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四章 夜半遇刺小说

第六十四章 夜半遇刺小说

发表时间:2022-01-20 16:54:34 作者:禾早

随欲居是现成的大宅子,但是买拿回来后难免要休整粉饰太平一下,但花的时间并不长,直到二月之后,便早已竣工。宅中可分三进。前一进为仆佣所居之处,再进去是书斋客房,最后一进方是安心三人居所。宅中楼阁在四面以天井形式排列成,中间夹以亭台池榭,小园花径,不仅宅中分为三进。前一进为仆佣所居之处,再进来是书斋客房,最后一进方是安心等人居所。宅中楼阁在四面以天井形式排列,中间夹以亭台池榭,小园花径,不但景致极佳,因为宅中植物众多,就连空气也比别处分外清新一些。。

>>>《胭脂大宋》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夜半遇刺》精选

随欲居是现成的大宅子,虽然买到手后不免要修整粉饰一下,但花的时间并不长,等到正月过后,便已然完工。

宅中分为三进。前一进为仆佣所居之处,再进来是书斋客房,最后一进方是安心等人居所。宅中楼阁在四面以天井形式排列,中间夹以亭台池榭,小园花径,不但景致极佳,因为宅中植物众多,就连空气也比别处分外清新一些。

安心很得意地到处为那些楼阁命名,古典书籍里的楼阁名字随意拿来用,这里是她的私人地盘了!想起在现代的时候,房价飚升,自己家里虽说也是小康,却没有住过这么大的房子。这地方要是搬回现代去,那就算是超大超豪华的私人别墅了。但她的字丑,还有些自知之明,那些牌匾自然是只能出自蔡襄与苏舜钦之手。北宋两个最有名的书法家为自己驱用,这件事一想起来,安心在睡梦中都要偷笑。

不过,房子大了自然也有大的坏处,空荡荡的冬天太冷!于是安心又忙着采办那些没处搁的古董玩物来填充各处,她自己的卧房却又布置的分外舒适——内外两间,里头是睡房,后边还连着一方小小的白玉水池,缩微版游泳池,可以泡澡。房中用木板铺地,擦洗的干净,到处都扔满了安心找人特意做出来的各种软垫,随时都可以往地上一坐,靠着软垫做白日梦。外间放了一张在宋代人看来觉得古怪的“沙发”!木板钉出来的架子,外头蒙上棉布套子,中间填充着厚厚的柔软丝棉。没事的时候,安心经常躺在上头抱着软垫拿本书读。只是,宋朝这时候还没什么有趣的小说,文字又甚是古朴深奥,经常看着看着,安心就直接睡了过去。

这天,安心正窝在沙发上看余杭郡各处店铺报上来的财政帐目,瑶瑟来了。

也不知道瑶瑟当时是怎生面对苏子扬的,只知道几天前,瑶瑟与苏子扬外出谈了好几个时辰。苏子扬回来的时候,满面轻松,想是已然卸下了心内的愧疚与包袱。而瑶瑟却也是一脸喜悦的容光,更是衬得她星眸闪亮,朱唇娇嫩,美艳不可方物。安心很好奇的问他们是不是打算成亲,否则何必要高兴成这个样子。谁知两人都红了脸,喃喃责怪安心会错了意。

苏子扬心内对瑶瑟并非无意,而瑶瑟幽怨了这么些年方才知晓当年苏子扬也有自己的苦衷,不愿连累到她,是以才一次次拒绝她的示情。两人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也知道自己再回不去从前了,并未想要共结连理,只是能够时常见见面,看到对方便已心下满足。

安心自然极为不满,她愿意看到有情人终成眷属,指责苏子扬竟然在乎世俗偏见!瑶瑟现下身为烟花女子又如何?还不都是因为苏子扬,再说作为十二楼的楼主,她压根就没必要亲自待客。

苏子扬苦笑着说自己并非在乎瑶瑟的身份,而是两人都觉得这样相处比成亲来得自然。何况只要两情相悦,又为何非要在乎名份。一番话说得安心倒张口结舌无言以答,相比之下,自己竟然还更为拘泥了一些,竟让这个宋朝男人给比了下去。是啊,就算在现代,结了婚也一样可以离婚,一纸婚书又算得了什么!

既然瑶瑟已与苏子扬谈开了,那么最近她出入随欲居也频繁了起来。安心看到她进来,连眉毛都没抬一下,只顾着在那本写得密密麻麻的帐本里头挑错。

“太后的事情我已处理了。”瑶瑟开门见山道明了来意。

“哦?她怎么说?”安心颇觉有趣,不知那老太太的脸上会有怎样的表情。

“她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我瞧了半天,害得我到现下还觉得毛骨耸然浑身不自在。”瑶瑟也不客气,将安心往沙发边上挤了挤,一屁股坐了下来。这个小丫头可真会享受,这样的东西也造的出来,不过的确比坐在那硬梆梆的椅子上要舒服多了,是以每回来这里,她总要好好享受一番。

“别装了,你难道还怕她?”安心不以为然道:“可知道她下一步要怎么打算?”

