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山有木兮(四)小说

山有木兮(四)小说

发表时间:2019-07-17 12:40:37 作者:沈邱雅

萧泉林晓是小说名叫《枯木之水流花谢》里的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沈邱雅,下面我们一起查询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葬礼极为简单,林晓也并没有到,他昏睡以后虽已醒来,却活死人一般一动不动,只干瞪着双眼,旁人喂他水便喝,该喝饭就喝,却少再说话,也很怕见到阳光。林南天看着爱子如此,也是痛心。若早知他已深陷到这般境地...林南天看着爱子如此,也是痛心。若早知他已深陷到这般境地,当日必不会如此强硬阻拦许雯雯进门,否则,或许也并不会生出这样的事端来。因此,林南天也并不再强求林晓的婚事了。大抵慈父爱子之心皆是如此,拂逆是爱,纵容亦是爱了。。

>>>《枯木之水流花谢》章节目录<<<


《山有木兮(四)》精选

《枯木之水流花谢》 山有木兮(四) 免费试读

葬礼极为简单,林晓也并没有去,他昏迷以后虽已醒来,却活死人一般一动不动,只干瞪着双眼,旁人喂他水便喝,该吃饭就吃,却很少再说话,也很害怕见到阳光。

林南天看着爱子如此,也是痛心。若早知他已深陷到这般境地,当日必不会如此强硬阻拦许雯雯进门,否则,或许也并不会生出这样的事端来。因此,林南天也并不再强求林晓的婚事了。大抵慈父爱子之心皆是如此,拂逆是爱,纵容亦是爱了。

然而此刻要论这些,又有何用,逝去的人,如同划过头顶的风,覆水难收,再不回来。等再回头时,风已早不是当初的那阵风,而人,也早已不会在原地等待了。

“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当初的誓言仍在,如今琴仍在,瑟却已断,断弦不可续,梦好难留。平生从来不知相思为何物,如今总算是学会了,而相思之人却已不在了,真是笑话。

许雯雯下葬后,林晓一次也没有去墓地祭拜过她。他不知道是不是近乡情怯,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根本不敢——不敢——是不是就可以欺骗自己了?

“少庄主哥哥,你也被大人打了吗?”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林晓原本只是静静坐在檐下台阶上冥思,被这一声童音一唬,倒是一惊。已有一个八岁的童子坐在林晓身边的石阶上,扑闪着一双大眼瞧着他。

这童子乃是万里山庄大管家周吉的孙儿,周书路,小名叫“路路”的,平日里最是爱玩闹淘气的,林晓虽已二十岁,却也是小孩子的心性,因此是很爱与他逗笑的,只是如今,他又怎还会有逗笑的心思。

他勉力一笑,那笑容却极是苦涩,一开口,连嗓子也是哑的:“台阶上凉,小孩子别坐在这里,去别处玩吧。”

“可是,少庄主您不也坐在这里?难道大人就不会怕凉了?”那周书路童言无忌,开口问道。

并不是大人就不怕凉了,只是此刻,怕是心也是凉的了,又怎会觉得石阶凉呢。

“少庄主也淘气贪玩,被爷爷打了吗?”周书路问道。

林晓看着他天真无辜的表情,不由得问:“怎么说?”

周书路伸出小手揩了他眼睛下的水,说:“大人也会怕痛就流眼泪哭泣吗?我每一次溜出去玩都要被爷爷打,打得痛了就哭,可是我越哭,爷爷就打得越重,因为他说男子汉不应该掉眼泪的,所以每一回被打了以后,我都只好躲起来哭的。少庄主现在也躲在这里哭,可是也闯了祸被庄主老爷责打了?”

稚子无辜,林晓被他这充满了童稚的言语不由得逗笑了,这一笑,周书路便拍着手大叫:“好了好了,少庄主你终于笑了,笑了就不会哭了。”

林晓愕然,是啊,他已有多天未笑过了吧。他原本以为,雯雯离开了,他这一世也都不会笑了的,可原来,也还是会笑的。只是,谁说笑了,就不会哭了?至多,不过是把从眼角掉出的泪,藏入了更深的心底罢了。

林晓看着周书路开心的模样,不由得自哀,曾几何时,他亦如此,从来不知伤心为何物,小的时候,以为天底下最伤心的事情,不过是挨长辈的打,要一直到长大以后,遇见更多的人,经历更多的事情,才知道,有些痛楚,要胜过肉体的疼痛百倍。

“少庄主,你那么厉害,也会有不如意的事情吗?”周书路问道。

林晓反问他:“路路你这样聪明机灵,不也要常常挨周大叔的打?”

周书路嘟起了嘴,却没法反驳。

林晓食指轻轻敲了敲他的小脑袋,叹道:“小时候爹爹也总是说我聪明,聪明的心性总是占足便宜的,从小无论学什么,也总是一学就会。可是我再聪明,却好像并没能参透一个情字,到如今作茧自缚。路路啊,假若可以,我情愿你一辈子不知情爱为何物,或许也就能一辈子这样开心快活了。”

周书路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却也不懂林晓话里的意思,世间情爱,又岂是他一个小小孩子能听得懂的。

谁知周书路却说:“少庄主是因为失去了自己所喜欢的人,才这样不开心么?”

林晓一愣,点了点头。

周书路说:“可是我却真羡慕那个人,因为她即使是死了,也还有少庄主这样怀念她。这天底下有多少人,即使是活着,却也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的,连情爱是什么都不曾体会过。”

林晓听得这小小孩子竟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是惊讶,问道:“这些话,是谁教你说的?”

