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8章小说

第28章小说

发表时间:2020-09-25 10:03:17 作者:更俗

客户刚走,苗静她们就围进了陈立的办公居住室。上次陈立也没将办公居住室的门关上门,她们都听了很清楚,在她们的印象里,房屋销售主要原因是给客户详细介绍社区、房屋套型及价格方面的内容,哪刚才陈立没有将办公室的门关上,她们都听了清楚,在她们的印象里,房屋销售主要是给客户介绍社区、房屋套型及价格方面的内容,哪里想到陈立会跟客户忽悠到政府规划、发展上去,而且客户还特别吃这一套。。

>>>《经房略地》章节目录<<<


《第28章》精选

客户刚走,苗静她们就围进了陈立的办公室。

刚才陈立没有将办公室的门关上,她们都听了清楚,在她们的印象里,房屋销售主要是给客户介绍社区、房屋套型及价格方面的内容,哪里想到陈立会跟客户忽悠到政府规划、发展上去,而且客户还特别吃这一套。

大家都挤进来,就想听陈立再聊聊,她们以后跟客户接触时,话题也能更丰富、更有鼓动性些。

“陈立!陈立!”

这时候售楼处外面传来周斌兴奋不已的喊声。

周斌早上跟着一起去了国贸广场,可到地方就没了人影,这一天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到这会儿才冒出来,苗静一听见周斌的声音火就不打一处来,看到他进来,就拿起笔记本作势要扔过去,问道:“你一天跑哪里去了?”

“陈立让我给大家买工作服去了。”周斌眼神幽怨的瞅了苗静一眼,就要把手里拿几套裹着塑料的衣服递给陈立。

听到是工作服,冯歆她们就抢过来看是什么样子,打开来就傻了眼,问周斌:“这是什么东西?”

“空姐服啊!我跑了一整天才找到有卖这衣服的地方,哎妈呀,可累死我了”周斌拉个椅子坐了下来,装模作样的揉起了小腿肚子。

“你到底是什么审美,陈立让你做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这衣服穿我们身上,你不觉得很怪异?赶紧拿去退了!”苗静抽了套出来在身上比划了两下,就嫌弃的扔在了桌上。

冯歆也是一脸嫌弃的跟陈立抱怨道:“这个怎么穿……”

陈立拿了套空姐服出来,往冯歆身上左瞅右看的研究了一阵儿,也是不满意的摇头说道:“恩,是不太合适。这样吧,衣服先放这儿,今天晚了,大家先下班,明天接着到国贸扫楼去……”

“喂!你们换好了没有,这都半个小时了!”周斌第二天一早就站在国贸大厦的女厕所门口,懒洋洋的催促冯歆、苗静她们换好工作制服赶紧出来干活。

陈立一边倚墙站着不住的打哈欠,昨晚他和周斌扛着那袋空姐制服在裁缝店里蹲了大半宿,都没有怎么睡好。

“呼……”陈立眼前一花,一个大塑料袋从卫生间里当头砸了出来,赶紧伸手抱住,差点被砸个踉跄,抬头就见冯歆缩着身子从卫生间里小步挪了出来。

“陈立,你确定要我们穿这个?”冯歆咬牙切齿的问道,还以为周斌昨天拿回空姐制服已经够暴露,没想到这一夜过去,衣服就被陈立改得更变态。

“叮铃铃……”陈立还未回话,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陈经理,张国钊已经过来交了定金,这单子拿下了!”电话那头销售处的杨慧声音响亮,难掩兴奋,站在一边的冯歆也是听了个清楚。

陈立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冲冯歆得意的耸了耸肩膀,挥手让她将其他女孩子都赶紧拉出来。

刘同江、李钧锋这时候走过来,想必也是刚刚知道签下了第一单,脸上都很兴奋,陈立已经将下一步的工作思路点透,国贸大厦有这么多的潜在客源,他们也相信能干出一些成绩出来,也都指望着冯歆、苗静这些漂亮的女孩子能吸引更多人的眼球。

没想到陈立的诡计真能成,冯歆瞪了他一眼,扯着裙子又钻回了卫生间。

片刻之后才见苗静缩的比冯歆还紧,一只手上面捂着胸口,另一手下面扯着裙边。躲在冯歆身后,也是小步轻挪着走了出来。

“哎……你怎么想不开了,跟苗静分手?”陈立捅了捅周斌,笑着问他。

当初周斌和苗静刚好上的时候,可没少把他往出租屋外头赶,心想苗静平时衣着朴素,显不出身材,但有没有料,周斌应该知根知底啊。

“去你的,哥们儿那是被踹了好吧。”周斌咽着唾沫,也觉得十分的遗憾。

听见俩人低声胡扯,苗静猛的抬起头,狠狠的瞪上了周斌道:“这就是你买的衣服?周斌……你这个……”苗静咬着后槽牙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这是陈立弄得,跟我没关系……”周斌毫不犹豫就将陈立给出卖了。

衬衣领口往低载了三公分,腰身缩进五公分,本就是在膝盖以上的短裙更是被截短了十公分,再加上重新锁边,这会儿步子迈得大些都免不了要走光--这就是昨晚陈立喊周斌忙了一晚上的成果。

冯歆、苗静自不必说,原本就是天生的一副衣架身材,她带来的那几个女生也是从“创协”精挑细选出的美女,再加上售楼处三个女孩子,十几个人陆续走出来,顿时间就将从大厦大堂经过人群的眼球都吸引过去;好几个男的,都恨不得将眼珠子摘下子,砸冯歆、苗静她们身上去。

陈立要的就是这效果。

冯歆夹着腿小步挪到陈立身边,脸色一片红晕,也不知是羞出来的,还是被气出来的,咬着后槽牙对陈立说道:“陈立,我怎么觉得这事儿越来越不靠谱了,要不我还是回医院吧,你这差事我干不来。”

