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田王寨(一)小说

田王寨(一)小说

发表时间:2019-07-17 12:40:38 作者:沈邱雅

这里免提供《枯木之水流花谢》田王寨(1) 免读书,情结赏识:遮住天蔽日的密林。密林。。

>>>《枯木之水流花谢》章节目录<<<


《田王寨(一)》精选

同日。

密林。

遮天蔽日的密林。

古木参天,松涛阵阵,这一片密林深处,从来是人迹罕至的。因此枯枝落叶极厚,人踩在上面,密密匝匝没有半点声息。这密林里也是没有路的,因为从来没有人走过,自然也从来不会有路。

日光在这里极其稀疏,即使算时辰此刻该是晌午。晌午的日光亦被这里十几丈高的葱茏大树繁茂枝叶给拦在了外头,只有少数几许光线,插着缝儿进来,好让这阴森诡异的树林不至于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有百年的巨大树干遮挡了视线,也遮挡了人的躯体。有谁能想得到,在这看似鬼也不会踏足的密林深处,此刻竟埋伏了九十八个人!

九十八个人!敢到这种鬼地方来埋伏了一天一夜的人,自然不是寻常人。他们没有一个不是江湖上叫得上腕儿的高手,也没有一个不是占山为王、行恶多年的恶匪巨霸。那来这里单身赴约的人呢?敢在这凄厉鬼蜮里孤身深入,敢明知有这九十八个高手埋伏的情况下,依旧赴约的人呢?他是谁?在哪里?

她在哪里?这恐怕,也正是这九十八个高手此刻一心想知道的事情。她当然已经在了,她不是会爽约迟到的人。可是,她在哪里呢?九十八个人纵横江湖十余载,却还是头一回,被逼到要他们联合起来埋伏,也是头一回,在暗处埋伏的人却不知道他们伏击的人在何处。究竟是谁在暗处,谁又在明处?

他们甚至不知道对手是谁。可是,毫无疑问的是,对手已经来了,而且,他们的对手,只有一个人。

因为他们虽然没有看见对手,却早已感受到了来自对手身上的寒意,他们虽然还没有与她交过手,却清清楚楚地感受得到,对手只是一个人。

“***,在这鬼地方趴了一天一夜,肚子都麻了!”赵十七早已按捺不住,轻声咕哝。

“噤声!”隐身于他不远处的王麻耳迅速低声喝道。

赵十七是最火爆的性子,一个不乐意站起身来,大声嚷嚷道:“***埋伏埋伏埋伏!埋伏了这许久,是没完没了了!有本事的,站出来跟你爷爷我单挑!老子不干了!”

他们九十八个兄弟,本来在十几个寨子里各自安身立命,素日虽有来往也不亲近,半年前才因要劫一笔巨款镖车联合起来的,本是劫财害命的勾当做惯了的,不成想却杀得兴起连带着一道打劫了临近的村子,那帮村民刁顽抵抗,惹恼了这帮子人,一把火烧了。不想这桩事情却惊动雁翎的万里山庄,那万里山庄在江湖上威望极大,兄弟们原是不敢惹的,只因这回杀人烧村死了太多人,才引来了万里山庄的人马清匪,十几个山寨加起来千把个兄弟竟只逃出来九十八个。那万里山庄的人是一路追杀了小半年,兄弟们躲不过去了也窝窝囊囊躲不下去了,才咬牙下了战书,约人到这密林里来做个了断。未曾想这万里山庄是这样目中无人的,并没有派出多少精英人马,竟只派了一个人来应战。兄弟们虽不是什么一流高手,但能逃出命来的也没有一个是省油的,忖度着双拳难敌四手,任凭是林南天来了,独臂难支,还能清剿了他们九十八个不成?

赵十七这一沉不住气大喊,可吓坏了埋伏着的众人。还是赵十七一溜烟儿地跑动起来,嘴里还嚷嚷着:“起来!起来!都给我出来!***受了半年的窝囊气,咱们这么多人,对付他一个人还埋伏不成?多没面子!要老子说,还不如光明正大地单挑了!纵然打不过,也比憋死强!”

