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七章 惊世骇俗小说

第六十七章 惊世骇俗小说

发表时间:2022-01-20 16:54:35 作者:禾早

放心站在那里他的背影司空极与方鄂两人渐远,这才扭过脸来瞧了眼江傲和在江傲房中烂醉如泥的柔烟。放心淡淡的笑了,低声道句:“早安。”说着便走了开来,她不想看江傲面上有着怎样的表情,也不愿去想柔烟的事情,她而已会觉得白天很凉,该回家去乖乖的躺到床上歇着了,否者安心淡淡的笑了,轻声道句:“晚安。”说完便走了开去,她不想看江傲面上有着怎样的表情,也不愿去想柔烟的事情,她只是觉得夜里很凉,该回去乖乖躺到床上歇着了,否则万一感冒了,会有很多人为她担心。仰头,深深地吸一口气,星月的光辉淡淡洒在庭院之中也洒在安心微笑着的脸上。心底,为何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如同梦境一般。这个世界,是不是真实的存在?而这一切,又是不是一场永远也醒不过来的梦境?。

>>>《胭脂大宋》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惊世骇俗》精选

安心站在那里目送司空极与方鄂两人远去,这才转过脸来瞧了眼江傲和在江傲房中醉倒的柔烟。

安心淡淡的笑了,轻声道句:“晚安。”说完便走了开去,她不想看江傲面上有着怎样的表情,也不愿去想柔烟的事情,她只是觉得夜里很凉,该回去乖乖躺到床上歇着了,否则万一感冒了,会有很多人为她担心。仰头,深深地吸一口气,星月的光辉淡淡洒在庭院之中也洒在安心微笑着的脸上。心底,为何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如同梦境一般。这个世界,是不是真实的存在?而这一切,又是不是一场永远也醒不过来的梦境?

第二天一大早,兰汀就到了安心的房中,告诉她柔烟要离开。

“为何?”安心不解。

“不知道。”兰汀如实道。虽然早起也曾听到司空极与方鄂两人“不小心”吐露出的流言诽语,但这两人的话,一向是要打几分折扣的,更何况兰汀也不喜欢背人议论他人的是非长短。

“叫江傲去劝。”安心懒洋洋侧着身子,生怕压到了背上的伤口,又接着道:“你知道我一向与柔烟没有深交,也许她心里还颇为厌恶我,这件事情我就不管了。”安心一边说,一边想着不知道这些伤口会不会留下疤痕,若是会的话,就太难看了。

“我同江傲说过了,他不愿去劝。”兰汀为难道。

“奇怪,不是他非要留下柔烟的么?现下人家要走,他却又不去劝!鬼知道他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安心摇摇头,想不明白。她哪里知道昨天江傲被柔烟的表白弄的尴尬难堪,要是这回自己再出言留下她来,那么今后的日子就更无法想象会发生什么事了。

两人正在这里说话,柔烟已站在了门外,收拾着一个小包袱,轻轻扣响了安心的房门。

“柔烟在这段日子里受了你们很大的恩惠,只怕这一生都无以为报了——”柔烟轻声说着,给安心与兰汀施了一个礼。

“住的好好的又为何要走?你那未婚夫婿和丫鬟还没有找到吧?再住一段日子等着春暖花开再走也不迟。”安心淡淡道。

“柔烟觉得自己给大伙添了许多麻烦,还是不要再打扰了。”柔烟今早酒醒之后,发现自己好端端的睡在屋里,若不是身上未脱的衣裳告诉她昨晚那一切并不是一场梦境的话,她还当真以为那只是一个让人伤心欲绝恶梦。再回想起来,昨晚自己的举动简直就能称得上是“淫奔无耻”了,她自小受的教育与道德观念一时是无法改变过来的。既然在江傲的心里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地位,那继续留在这里只能更加痛苦,甚至,不知要如何才能面对每一个人。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安心探问道,这样一个如花似玉却又没经历过现实险恶的女子若是流落在外,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

“柔烟只是想回到家乡,起码那里还有一些认得柔烟的人——”说着,她声音渐低,幽幽道:“再找个男人嫁给他,这一生,也不过就是如此了。”至于她那未婚夫,她早就已经不抱着找见他的希望了。

安心叹了口气,心下也有些酸楚,难道一个女人非得要找个男人依靠才能过完这一生么?有感情的如此,没有感情的,亦是如此。想毕,道:“我那蘅芜苑中兰汀一个人忙不过来,你不如先去那里住段日子,也可学些经营之道,日后也多一份出路。你现下单身一人,要回乡还不知会遇到什么样的麻烦,也说不定你那夫家正在找你呢,再耐着性子等待一段时间吧。”

