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六章 借酒倾情小说

第六十六章 借酒倾情小说

发表时间:2022-01-20 16:54:34 作者:禾早

赵祯见是江傲进去,也有些不太自在的生活,见气氛对峙出来,便主动搭讪着道:“我记得我曾给过你一件宝甲,你怎没穿在身上?否者这一次也不至于伤。”安心以手抵额想了想道:“我找了很久,但是它看不见了。”“看不见了?”兰汀都忍插言道:“我记得我搬入这宅子来之后除了安心以手抵额想了想道:“我找了很久,可是它不见了。”。

>>>《胭脂大宋》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借酒倾情》精选

赵祯见是江傲进来,也有些不太自在,见气氛僵持起来,便搭讪着道:“我记得曾经给过你一件宝甲,你怎没穿在身上?否则这次也不至于受伤。”

安心以手抵额想了想道:“我找了很久,可是它不见了。”

“不见了?”兰汀忍不住插言道:“我记得搬进这宅子来之前还有一天见你洗过它。”

“是啊,就是那回,我再要找来穿的时候就不见了。”安心漫不经心道。

江傲站在那里,没有说什么话,只是眉头拧了起来。为什么在遭到刺杀之前,这么巧安心的护甲又不见了,那段日子正是柔烟到蘅芫苑不久,这与她有什么关系么?

兰汀心里也有同样的疑惑,只有赵祯不知,还在怪责安心粗心大意,居然连护身的东西也会弄不见。

安心明白他们在想些什么,岔开话题向着江傲道:“瑶瑟前几日找你借至阴至阳珠,昏迷了这些日子,我也没来得及对你说。”

“她要那个做什么?”江傲一直是以为瑶瑟是为了替昊天教主报仇是以上回才会来偷盗至阴至阳珠,甚至想要杀了他。

安心了然,道:“她原先是想杀了你我,昊天教虽不是她们一手创立的,但教中主事的头儿都听她们摆布,是以我们毁去了昊天总教,对十二楼来说是个不小的损失。至于至阴至阳珠,倒是因为接了一单生意。”

江傲皱眉道:“借给她,那不是有去无回了?”

安心笑道:“你可以再盗回来啊!”

“我为什么要费那么多事?”江傲不满道。

“那你可以委托十二楼再盗回来。”安心笑道:“瑶瑟说,就当向你借至阴至阳珠的代价,不收你钱。”

江傲以手加额——安心认识的这都是些什么人哪!找他借东西去交任务,再帮他盗回来还说不收钱,倒好像是给了他天大的优惠似的!江傲无奈道:“随便了,改天她来的时候叫她来找我拿便是了。”

赵祯又略坐了一会,便起身告辞回宫了。江傲与兰汀也退了出来,让安心好生歇息。可是安心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昏迷了这么久,还能睡着么?她只觉得闷得发慌,也因为捉摸不透江傲的心思而猜测万般。

江傲去找了柔烟,是在柔烟不在房中的时候去找的,确切的说,他不是为了找柔烟而是为了找那件宝甲。凭着他的盗术,想要找一件东西出来而不被人发觉,那是再简单也没有的事情了。

柔烟回房的时候,意外的看到江傲正坐在她的房中等候她,惊喜道:“江公子——”

江傲随手拎起搁在桌上的一件衣裳冷然道:“这是什么!”

柔烟一惊,不明白江傲怎会到她房中来搜索物事,当下犹疑道:“衣裳呀。”

江傲冷笑道:“我知道这是衣裳,我只想知道它怎么会在你的房中!”

柔烟看了看江傲冷漠的脸,结结巴巴道:“我——这是我上回在院中捡的——本来想找兰汀问问是谁的衣裳,可是——后来搁忘了。这衣裳很要紧么——对不起——”

江傲凝视着柔烟的脸,看到了惊慌、羞涩与迷惑,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相信她的话。半晌方道:“罢了!”说着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就走出了这屋子。

柔烟呆立在当地,心中万般纷乱,不知怎会如此。

当晚,柔烟亲自下厨作了些酒菜,叩着托盘敲响了江傲的房间。

江傲还没有睡,房中灯火闪烁。打开门来见是柔烟,只淡淡道一句:“是你?”

“我——”柔烟咬了咬下唇道:“我可以进去说么?”