赵十七正说着话,斜刺里冒出个人影来,因着光线昏暗瞧不清楚,赵十七还以为是自己人,走得近了才发觉,竟是个玄衣劲装的女孩子,约莫只有十六七的年纪,因为光线不好,她又穿了黑衣,又被树挡着的缘故,才没看见的。

这女孩子并不能算是躲着的,因为她就站着一棵参天古柏旁边,大大方方站着没有一点要掩人注意的意思,只是她站的角度、方位、距离甚至光线,都是刚刚好落在了那九十八个埋伏着的人视线的盲点。如此精妙的算计,赵十七这个糙汉子是品不出来的。

这女孩子生的倒是水灵的模样,只是打扮得素简,腰间却配了一把剑鞘极其华丽贵重的宝剑,她身上杀气不重,煞气倒是逼人,赵十七初一对上这女孩子的眸子,脊背上便是一凛。

“八十、八十一······九十······九十七。”她口里轻轻地数着什么,声音轻若不闻,最后一根指头指在赵十七的身上,“九十八。”

这样阴惨可怖的密林里出现一个人,饶是个年纪轻轻的少女,赵十七也不会傻到她是来踏青游玩的。何况,这小女孩儿口中数着的意思,竟已将他们九十几个人埋伏的地方摸得一清二楚了!他们自以为藏得天衣无缝,只有一个赵十七横空闹事,却不想,这少女早早已摸清了埋伏者的数量方位!

“你们分散藏着,反而不利于协力攻击。”那少女开口道。言下之意,是既被瞧破了埋伏,还不如堂堂正正一齐上的好。

她的语声冰冷刺骨,恐怕是拿一盆炭火来烤,也还是嫌冷的。

赵十七“嘿嘿”一声笑:“万里山庄竟无人了吗?我看林南天也老糊涂了,竟让这么一个不经事的小丫头来充大王!哈哈,让你爷爷我好好****!”说着运气提掌,就要攻上来。

林夏微微一个侧身躲过,冷冷道:“你一个人打不过。”

赵十七见自己全力一击竟让这小女孩儿轻轻松松躲过了,头上已是汗如雨下,偏偏又要嘴硬:“小丫头!方才是我分心,再来!”

这下林夏却连躲也不躲,硬生生受了他这一掌。赵十七这一掌打在小姑娘肩上,好比打在一块钢板上,虽没有“叮”的声响,却如同一木榔头砸在铁钉子上一样,痛的反倒是自己的手,而他的掌力,好似泥牛入海一般,全无了踪影。他这一下大惊,抽身退后,不敢再攻。

“你不亮兵刃,伤不到我。”林夏只是冷冷说话,语声里听不出一点波澜。

“嘿,对付小丫头,爷爷我怎么好使刀子的?不公平,不公平!”赵十七一声惨笑,反而卸下了腰刀,扔在地上。

这时,原本埋伏着的众人也都已现了身,个个已经兵刃在手,运气凝神,只待全力一发。

林夏扫过这九十七个人,此刻的光线属林夏与赵十七处最亮,其余众人都可算隐没的昏暗里的。林夏转头对赵十七说了一句:“你很爽快,我不杀你。”

话音一落,她已提气到了那九十七个人身前。众人方才是眼瞧着赵老六怎么讨不到半分便宜的,知道眼前这个小丫头难搞,因此没有一个人急于出手的。

林夏极缓、极慢地抽出剑来。那是一把极华丽、极好看的剑鞘,那是一柄四尺长的剑,不算长,也不算非常短。剑身与那剑鞘比起来,当真是平平无奇。可是那剑一出鞘,一被捏在了林夏手中,却立刻寒光大盛,在这阴惨惨的密林里面原本冷风吹着就是刺骨,而这剑身的寒气,简直是可以冻死人的了。

棠溪剑!

枯木之水流花谢

枯木之水流花谢

  • 状态:已完结
  • 类型:军事历史
  • 作者:沈邱雅

主是萧泉林晓的小说叫《枯木之水流花谢》,是作者沈邱雅写的一本古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传说古代有八大名剑,传说那柄四尺长的棠溪剑是八大名剑之首,于彤告诉他,昔年墨阳的主人苦恋棠溪的主人而不可得,乘帆出于海,再不返中原。他听过便忘记了,他心中的人,重来都不会用剑。剑是个戾气重的兵器,林晓却是个最最仁义为怀的侠者。草木无情,他是天下第一剑的主人。而他,是他的少主。往往在最亲近之人最重要,偏偏只有等到失去以后才懂得。人人都说啊,林晓是天下第一的正人君子,却素来多情,负尽天下人。人人都说啊,林夏是天下第一一招致命!那人一倒,立刻已有人递补着发动攻势,那是从背后攻来的一剑,林夏已来不及转身!可是林夏不转身,她连一丝的踌躇也没有,仍旧是一招“仙人指路”!只是这一招,是反手指去的。发动攻势的人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尚未靠近对手,却已丧了命。。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