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二章 求嫁小说

第五十二章 求嫁小说

发表时间:2021-08-24 15:11:24 作者:桥烟雨

一道铜墙将秦承泽关在里面。与其说关,还不如说是保护,剑刺不穿,手勾不到。“皇上就这么舍不得他死?”清辞这样问,秀月哑口无言。铜墙里头传来一阵铁链滑过地面的声音。“阿辞,是你

>>>《皇后今天肯回宫了吗》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求嫁》精选

一道铜墙将秦承泽关在里面。

与其说关,还不如说是保护,剑刺不穿,手勾不到。

“皇上就这么舍不得他死?”

清辞这样问,秀月哑口无言。

铜墙里头传来一阵铁链滑过地面的声音。

“阿辞,是你?”

秦承泽嗓音有些干燥嘶哑。

清辞面向铜墙,想象他在里头窘迫的模样,心里并没有痛快一些。

“你故意欺骗秀月,引诱我对萧远下杀手?”

里头的人略带兴奋的问:“萧承书死了吗?”

清辞握紧拳头。

“你做了什么,你告诉我。”

秦承泽顿了顿,平静娓娓道来。

“好,我都告诉你。我在萧府待得好好的,有一天,萧承书来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清辞的姑娘。”

“……”

“他告诉我,是你主动提起的我。”

说到这里,秦承泽笑了一声,这笑声穿透铜墙,空旷哀凉。

“他还告诉我,你接受了他的心意,他要照顾你余生,要跟你成亲生子。”

“……”

“我说清辞是个好姑娘,你一定要好好对她。可我心里想的是,萧承书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他的声音逐渐狠厉。

“没两天,他长姐和外甥被公主下了毒,公主逼着他成亲,洞房花烛夜才肯给他解药。”

“……”

“他很犹豫,锦华长公主太过难缠,他顾及着公主会不会伤害你,就一度选择放弃你,任由你误会,想撇清与你的关系,让你活得自在一点。”

“……”

“可洛诗妍生产当日,你竟还想问他要一个解释,他回来考虑很久,然后告诉我,他还是放不下你,他决定找个机会跟你说明白。”

“……”

“我说,那就等到大婚之日,以她的性子一定还会来找你,只要拖到洞房花烛夜,你拿到了解药,就能跟清辞远走高飞。”

清辞心口被一只无形的手抓得生疼。

所以就这样简单,萧承书的这些苦衷一直在她设想的缘由里,却因秀月的一番话,她彻彻底底的否定了萧承书的一切。

可原来,就这么简单。

秦承泽冷恻恻道:“皇上隔些日子就会派人来拷问我一次,我就编了个故事,我知道这个故事一定会传到你耳朵里。”

“……”

“阿辞,他死了不可惜,他配不上你。”

清辞仰着脸,微凉的泪水滑进了嘴里,苦得发涩。

萧承书死的那一刻该有多痛心绝望,他没有问为什么要害死他,他只是拿走了她唯一的罪证。

“你不怕都报应在你女儿身上吗秦承泽。”

“我女儿……”秦承泽声音里流露出浓浓的嫌恶,“那个小孽种死了才好,洛诗妍这个贱人从头到尾都在骗我,跟她这种贱人有个女儿令我恶心。”

“你才恶心,你比茅坑里的蛆还恶臭。”

清辞眼前浮现出小思云的模样,小思云已经满月了,哭声很轻,很温柔,睡着了还会笑,白白胖胖的小脸儿一天比一天可爱。

小思云的爹就在这里,却说她死了才好。

清辞踹了这铜墙一脚,脚上的疼痛让她冷静了一些。

她转而问秀月,“可以杀了他么?”

纵使铜墙铁壁在这里,可她有块锁魂木,要秦承泽的命还不简单。

秀月摇头,“让他就这样活着,不比死了更能折磨他?”

也是,他不配痛快的死去。

清辞安静下来,调整自己的呼吸。

“的确,得让他活着,让他发烂发臭,永无天日的活着。”

眼前的牢房越来越黑,头也越来越昏。

-

秦承泽背靠着铜墙,听到外头秀月喊了一声。

“陛下,她晕了!”

随之,有一串着急的脚步声传来。

他可以想象皇上抱起她的模样。

脚步声走远。

“能放过我妹妹了么?”他问。

秀月还在,“皇上不会亏待秦玉的。”

“好,”秦承泽嘲弄道,“皇上不会以为,没了我和萧承书,他就能得到阿辞了?”

外头的女子没有说话。

秦承泽笑得发抖,“他这样的人,阿辞早晚会看穿的,阿辞不会原谅我,也不会原谅他。”

秀月叹了口气。

“这个事你我都有份,马后炮就不要放了,当时你对萧承书的嫉恨可不假。”

顿了顿,她又说:“低估了萧承书倒是真的,他身在死局,却能在死前不凭一句辩解,就让清辞信了他,如今这个局面着实让人头疼。”

“……”

“不过在百花宴上他就知道了皇上的心意,还敢跟皇上抢人,不是活腻了么。”

-

宫人通传欣宜宫宫女清辞求见,傅景翊立马说:“让她进来。”

心中还在寻思着如何宽慰她,她扑通跪下。

脊直如松。

“婢女有一事相求。”

傅景翊温声问:“何事,但说无妨。”

“我要嫁萧远为妻。”她薄唇轻启。

宝座上的男子猛然立起。

清辞见没有回应,又道:“求陛下成全。”

傅景翊眸色阴沉无边,冷声,“不准。”

他说不准,清辞便不再开口,只如石像般在地下跪立着,眼中空无一物。

傅景翊的眼眸和声色逐渐柔软。

“人都死了你何必。”

清辞头磕在地上。

“萧远至死孤身一人,我求百年之后与他合棺而葬。”

御书房中落针可闻。

傅景翊手中毫锥生生折断。

“萧跃林会给他找人殉葬,用不到你来给他做遗孀。”

清辞面无血色道:“我要做他的妻子。”

“朕若不允……”

清辞这才抬眸直视他的眼神,她是跪着的,却傲然如松,眼神里没有丝毫退让。

“陛下称心如意了,我只求他亡妻名分,陛下为何不应?”

傅景翊想问一问何来“称心如意”,启了启唇,却半个字也说不出口。

她动手时如此果断,眼下却对一个死人矢志不渝,萧承书死前究竟做了什么?

清辞继续道:“陛下命秀月同我说那么多,又特地带上郡主去萧府,陛下想要我做什么,我心领神会。”

“你错了,朕只要你看清他为人,就此了断不被其害,朕从未想过要他死。”

“也许吧,”清辞嘴角一颤,把痛苦压制了下去,“可是,是我害死了他啊,陛下,你心知肚明却没有追究我,为什么呢。”

傅景翊沉默地望着她,眸色一点点变得灰暗。

“求陛下成全。”

“不成全又如何?”

清辞再次额头触地,“我会一头撞死在他坟前。”

皇后今天肯回宫了吗

皇后今天肯回宫了吗

  • 状态:连载
  • 类型:科幻幻想
  • 作者:桥烟雨

地球第一圣地 | 重生之嫡女养成记 | 战神再生之兵不血刃 | 我在西游界当团宠 | 改造童颜夫 | 我是无敌大师兄 | 护花大恶魔 | 万界之最强哥斯拉 | 重生格格种田忙 | 我点石成金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