柔烟没想到安心会提出这样的法子,却又是处处为着她考虑。住在蘅芜苑中,倒的确是不用时时再面对江傲了,何况对于脂粉香水之类的玩意,她也是很喜欢摆弄的。也许在那里,还能攒下些积蓄,日后就算不嫁人,也可以一个人好好的过下去。

兰汀见柔烟在那里考虑了半晌还未开口答复,不禁笑道:“你这般好模样,在蘅芜苑中就是个好招牌,何愁生意不兴隆了!恰恰我最近实在是忙不过来了,你就允了吧,就当是帮帮我的忙。到时这里再拨一个丫鬟过去,也好方便照顾你。”说着,目视安心以示询问。

安心点了点头道:“你就看着挑个丫鬟过去吧。”

柔烟深深施了个礼道:“恭敬不如从命,你们的恩惠,柔烟会铭记在心的。”

安心不由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她一向不想要别人报答她什么,做每件事情都只求问心无愧。

又过了月余,已近夏日天气,东京城里人口繁密,即使是古代也令人觉得闷热不堪。安心身上的伤已差不多好了,用了苏子扬特意配的药水涂抹了这许多日子,那狰狞的伤口愈合后也只留下了细细的淡粉色痕迹,若是再擦上几个月的药,就可以一点疤痕也不留下了。

她与江傲之间,没什么变化,仍是每日见面,平淡说笑。两个人都有太重的自尊心,生怕用自己的热脸去贴对方的冷屁股,于是就一直这般僵持着,看得别人都在心中为他们惋惜不止。可惜这些宋朝的人,不知道什么是完美主义者,只得感叹几声——这两人都有些不虞之隙,求全之毁便也就罢了。

夏季与冬季一样都是让安心颇为烦恼的季节。一个太热,一个太冷。若是在现代的话,这两个问题都很好解决,因为有空调。可是在这个连电都还未发明的宋朝,除了不停地挥舞着扇子来寻觅一丝丝凉意之外又能如何?

在没有冰箱的年代,有钱的大户人家,总会建一些藏冰室。冬天的时候雇上一些人从结冰的河上弄一些巨大的冰块回来储藏,而到了夏天,就靠着这些冰块来解暑,甚至将小块的冰砸成冰珠放入酸梅汤或是另一些甜饮里边,喝起来自然是冰爽解渴。可是安心没有藏冰室,也不想要那地方。因为她一想起古代的时候,临江河的人们不论是洗米洗菜还是洗衣裳倒马桶,都依靠那些河水,若是住在上游的还好,下游的就不知道喝了多少人家的洗脚水。当然,这些纯粹也是她的心理作用,其实并没有那么夸张,但河水不洁却也是真的,冰块又不能烧滚了来消毒,自然不可能太过干净。

既然没有天然冰块可用,那么就只好用人工来制造了。安心还记得武侠小说中有用内力将水化为冰的描写,于是,她非常得意地令人煮了一锅绿豆汤,尔后捧了一大盆子水,在随欲居内每个会武的人房中进进出出。一个时辰之后,盆子里的水,还是水,别说没有分毫要转变为冰块的迹象,就连凉气儿都没有一丝,倒是滴落了不少众人头上滚下的汗珠子。

安心气愤愤地在院中将盆子往地上一摔,溅了一地的水,抱怨道:“一个个都将自己的武功夸得天上少有世上无双的,这么点子小事都做不好!气死我也!”

江傲正巧从外头回来,走到安心身后的时候还在奇怪她捧了那一大盆子水站在大太阳底下想要做什么,没想到她却突然将盆子摔了,一时躲避不及,也被溅了一身水,只是比起湿淋淋的安心来要好的多了。

“你干嘛?”江傲抖着衣裳上头的水问道。

“没看到我在生气么?生气!很生气!”安心捡起地上的水盆,突然想起一件事,向着江傲道:“你等我一会。”说完转身就跑,过了一会,又捧了一盆子水来。

“你不是洗脚没洗干净,再取一盆来接着洗吧?”江傲好笑地望着安心脚上那双湿漉漉的绣花鞋道:“只是,你洗脚我可不方便在旁看着,你慢慢洗,我走了。”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就想走。心里还在意淫着——不知道安心的脚长的是什么样儿的。

“站住!”安心大喝一声,将水盆搁到地上,扯住江傲的衣袖不让他走。

“怎么?”江傲许久没有与安心站的如此贴近了,居然感觉到心跳有点点加速,脸儿有点点小红。

“帮我把这盆水变成冰!”安心命令道。随欲居里所有的人都试过了,只有这个家伙没试过,他的武功高,也许能成功也说不定。

江傲苦笑着望着那一大盆子水道:“我又不是练的纯阴功夫,亦不是纯阳,无论如何,这水我变不成冰。”边说边感叹着安心的奇思异想!明明不可能的事情,她居然也要尝试。

安心眼珠子骨碌一转道:“至阴珠呢?”那珠子她见过,阴冷的冰手,也许可以敲诈来带在身上避暑呢!

