿也是百里挑一的俊俏,连妆都不用化,上了戏台子就能扮观音娘娘,若是扮了妆,演个西施、貂禅的更没什么问题!”

苏耆:“……”

安心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口水补充了下损耗的口水接茬道:“我可不是上门来忽悠您老来的,这可是打了保票的事儿!兰汀姑娘与您家公子正是年貌相当,佳偶天成!这要是一成了亲,走到大街上,保管成为一对儿众人倾慕的模范夫妻!到时候谁不夸奖您老有眼色,懂得挑媳妇儿呢!就算是行走到官场上头,见了同僚那也是面上增光啊!大家伙一见您去了,都围作一团,赞叹道——苏老养的好儿子,更难得的是娶进门一个好儿媳!一来二去的传开了,没准儿皇上也能听见,到时传了你去一问话,听你那么一说,高兴之下也许就升了您的官儿,顺手再赏您家公子一个官儿做,这可不是想不到的天大喜事?”

苏耆:“……”他还没反应过来这娶个好儿媳跟同僚、皇帝有什么关系。

安心喘了口气,不等苏耆多言又接着道:“当然,这些都是外头面子上的事情,苏老爷为人谦和自然不会去在意,咱们娶个好儿媳妇更多是为了能够把这家当的兴兴旺旺的!这点您可放心,兰汀姑娘只要一过了门,里里外外都是一把手儿!别说将您这苏府整治的气象万千,您家公子出门一身衣裳也保管都是齐齐整整的。女子妇德、妇容是少不了,这点我也已说过了,但妇言、妇功却也重要!兰汀姑娘嘴儿甜,见到什么人便能说什么话儿,绝对不会说出不妥当的话来给您苏府丢脸!不是我夸她,她手儿也巧,一家子一年四季的衣裳鞋袜全都交给她去裁制那也是轻而易举啊!她扎的花儿可比那活的还鲜活,要是绣些鸟儿鱼儿的,没准您就得提个笼子捧盆水的将它们装起来!”

苏耆:“……”

安心歇了口气还待再说,却发现苏家夫人已被她侃得神志昏迷,隐隐有中邪之状,苏耆更两眼发直茫茫然不知所措。她假装没看见苏舜钦在后边杀鸡抹脖子的使眼色,心下冷然想道——哼!我在这里替你说亲,你却还在那里给我脸子瞧!怕什么,丢脸的是我又不是你,却要你在那里瞎操心。

苏舜钦的担忧却也不是没有由来的,安心这一番话虽然都是不停在夸奖兰汀,可是好话说的太多太夸张了反而起到了相反的效果,怕只怕事后苏耆清醒过来要对兰汀的印象更加坏了。这点安心肯定也心里明白,却不知道她为何偏偏要如此夸张作态、丢丑现眼。

苏耆见过的媒婆也不是一个两个了,能够做这一行的女子哪个不是牙尖嘴利?丑的能说成朵花儿,那穷的也能说成是万贯家财,可是像安心这样一进门就涛涛不绝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的还真没见过。心下虽然厌恶,但口里却说不出来,目前还处于神志昏迷的状态。

安心自然不能放过这样大好的说教机会,连忙再接再厉道:“所以我说——这门第儿配不配也只是小事了,关键是要人好!家和才能万事兴,您就是娶进门一位金枝玉叶的公主,若是苏公子不喜欢也是白忙活一场!夫妻俩要是成日吵架拌嘴的那还有什么味儿?您说是不是?”

苏耆已是就差口吐白沫,四脚朝天了,当下也不及多想,连连点头,只求这媒婆快点将话说完好将她送出门去。

胭脂大宋

胭脂大宋

  • 状态:完本
  • 类型:重生穿越
  • 作者:禾早

由于某种不推知的原因,安心跨过时空回到了千百年前的北宋,被千手毒医苏子扬收为弟子。那是一个与在现代截然不同的世界。平民生活、奸商之道、快意江湖、深宫内院……安心将怎样就她的中国古代之旅?她的爱情将又花落谁家?一千百年,可以用来耐心的等待太长。一千百年,可以用来相知相爱太短。有时候而已短短的一转身回眸间便已天上人间!---------------------------QQ群号:50850033(进群需验证起点ID)50827712(非常感谢蘋果提供更多)49922801(非常感谢海天一色提供更多)---------------------------《胭安。

最新小说

更多

混子的江湖 | 乐善小财女(下) | 欠你的,终身分期 | 隐藏版娇妻 | 海贼世界里的英灵团 | 神国精英 | 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 | 重生直播系统 | 午夜探险直播 | 剑破天门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