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7章小说

第27章小说

发表时间:2020-09-25 10:03:17 作者:更俗

“张国钊先生您好,我们是锦苑国际的地产销售专员,你曾问题咨询过我们楼盘的情况,昨天我与冯专员特地回来做一下回访,希望能会太恕我冒昧……”陈立推门走入办公室,与冯歆就直用一天时间,陈立详细调察过张国钊的情况,还是一名普通职员,老家是南扬社旗县附近农村,在商都农业大学读书,毕业后进入鼎阳机械公司工作了三年。。

>>>《经房略地》章节目录<<<


《第27章》精选

“张国钊先生您好,我们是锦苑国际的地产销售专员,你曾经咨询过我们楼盘的情况,今天我与冯专员特意过来做一下回访,希望不会太冒昧……”

陈立推门走进办公室,与冯歆就直接朝张国钊的办公位走过去,掏出名片,开门见山的说明来意。

用一天时间,陈立详细调察过张国钊的情况,还是一名普通职员,老家是南扬社旗县附近农村,在商都农业大学读书,毕业后进入鼎阳机械公司工作了三年。

女朋友是大学同学,家住商都市管城区德隆街小西门南拐胡同,是在一家老牌的国有企业白鸽制造做质检,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到银杏花苑看房,就是为了结婚做准备。

张国钊出身农村,依靠勤工奖学及助学贷款读过四年大学,家境贫寒,三年的普通职员生涯,即便是与女朋友两人都不会太多的积蓄,故而银杏花苑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但是张国钊的女朋友何燕,或者说何燕的母亲,却是这笔业务想要做成的最大障碍,作为老城居的住户,有一些相当顽固的观念,认为主城区之外就是农村,而零零年,商都市二环以外的城市建设还相对滞后,还给人有农村的感觉。

没有超前意识的老商都人,是抗拒搬到二环以外的区域居住的。

今天攻克的难点,不是张国钊,而是张国钊的女朋友何燕,更准确的说,是张国钊女朋友何燕的母亲。

张国钊有些发蒙,搞明白陈立他的来意之后,脸上露出难色,说道:“买房这个事,我还是要跟我女朋友商议。”

陈立并不给张国钊拒绝他们的机会,单刀直入说道:“我们了解到张国钊先生你的情况,公司今天特别调了一辆专车,准备接你与何燕女士以及何燕女士的母亲,再实地到我们楼盘看一看,我们希望何燕女士跟她母亲,能了解到我们楼盘以及所在社区未来发展的优势。我们相信张国钊先生你之前也有过了解……”

小西门南拐胡同一条掩在商都市管城区中心平房区里的普通巷子。里面还有经历了百年沧桑的老宅,还有鸟语花香的院子,老猫可以悠闲的从胡同南边的李家偷出半条烧鱼,再拖到胡同西边的张家房顶上去吃。

院口现门楼,院内筑花树,头顶灰泥瓦,脚踩水泥坪,虽然难掩岁月的破落,但也别有一番让人难舍的意趣。

这样的老宅子连在一起成了巷子,铺开一片,就成了藏在商都市内一片片平房区。

这景象比之当年已经少了许多,今后还会越来越少,那一座座老宅子也只能静默无奈地注视着几步之外的繁华与变迁。

何燕下班推着自行车还没进胡同口,熟识的招呼声就已经接连不断,从小在这样的胡同长大,街坊邻里熟的的不能再熟,虽说远亲不如近邻,可谁家有个大事小情,不用一晚上就能传的人尽皆知,也让人苦恼。

特别是整天聚在胡同口小卖部门前说道家长里短的老大妈们,更让人连应付起来都缺乏勇气,偏偏自己家的老妈也热衷此道。

何燕远远的就见小卖部门一如既往热闹的人堆儿,自己老妈剥着蒜头正跟邻居李婶小声嘀咕着什么,心里也无奈到了极点。

昨晚老妈还在家里抱怨李婶嘴快,把张国钊准备把婚房买在城东仝寨那边儿的事儿传的沸沸扬扬。

见何燕过来李婶又热情的招呼她:

“何燕,婚事准备了怎么样了,婚房装修了吧?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啊?”

何燕心烦意乱,不想回答别人的问话,很勉强的笑了笑:“正在准备着呢,到时候一定请李阿姨喝喜酒……”

“喝什么喜酒,房子都买不起,挑的尽是什么乡下地方,你们要不能将房子买在附近,跑那么远的地方,这桩婚事我是打死都不同意的……”何燕妈把蒜头往盆里一丢,大嗓门嚷嚷起来,恨不得别人不知道她反对这桩婚事。

“也没有多远,国钊离那里上班还近……”何燕小声辨解道。

“什么叫没有多远,仝寨还不是乡下,那哪里是乡下?张国钊本来就是农村孩子,我们也没有嫌弃他,还不是希望你们以后能生活在城市里,不要因为结了婚,结果都变成乡下人了。张家阿姨,你们说说看……”何燕妈梗着脖子站了起来,摆出了一贯骂街的架势。

“是有点远了,仝寨那都到村儿里了……”一群无事的妇人一下又得了新鲜话题,七嘴八舌就议论起来……

何燕气得要哭,但她妈就是这个脾气,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今天本来说好让国钊来家里吃饭,但又怕她妈在饭桌上说难听的话……

“笛笛笛……”

一阵喇叭声,一群人转过去,就见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的开了进来,这条巷子是正经的老街道,平时进出个小奥拓都费劲,这车明显比奥拓大了好几圈,澄明瓦亮的车漆都能映出人脸来。