“这我怎么知道?不过过了这么些日子,宫里宫外都没传出什么流言诽语,想必她对你也开始稍稍放心下来了。不过这回十二楼可丢了面子了,她看着我的眼神明显在表示不满。”瑶瑟叹了口气道:“你到底怎么得罪她了?非要杀你灭口?”

安心闻言若有所思,顾不上去回答瑶瑟的问题。要让太后完全对自己放心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么多年,她身处高位早都习惯了不再相信任何一个人,只有死人才会完全的保守秘密。不过赵祯最近收敛了不少,应该不会引起她的怀疑,也许自己还可以松口气。

晚上吃饭时瑶瑟留了下来,她与苏子扬之间的感情越来越好,虽然两人面上都是淡淡的瞧不出异样,但安心敏感的觉得瑶瑟越来越像一个沉浸于爱情中的平凡女子,以前那种旁若无人的媚态也收敛了许多。而苏子扬就别提了,一向都是一张平淡的脸,看不出喜怒哀乐,但从他偶尔瞥过瑶瑟脸上的闪亮眼神来瞧,这个家伙也陷入了情网。

“唉!”安心无端地叹了口气,引来了许多诧异的眼神。她心下暗自嘀咕,有什么好瞧的,我不就是感叹一下人生的波折么,按理苏子扬与瑶瑟两人早在十前年就该待在一起了,可是受了命运的捉弄,却将最美好的年华都浪费在哀怨与叹息上了。

安心夹了一筷子排蒸荔枝腰子正要吃,却瞟见柔烟往江傲碗里夹了筷块葱泼兔肉,顿时心情又变得大坏起来。最近她与江傲不再冷战了,但两人见了面总是没什么话说,彼此都尴尬难堪。而柔烟却不知为何,对江傲越来越关心体贴,甚至不太顾忌众人的眼光,常常替江傲浆洗贴身衣物,嘘寒问暖。

司空极没安心那么多花花肠子,见到不悦的事情便张口就道:“柔烟你可真偏心,我也坐在你的身旁,为何不替我夹菜?”说着,瞧了眼江傲道:“这小子有主了,你可别转错了念头。”

此话一出,安心恨不得拿那一大碗金丝肚羹灌进司空极嘴里呛死他!虽然他话中没有指明江傲心属何人,但大伙都露出会意的笑容。唯独江傲也是一脸的不自在,自己什么时候跟安心有过任何关系了?这不是在破坏他的名声么!就她?江傲瞄了眼安心,哼,总是那么“凶悍”,自己为何要喜欢她?

柔烟羞红了脸道:“司空公子,你会错意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已是有了夫家的人了,又怎会——”

话未说完便被司空极打断道:“有夫家怎么了?又还没拜堂成亲,既然没有拜堂成亲,那就说明我还有机会!”

柔烟的脸更红了,低下头不胜哀怨的模样。

江傲替她解围道:“快吃饭吧,再不吃就凉了。”

安心更气,埋头扒饭中。瑶瑟的目光在他们几人身上连连打转,忽尔微微一笑,这对欢喜冤家还真有点意思,只是那个柔烟,却也太过做作了,也许是自己最近因为苏子扬的关系,对安心偏心了起来罢。

晚上,众人都已入睡,安心却还坐在房中地上缝布小人,准备用来诅咒江傲。

这时灯火呼的一闪,从窗外吹进一阵冷风。安心觉得有些冷,便起身准备去关窗。走到窗前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心下一凛,直觉提醒她周围的环境不对,肯定有古怪。连忙将身伏下,果然——一阵“嗖嗖”之声过后,窗后的墙壁上钉上了几枚飞镖,镖身尚有一半露在墙外,闪着蓝幽幽的光芒显然是淬上了见血封喉的毒药!

好毒!安心直呼好险,正要开口呼救,这时窗外已闪进两个黑衣人,两把寒光闪闪的剑直向着她刺来。剑身上也闪着蓝光,明显也带着毒,要是被刺中可就呜呼哀哉了。安心条件反射似的将身向后一越,从怀里掏出一个黑黝黝的小盒按了个机括,就有一蓬银针向着那两个黑衣人射去。这玩意是她受到江傲的启示,特意找人去做的,一次便可以发射三十六枚银针,针上都淬了麻醉药,要是都射中了人,药量可以醉倒一头大象。