陈立故意退了几步,妆模作样的搓着下巴上下打量了冯歆一通笑道:“哪里不靠谱了,这不挺漂亮的吗?”招呼所有人都围过来,“具体跟客户怎么接触、交谈,我就不再多说,可以找李经理和刘经理多请教,你们需要注意的就是两点,一、目标明确,重点攻坚有购买意向的客户,同时注意随时抓住时机,以求扩大影响,不放过任何一个潜在客户。二、现在你们就代表着公司的形象……”

说着话,陈立看冯歆还缩肩耷背的,顺手在她腰背上戳了一下,冯歆立刻像被电打了的兔子,总算舒展开了身躯,

今天周斌死活都要留在国贸大厦,要辅助冯歆、苗静她们工作,让陈立回去补觉。

昨天又熬了半夜、凌晨才眯了一会儿,陈立就打了辆出租车准备回宿舍睡觉,下午还有两节课要上。他从钟秀路北大门进中原大学,经过北门口中的教职宿舍区时,陈立远远就看见有一个熟识的身影,在教职工宿舍楼前给经过的路人散发传单。

“您好,请看一下,这是我们公司新推出的楼盘,从中大西门出去,就是我们的楼盘银杏花苑……”

平日里见惯何婉一副职业女性的装扮,今天或许是专程到学校来发传单,特意换了着装,磨白的牛仔裤配了修身的T恤,显得格外清丽,一贯盘起的头发也披散了开,高高的束着马尾,走动间更生得欢脱娇俏,高跟鞋虽然能把人衬托出气质挺拔,可现在脚上的那双白色板鞋才能将人衬得轻松愉悦。

想起第一次见面时,何婉那副防范谨慎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美女状,这会儿才真正是个让人想要亲近的……

陈立有些拿不准该用什么样的词去形容,但看过那几个嬉笑着从何婉身边走过的女生,之后陈立还是觉得即使在何婉身上用女孩儿这样的形容也恰当的很。

真正的美人是不会受到妆容、年龄的束缚,这点在何婉身上表现的尤其突出,那身段容颜出现在这里唯一显得突兀的也只有比其他女生更俏丽而已。

“先生,您应该是财经大学的老师吧,那我们的楼盘就更加适合您了……”

何婉追在一対刚出了公寓楼门的中年夫妇身后一直说着,像何婉这样一个漂亮女人,是任何男人都没法当面拒绝的。

若不是妻子跟在身边,中年男人绝对很愿意停下来与何婉多聊几句,只是此时也只能微笑着摆手,女人却早已显得有些不耐烦,何婉仍是不甘心的追出了几步,终是毫无收获。

又回头将手中的传单递给了一个正出公寓楼的中年女人,女人似是有什么急事,只接了传单,连话都没容得何婉去话,便匆匆小跑着离开,何婉又追出了几步也只得放弃。

何婉正要寻找下一个目标,这才看见梧桐树下正笑眯眯看着自己的陈立,下意识的赶紧背过手去,想将传单掩在身后,但看陈立手中香烟已经只是个烟头,才知道他站在一旁已经看了很久,不好意思的走了过去。

陈立笑着摇了摇头,何婉毕竟是公司老总,他就没好意思把她拉去跟冯歆、苗静一起做推销,没想到何婉不吭不哈,竟是一个人跑到了这里发传单。

“你怎么回来了?”何婉问道。

“我又不用发传单,就回来上课喽……”陈立回身摁灭了烟头,随手扔进了垃圾桶里,笑着问何婉,“何婉姐你怎么在这儿?”

“刘经理他们都出去……公司里也没什么事,我就想着这边新建的校舍,应该有不少教师会有购房的需求,就想着跑过来散发传单,说不定能有收获。”何婉有些拘束的说道,有些不太愿意让陈立看到她窘迫的样子。

陈立看在眼里,心头生出了些怜惜,心想何婉还真是不容易,笑着将早上签单的事情说给她听:“情况很快就会好转,不要太担心了。”

听说今早已经卖出去了一栋房子,何婉开心的像个孩子。

她其实早就想给陈立打电话询问一下那边的情况,但又怕自己这样的询问,会被陈立误解成不信任,所以也只有强忍着才没有去问。

接过何婉捧在怀里的传单,陈立笑道:“走吧……”

“去哪?”何婉还没有从迈出第一步的欣喜中脱离出来,有些迷茫对陈立问道。

“你一个总经理都出来发传单了,好歹也得配个策划部经理陪着吧,不然倒像是我们在欺负老板了!”陈立说着话就要往教职工宿舍区里面走去。

何婉楞了一下,心头升起一股暖意,追上来说道:

“哎,你等等我啊,中大的教职工宿舍区我都转遍了,我们接下来可以去财大、工大……”

陈立跟何婉出了校门,才知道何婉今天专程就想着到附近的几所高校发传单,连车都没有开,两个人这会儿只能挤公交车到其他学校发传单。

经房略地

经房略地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竞技游戏
  • 作者:更俗

2001年秋,中原省的房地产市场刚神秘面纱波澜壮阔的画卷。新学期刚开学后,刚读大三的中原大学经济系学生陈立,与前女友提出分手刚满两年,情伤还也没能治愈,在省城商都市可以享受着丰逸轩新出版的《新区域经济关系》还是很有些嚼头,陈立在图书馆耗了一上午,头昏眼涩才看进去几十页,此时已经饥肠辘辘。。

全能游戏设计师 | 最强神医混都市 | 海贼之吞噬果实 | 末世重生:不做沉默的羔羊 | 诗剑飘香 |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 去吧呱呱佐助 | 从秋名山开始当大佬 | 祖安鸣人 | 三世情缘心丹结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