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九章 儿女心事小说

第六十九章 儿女心事小说

发表时间:2022-01-20 16:54:35 作者:禾早

苏舜钦前段时间有些小小的烦恼。他与安心三人认识了也有好几年了,安心他不在的这段日子里更是与蔡襄和兰汀走的非常逼近,心内就渐渐地对兰汀不会产生了莫名的感觉的好感,眼见得着她从一个孤苦可伶的小丫头长到现在的风姿娉婷。由于长期以来帮着安心上下打量生意上的事情,气质也渐渐地磨这天正是夏日炎炎,苏舜钦闷坐在家中无事,直怔怔坐在窗下发呆。听得窗外莺声婉转,不觉提起笔来立挥一诗——别院深深夏席清,石榴开遍透帘明。树阴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写完,掷下笔去,闷头就倒在床上合目假寐。。

>>>《胭脂大宋》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儿女心事》精选

苏舜钦最近有些小小的烦恼。他与安心等人认识也有好几年了,安心不在的这段日子里更是与蔡襄和兰汀走的相当接近,心内开始渐渐对兰汀产生了莫名的好感,眼见着她从一个孤苦可怜的小丫头长到现在风姿娉婷。由于长期以来帮着安心打量生意上的事情,气质也渐渐磨练的柔中带刚,行事举止虽说不上雷厉风行却也自有一番与众不同的自信风韵。而苏舜钦的年纪,也已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因他相貌俊秀,又才华出众,上他家里提亲的媒人就算还没到踏破了门槛的地步,起码也称得上是络绎不绝。他父亲曾经问他到底想要娶什么样的女子。若是要美貌的,城西张家女儿自小就以容貌出众闻名;若是要贤惠的,邻家何家女儿温德贤淑;若是要聪颖的,刘员外家的女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些家世不错又正当年华的女子都由得他挑。可是苏舜钦心里却只有兰汀一个,凡问,总是默然不语,态度却异常坚定,坚决不肯点头娶其中任何一个女子,气的苏家老爹常常骂他不肖!

这天正是夏日炎炎,苏舜钦闷坐在家中无事,直怔怔坐在窗下发呆。听得窗外莺声婉转,不觉提起笔来立挥一诗——别院深深夏席清,石榴开遍透帘明。树阴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写完,掷下笔去,闷头就倒在床上合目假寐。

只听得门外一阵脚响,却走进来一人,见苏舜钦正躺在床上,不觉呵呵笑道:“贤侄今日倒悠闲的很哪!”

苏舜钦忙睁眼起身一看,原来是父亲的好友杜衍来了,连忙陪着笑道:“午后困倦,不觉得躺下来,倒是伯父今日怎得了闲来家。”

杜衍且笑不答,一眼瞧见窗下桌上搁着笔墨未干的诗稿便拿起来细看,一边吟着一边笑道:“贤侄真是大才,这诗可是越来越轻巧空灵了,清而不弱,逸气流转。”

苏舜钦颓然道:“什么才,于国于家都无甚利,不过是些游戏之作罢了,取巧而已。”

杜衍正色道:“贤侄绝非池中之物,也别太自轻了。倒是这几日听你爹爹说,你颇有些烦恼?”说着沉吟道:“也听伯父我一句话,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虽说你有扬名立万的壮志,但《大学》亦有云——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我看贤侄也当早日定下了亲事让你爹爹放心才是。”

苏舜钦且不答,只是长叹一声,提起笔来把玩不语。

杜衍观其色,笑道:“莫非贤侄已心有所属?”

此话一出,苏舜钦的脸立刻“刷”的红了。

杜衍见他如此,心下更是了然,呵呵笑道:“既已有心仪之人该当早对你爹爹明言才是,我现下是知道了,可他却还镇日在那里长嘘短叹呢!”说着笑问道:“倒不知是谁家女儿能入贤侄之眼?”

苏舜钦更是呐呐说不出话来,但想到也许杜衍能够替他在爹爹面前美言几句,也免了自己开口提起,便如细蚊般低声道:“蘅芜苑中一位叫兰汀的女子。”

“兰汀?”杜衍沉吟道:“蘅芜苑又是什么地方?”言下颇有些不以为然。他身为朝中御史中丞,对这些市井之处自然不太了解。蘅芜苑大有名气也只是因为胭脂水粉做的出色,尽管他家里夫人也成日擦抹着蘅芜苑中的脂粉,他一个大男人家却是从来不去理会,现下只将那地方当成是勾栏青楼,以为苏舜钦如此年纪便已流连青楼更被下贱女子迷去了魂窍,自然有些不悦。

杜衍正待好言劝解,苏舜钦观他面上颜色已知他想的岔了,当下喃喃道:“伯父,蘅芜苑不是你想的那种地方。兰汀是正经人家的好女子。”

杜衍闻言便已释怀,呵呵笑道:“是伯父错了。既然是正经人家的女子,你何不对你爹爹明言了,好上门提亲?”