周书路吐了吐舌头,笑道:“那天我问林夏姐姐,为什么少庄主好像生病了,却不带他去看医生,夏姐姐就告诉我,少庄主的病,大夫是治不好的,我问她为什么,她就说了这样的话。”

林晓一愣,继而释然,道:“所以,是你夏姐姐叫你过来同我说话的?”

周书路点了点头,说:“不是啊,夏姐姐同三爷爷出庄办事去了,她走前叫我这几日不要来烦你,我虽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觉得,少庄主每日这么枯坐着多无聊呀,所以就来同你说话啦。少庄主方才说希望我一辈子不懂,可是我想,等我长大了,也一定是要去经历一番的,不然,岂不是太无趣了?”

林晓看着周书路天真童趣,不忍拂了他的意,勉力笑道:“这话,也是你夏姐姐教的?”

周书路摇了摇头,说:“她是冰块一样的人,天底下最不爱说话的人就是她了,怎么会教我这个,全是我自己想的。你们都夸我聪明,可见我想的事情,也是有道理的了。”他歪着脑袋想了一想,又说,“不过,夏姐姐想让我告诉你一句话:只要心中总是记得,那么无论生死远近,这个人总像是在你身边的。”

“只要心中总是记得,无论生死远近——”林晓细细琢磨着这句话,忽然有些释然了。

他看着旁边一潭清水,映照出自己的脸,竟不知何时,他已变成这般模样了。眼窝深陷、满脸胡渣,哪里还像是那个年少得意意气风发的万里山庄少庄主,纵是雯雯有灵,见了他这般模样,也是要心痛不已的吧。

“少庄主,二爷爷前几天被庄主好一通训,连我爷爷脸色都不好看,你知道怎么了吗?我不敢去问爷爷,可是夏姐姐又不在,我好担心呀。”周书路支着脑袋问。

这个稚子装作老成的模样说一句“好担心呀”,真是可爱极了。

“那是大人的事情,你担心这么多干什么?”

“我偷听见爷爷说什么折子,什么丢了的,不会是咱们庄里进贼了吧?那个贼不会拐卖小孩子吧?”

林晓忍俊不禁:“你记不记得我教你的掌法?要是有毛贼要来偷你,你就对着他的鸠尾穴运掌,‘啪’的一下,他就动不了啦。”

周书路听了一本正经地在空气里比划起来,林晓不禁笑了几声。笑过后,喉头便又苦涩起来,原来要笑,竟是这样容易,就在不久前他还觉得,自己这一生的欢愉,都会随着许雯雯的离开而消散。他已消沉了这许多天,难道还要继续永远消沉下去么?他不禁苦笑。

看着林晓脸上的神情变化,周书路早已是摸不清头脑了,但他虽年幼,也知道此时不该说话,惊扰了林晓心绪,所以也跑开自己玩去了。

林晓看着周书路独自一人在那里玩水,自得其乐,也不禁舒朗。他又想起了幼时见过的那种银鱼,半透明的身子,眼睛却是漆黑,如同最好的羊脂白玉上,缀上了黑珍珠。鱼是世间最无情的动物了,既活在冰冷的水里,连血液也是冰冷的,又长了那样多的刺,就是死了成为盘中餐,也要扎人一口。可鱼又是让林晓最最羡慕的小东西了,它们就算只有一个鱼缸大小的空间,就算只有孤身一鱼,也是在水里,悠游自得。

林晓的伤心并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或者说,伤心是一辈子的事情,但人却无法消沉一辈子。

林晓的离开是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他对林南天提出要出去散散心,游览名山大川,并早已收拾好了行装。林南天意外地没有阻拦,许是爱子前些日子的情状着实让他心痛与懊悔,也许是想着让他多出去历练也好,便点头默认,算是答应了。

但他毕竟爱子心切,生怕他初入江湖有何闪失,便要他手下的得力干将,也是万里山庄的四管家,王瑞亲身跟随,结伴出游。这王瑞是个酸腐秀才模样,年纪也并不大,只在三十七八左右,林晓素日与他还算谈得来,两人亦是棋友,便也未拒绝。

然而翌日,王瑞去敲他房门时,林晓却已没了踪影。原来他竟已在昨晚,趁夜离开了。

少年时的记忆虽最深刻,但还年轻,有什么痛楚是熬不过的,悲愁也是最易化解的。林晓离开万里山庄,所思也不过是想要离那伤心之地远一些。

枯木之水流花谢

枯木之水流花谢

  • 状态:已完结
  • 类型:军事历史
  • 作者:沈邱雅

主是萧泉林晓的小说叫《枯木之水流花谢》,是作者沈邱雅写的一本古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传说古代有八大名剑,传说那柄四尺长的棠溪剑是八大名剑之首,于彤告诉他,昔年墨阳的主人苦恋棠溪的主人而不可得,乘帆出于海,再不返中原。他听过便忘记了,他心中的人,重来都不会用剑。剑是个戾气重的兵器,林晓却是个最最仁义为怀的侠者。草木无情,他是天下第一剑的主人。而他,是他的少主。往往在最亲近之人最重要,偏偏只有等到失去以后才懂得。人人都说啊,林晓是天下第一的正人君子,却素来多情,负尽天下人。人人都说啊,林夏是天下第一一招致命!那人一倒,立刻已有人递补着发动攻势,那是从背后攻来的一剑,林夏已来不及转身!可是林夏不转身,她连一丝的踌躇也没有,仍旧是一招“仙人指路”!只是这一招,是反手指去的。发动攻势的人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尚未靠近对手,却已丧了命。。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