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3章 愿者上钩小说

第23章 愿者上钩小说

发表时间:2020-08-07 11:07:56 作者:钱牧

说起那天的事情,冯镗就先把自己给薛敏算卦的经大致的囫囵个儿讲了一遍。毕竟,是加工后处理方式过的经,讲给毛骧听的时候,冯镗对薛敏求他的事情只字未提。毛骧听了,很是不解,“这有什么好记挂的?作奸犯科,按律当死。惊远,你该也不是有什么恻隐之心,想救他吧

>>>《我在大明当天官》章节目录<<<


《第23章 愿者上钩》精选

提起那天的事情,冯镗就先把自己给薛敏测字的经过大致的囫囵讲了一遍。当然,是加工处理过的经过,讲给毛骧听的时候,冯镗对薛敏求他的事情只字未提。毛骧听了,很是疑惑,“这有什么好惦记的?作奸犯科,论罪当死。惊远,你该不是有什么恻隐之心,想要救他吧?这可万万不能!陛下对贪官深恶痛绝,你不能在这种事情上性行差就错啊!”冯镗说:“卑职自然也知道,贪官搜刮民脂民膏,身为百姓父母,受百姓供养,却反过来戕害百姓,实在罪该万死。但卑职问出那人的名字之后,却又觉得事有蹊跷。”毛骧顿时不解,“哦?怎么说?”冯镗解释道:“此人单名一个‘超’字,字面上的意思,超者,刀口下面走一遭。按照薛敏所说,此人是因为贪墨,所以才会入刑。但我观其字,却觉得并非如此。细看,刀在口上,实则是有人想要用刀去封口,走字为旁,意为达到的目的是让他走。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或许没有那么简单。小小一员主簿,为什么会有人用刀去封他的口,用这种方式把他赶走呢?是不是他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想要说出来,所以,才引来了杀身之祸啊?”毛骧想了想,虽然这字面上来讲,的确有可能是陈涛说的这样。而且,毛骧对于冯镗测字的能力也毫不怀疑。但是,他还是不觉得这件事情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下意识的,他并不想管这件小事。看他面带犹豫,明显是不想管,冯镗连忙说:“大人,您也知道,陛下对于贪墨之事,深恶痛绝!大人履任这么长时间,寸功未立,怕是已经引起了陛下的不满。大人,刀子,非得要沾血才有用。长久不用会生锈,一把锈掉的刀,可是会被主人弃掉的。”毛骧眼神一动,态度略有松动,但还是不能下定决心,他说:“惊远,我不是信不过你。而是,你也没有说出来,这案子究竟会是个多大的案子?值不值得我们锦衣卫倾力去查?如果我们耗费了人力物力,最终查出来的,只不过是一县之内的小小贪墨案,那我又该如何去对陛下交代?”冯镗攥拳,侧身对毛骧说:“大人!事情不在大小,而在于态度!您一心想着要办大案,可曾听闻过,‘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道理?任何一个大案,最开始都是从拽出来一个线头儿开始的。”毛骧依旧兴致缺缺,冯镗突然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目光直指毛骧。毛骧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竟觉得这眼神儿有些怕人。冯镗一手撑在小桌上,压低声音,对毛骧说:“更何况,不管到底是有无牵连,只要大人愿意插手此案,这就将是大人插手江南官场的一个大好机会!大人不是想查胡案吗?不在根基上想办法,难道从王公贵族身上着手吗?那些追随陛下从濠州打出来的功臣们,圣眷尤隆,在朝中盘根错节,哪里是大人能够轻易撼动的?但正如卑职所说的,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些功臣犹如一棵参天大树,大人要砍树,不能从头里砍,而要在最底下慢慢想找虫眼,想办法。大人,我的意思,您到底懂不懂?”毛骧眼前一亮,顿时恍然大悟。冯镗哪里是在说什么薛敏、薛超的事情?分明是在就他之前所说的‘胡惟庸案’给他出主意、想办法啊!可笑!他居然没有意识到,还瞻前顾后,不想答应。心里清楚了,毛骧顿时大笑,起身拍拍冯镗的肩膀说:“惊远呐,惊远,你真不愧是我的肱骨心腹!时时处处忘不了为我着想!你放心,你既然对我如此忠心,我也断然不会亏待你的!嗯,让我想想……薛敏是吧?他现在关在什么地方?”冯镗说:“关在大理寺狱中!此人怕是不日就要判斩,若是此人一死,这一次机会怕是就没了。”毛骧冷笑一声,“想杀人灭口,可也没那么容易!你放心,我马上就派人去大理寺狱,把这个人提出来,由我们锦衣卫来关押!这个案子,也由我们接手。”冯镗点头认可,“这样最好!放在眼皮子底下,自然应当是万无一失。”毛骧叹了口气说:“惊远啊,我手下的那班忠心的人马,都是些只知道打打杀杀的粗人,几乎从未做过这样的细差。至于之前赖兄留下的那些人……不怕跟你说,我不是很信得过他们。要做事情,还是要培养自己的班底。如何能够借这个案子,把手神不知鬼不觉的插进江南官场,还需要你来帮我筹谋才是!”冯镗眼中的锋芒敛住,躬身道:“卑职愿为大人效劳!”直到送了毛骧离开,回到屋中,一直在侧听了个满耳的冉清流还是有些回不过神儿来。冯镗闭目闷闷的坐在位置上,左手虚攥拳头,指尖轻轻捻着,默默不语。冉清流看着冯镗,几次想要开口,却又生生忍住。他的目光如有实质,冯镗即便是不看也感觉得到,抬手揉了揉眉心,对他说:“你想问什么就问吧。”冉清流说:“倒不是要问,我只是觉得……”“嗯?”冯镗看向他,挑起一边眉毛,“觉得什么?”冉清流低了低头,复又把头抬起,似是壮着胆子说:“我只是觉得,您刚刚突然站起来,跟毛大人说那一番话的时候,好像……好像师祖的样子。”冯镗愣了一下,回想起来,不禁笑了。可不是嘛?那副野心勃勃的样子,一点儿都不像是他冯镗的秉性,反倒很像是每每谈到家国大事的时候,老头儿的那副讨模样。果然,还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吗?就算是冯镗再不愿意承认,他骨子里都被打下了道衍的记号。潜藏起来的脾气秉性,也实则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不过,道衍的野心已经澎湃而出,冯镗的野心却才刚刚冒了个大概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尖儿罢了。
我在大明当天官

我在大明当天官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校园小说
  • 作者:钱牧

我叫冯镗,并不想做神仙。  所以一次不当心的算卦经历,我撞进了毛骧的夹袋,成了大明首任锦衣卫负责指挥使的浓重的云雾下,是如同珠帘散落一般的瓢泼大雨。闪电划破夜空,将天际劈开一道极为扭曲狰狞的裂痕。。

财迷花魁(下) | 千万夫妻 | 新妇休夫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 | 超级金币兑换系统 | 圣光骑士 | 仙武暴君之召唤群雄 |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 | 从签到开始当全球大佬 | 富豪从西班牙开始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