苏舜钦长叹一声道:“我却不知她心中是如何想的。”

原来是朗有情而妾未必有意,杜衍是已成家立业之人,又哪里还有苏舜钦这般腼腆而患得患失的心态,笑道:“你不提,人家又怎会知道?总不成你让人家一个姑娘家向你表明心迹吧?如此看来,这倒也是个知规守矩的好女子。贤侄放心,你这般出色的俊秀人才,哪里还怕那女子会如此眼高瞧不上你?”杜衍最近官场得意,说出话来难免也有些傲然之意。

他这一番话此时却正合苏舜钦的心意。苏舜钦虽为人洒脱豪迈,但一到了儿女情事上头便止不住腼腆起来,当下长揖一礼道:“此事就拜谢伯父对爹爹明言了。”

杜衍一怔,当下了然苏舜钦害羞对他爹爹说不出口,是以要自己从中穿针引线,是以呵呵笑着受了一礼道:“贤侄放心,我也就权且充一回媒人罢了!我这就对你爹爹提去。”

谁知杜衍与苏舜钦都认为没什么不妥的事,到了苏舜钦的爹爹苏耆那里却又行不通了。

苏耆大发脾气道:“这不肖之子现下翅膀长硬了,连我的话都不肯听了!那蘅芜苑又是什么地方?听名字便不是好去处!不是我说,我们苏家虽然非富非贵,但向来也是书香门第,怎能娶一个来历莫名的女子过门?贤兄,此事却是你太骄纵小儿了!”

杜衍抚着胡子笑道:“苏兄也不必如此操心,儿孙自有儿孙福,你替他挑的亲事,他不愿意又能怎样?牛不喝水总不能强按着他的头吧!日后夫妻两个早晚吵闹,那才是闹的阖家不宁呢!依我看,倒不如依了他,亲事上头一顺心,指日再给你考个状元回来,就够你乐的了。”

苏耆叹道:“贤兄,实话对你说了吧,我心下却愿意他娶了你的女儿!”

杜衍一怔,随即笑道:“不瞒苏兄,我心下也正有此意。我早就看上了子美的端正人品,思谋着将女儿许配于他,要不我又何必为此事如此奔忙两头传话呢?不过,现下我见子美已是心有所衷,只怕是不会同意咱们两个老家伙的提议。”

苏耆笑道:“贤兄有此心思还怕怎的?我就怕你不愿意,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就定下了这门亲事,也好做个儿女亲家!”

杜衍笑着摇摇头道:“子美那里怕是过不去。”

苏耆冷哼道:“终事大事自有媒妁之言,父母作主,哪里由得他挑挑检检!”

杜衍心下却深不以为然,但见苏耆如此执着,却也只是沉吟不语。

事情传到苏舜钦耳朵里,自然是着急万分,又不敢去见他爹爹,当下怀着满腔郁结到了随欲居,心里想着找个机会对兰汀明言了,且看她是如何意思。但苏舜钦在兰汀面前一向呐呐不能成言,真的面对了她,却又说不出话,只是涨红了脸在心下焦急。

兰汀见了苏舜钦这个形容,自然心里明白,可她一个姑娘家,这种事情却也说不出口,两人只是在那里对立相望。

可巧安心路过,见这两人在树下伫立成了两尊雕像,不由开口取笑道:“一日没见,倒不知是谁在此处立了两尊门神。”

两人顿时尴尬万分,兰汀追着安心就要拧她的嘴。安心武功很烂,但毕竟身怀武艺,使出点轻功步法,兰汀却是怎么也追赶不上,倒累的娇喘吁吁,香汗淋漓。苏舜钦在一旁看了又是好笑,又是烦恼。

半晌,安心笑弯了腰,忍不住开口求饶道:“不玩了!你别再追我了,可笑死我了,这大热的天,刚洗的澡,你却非要弄得我一身汗,你敢是不热?”

兰汀只顾着一把抓住安心在那里喘息道:“倒可惜了你那张伶俐的嘴,却只是拿我取笑!”