那两个黑衣人显然身手不弱,突然遇到这种情况,只是手忙脚乱的躲避了一阵就又执剑向着安心刺去。安心只刚大叫了半声“救——”字,便被刺的无暇开口了。她找不到什么可以用来抵抗的东西,随手抓起软垫子就向他们砸过去,剑劈开了软垫,房内飞扬起一阵羽毛雨。安心那些不入流的功夫怎能支撑多久?不到一会,右臂上就被剑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顿时流出,却都是紫黑的颜色,剑身上的毒药起了效。

安心感觉一阵晕眩,知道自己再支撑不了多久,若是再奋力抵挡加速了血液流动,恐怕就没得活了。但若是不抵挡,却又立刻要死在这两个黑衣人的手下。正在她无计可施之时,迎面又是一剑,勉强避过,背后却又被另一个黑衣人划了一剑。安心还没来得及感觉到疼痛,又是一道剑光向着她刺过来,她这时连害怕是什么都忘了,心跳已是极剧加速,毒药药性发作,直接便让她昏迷了过去。

这难道就是死的感觉?安心独自站在一个黑漆漆的空间,这里伸手不见五指,什么都没有,却让人觉得极度压抑。而后面前闪过了一道白光,在那光里,她爸妈的脸闪现了出来,他们面上带着极度的悲痛,深深地望着自己这个遗失在时空里的女儿。

“爸爸,妈妈——”安心欢喜的叫出声来,想要扑过去,但那白光一闪,爸妈的脸又隐没在黑暗中,安心心下一阵惶急,奋力想要冲过去逃离这黑暗的束缚,找寻她的亲人,却突然感觉到背上和右臂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痛的她无力出声。

在疼痛的刺激之下,安心突然觉得那个黑暗的空间渐渐的隐去了,隔着泪眼,隐隐约约可以望见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一群人,有师傅、蔡襄、兰汀、司空极和方鄂,甚至还有那可恶的江傲,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焦急与担心。

“我——”安心想要开口说话,却觉得嘴唇一阵干裂的刺痛,嗓子也哑的不能出声。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开口说话的是满脸惊喜之色的司空极。

苏子扬伸手按住安心想要挣扎爬起的身子道:“别动,你昏迷了三天,现下伤口刚刚开始有些愈合,一动就要裂开了。”

听苏子扬这么一说,安心果然觉得伤口处有些刺痛起来,而且仿佛有温润的鲜血流出。她现下已然想起了发生过的事情,急道:“那两个黑衣人——”

兰汀端着碗银耳汤走过来轻轻吹着喂给安心道:“别担心,那两个黑衣人抓着了。”说着,瞧了一眼现下神色平淡的江傲道:“是江公子救了你,不过那两个黑衣人中了你的迷香,被江公子阻止了刺杀你的那一招后支持不住也昏了过去。”

听见那两个害她受伤的家伙被抓住了,安心嘴角泛出一抹笑意。想让她不好过的人,自己可也要付出点代价才行。那些软垫里头,她早就在羽绒里混上了一些迷魂药,那两个黑衣人破开软垫的同时,羽毛与迷香齐飞,只要他们还在呼吸,想不中招也不可能!既然知道自己处境危险,不做点防御的措施又怎能行?

江傲现下虽面色平静,但心内却波涛起伏。他无法去回想自己奔进安心房中,见到满地鲜血和躺在黑衣人剑下的安心时,自己是什么样的感受。甚至,他以为安心已然被他们杀了,心下愤懑异常,夹杂着阵阵的心痛,让他癫狂地在那两个黑衣人身上打了一掌又一掌,好在那两个家伙功力甚是深厚,而江傲自处在疯狂的状态下压根不会去辨认什么要害,只是乱打一气。由于呼吸急促,他也中了安心的迷香昏了过去,等别人赶来的时候,一屋子躺下了四个人,安心满身鲜血,江傲却一脸痛苦,那两个黑衣人面目青肿,勉强还剩下一口气。

胭脂大宋

胭脂大宋

  • 状态:完本
  • 类型:重生穿越
  • 作者:禾早

由于某种不推知的原因,安心跨过时空回到了千百年前的北宋,被千手毒医苏子扬收为弟子。那是一个与在现代截然不同的世界。平民生活、奸商之道、快意江湖、深宫内院……安心将怎样就她的中国古代之旅?她的爱情将又花落谁家?一千百年,可以用来耐心的等待太长。一千百年,可以用来相知相爱太短。有时候而已短短的一转身回眸间便已天上人间!---------------------------QQ群号:50850033(进群需验证起点ID)50827712(非常感谢蘋果提供更多)49922801(非常感谢海天一色提供更多)---------------------------《胭安。

最新小说

更多

混子的江湖 | 乐善小财女(下) | 欠你的,终身分期 | 隐藏版娇妻 | 海贼世界里的英灵团 | 神国精英 | 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 | 重生直播系统 | 午夜探险直播 | 剑破天门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