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古文卷宗 临终遗言小说

第七章 古文卷宗 临终遗言小说

发表时间:2020-08-02 09:20:54 作者:天戍

丝绿意所言,那高高的楼房,望着就也没这一望无际的田野让人心情宁静意得,大城市啊没办法和农村比啊!这儿四处都饱含着绿意盎然的自然风光和那妖娆妩媚魅影的泥土气息。”  一座也没玻璃的房门前,苗阳面带笑容,双手房门房门,走了进来,激动道:“半年了,一座没有玻璃的房门前,苗阳面带微笑,双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兴奋道:“两年了,我终于又回到属于我自己的家,属于我自己的小天地了。”当苗阳看到那凌乱、肮脏的席梦思床榻和那乱作一团的地板时,苦叹道:“哎,老爹你在家里每天都做些什么啊?……”。

>>>《命里乾坤》章节目录<<<


《第七章 古文卷宗 临终遗言》精选

  窗户打开的一瞬间,凉爽却掺杂着稍许热气的空气,涌入屋内。由于夏日,且刚下过一场雷阵雨。虽说雨水让本已炙热难耐的夏日变得清爽稍许,但还是没有办法将炎热的夏天驱散。一股浓重的泥土气息,随风流窜入屋内。闻着这久违的泥土气息,苗阳深吸一口气,感叹道:“还是农村好啊。这大自然绿苒的风光和这个充满泥土的清新空气,真的可以让人遗忘压力,返璞归真。大城市虽说好,能够赚取比农村更多的薪金。但那满城的水泥,没有一丝绿意所言,那高高的楼房,看着就没有这一望无际的田野让人心情舒畅意得,大城市真是没法和农村比啊!这儿到处都充满着绿意盎然的自然风光和那妖娆魅影的泥土气息。”

  一座没有玻璃的房门前,苗阳面带微笑,双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兴奋道:“两年了,我终于又回到属于我自己的家,属于我自己的小天地了。”当苗阳看到那凌乱、肮脏的席梦思床榻和那乱作一团的地板时,苦叹道:“哎,老爹你在家里每天都做些什么啊?……”

  苗阳双膝跪倒在床榻上,伸手从床上,抄起一件红色的运动衫,念道:“没想到,两年前我离家出走,丢在床上的衣服,居然到现在两年的时间里,都没有再被挪过地方,居然还保留在以前的样子上……”

  苗阳心头一股怒气的顿时灌入脑顶,愤慨嚷道:“我现在都开始怀疑,我走以后,是不是老爹也跟着走了。为什么这家里,如此的一片狼藉啊。”苗阳伸着食指在桌子上擦出一道灰尘的痕迹来,苗阳看着桌上厚厚的尘埃和枝头上的灰尘,无奈道:“这桌子上面厚重的灰尘。加上这屋内弥漫着那浓重的霉气。可想而知,这家里已经多长时间不曾有人来过了?……”

  说到这里,苗阳站起身来,飞快的冲到和自己房门平行的另一间屋子。

  苗阳推开房门,打开灯。

  一盏瓦数略小的灯泡,被点燃了。微红的灯光,将本来漆黑的房屋瞬间的照亮。

  一张朱红色到处都是磨损痕迹的残旧木床上,铺着一条短缺严重的竹子凉席。凉席上蒙着一层稀薄的透明塑料布。床上整整齐齐的叠着两床棉被,破旧脱线的枕头上,铺着一张黄色的枕巾。一张残破低矮的四方桌子,摆在屋子左边的角落里。桌子上什么都没有,唯独桌子中央却莫名其妙的摆着一个巴掌大小的相框。

  苗阳起手,拿起相框,透过微量的灯光,搁置眼前凝视。

  只见相框里面夹着一张黑白色相片,相片里只有一个看上去岁数大约二十多年纪的女子。女子系着两条马尾辫,摆放在肩膀前面。身着粉红碎花发白老棉衣,一双明亮的丹凤眼,鹅蛋般的脸蛋,朱红的樱桃小口。女子面带微笑,以一种端庄的仪态坐在一张深红色的靠背椅上,双腿并拢,双手摆放在膝盖附近。

  苗阳端详半天后,自然自语道:“这不就是一张很普通的八九十年代的黑白老相片吗?那时候的人照相坐姿都大致如此这般。但这相片上的女子我却从来没有见过,也从来没有听父亲提起过关于这女子的任何事情啊?但为什么,本来摆放电视机的地方会被如此这么一张老相片取而代之呢?难道父亲是在拿照片睹物思人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相片里面的女人一定和父亲有很深的渊源了?她到底是谁呢?虽说在我十岁以后就不曾见过我的母亲,但从我仅存的记忆里面,我还能够很清楚的记得十年前母亲的音容笑貌,我敢断定这女人一定不是我的母亲……”

  这时,一条黄色的绢丝出现在苗阳的视野当中,这条丝绢裸露在抽屉外延上。苗阳伸手抄起这条黄色丝绢,稍微用力,丝绢就被扯了出来。苗阳看着这条摸着光滑无比的丝绢,嘀咕道:“这东西一定不会是某种礼品盒中用来包裹那种奢饰品的那块黄布,因为那种东西摸上去有一种磨手的感觉,但这块从抽屉里抽出的丝绢,却如此光滑、轻盈,摆放在手中就好像手里面空无一物似地。莫非这东西就是古代电视剧里面常说的丝绸吗?”