安心瞟了眼呆立在一旁的苏舜钦道:“呆子!你为人不是一向豪放不羁的么?怎么这种事情却说不出口了?”安心早就对他们两个的事情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挑明了说。现下苏舜钦那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就算是傻子也都瞧出来了,又何况是安心。

兰汀一时口急,接道:“你与江傲不也是如此!”说完,突然捂住嘴儿,惊觉自己已是失了口,再拿眼偷瞧苏舜钦,却见他满脸喜色,正望着自己嘴唇轻轻颤抖像是有无限言语想要吐露,当下又急又羞,顾不上再去拉扯安心了。

安心瞧着这情形暧mei有趣,且顾不上说话,只是要看他们两个到底怎么开口,难不成还是像方才那般对望不语?正在她抱着看好戏的心理站在那里当灯泡的时候,就听得半空中有一人道:“江傲?江傲在哪里!”话音未落,安心已是被人一把揪住了衣领提了起来,定神一看,却是一个胖大的老儿正焦躁的望着自己,旁边另有一个瘦高的老儿笑眯眯揪着胡须不语。

事出意外,倒解了兰汀与苏舜钦的尴尬,却不知这两个老头从何而来,怎的突然现身问起江傲的下落。

“放我下来!你是谁?”安心瞪着眼瞧那胖大老儿,转瞬恍然道:“你是范文棠!”

来人正是范文棠与刘凤鸣。他们出了华山一路寻找江傲,但人海茫茫要找出一个人来简直有如大海捞针,不得已之下,抓了几个丐帮乞儿来探问,偏偏这些乞丐们骨气甚硬,怎么问都不开口,无奈之下只得将他们放了。直到有一日两人在丐帮分舵里偷听避角,想抓了丐帮帮主卓然来盘问一番,却听得有人提及帮主现下在东京随欲居,路程甚近,当下便找了来。谁知刚偷摸进宅子,便看到一对小情人在这里默然相对,不禁好笑。后来又来了个安心,两个老儿觉得这女孩倒也有趣,正瞧着她们打闹,适才听见兰汀提及江傲,范文棠心急,从躲避的树上跃下,一把就先抓起安心来想要问个究竟。

范文棠听安心随口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不禁一怔,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随即打量了安心几眼,只是不将她放下,冷冷笑道:“好大胆的女娃娃,可有好多年没人敢对老夫这么指名道姓的叫了!”

安心此时被范文棠拎在半空中,姿势古怪难受,挣扎了半天脱不了身不禁怒道:“臭老头!放我下来!你躲在你那乌龟洞里十几年不露头,别人想要对你指名道姓又哪里有那个机会!”

刘凤鸣见安心明知自己两人的身份还敢如此喝骂,不禁有些欣赏起这个女孩儿来,觉得她与那江傲倒也有些“臭味相投”之意,都是如此桀骜不驯。反正又不是骂自己,他便乐得在旁看戏,但是知道范文棠脾气暴躁,生怕他一时恼了出手伤了这女娃娃,倒也凝神戒备着从他手里救人。

果然,范文棠被她一骂,气的髭须倒立,看在安心年幼又是个女子的份上倒也没有出手教训,只是怒道:“你爷爷我是隐居山林的世外高人,什么躲在乌龟洞里不敢露头!有本事你将你师傅叫出来,老夫与他打上一架,看是谁比较厉害!”

安心正要开口反驳,就听得苏子扬的声音在一旁道:“原来是盗圣、侠圣两位前辈光临,却不知为了何事要与我这弟子为难?”言语不卑不亢却也恭敬有礼。原来是兰汀看得情形不对,当下去将苏子扬找了来。

胭脂大宋

胭脂大宋

  • 状态:完本
  • 类型:重生穿越
  • 作者:禾早

由于某种不推知的原因,安心跨过时空回到了千百年前的北宋,被千手毒医苏子扬收为弟子。那是一个与在现代截然不同的世界。平民生活、奸商之道、快意江湖、深宫内院……安心将怎样就她的中国古代之旅?她的爱情将又花落谁家?一千百年,可以用来耐心的等待太长。一千百年,可以用来相知相爱太短。有时候而已短短的一转身回眸间便已天上人间!---------------------------QQ群号:50850033(进群需验证起点ID)50827712(非常感谢蘋果提供更多)49922801(非常感谢海天一色提供更多)---------------------------《胭安。

最新小说

更多

混子的江湖 | 乐善小财女(下) | 欠你的,终身分期 | 隐藏版娇妻 | 海贼世界里的英灵团 | 神国精英 | 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 | 重生直播系统 | 午夜探险直播 | 剑破天门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