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初学囧事小说

第七章 初学囧事小说

发表时间:2021-10-05 11:39:16 作者:秦玄素

乙弗月第一次步入学堂,心中难免会有些忐忑不安。面对自己眉目俊秀的“翩翩公子”,国子监的弟子们也都投来很好奇的目光。她是做好心理准备好的,当然在在现代受了非常良好教育的人,这种课还也不是小意思。她边想边回到学堂,司业晋仕书好像并没有看见她这位新弟子通常,和一如往常一她一边想一边来到学堂,司业晋仕书似乎并未看到她这位新弟子一般,和往常一样,捋了捋洁白的胡须,待弟子行礼过后,就开始他的讲授。。

>>>《寂陵泪》章节目录<<<


《第七章 初学囧事》精选

乙弗月初次进入学堂,心中难免有些忐忑。面对眉目清秀的“翩翩公子”,国子监的弟子们也都投来好奇的目光。她也是做好心理准备的,毕竟在现代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这种课还不是小意思。

她一边想一边来到学堂,司业晋仕书似乎并未看到她这位新弟子一般,和往常一样,捋了捋洁白的胡须,待弟子行礼过后,就开始他的讲授。

这位司业总掌儒学训导之政,专司讲授《礼记》,在大魏朝来说,其可谓是名声显赫,颇为受人尊崇,其门下弟子在朝为官者不计其数,据说还是当朝太子的老师,可见其学识当世无双。

乙弗月坐在下面,则是听得云里雾里,便生出了几分倦意,只觉脑袋大如斗牛,跃跃欲坠。

晋仕书依旧用他浑厚的声音讲习着,时而如黄河之水翻滚奔腾,时而若小桥流水潺潺不息。

“没想到啊!古今孩子都一般样,谁能逃过读书的毒打啊!”

乙弗月半醒半睡自言自语着。

她打了个哈欠,向四周环视一圈,只见弟子们都在端端正正坐着认真听讲。

“这年头都这么拼命学习嘛?一定是这个老头喜欢打人板子,弟子们都怕他……”

想着想着她的头已经伏在桌案,忽听得有人喊其名字,她猛然起身,“到”,她大喊一声。

弟子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肃静……肃静……”晋仕书拍打着桌案,弟子们才渐渐安静了下来。

他问道:“君子之道,费而隐。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天地之大也,人犹有所憾。故君子语大,天下莫能载焉;语小,天下莫能破焉。《诗》云:‘鸢飞戾天,鱼跃于渊。’言其上下察也。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做何解?”

学堂内一片寂静,乙弗月心中宛如有无数蚂蚁在爬,怦怦直跳,她结结巴巴地回答道:“君子……君子的道路……嗯……嗯……”

她站着满脸通红,想找个老鼠洞钻进去,站立着的她不想第一天入学丢脸,侧身给元宝炬使了个眼色,试图寻求答案,元宝炬给她丢过来一纸团,不料纸团掉落在桌案底下,这下她更加慌张了。

这时,她的同桌元启用胳膊肘碰了碰乙弗月,指了指她手边的原文,每个字他倒是认识,可是连在一起她便不知所云了。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你既不知也不学,谓之何故啊?”老司业眼神明显流露不悦之色。

“因昨晚过于兴奋,入睡较晚,所以才……”乙弗月试图编排理由。

“这么说你还是好学的?”老司业话语中略显疑问之意。

“嗯嗯。”乙弗月点了点头。

“念你初犯,姑且不与你计较,若有下次,定不轻绕,坐下吧!”