江傲点头,缓缓侧过身子让柔烟进屋。

将酒菜摆放到桌上,柔烟转过身来向着江傲道:“江公子,我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但瞧你的样子,仿佛是柔烟做了件很大的错事——我特意做了些菜,想来赔个不是,也希望江公子能将柔烟的错处告知。”说着,悲上心头,不禁取出帕子抹了抹眼角。

江傲狐疑地望着柔烟,叹口气道:“也许是我错怪你了。”

柔烟不语,示意江傲坐到椅上,伸手斟了两杯酒,递了一杯到江傲面前道:“这杯算是柔烟向江公子赔不是。”说着,拿起自己那杯酒,一饮而尽。

江傲微微一笑,喝干了自己杯中的酒道:“那也不必,也许是我错怪了你。”当下将这件宝甲的来历说了个清楚明白。

柔烟在一旁听得脸色渐白,分辩道:“我真的不知这衣裳有这么大的干系,都是我的错,要不安心也不会——”说着,自己斟了酒,连连饮尽。

江傲劝道:“不知者不罪。”

柔烟一时自伤身世,又想到这次竟然引起了江傲的误解,更是心下伤痛,也不言语只是一杯接一杯借酒消愁。她酒量原本不大,几杯下去便已面上酡红。江傲抢过酒杯道:“别再喝了。”

柔烟娇媚一笑,乘势抓住了江傲的手喃喃道:“柔烟这一辈子,就没有人对我那么好过。以前虽有爹娘在,但我的娘亲是爹爹的妾氏,我又身为女子,在家中没有地位,随便哪个人都可以欺侮我。后来爹爹将我许配了人家,我却从未见过我那未婚夫婿一面,现下想来,他们全家大概也都听闻了我家中的事情,想要悔婚,不知搬去了哪里。丫鬟走失,柔烟在万般为难的困境里,只有你救了我,还好心的留我住在这里。却没想到,这次柔烟竟犯了如此大错,让你为难了。”

江傲勉强一笑,这个女人喝醉了,竟然连她最在意的礼法都不顾了,当下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一时挣脱不开。

柔烟笑着将自己滚烫的脸颊贴在江傲的手背上道:“柔烟现下什么也不顾了,只想侍候江公子一辈子,哪怕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江傲听她越说越不成话,连忙制止道:“你别再说了,你喝醉了,回房去睡吧。”

柔烟娇笑着摇摇头道:“柔烟没醉,心下清楚的很,却只有借着酒才能将这一番话说出来。我在这里住了这么些日子,也知道江公子心里有着另一个人,只是柔烟并不想要什么地位名份,只求你让我跟着你好么?”说着,水盈盈的眼睛深情地望着江傲,希望他能够答允。柔烟原本住在蘅芜苑的时候,因为江傲对她的回护和关怀,心下以为江傲对自己有情,是以甜蜜的很,也矜持的很,不希望让江傲对自己有不好的印象。可是再见到前几日江傲因为安心的受伤茶饭不思,便知道自己会错了意,原来江傲喜欢的一直都不是自己,一直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这回又见因为宝甲的事情,让江傲对自己怀疑不信起来,心里很是伤心失望,但却发现自己已对江傲用情太深,不希望离开他,因此才会借着酒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哪怕是作妾也好,只要能与这个男人待在一起。

江傲还未开口,就听得窗外有一人愤愤道:“好啊!怪不得柔烟瞧都不瞧我一眼,原来是看中了你这小子!”明显是司空玄的声音。

又有另一个声音道:“你有什么好?我只奇怪柔烟怎么连我这般风liu倜傥的人都瞧不上眼!江傲你这小子到底有什么好?”此人是方鄂了。

原来这两人先前瞧见柔烟半夜三更的端着酒菜进了江傲房中,好奇之下便跟过来瞧个究竟,却没想到听到了柔烟表白的这一番话,当下也顾不得偷听无耻顾忌,忍不住要插言了。

江傲一听是这两人,顿时头痛不已。这两个大嘴巴,什么事情到了他们嘴里都要再渲染上三分,要是传到安心的耳朵里——那么刚刚结束的冷战,又不知要持续多久了。他连忙挣脱了柔烟的手,打开房门道:“原来两位还没睡,一起进来喝一杯吧!”

柔烟虽然醉了,却并不是完全失去了神志,方才一时情急,借酒盖着脸吐露了心里的言语,却怎会料到还有人偷听壁脚,早已羞得满脸通红。现下她见江傲走去开门,一想到要面对那两个无时无刻不取笑别人的家伙,就惶急无措起来,只好继续倒着酒,一杯杯喝下去,希望自己能够醉的什么都不知道。

司空极见江傲来开门,大摇其头道:“我不进去。”

方鄂也附和道:“我也不进去。”

江傲苦笑道:“原来你们倒只喜欢偷听壁脚!”