  苗阳也不敢冒然乱下定论,因为自己也不是专家。只是有一种感觉,始终觉得手中的这块黄绢,一定不是平常物件。

  苗阳耐着性子,将这块黄色卷从头到尾端详了半天。最后终于在这块黄丝绢右下角的一个角落里,看到了用和这款黄绢同样的黄线,勾出一个的“皇”字。字体颇为隐蔽,仅用肉眼很难分辨,除非细看才会发现。简直就像要故意隐藏这个字体一样。

  苗阳心中联想道:“皇?而且是黄色丝绸,难道是皇帝用过的手绢吗?”

  想到这里,苗阳带着喘喘不安的心情,急不可耐的打开了露出黄绢的抽屉。因为苗阳觉得抽屉内一定还会发现些别的东西也说不定。当抽屉打开的那一瞬间,苗阳当场石化了。

  因为,庞大的抽屉内,空空如也。只有一张轻飘飘,上下飘忽不定,好似想要随风飘走,用蓝色钢笔,写着密密麻麻字体的信纸。

  虽说并没有发现比黄绢个为稀奇的东西,但这封不知被尘封多久的信,却让苗阳感触良多。

  信封上,豆大的字体,豁然引入眼帘。

  “苗阳吾儿,见信唯顾。

  当吾儿见到这封信后,恐怕我这没有对吾儿尽到任何为父职责的父亲,早已与吾儿阴阳相隔了。其原因,请吾儿一定不要去探究。因为这其中,牵扯极其广泛,以吾儿一己之力是根本不可能办到的,况且我也不想让吾儿染指此事。我只希望吾儿能够健健康康的生活下去,这就是为父最大的愿望。

  吾儿,我不能在你身边陪你一辈子。这点为父深感愧疚,而且居然在我临死的当口,还给吾儿留下了一笔沉重的债务……”

  一块模糊成团的蓝色污渍让信断了一截。

  “我在这里恳求吾儿,一定不要去追查为父到底为何欠下如此债务,只恳求吾儿能够将其偿还。虽说父亲我并没有什么值钱的玩意留给吾儿,帮助吾儿度过此次难关。但是,为父敢大胆断言,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一群人,来找吾儿商讨一些吾儿至此都尚未经历过的事情。为父再次恳请吾儿,希望对于他们的要求,请吾儿一定要答应,因为这样只会对吾儿有好处,不会有坏处。至于别的,为父也就不多说了。

  最后,希望吾儿能够原谅我这个从来没有为吾儿考虑过一点的父亲吧。

  吾儿,我们苗家祖训有言,三不做。

  第一,一生一世不做吸烟的人。

  第二,一生一世不做喝酒的人。

  第三,一生一世不做打女人的人。

  吾儿,请谨记这三点!

  希望吾儿以后过得幸福!

  落款人:父苗喜。

  苗阳看着这些自己熟悉的再也没法熟悉的字体,想着小时候父亲曾经为了矫正自己字体的那一瞬间。眼睛骤然湿润了,两行眼泪充斥在眼眶中,犹如小溪一样,哗啦啦向下流淌着……

  苗阳双手颤抖,用那早已红润的眼睛看着手中这封已经发霉,且略显模糊的蓝色水墨字,无奈的摇头叹息,冷冷笑道:“父亲,为何你就算死了,也要拉着你儿子我,给你垫背呢?二十万的巨款,您老人家动一下嘴皮子,我就要帮您偿还了。您也太看得起您儿子我了,哎……您让我说您什么好啊?难道以后我真的要背负这项债务活一辈子么?”

命里乾坤

命里乾坤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恐怖惊悚
  • 作者:天戍

人也没钱,精打细算,抠门儿渡日,这叫作脚踏实地?  人挣钱少,花的多,信用卡渡日,这叫作花因为未来钱?  的话某个天,有人站在你的面前,给了你这样一次也可以花因为未来钱的机会。您是即使拼掉性命也要把握住他呢?但是连连正眼也不看他一下,抱拳让予他人,给别人做炙热的太阳高悬于半空中,散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普照大地。。

我有一口大黑锅 |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 河东祸水 | 重生之独步江湖 | 瓦窑夫人 | 我是天师 | 小精灵的奇妙冒险 | 斗罗之最强赘婿 | 我的父亲叫灭霸 | 三世情缘心丹结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