“呦,是大奔那,怎么开到这地方来了,赶紧着都给让让……”平日小巷里最难缠的李婶惊叹一声,忙不迭的端着小板凳站到了墙边儿。

何燕推着自行车也往墙边让了让,隐晦的撇了李婶一眼,前面巷子里那辆小奥拓从这儿过连喇叭都不敢按,见李婶比交警都怯,只因这个老女人动不动就堵路骂街。

奔驰又往前挪了几米,开到这群人跟前儿却是停了下来,一个长相俊秀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推开了半扇车门走了出来,看的门口这群七姑八婆都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何燕女士您好,我是锦苑国际的销售专员陈立,受张国钊先生委托特地过来接您和您的母亲到我们的楼盘实地观验。”陈立说着打开后座车门,张国钊站了出来立在门边。

何燕听的一愣,有些疑惑的看着张国钊不知他又在哪里寻了房子?

围在一起的大妈们见这场面也似突然被禁住了口舌,嘴里的话都硬生生含了起来,低语声再起已是转了话风。

何燕母亲悄悄把提着的几个蒜头扔在了墙角,顺手在衣服后襟搓了搓手,虽是强忍着笑意,可脸上的光彩谁也看得出来。“国钊啊,我这正做饭呢,现在就去吗?”

“阿姨,咱们先去看房吧。”张国钊推了推眼镜,把何燕妈妈让到车上。

“哎,刚才他说是锦苑什么的?何家女婿到底买的什么房?竟然坐着大奔去看房……”车子还没走远李婶又吧啦啦的闲话起来,略带些酸意的话音顺着车窗传进了车里,街坊这么多年,何燕妈还是头一次听李婶说话这么顺耳。

黑色的大奔再次启动,慢慢的开出了小道,响亮的喇叭声把街市里的七姑八婆都哄了出来。

陈立刚一进销售中心,就见大厅里的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乱糟糟的一片,直接把张国钊、何燕和她妈妈让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去说动这个难缠的大妈,刚才过来的一路上,陈立也都从后视镜里观察着何燕妈的反应,自从车子开出了金水区,何燕妈就再没有了初登奔驰的欢喜,尤其是进了银杏花苑之后更是一张脸拉的老长,还时不时的瞪何燕几眼。

何燕与张国钊一路都只顾低头不敢言声。

看样子还是要从何燕妈这里入手了,陈立笑着安排几人坐下。

冯歆赶紧用小托盘将茶水送了过来,便只站在陈立身边静静看着。

“阿姨,我想您还不太了解我们公司的楼盘,那我就先给您介绍一下。”陈立抿了口茶水向直砸吧嘴的何燕妈说道。

“嗨,当妈的不容易,我也就是给孩子们参考一下,你说吧。”何燕妈看了陈立正往桌子上铺的城市规划图讪笑着,心里却还是没底。虽然那什么图她看不懂,可这地方她知道,几十年前那都是荒地一片,别说住人了,野猫都不过夜。

陈立拿着红笔在地图上随手圈出了几个圈子说道:“这里是宝塔区因为火车站的便利发展成为商都市,乃至整个中原地区最繁华的金融中心,而临近的金水区是随着城市发展衍生而来的新行政商贸中心,商都市以这两个区为重心构成了现在的主城区;近两年来,工资涨了两倍,但是同样的价格您的住房面积没有增加两倍,因为现在的主城区的容纳度已经达到了极限。这是城市发展扩张的必经过程,对比两个地方的小区环境,就会很明显发现金水区比宝塔区好了许多,连市里的政府机构都搬到了金水区内;实际上城市扩张从未停止过,银杏花苑所在区域是城市规划的大学城,中原大学,财经大学还有您女儿读书的农业大学都已经搬到了这边儿,我敢说用不了五年,这里将成为商都市的教育文化中心,这里的地产房价每年涨幅至少不低于百分之十……”

何燕妈抱着膀子一味的点头,也不知听懂了多少只是听到陈立说涨幅不低于百分之十显得很是动容,张口便问道:“你说这地方能涨价?”

陈立笑道:“必须能涨,不瞒您说我们下个月就准备涨到每平米一千六块了。

“啊?一千六?真的假的?别我这儿刚买了房子,你们价钱没涨上去还降下来了,我可听说你们这儿的房子不怎么好卖。”何燕妈问的有些犹豫。

“不相信的话我们可以在合同里注明,以当前每平方米1400元为基准价,今后五年内,每年涨幅达不到10%,差多少,我们公司补给你们多少!”陈立站在办公桌前,语气斩钉截铁,不容他人置疑。

陈立见老太太已经心动了,倒也没有太过急切就催着他们签约,又跟张国钊、何燕他们三人,聊了些大学城、商都新城的发展趋势,就安排钱万里的司机小王送走了客户。

经房略地

经房略地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竞技游戏
  • 作者:更俗

2001年秋,中原省的房地产市场刚神秘面纱波澜壮阔的画卷。新学期刚开学后,刚读大三的中原大学经济系学生陈立,与前女友提出分手刚满两年,情伤还也没能治愈,在省城商都市可以享受着丰逸轩新出版的《新区域经济关系》还是很有些嚼头,陈立在图书馆耗了一上午,头昏眼涩才看进去几十页,此时已经饥肠辘辘。。

全能游戏设计师 | 最强神医混都市 | 海贼之吞噬果实 | 末世重生:不做沉默的羔羊 | 诗剑飘香 |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 去吧呱呱佐助 | 从秋名山开始当大佬 | 祖安鸣人 | 三世情缘心丹结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