他接着说道:“曾子曾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吾不求你们完全照此执行,但尽可能做到反省总是会有收获的。”

他一只手拿着卷书,一只手一直捋着胡子,边说边向桌案走去。

“念念叨叨地,和高中班主任一样,真的很烦哎!”乙弗月暗自嘀嘀咕咕。

“这位司业平时不喜欢批评弟子的,你今天算是犯在他手里了。”元启悄声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刚才都不给我解围,害我白白丢丑。”乙弗月扭头装作认真听讲。

“司业就在旁边,我也不太好说话,再说我也不见得就会比你好理解更甚。”元启连忙解释。

元宝炬在后面看的清楚,心中顿感不悦。

他小声呼叫乙弗月,她也没搭理他,元宝炬更加恼火。

他突然拿出一本书册丢了过去,不偏不倚砸在了元启头上。

“是谁?干嘛打我?”元启气急败坏喊道。

“是谁大声喧哗,扰乱学堂?”老司业用他低沉的声音说道。

“禀司业,他拿书砸我。”元启指着元宝炬。

“嗯!元宝炬,你站起来,为什么打他?”

“他学堂上不认真听讲,一直喧哗,打扰他人学习。”元宝炬说完也不敢直视司业,低着头颅。

“是吗,元启?何以打扰他人学业啊?”

“我没有,我明明在认真听司业您授业,谁料他莫名其妙的丢书过来砸我。”

“是的,司业大人,我可以作证,是元宝炬莫名其妙打他。”乙弗月插嘴说道。

“是你……”

“恶人先告状,你个恶狗……”

“好啦好啦,都肃静,你们如此胡闹,把学堂当儿戏是吧?都给我站起来。”老司业捋着他洁白的胡须,一步一步走到元宝炬身边,有看了看元启,一脸的怒气。

他接着说道:“你们孰是孰非我也不追究了,你两扰乱学堂,实属可恶,不惩罚你们不足以平怨,着你二人各抄《学记》一十篇,明日上午学堂交于我,今天就站着听学,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两人小声回答道。

老司业转身向桌案走去,元启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一脸蔑视之意。

弟子们都在旁边看戏,纷纷大笑起来,个个翘首以盼,似乎想让事情闹大一些。

元宝炬一脸愤慨,心想着:“好你个乙弗月,居然合着元启来欺负我,你给我等着……”

乙弗月斜眼瞟见元宝炬一直瞪着自己,心里一阵发麻,虽说在假装听老司业讲解,但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下堂后,元宝炬拉着乙弗月的手一直出到庭院,她拼命挣扎着:“你是不是有病啊?放开我!”

元宝炬在院子里停了下来,“你说,为什么替元启说话,害我被罚?”

“是你自己莫名其妙打人的好吧,还怪起别人来了,真的是不可理喻。”

“可你是我的未婚妻,你怎么能替别人说话呢?”

“谁……谁是你未婚妻?你不是早说过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吗?”

“那不做数。”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何以不作数呐?”

“我……”元宝炬脸涨得通红,无言以对。

寂陵泪

寂陵泪

  • 状态:连载
  • 类型:校园小说
  • 作者:秦玄素

再次穿越前李月本来是一名大学本科毕业生,男友因异地和其提出分手。偶然再次穿越到大魏朝,成了西兖州刺史府千金乙弗月,后嫁于怯懦的元宝炬,帝位公元,元宝炬即皇帝位,赐封乙弗月为皇后,乙弗月生性勤俭,为人仁慈之心,宽宏大量,无妒忌心,甚得元宝炬的器重。 帝位五年,元宝炬为使柔然不直接侵犯大魏边境,措施和亲政策,为妻柔然头兵可汗之女郁久闾氏,鼎足而立其为皇后,罢黜乙弗月。 钦差剃度出家的乙弗月一身缁衣,一盏青灯,就了波澜不兴的清修生涯。但,元宝炬忘不了的乙弗月。这个怯懦的男人,既也没保护好她的勇气,也也没放下自己她的能力…… 在世间爱情抵不人与人之间的悲欢并不相通,我们穷极一生追求之物,有的人一出生就已得到;我们拼尽全力逃离之物,有的人直至死未曾拥有。。

笑面如来佛 | 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 | 从海贼开始种世界树 | 风起云扬剑啸啸 | 炉石之末日降临 | 至尊特工 | 砺心纪 | 阴阳尸 | 穿越,作死,玩脱 | 我师兄实在太谦逊了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