“不是给瑶瑟了么?她还没还我呢。”江傲心安理得道。

“算了!”安心挥挥手就想赶江傲走。

“不过——”江傲又探头看了看那盆子水道:“若是一小碗,也许我还能够。”他不知道他这一番话说出了口,日后就再没有一刻安宁了。安心每天早起都在他房门口摆了几十只装满了清水的碗,要江傲将水变为冰。然后丢下忙碌了一早晨满身大汗的江傲得意地带着战利品班师回巢。冰块冰块!房间里各处都堆满冰块!喝的银耳汤、酸梅汤里也搁满冰块,甚至有一回,在吃饭的时候,安心习惯性的就要向那热汤里丢冰块!在没有冰箱的年代,安心彻头彻尾成了一个冰块嗜好者。

即使这样,安心也不是很满足,毕竟宋朝的衣服太厚了。虽然都是纯天然的织物,凉爽吸汗,但是在大夏天里,穿得密不透风,在心理上就是一种很大的压抑。当安心穿着自己改良的白色纯棉短袖衫衣,粉色纯棉长裙,脚上还踏着一双白底粉色绣花的拖鞋从房中走出来的时候,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当然,苏子扬是小小的瞟了一眼,蔡襄的嘴里能塞进一打鸡蛋,兰汀是震惊,司空极与方鄂则是有些色眯眯,至于江傲,简直就已经恨不得将自己身上的长袍脱下来往安心身上罩了——这个女人,怎么敢穿成这个样子!内衣也没有这样暴露啊!就连青楼出身的瑶瑟都不敢穿这样古怪而又有伤风化的衣裳!

只有安心,漫不在乎地瞟了众人一眼,早知道他们会有很大的反应,可是呆成这样也太夸张了吧?安心的理论就是——他们如果不能接受,那也要慢慢习惯,否则以后每回到了夏天,都让自己包的跟个棕子似的,那不是折磨人嘛!看多了就习惯了,等他们见怪不怪的时候,其怪就自败了。

苏子扬早都知道自己这个徒儿来历古怪,满脑子都是令人匪疑所思的念头,既然她这么做,就一定有自己的道理,与他不相干,便闭口不言,走回自己的房里去了。

司空极极为兴奋地跑到安心面前道:“老大,你不是热的中风了吧?”

“去!没知识就不要乱说话!中风那是热出来的么?我看安心是中邪了!”方鄂反驳道。

“谁说热的不能中风?要不我们试试?我把你搁大锅里蒸上几个时辰,看你中不中风!”司空极强词夺理道。

“搁大锅里蒸上几个时辰我也不会中风,那是我中了你的招!死翘翘!我是这么笨的人么?怎么会上你的当!”方鄂不屑道。

“别吵,一边玩去。”安心挥挥手就要赶他们走。

江傲黑着张脸,走到安心面前,挡住了“龙凤双侠”那两双猥亵的眼睛,怒气冲冲地向着安心道:“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淫奔无耻!”

淫奔无耻?安心很诧异江傲会挑选这么一个词来骂她,虽然她知道自己的这种穿法在宋朝的确是够的上淫奔无耻这四个字的形容。她再低头看看,鞋子没露出脚趾,只露出了脚后跟;裙子很长,只在脚踝上边一些;衣袖大约是比较短了,但也还有袖子并不是背心吖!至于这么惊骇么?安心翻了个白眼道:“我已经很顾及你们的想法了,没有穿出更惊世骇俗的衣裳,你们就将就些吧!”

淡淡一句话,说的江傲哑口无言——还有更惊世骇俗的衣裳?不会是什么也不穿吧!他又哪里知道,安心在现代的时候,夏天多半只是穿着无袖T恤与牛仔短裤就满大街跑,现下这样的打扮,的确是已经很顾及他们的想法了。

胭脂大宋

胭脂大宋

  • 状态:完本
  • 类型:重生穿越
  • 作者:禾早

由于某种不推知的原因,安心跨过时空回到了千百年前的北宋,被千手毒医苏子扬收为弟子。那是一个与在现代截然不同的世界。平民生活、奸商之道、快意江湖、深宫内院……安心将怎样就她的中国古代之旅?她的爱情将又花落谁家?一千百年,可以用来耐心的等待太长。一千百年,可以用来相知相爱太短。有时候而已短短的一转身回眸间便已天上人间!---------------------------QQ群号:50850033(进群需验证起点ID)50827712(非常感谢蘋果提供更多)49922801(非常感谢海天一色提供更多)---------------------------《胭安。

最新小说

更多

混子的江湖 | 乐善小财女(下) | 欠你的,终身分期 | 隐藏版娇妻 | 海贼世界里的英灵团 | 神国精英 | 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 | 重生直播系统 | 午夜探险直播 | 剑破天门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