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定规小说

第26章 定规小说

发表时间:2020-08-07 11:07:57 作者:钱牧

冉清流从窗边搬了把交椅回来,轻轻地放到冯镗身后。望着冯镗坐定,便去倒了杯茶,双手捧着到冯镗面前,施礼递到他手中。等他接稳了,冉清流看了眼低低地跪着的韩绩,俯耳在冯镗身边轻声说了几句话。说话的的时候,眼神还不忘瞥向韩绩。冯镗先而已听着,手上白瓷盖轻

>>>《我在大明当天官》章节目录<<<


《第26章 定规》精选

冉清流从窗边搬了把交椅过来,轻轻放在冯镗身后。看着冯镗坐下,便去倒了杯茶,双手捧着到冯镗面前,躬身递到他手中。等他接稳了,冉清流看了眼低低跪着的韩绩,附耳在冯镗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说话的时候,眼神还不忘瞥向韩绩。冯镗先只是听着,手上白瓷盖轻轻捋着碗口,发出轻微的瓷器脆响。听了两句,便不知突然听到了什么,猛地一抬头,看向韩绩的目光顿觉不善。但他没有发作,手上的动作停了片刻,随后便将眼神挪开了。冉清流退了半步,垂手候在冯镗身边。冯镗抿了口茶,琢磨片刻,把盖碗递还给冉清流,看着韩绩说:“你啊,还真会给我惹麻烦!本想着省事省事,到你这里,怎么就成了生事了?”“小师叔……”冉清流叫了一声。冯镗摆摆手,示意他不要插嘴,怕他不懂似的,侧头压低声音对他说:“要有容人之量嘛……”他这话说得声音极低,冉清流听后一脸不服气,韩绩跪得不近,勉强能够含糊着听到大概,心中早已有了计较。他对冉清流说完话,目光又重回了韩绩身上,他说:“从前的事情不提了,总归是你有你的道理,旁人有旁人的道理。我现在有几个规矩,说给你听。你还记得之前我给你测字,你欠我的卦金吗?守好了这几个规矩,就算是不枉我信用你一场,这卦金……也就权当你付上了吧。”韩绩连忙叩头,“是,卑职听命,请大人吩咐。”冯镗说:“这第一条,就是刑讯一事。从今往后,诏狱之内,你但凡要用刑,必须向我禀明,我同意,才能用。法无许可即禁止,这个规矩你得明白。”韩绩说:“是,卑职遵命。”冯镗说:“那么,第二条……我听说,现在诏狱里头关押犯人,都是单间。是不是这样啊?”韩绩回答说:“是,回大人,诏狱内关押的囚犯,都是穷凶极恶的重犯。若是关在一起,生恐其日日殴斗,争执不休,会难以管束。而今后要关押的囚犯,更是有不服朝廷的悖逆之徒,这些人关在一起,怕是会方便他们串供。所以,囚犯一直都是分开关押,一人一间。”冯镗摇头,“这不好!太浪费地方了。”韩绩愣了愣说:“卑职愚钝,请大人明示!”冯镗说:“现在诏狱才建起来多久?这些监舍,我看着还挺宽敞的,住个十个人应该不算挤。这样吧,今后,给这些囚犯划分级别。该住单间的住单间,该睡通铺的睡通铺。该严管的严管,该放松的放松。”韩绩不明所以,“大人,这级别……该怎么划分啊?”“笨!”冯镗瞪他一眼说:“什么都要我来教你吗?真不知道你长脑袋做什么吃的?”韩绩低下头,不敢回话。冯镗无奈,只能细细教他,对他说:“首先一条,按照十个人一个监舍,把这些人重新关押。分的时候你得注意,尽量把认识的人,或是来自于同一个省份甚至是同一个地方的人,分到一起去。”“为……为什么?”韩绩彻底理解不了陈涛的思维了,正常人不应该都是把这些人打乱分开吗?冯镗没有解释,只是瞪了他一眼,继续对他吩咐,“分好了之后,给这些人好好的立立规矩。你得想啊,他们为什么会被抓进来啊?抓进来的,都是很没有规矩的人!不立下规矩,以后还怎么管啊?怎么站着,怎么坐着,怎么卧着,怎么说话,怎么做事,什么时间干什么事情,都得给我严格的立下规矩来。我只给你十天时间,十天之后我要检查。我只有一个要求,所有的囚犯,一打眼看上去,必须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至于这十天里头你怎么教他们,怎么整治他们,我不管。立规矩嘛!不严格一些不行。”韩绩小心翼翼地问,“那……大人,有些人实在是太笨了,不打两巴掌怕是学不会。那私塾里头先生教学生,还拿戒尺打手板呢,这些人是不是也该……”冯镗笑笑,“我都说了这十天内不干涉了,你该知道,什么叫教诫,什么叫私刑。”“是,卑职明白了。”韩绩回答说。冯镗点点头,“第三条,也是最要紧的一条。这些人管教出来,我是有用的。他们是这辈子都别想出得去了,一时半会儿却还轮不到去死,总不能白养着吧。所以,到现在为止,还胳膊腿儿俱全的,你给我轻着点儿。要是给我弄残了,弄死了,到时候做事做不了,我可饶不了你!”韩绩连忙答应,“是,听凭大人吩咐,卑职一定遵命。”冯镗点点头说:“你起来吧!你该知道,我不喜欢被下属蒙骗的感觉。鉴于你之前的表现留给我的印象不太好,今后每天给我交一份报告上来。我没时间听你说的,也不一定有心情看你写的。我知道,你不识字,写不出东西来。但我不管这些!反正每天都必须得有一份报告摆到我的桌面上,字数不限,内容不限,是否合格只看我是否满意。你有意见吗?”韩绩虽然心中叫苦,但冯镗明显是罚他,他怎么敢有什么‘意见’?他只得摇头说:“卑职不敢,卑职遵命。”冯镗这才算是基本表示满意,刚想抬手让韩绩退下,冉清流却又凑上前,为难的冲冯镗挤眼睛。啧!冯镗别过头不理会他,他竟轻轻扯扯冯镗的衣袖。冯镗看向他,眼神很是无奈,过了片刻,他终究是败下阵来,对韩绩说:“我听说,有个名叫‘薛超’的犯官刚刚转押到诏狱?你回去就把他提过来!他身上背着大案子,不是可以等闲看待的,就关在别院,我要亲自看押审问。”“是。”韩绩回答得毫不犹豫,心里头却在冷笑。果然是冯镗身边这个家伙进了谗言,看上去,薛敏倒是抱上了好大的一棵树!
我在大明当天官

我在大明当天官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校园小说
  • 作者:钱牧

我叫冯镗,并不想做神仙。  所以一次不当心的算卦经历,我撞进了毛骧的夹袋,成了大明首任锦衣卫负责指挥使的浓重的云雾下,是如同珠帘散落一般的瓢泼大雨。闪电划破夜空,将天际劈开一道极为扭曲狰狞的裂痕。。

财迷花魁(下) | 千万夫妻 | 新妇休夫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 | 超级金币兑换系统 | 圣光骑士 | 仙武暴君之召唤群雄 |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 | 从签到开始当全球大佬 | 富豪从西班牙开始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