“正是!”司空极一点愧疚的模样都没有道:“偷听能够听到许多有趣的事情,比如方才!可你现下却又请我们进去,那就肯定没有什么新鲜的可听了,多半只能看到你们两个在那里眉来眼去,又有什么趣味?”

“是啊!你也知道我们两个正在追求柔烟,现下又请我们进去看你们两个眉目传情,你不知道这会伤害我们脆弱的心灵么?你怎么就这么狠心?难怪就连安心都快被你气死了!”方鄂摇头晃脑道。

江傲一向自许聪明,却被这两个家伙的强词夺理说的目瞪口呆。与他们讲理,就是自己给自己找没趣,对待他们只能像安心那样以“暴力”来解决,否则他们可以聒噪到压根不给你说话的机会。

司空极与方鄂两人都也不是傻子,早就看出了安心对江傲情有所衷,是以当下才在这里打抱不平。甚至连他们去追求柔烟的举动,也有一半是想为安心除去一个情敌,更何况柔烟甚美,娶来当老婆也不会被方玄的慕容雪比下去,于自己的面子大有裨益。只是安心对感情一向抱着顺其自然的想法,不勉强,也不主动,至于平日看不惯江傲与柔烟在一起,那也只是一些小小的嫉妒心理在作怪,并未想要拆散他们,甚至她自己心里都不能肯定江傲是否对柔烟有情。现下司空极俩人想要为她出头的言语和行为要是让她看到了,那才真的要气昏过去,摆明了是在削自己的面子——丫丫滴!如花似玉、千娇百媚、温柔可人的安心怎么会沦落到这种要人帮忙才能得到爱情的地步?

当下且不说江傲的尴尬,柔烟的羞怯还有司空极两人的无理取闹——安心出现了,她还真的出现了,果真被这两人的言行气的柳眉倒竖气喘不匀。她是睡了一天快闷死了,乘着晚上没人管她的时候偷偷溜出来散散步的,没有看到江傲与柔烟的一场暧mei戏,却见到了司空极与方鄂在这里大放阙词。

“你们两个皮痒了是不是?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都给我滚回去睡觉!不然明天我就将你们扫地出门睡大街去!”安心双手插腰,明显一副晚娘的姿态。

“可是——”方鄂开口道。

还没说完就被安心打断道:“没有可是!回去睡觉!你们愿意回自己屋里吵嘴打闹到鸡飞狗跳也于我无关,但别在这里扰人清梦!”

“可是——”司空极也开口道。

安心大眼一瞪,道:“我说了没有可是!你们回不回去!”

司空极与方鄂只好结伴灰溜溜的走了,边走边交头接耳道:“我是想说,可是柔烟喝醉了,要是让她待在江傲的房里,那可就——啧啧!”“我也想说,可是我是妙手空空的司空极呀!她就算将我们剥削到身无分文再赶到大街上,我们也不会沦落到睡大街的份上。”说完,两人对望一眼,同声叹道:“唉!生病的女人脾气不好!吃醋拈酸的女人脾气更不好!而安心原本就是个脾气不好的女人!现下指定是这世界上脾气最不好的女人!还是孔夫子说的对‘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以后咱们两个千万别同女人讲理!”可是他们忘了,就如同安心是个女人,他们两个也绝绝对对是个小人!

胭脂大宋

胭脂大宋

  • 状态:完本
  • 类型:重生穿越
  • 作者:禾早

由于某种不推知的原因,安心跨过时空回到了千百年前的北宋,被千手毒医苏子扬收为弟子。那是一个与在现代截然不同的世界。平民生活、奸商之道、快意江湖、深宫内院……安心将怎样就她的中国古代之旅?她的爱情将又花落谁家?一千百年,可以用来耐心的等待太长。一千百年,可以用来相知相爱太短。有时候而已短短的一转身回眸间便已天上人间!---------------------------QQ群号:50850033(进群需验证起点ID)50827712(非常感谢蘋果提供更多)49922801(非常感谢海天一色提供更多)---------------------------《胭安。

最新小说

更多

混子的江湖 | 乐善小财女(下) | 欠你的,终身分期 | 隐藏版娇妻 | 海贼世界里的英灵团 | 神国精英 | 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 | 重生直播系统 | 午夜探险直播 | 剑破天门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